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影刀最新章节列表_流影刀全文免费阅读(蒋经张一山)小说

小说:流影刀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陆玖

角色:蒋经张一山

简介:遭受灭门的世家子小西,在复仇中练成绝世刀法
小西拥有无数的江湖美女,但却不能和他相爱的人在一起

书评专区

东方好莱坞:重生拍电影还吹牛的简直尴尬。字里行间透露出对电影产业的迷之自信。拍电影应该是赚钱的方法,而不是啥情怀。卖情怀就算了,真觉得香港上世纪粗制滥造的东西是精品?

官道无疆:这猪脚开豪车戴名表,穿皮尔卡丹,满嘴什么仁义道德,见一个女的上一个。。。这么标准的贪官居然没被双规

生存[末世]:主角是个一般意义上的好人,帮助配角们,但是所有的配角都对主角很不好;主角的金手指大得快撑破天了,然而不管配角怎么虐待,怎么折磨,怎么欺辱主角,主角!都!当!没!发!生!过!不被逼到绝境,主角决不反击!像是一个没有脾气的橡胶人。配角们相互争斗时总是留有余地。可一旦轮到配角对付主角的时候,不管人设多圣母的配角,都能一边满心悔恨,痛哭流涕,一边毫不犹豫的对主角下手!!!!!主角对危险总是没有预计和防范。对组织的压迫总是没有准备。自己从来不准备主动地去做些什么来对应末日的种种劫难。逆来顺受!逆来顺受!这么大的金手指还能虐主小说我真是头一次见。

流影刀

《流影刀》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跟我回家学煮菜

3、跟我回家学煮菜

除了凤笑天外,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一些有见识的刀客知道,凤笑天使出的刀法,是江湖上号称最强的“春回大地”刀法中的一招,这招刀法叫“一柱擎天”。

面对那刀形的白光,蒋经一刀砍迎。但这看似平和简单的刀招,蒋经一刀迎上,便后退一步,并吐一口鲜血。

蒋经连砍了十八刀,所以他连退十八步,也连吐十八口鲜血。

第十九刀蒋经没有砍出,因为他后退时突然一脚踏空,坠下了悬崖。

凤笑天站在山顶上没有动,他望着蒋经坠崖的方向,尽管他看似胜得轻松,但他使出“一柱擎天”那招损耗极大的内力,现在身子显得有点虚弱。

一顶金色的轿子出现在山顶,凤笑天一言不发便上了轿子。四名穿黑衣的大胖子轿夫把轿子抬起来,往山下走去。

轿夫的轻功很好,走在陡峭的山道上,轿子平稳如平地。轿子下了山,经过山神庙时,凤笑天突然叫了声“停轿”。

轿子停稳,凤笑天走下轿,他揪揪鼻子,往那破落的山神庙走去。在破庙前,只见一个小胖子坐在一堆燃炭前,红通通的炭火上正架着两只野鸽,鸽子刚刚烤熟,皮色金黄,浓香四溢。

柳无欠面无表情地看了这个穿锦衣的大胖子,他知道师父便是让眼前这个人打下悬崖的,但柳无欠心里没有仇恨,因为师父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挑战江湖上的成名刀客,他曾目睹过不少的刀客丧命于师父刀下,又或者在师父的残刀下变成残废人。而且独臂刀王也向他说过,挑战天下刀客是他蒋经一生的追求,无论成败,都是一件令他高兴的事。

凤笑天看着那两只烤鸽,不禁垂涎三尺,他笑呵呵地问:“小兄弟,请我吃一只烤鸽如何?”

