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陆羽陈队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军师为妃:走开!本娘娘要独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七月凉

角色:陆羽陈队

简介:她是大名鼎鼎的侦探,得各方尊重,却意外穿成了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庶女
误闯试炼之地,险些被灭口,最后只得给一个劳什子男人做侍女;
任劳任怨不说,还要时刻应对飞来横祸
直到有一天,这狗公子竟化身成了一国皇子,要带着她一统江山?!
至于事成后的奖赏?呵,抱歉,她要的是独宠,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书评专区

重生之俗人一枚:亲戚一把辛酸泪,感恩主角把名扬。致富何须高科技,米线碗碗有配方。配角痛失交配权,母女花开并蒂香。权钱推女有道德,作者早已立牌坊。

超级角色球员:作者完全不懂篮球,季前赛主教练和主力基本不会打,球场完全没有代入球员的描写,基本就是对手突破了,主角贴身了,投了,盖帽了。女主角上来倒贴看的我一愣一愣的。感觉作者像新手

无限先知:一直踌躇要不要把这本书加进来,毕竟龙空普遍评分不高。这个事实使我怀疑自己的审美是不是出了问题。于是去看了几本套路白文作为测试,结果当然还是看不下去。所以我的审美还是那么卓尔不群。这本书脑洞很大,主角先穿越到民国军阀混战时期,然后接触到无限世界,有趣的是全世界每一个政权组织背后都有自己的无限军团,北洋军阀,罗斯柴尔德,清廷,拿破仑之鹰……,另外,主角所进入的世界是现代人才能了解的漫威,火影,死神,刀剑,鲁鲁修,卡巴内……于是就有了在情报上碾压土著的优势,作为一个读者在这一点上代入感十分强烈。设定有趣,作者讲故事能力不差,文笔过得去,杀伐果断无毒点,也许存在小的bug但无伤大雅。粮草+,值得看

军师为妃:走开!本娘娘要独宠

《军师为妃:走开!本娘娘要独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公子的屋子,在工程建筑的另一头。等潮声总算慢下来时,南若琪几乎早已累到即将坐倒在地面上了。

潮声叩了几下门,道:“公子,人产生了。”

里边轻轻地嗯了一声,潮声掉转头对南若琪道:“进来吧。”接着便离开了。

南若琪清了清咽喉,拉开了门。

夜棋坐到写字台身后,正专心致志看见桌子的档案资料,就连她进去都没有仰头。

南若琪才走入门,他便抬了抬起,接着,门没有风进入全自动,温婉地合上了。

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功?作为陆羽时,她便从小就爱看各种各样古代武侠小说与电视连续剧,常常见到期间角色以各种各样武学套路对战,她便羡慕不已。现如今看到了活的,南若琪只觉自身一腔热血都烧开了!

她来到夜棋近前,唇角带了一些笑,道:“公子但是想好要放过了?”

夜棋无音地仰头看见她。

他确实是沒有见过这种的女人,看见但是十五六岁,误闯入他人的秘境,却沒有一丝惊慌感,不但沒有被别人错杀,竟还精准打击了三人。可他也测试过,她的身上并无一切内功。之后被把握住,也仅仅落落大方地谈标准;到了现如今,也是嬉皮笑脸,分毫看不出来一丝惧意。

那样的机敏与沟通能力……他纤长的手指头在桌子上一下一下叩着,若有所悟。

南若琪被他看得摸不着头脑,突然想到记忆里那一个受伤了还等待她找吃的回家的母亲。

她早已占了人家的身体,当然理应担负起人家的义务。何况,这无疑是一个好原因。

她低下头转了转眼睛,伸出脸时,一脸苦相道:“公子,我亲娘受伤了,还等着我带吃的回家救人……”

夜棋牢牢地看着她的每一个神色,道:“你的母亲,已被别人带回家了,你不需要担忧。”

她脸部外露喜悦的神情,“在哪儿?我想去看看。”

“安心,你母亲一切都好。”

南若琪有一些莫可名状地看以往,随后头脑便掉转弯来啦。

被抓之际,既非她的那一番商谈,夜棋本也是准备杀了她的,将她留在现如今也没有杀,当然是要存着她,对于此时又将她的母亲抓来,这明明是……

“公子是准备,我用母亲来威胁我?”

夜棋唇角略微一勾,“你很聪慧。但是,话无须说得那么不好听,你如果是如你自己所说能对于我忠诚,你母亲留到这里,当然是要比在外面日夜兼程的好。”

他脸部明晰含住笑,但那一双沉黑的梦似带了一些兴趣,就好像一只雅致的豹,满怀信心地要挑逗自身的猎食。

这番姿势,也激发了南若琪的探索欲。

她唇角激起了一抹笑,道:“也好,公子既然这样大气,想要连着我母亲一同照料了,若琪当然求而不得。不知道公子准备要我做些哪些?”

夜棋低下头看过一眼一旁的茶具,道:“先留下做我的婢女。这茶凉了,去再次沏上一壶。”

南若琪嘴巴抽了抽,但沒有提出质疑,低头拿出那茶具便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叨唠:“中国封建社会真要命啊。”

再回家时,南若琪手上拿了个拖盘。一壶刚沏好的茶,一叠点心。

水声潺潺,茶韵香气扑鼻。夜棋有一些出现意外地拿过那茶嗅了一嗅,道:“你在里边放了什么东西?”

南若琪道:“香薄荷。方可在餐厅厨房中见到一株香薄荷,惦记着香薄荷乃缓解疲劳的东西,因此摘了几块一并放进茶中。公子试一下?”

见他没动,南若琪促狭道:“公子安心,洗过去了。”

夜棋抬眼见了她一眼,随后抿了一口。

2022年新采的君山银针,味淳微甜,又有浅浅的清爽口味充溢舌头,果然尤其。他学会放下水杯,道:“你懂的倒是许多。”他又将眼光投到了一旁的点心上,“我还记得我并没有使你拿点心。”

南若琪在心里翻了个嘲讽,道:“点心配茶,相辅相成。”

话刚说完,她的腹部便叫了一声。

南若琪有一些难堪,抬起头看一下天,又望一望地,最终死皮赖脸道:“恰好……”她掂量了一下言语,现阶段对这人掌握还很少,少惹他为妙。

“恰好丫鬟也有一些饿,但即使如此,丫鬟或是牵挂着公子的!”

夜棋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几乎被噎了一噎,但随后他便笑出了声。

“即然牵挂着我,那便望着我吃。”

南若琪惊讶地睁变大眼,夜棋果然捻起一块点心就吃,一边吃一边看档案资料,从此没有看她一眼。她憋了一肚子的气,眼巴巴看见那碟点心迅速见了底,就听夜棋道:“磨墨。”

南若琪似笑非笑地拿过砚台,手底下用了狠力,一边磨墨一边狠狠地瞪着夜棋。没想到,他却突然伸出了头,南若琪措不及防,急急忙忙低着头,假装哪些也不知道。

那样的眼神转变,当然是沒有逃离夜棋的双眼的。他看一眼砚台中浓密的墨水,道:“你出去吧。”

“啊?”

夜棋却低了头,沒有再张口。

南若琪这才反映回来,应了一声是,端起拖盘离开了出来。

她走得急匆匆,是以沒有见到,屋子里夜棋突然抬了头,若有所悟地朝着了闭紧的房间门。

随后,拿出一旁的水杯,又抿了一口。

有意思,果然有意思。

他倒是不知道,寡言少语的南宰相,竟也有那样一个闺女。

真的是,一点也不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