《天降萌宝:娘亲她贪财好色》花颜金珠(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降萌宝:娘亲她贪财好色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桃夭

角色:花颜金珠

简介: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天才神偷,不仅贪财,还好色
一次不慎竟穿越成了个带着娃的未婚女性,还不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
面对不断找上门来的各路权势男子,她更加疑惑:究竟谁才是孩子他爹啊!
她真的认不出来,因为,她分明还是清白之身啊!

书评专区

科技巨头:前期还好,84章强行喂翔被深深恶心了,为了重新打开国际市场阻力,主角与米国三大财团合作,tmd竟然让了六成利益,理由是找了三个强力打手,及主角要的就是深度开发国际市场。看了你的章节名“核心科技及王道”,作者君,你真的明白这个意思吗?绝对控股市值数万亿的企业,掌握最巅峰的科技,你竟然只拿小头,你当资本和科技是坨翔吗?md,你的产品是独一无二的,其他国家拒绝你是他的损失,早晚会被一连串无可取代的科技产品所就范,你偏偏去,唉,不写了,窝心,就没见过这么贱的主角,都世界首富了,还在乎那些暂时失去的利益,而损失更巨大的长久利益。

日在火影:书可以,同行衬托的好。矮个子里拔高个子吧!同人文里稍微好一点的也就这么点。。。

咱们熊人有力量:捡起来几次都被尴尬跑了。。。作者你自嗨去吧,我追不动了

天降萌宝:娘亲她贪财好色

《天降萌宝:娘亲她贪财好色》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花颜听见他得话,倒抽一口冷气,眼里都是恼怒的火苗,这金面男怎的如此没品,确实是让她心存厌烦,穿的倒是人模人样,今日避开这一劫,它日必偷得他内库也不剩。

黑衣卫听见面罩男子得话,却弓着身体并不敢动。

“如何?没听见我的话?”

那男子响声一厉,百余名黑衣卫虎躯一震,“下属等遵命!”

黑沉沉的身影,数百只双眼所有盯在花颜的的身上,随后冷肃着脸孔眼神呆滞的向着花颜挨近。

“嘿,信任我,你们只需动我一根体毛,都需要落个尸体分户的结局,没瞧见你们家主人心口不一吗?”

花颜邪魅一笑,像九尾妖狐。

黑衣卫齐齐哈尔顿住。

真的是被花颜一句话给唬住了。

主人的指令不敢违逆,可也都害怕死亡啊。

“沐安颜,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那金面男似是气极,一招手,“上。”

黑衣卫齐齐哈尔向前,花颜眼睛旋转,这金面男果然是个狠心的,莫不是今日真的折在这儿?落在这里金面男手上,那真是痛不欲生了,这男子全身上下就二字,暴虐!

该怎么办?

冷风泠泠,冷但是花颜的目光。

金面男正坐在宝马五系以上,像一个王者英雄,他等待自身的顺从。

因此……

或是在乎的,这一金面男因爱生恨,情之深,恨之切,他爱那一个叫沐安颜的女子,因此恨她怀了他人的小孩……

一瞬间,花颜就想象了一出恩怨情仇好戏。

下一刻,花颜的脸骤然伸出,本来或是冷然的脸一瞬间眼泪莹莹,我见犹怜,她原是极美好的女子,这时候躯体略微发抖,一副怕无比又不妥协的样子,诠释的酣畅淋漓,任是冰河男,怕是也需要优柔寡断三分。

“你,真要那么做?”

忽的,花颜出声,语调凄凉,好像被心灰意冷,这心态变换的那就是非常的快且当然,分毫沒有难堪之欲。

哦,对了。

花颜儿时的心愿是做一名艺人,涉足美国好莱坞,得个奥斯卡奖。

怎奈老天爷没给她这一机遇,让她干了一名小偷世家。

因此,这时段子手原色,一下子发布。

那金面男果真一怔,似是想不到一向坚强的女子竟外露如此娇美软弱的样子,可瞧见她怀里小孩,心地善良再度冷硬,“沐安颜,你也了解怕了,在你跟其他男子委曲求全的那一刻,你也就该想起不良影响。”

金面男冷声讲到,一身狂暴。

花颜哪儿了解他嘴中的男子到底是谁,说多错多,仅仅瞪大一双眼,悲痛、不甘心,肯定的演技派,“但是,我是不得已的啊……”

这句话落下来,一瞬间泪流满面。

“我爱的是你,一直就是你,但是他逼迫了我,我又不敢对你说,并且你清楚吗?小孩就是你的,是你的啊,我知道自身清正没有在,没脸苟活于世,可是这些小孩麻烦你尊重他。”

花颜眼里的泪滴一串然后一串的落下来,加上崩溃得话,让内心揪。

花颜将一个受了污辱,却又坚强的女子诠释的入木三分,极其令人感动。

眼泪若隐若现间,花颜去看看那金面男,却见他全身气场更冷了,居然是分毫沒有被自己感动,且更怒了,然后就听他龇牙咧嘴的道,“沐安颜,你是头脑让驴踢了吧,如此蠢话也说的出去,若不是本君从没碰到你,还真被你给骗了,想不到沐千金大小姐居然如此有拍戏的天资。”

嘎?

