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策》顾明萱杨旭澜(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妃策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苏芸

角色:顾明萱杨旭澜

简介:前世,她眼睁睁看着儿子的心被丈夫挖出,才明白那往日情分不过都是他装出来的
重活一世,她誓要变强,是善是恶又如何,
看那些被自己踩在脚下的人渣跪地求饶,才是一件痛快人心的乐事!
江山万里,是谁的社稷又与她何干……
所以,那谁!不准再跟着她,不准再引诱她了!!

书评专区

仙傲:一本雾外江山的老书了,也是作者仙秦修仙体系的巅峰之作,可以说后面的《大道独行》虽然更加华丽、大道体系更加完善,但也完全比不上本书的人物刻画和意境描写。优点太多、爽点不少,比如盘古世界的慢慢养成给人以一种策略游戏的成就感,比如刚开始主角加载元婴战俑那种华丽法宝突然出现给人的惊艳,比如初期卧底参与黑暗四门派试练的即视感,比如得到灭度这一名号那七天七夜一战的艰辛描写,比如带领门派众人小鸟拉大山的坚定。。。等等等等,让人读了以后热血满满。最关键的还是对人物的刻画和人物之间关系的塑造也很深刻,每一个主要人物都有自己的性格和经历,没有为了体现主角而拉低配角智力的时候。另外,本书最好从被接引修仙后开始看

傲慢与偏见之简·贝内特小姐的囧人生:文笔极其出戏,人物语言距离当时的时代不能更远。作者对时代背景了解不多。没看过原作的同学看看也就算了,严重不推荐P&P真爱粉阅读。傲慢与偏见同人整个晋江只有玛丽苏的共犯可以看,再找就只能去外网。

寐长生:太监文重续

妃策

《妃策》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春.光璀璨中,一.夜睡得香的顾明萱张开了双眼,觉得了一下,发觉身体情况早已转好了,嘴巴,翘起来了一个笑容,今天也有一场好戏需看,她若是缺阵了,难道不是太可惜了。

上一世产生的状况,和昨日是一模一样的,只是当时自身被吓坏了,衣服裤子都没多穿就被齐嬷嬷带去,又在崔氏的房间外边不断辩驳说自个是被诬陷的,吹了好长时间的冷气,本就落入水中着凉的身体再度受了寒性,而自身那时候由于担忧爸爸惩罚,夜里愁眉不展睡不着觉,因此更为病得了不起,缠.绵病塌2个多月才渐渐地转好。

之后,自身还因而落下来了寒性体质无法怀孕的问题,结婚后调理了五六年,才千辛万苦怀孕,仅仅遗憾自身的小孩,才出生,便……顾明萱眸中闪出怨恨的光辉,同飞明和顾玉雯这两个贱货,她是绝对不会错过的,也有何氏等人,她会一一和他们算钱的。

而这一世,她被齐嬷嬷带去的情况下,不断的喊冷,齐嬷嬷迫不得已,令人给她穿了很厚的衣服裤子,自身又恰当地装晕,迅速被送了回家,再添加她内心稳定,好好地服药好好休息,但是是一.夜,身体就好了许多。

摇了铃,迅速何氏配发顾明萱的2个二等婢女春雪芳草便领着小妞进家了,他们昨日都受了罚,因而心中有气,故意端了冰凉的水来给顾明萱洗脸。

顾明萱眯着眼,前一世自身是什么样子的呢?

她自小沦落乡村,在小村内,女生是赔钱货,男孩儿才算是商品,尤其她又是捡回来的,力气活粗活都需要做,责骂饿肚子全是在所难免,因而培养了卑弱胆怯怯弱的性情,在返回顺安候门的第一天,何氏便挑唆身旁婢女给她来了一连串的下马威——

下马车的情况下故意慢了一步学会放下踏脚板的椅子,让什么都不懂的她立即跳下了马车,被别人取笑。

用餐的情况下把漱口清洁的驱蚊花露水立即喝过下来,还夸赞好香,何氏也无需多言,是第二天她听见婢女们的讥笑,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用餐的情况下她把餐具弄出了响声,顾明芝大闹脾气,说她粗俗愚昧,何氏训斥顾明芝,可是话中一字一句都说她是乡下去的,没有规矩,不必一般见识。

餐后,她又把漱口清洁的水喝过下来,何氏仍然不吭声不提成。

她刚到候门,手里肌肤较为粗,仅仅摸了摸一下顾明芝的衣服裤子,就把她的身上的锦衣描出了丝,顾明芝火冒三丈,大吼着令人把衣服扔了,之后,有一个仆妇当她的面讲到:“啊哟喂真的是的,乡下去的便是乡下去的,土鳖一样,任何东西都想摸,敢情她沒有摸了的衣服裤子,我并不好像二小姐,坏掉一身衣服裤子也有另一身可以换。”

对于顾明荷,她在他人心中的品牌形象素来是温碗庄重宽和俏丽的,因此尽管不容易护着她,但看到他人欺压她的情况下,都是会训斥那个人,而后温婉开导自身,自己心里一直觉得顾明荷是最为和蔼的姊妹,却想不到,自身脸部的这道瘢痕,则是拜顾明荷所赐。

由于自身越长越丑了,不容易再危害到她的影响力,因此,她才对自身宽和的。

总而言之,这一系列的事儿,让下边的仆妇们懂了何氏和顾明荷顾明芝对自身的心态,因此下大家也就逐渐欺负她,见她柔弱,就愈来愈贪得无厌;而越被如此的欺压,自身越发卑弱……

因此,如今春雪他们,才敢拿着冷水来为自己洗脸。

这些人,都是何氏的狗腿子,顾明萱嗤笑,还想要像上一世那般的欺压她么?作梦。

假装手一抖的模样,顾明萱一下子便弄翻了银盆,把水全洒在了春雪的的身上,而后,顾明萱表面显现出惊慌的神色,好像有一些无所适从,看见怒瞪着双眼的春雪,喏喏不敢说话。

春雪急得要死了,二月时间,浸上一身的冷水,确实是难受,可是,私下欺压顾明萱可以,语句里排挤还可以,越发那样越发能讨妻子的喜爱,但是,让春雪高声训斥怒斥,则是不敢的,只有讪讪讲到:“丫鬟去换一身衣服裤子。”

说着大模大样转过身就走,那模样,比主子还主子。

顾明萱勾了勾嘴角,最后一天的好日子了,你且好好地猖狂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