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逆杨逆突然《黄泉恐怖空间》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黄泉恐怖空间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妖马合一

角色:杨逆杨逆突然

简介:一次意外死亡,让城市精英杨逆带着强烈的不甘之心进入弥留之地
在这里,只有不断完成神秘主宰“黄泉之主”发布的各种疯狂游戏,赢得签证时间才能生存下去
神秘的54张扑克牌里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秘密?黄泉之主到底是人类的救世神,还是文明的颠覆者?木头人、捉迷藏、石头剪子布、跳房子……儿时的纯真游戏唤醒的却是人心最深处的恐惧与黑暗
这里是血肉横飞的厮杀修罗场,更是人性的屠宰场
每一名游戏的参与者都有必须胜出的理由,所有人都在这疯狂与绝望的深渊里战个不休……但直到真相揭晓的那一刻,胜利者或许将承受更大的苦痛折磨

书评专区

在日本当猫的日子:耽美,两只猫咪的爱情,温馨干脆利落,很暖。就是感觉遇见的动物智商都很高,篇幅太长后期有点套路化

全球崩坏:无线电跨距离通信诞生也顶多一百多年,而且国家面对各种情况都有预案。老美甚至有针对外星人入侵,丧尸爆发的预案呢。这种类似全国被emp暴了一遍,或者太阳黑子大爆发的情况。我国不可能没有相关的准备,结果整个政府跟被降智打击了似的。这事搁在清庭身上也不至于效率这么差啊!

三国之赤帝:张角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带着教中核心四顾桃园,还要拥立刘备,马元义被刘备看了一眼就当场痛哭,这群贱人怎么戏这么多?还有能好好说话吗

黄泉恐怖空间

《黄泉恐怖空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劣势开局

“宝宝等不及了,宝宝现在就要玩游戏!”木头人似是有些着急,众人赶快在起跑线上站好,聚精会神准备起跑。

“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不许走路不许笑,看谁做得最最好!”那木身人头的怪异玩偶毫无预兆地便开始唱歌,杨逆稍一愣神,马上意识到游戏已经开始,迈步便向前冲去。

所有人中,除了站在最前的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子一直保持在第一名之外,紧接着便是那个壮汉黄雄。不过他的动作很是奇怪,不像是跑倒像是在跳,每迈一步都有4、5米远,落地之后稍一停顿,再向前迈出一步,爆发力惊人,白色地板在他的大力踩踏下也接连发出“咚咚”的声响,仿佛擂鼓一般。

紧随其后的是一个扎着个松松垮垮长辫的青年男子,腰间还挂了一柄巴掌大的小木剑。刚才起跑之前,杨逆就注意到他把两张符咒一样的黄纸贴在了小腿上。现在轻轻一抬腿便能迈出很远,似乎毫不费力。

这是刚起跑便冲在最前面的3人,其余的5个人速度都相差不多,大家彼此都留有一定的空隙,奋力向前奔跑。

在这其中,杨逆竟被落在所有人的身后,明明已经拼尽全力,但似乎与其他人的身体素质差了一大截,甚至另外一个看起来矮矮胖胖的中年妇女,低头猛冲起来额速度都要比他快上不少。

那个木头人唱歌的音调很怪,倒不是五音不准,而是音调忽高忽低,语速忽快忽慢,让人听了浑身难受,完全把握不住节奏。

“我们都是木头人”的歌谣唱过两遍,时间已经过去了10几秒钟,排在第一位的白脸男子已经跑出了将近200多米,紧随其后的黄雄与他也已经只有几个身位的差距。

他们的速度明显要比普通人快上不少,跟职业运动员相比也不遑多让。

“1、2、3,木头人!”身后的歌声戛然而止!

“是唱完两遍歌谣就停止么?”杨逆稳稳地站定脚跟,心中暗想,耳中却听到“噗通”一声轻响。

杨逆头不敢动,眼睛的余光向前看去,只见排在倒数第二的那个中年妇女刚开始冲的太猛,此时止不住去势,晃了两下便摔倒在地。

“咯咯咯咯!”后面木头人竟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太好玩了!太好玩了!你动了就要接受惩罚喽!让我想想怎么惩罚你才好玩呢?”