听见金面男得话,花颜一愣,啥?金面男没碰到沐安颜?

蠢!

既没碰过,哪来的小孩,这戏演过去了,都恨自己擅加经典台词!

花颜伎俩被别人揭穿,也不尴尬,泪滴还挂在眼睫毛上,抹了一把,脸部的柔弱凄苦一瞬间收敛性,冷哼了一声看向金面男,“并不是男生,怪不得被戴了绿帽。”

“你在说什么?”

就是这一句话完全惹恼了那金面男。

响声冰锋十里,怒火冲着九霄。

金面男一个翻盘从宝马五系上落了出来,大步走的迈向花颜,眼里的杀意遮天盖地。

“沐安颜,你作死。”

手持式金弓,三支羽箭,嗖嗖嗖,直追花颜,花颜一个翻车,险险躲避,而人早已走到了悬崖绝壁以上。

黑衣卫各个三缄其口,空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一把甩了金弓,大步走的迈向花颜,犹如阎王爷索命。

金面男渐渐地挨近,花颜心血管跳的很快,面前的全部黑衣卫她也不放到眼里,仅有面前的金面男才算是她最高的危害。

总算,他站定在花颜的面前,忽的伸手,一把捏住了花颜的喉咙。

近了间距,花颜看的清晰,面罩下他的眼睛赤红,沁出森冷暴虐的光辉,“沐安颜,本君真的是对你太放任了,死确实是太划算你,本君决策,将你扔入兵营,当做军妓,将这一孽种扔入乱坟岗,流浪狗啃噬。”

“王八蛋。”

花颜一声怒斥。

一直藏在抱被下的手猛地刺向金面男的裤裆,“想我死,本女孩使你终生无法勃起。”

下手快很准。

这一刻,花颜提前准备了许久,短刀一直藏着,只等候这一击。

“沐、安、颜,你、找、死。”

金面男不由自主的往后面一闪,脸早已黑沉如墨,那但是男生最重要的地区,反手挥出一掌,阴狠极其,总体目标恰好是花颜胸脯的小小的婴儿,这一掌下来,小孩必定丧命。

几乎是果断的,花颜猛然背掉转身体,白个承担了这一掌。

而她的躯体都不受操纵的飞出来,奔向了那万里长空悬崖峭壁。

本认为的极速跌落却沒有,反而是衣袖被扯住了。

小孩的哭泣声传来,消息在咆哮。

她的礼帽落下来,头发散掉,狂乱的飘舞。

她的人体吊在悬崖峭壁以外,男子在悬崖峭壁旁边气势汹汹,扯住了她的衣袖,“沐安颜,你要那么死,不容易。”

花颜抬着头看见那金面男,如此情况,脸部毫无惧色,眉目是刀一样的冰凉,嘴巴却带上邪魅的笑,下一刻,只看见悬在空中的花颜手腕子一动,一条线纹自手上镯子中射出去,立即将她一只手紧抱的小孩给绑在胸口。

转让,短刀冲着金面男的手臂就凶狠的刺了上来,血液溅出,创口凶狠。

“沐、安、颜。”

金面男咬紧牙恨声喊她的姓名,如此痛苦下,竟或是沒有松掉手,仍是牢牢地的扯着花颜的衣袖。

花颜的眼被风雪交加迷的眼睛睁不开,内心则是震撼人心,这男子太强的恒心,手臂被短刀割伤,竟或是不放手,由此可见这人阴险毒辣的水平,若是落在他的手上,也有生路?

她抬眼,似见到男子冰冷暴虐的光辉,心下一凌,咬紧牙张口,“王八蛋,本女孩一生最爱黄金,但只待日,我和一切金黄誓不两立。

本女孩咒骂你,一辈子硬、不、起、来!”

寒风呼啸,冬慧漫天飞舞。

花颜左手短刀伸出,猛然挥向衣袖,嘶啦一声,衣袖断裂,躯体极速跌落,往下坠前入目地是金面男子不可置信的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