那中年妇女瘫坐在地上,脸上一片惨白,浑身颤抖,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这样好了,你就陪小白活动活动吧,小白这几天吃的有点多,再不减肥会变胖的!”木头人一脸貌似天真的说到。

话音刚落,只见木头人的肚脐眼中竟然慢慢爬出一条巨大的虫子,约一米多长,有手臂粗细,通体雪白,身上的环节凸起明显,就像一条被拉长了许多倍的蚕虫一般。

此时,杨逆注意到,终点处的显示屏上倒计时停止在05:43,而四周所有一米见方的屏幕上也都显示出那个中年妇女目前的影像,就好像在商场家电专区看电视一样。

只见那中年妇女如临大敌,既然已经要接受惩罚,自然也就不用再管那“不许动”的规则了。她慌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瓶拇指粗细的淡红色药剂仰头喝下,身上的肌肉立刻一阵蠕动,整个人似乎都高大了不少。

那白色虫子似乎很有灵性,慢慢悠悠地绕过杨逆站立的位置,在那妇女身后一米左右的距离停下,然后竟然像蛇一样慢慢盘成一团,只有头部冲着她不断摇晃,似乎在判断距离。

中年妇女浑身发抖,转过身来,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中指、食指,对准怪虫。

杨逆注意到她的中指和食指上分别戴了一金一银两枚指环,此时似乎在微微发光,然后竟然“噌噌噌”见风就长,并在指尖处彼此缠绕,很快就长成了一柄约有半米长、两指宽,并且金银相间的细长三棱刺剑。

那白色怪虫虽然没有眼睛,但似乎也感应到了威胁,不再耽搁,身子突然发力,猛地化成一道白色幻影直扑中年妇女面门。

这中年妇女似乎有些格斗经验,虽然神色慌张,但手上动作却不慢,看准白影扑来的方向,右手猛挥,似是想直接在空中把虫身斩成两段。

哪料,虫子半空中身子一折,让过剑锋,一头撞到了妇女的左腿上。

一人一虫这番交手就在杨逆身前2、3米处,那妇女似乎力量奇大,细长的刺剑挥舞时竟发出“呜呜”风声,仿佛挥舞的是根沉重的铁棒一般。

杨逆原想这白色怪虫来势汹汹,这下咬中必然要撕咬出一个大大的伤口,哪料到这虫子撞到中年妇女腿上后,只是吐出一滩鲜绿色液体在裤子上,然后又被腿部肌肉的力量反弹了回来,“啪”的一声掉到杨逆身旁,摇头晃脑,似乎这一撞之下反而把自己伤的不轻。

那中年妇女也有些吃惊,微微一愣,便想痛打落水狗,身子一扭,挺剑就要冲怪虫晕晕乎乎的头上扎下。

然而只迈出了一步,接下来的场景令所有正在看身边屏幕的其余玩家都大惊失色:

只见那中年妇女合身扑上,瞬间便到了虫子上方,但是她的左腿大腿以下竟然仍留在原地,在惯性的带动下,晃了晃之后便倒在地上,发出“滋滋”轻响,几个呼吸间便化做一滩脓血!

原来,那虫子吐出的液体具有极强的腐蚀性,落在人的腿上,就如同烧红的铁棍掉到冰块上一般,眨眼间便连骨带肉的的腐蚀了个干干净净,空气中满是一种如同化肥散发出的酸腐味道。

那虫子似乎一直都在等这一刻,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电射到那摊脓血中,把头部尖端伸进其中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一会功夫便吃的一干二净。

中年妇女见那虫子突然从眼前消失,还想站稳身子反扑,但失去左腿支撑的她瞬间失去重心,整个人摔到地上。

这白虫吐出的腐蚀液似乎有种麻醉的作用,直到此时,中年妇女才意识到自己的左腿已经不见了,而那鲜绿色液体一直向上腐蚀,直到腿根处才慢慢停了下来。

痛彻心脾的疼痛感这才传来,她整个人抱着残留的腿根疼的满地打滚,嘴里不断发出“哇哇”的哭叫声,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吃了一条人腿,那虫子似乎心满意足,慢慢悠悠地又游到了木头人的肚脐中。

“好玩!好玩!真好玩”木身人头的怪物见中年妇女疼的满地打滚,竟然发出一串咯咯大笑,身子也如同不倒翁一般僵硬的摇来晃去,似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杨逆心有不忍,但更大的恐惧阴影慢慢笼上心头,这所谓的惩罚已经远远超出了常人的认知,而其他人又似乎都身怀异能,自己身体素质却只是比普通人稍好一点,再这样下去,下一个被淘汰的很可能就是自己。

“咯咯咯咯,你快点站回去吧,我们还要继续做游戏呢!”木头人催促仍在地上打滚的中年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