柳无欠把一只烤鸽给了凤笑天。

凤笑天放到嘴边,用鼻子闻了闻,便吃起来,转眼间把这烤鸽消灭了,连骨都吞了下肚。然后说:“这烤鸽味道还算可以,美中不足的是这荔枝木没有完全烧到化炭就开始烤鸽,结果烤鸽还带轻微的烟味;还有这鸽还没少许的腥味,因为这是在野外,所以没有配料,这也怪不得你,但就在这旁边,长满了野紫苏,只要你把一些紫苏叶塞入鸽肚,那味道绝对一流。”

柳无欠翻着白眼,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吃了人家的烤鸽,多谢都没一句,还要把吃下肚的烤鸽说得一文不值。

凤笑天说:“不过烤功倒是一流的,火候刚刚好。”

柳无欠心里舒服了些,这大胖子总算是讲了句人话了。

凤笑天双眼盯着柳无欠,说:“小子,我看你骨骼精奇,很有天赋,你就跟我回家学煮菜吧!”

柳无欠呆住了,这个大胖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的刀法比师父还要高,如果说让他教自己刀法还可以,但他居然让自己跟他学煮菜?柳无欠只想成为一名刀中高手,他才没有兴趣做一个厨子!所以他摇摇头,说:“我只学刀法,不学煮菜。”

凤笑天大笑起来,说:“也行。”

柳无欠冷冷地说:“多谢!”他还是对师父被这大胖子击败之事耿耿于怀。

凤笑天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教你刀法吗?”

柳无欠无语,因为他确实弄不懂凤笑天为什么要教他刀法?

凤笑天说:“因为昨天蒋经和你刚到梅沙镇,在海天酒楼你抢先出手伤了张一山的三根手指,吓走了酒楼里所有人,因为你害怕你师父出手去驱赶里面的人,你知道若果是你师父出手,里面的刀客至少有一大半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我教你刀法,除了你有天赋外,还因为你有一颗善良的心。”

柳无欠心情十分复杂,他很敬重师父独臂刀王,但却又看不惯独臂刀王的滥杀无辜。

凤笑天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身上了轿子。

柳无欠迟疑一会,终于跟着那顶轿子走了。

…………

叶先开和两名弟子观看完这场刀王对决,也从另一山峰下山。叶先开原本满面笑容,但走到半山腰时,他忽然停下脚步,看了方小西一眼,问:“小西,你三姑方茹懂你家的刀法吗?”

方小西一愣,他点点头,说:“三姑未嫁时就已经在江湖闯出了名号,她当然懂方家的刀法。”

叶先开皱眉说:“但我听说你方家的‘春回大地’刀法只传男不传女,刚才凤兄破残刀的那一招就是‘春回大地’。”

方小西呆住了,过了一会,他说:“我方家惨被灭门时,我还年幼,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叶先开说:“我也是随口问问,我们回去吧!”

方小西问:“师父,我们现在是回青山吗?”

叶先开说:“对呀!既然已经观看了刀王决战,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方小西说:“师父,我很久没有和三姑一起了,我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叶先开一笑,说:“当然可以。”

师徒三人下到山脚后,方小西就与师父及师兄分道扬镳,他往龙宫三姑的家走去。

方小西走进姑丈家,居然看见小胖子柳无欠,他非常惊奇,问这是怎么一回事?管家告诉他,凤老爷已经把柳无欠收为弟子了。方小西心里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方茹一见方小西,高兴地把他拉到怀里,说:“小西,你没有跟你师父回青山?”

方小西说:“我舍不得三姑,所以求师父让我留在三姑家住一段时间。”

方茹喜极而泣,说:“太好了,小西真是好孩子。”

方小西说:“三姑,从明天起,你传授我们方家的刀法给我好吗?”

方茹有点奇怪,说:“小西,两年前我不是把我懂的方家刀法都传给你了吗?怎么,你忘记了?”

方小西心里一沉,随即他笑了笑,说:“没有忘记,我怕使得不对,明天我使给三姑您看,请您指教。”

方茹笑了,说:“好的。小西,你是我方家的唯一男丁,所以光复方家的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你一定要炼好刀法。”

这时候,凤雅走出来,她看见表哥小西,惊喜得呆了,她一把拉住小西的手,说:“表哥,我还以为你回青山派了,害得我一天都没好心情。”

方茹知道女儿和小西青梅竹马,都喜欢上对方,她心里也觉得这样很好。

第二天清晨,在龙宫大院里,凤笑天让柳无欠炼刀,然后指点他刀法。而方小西则在一旁炼他的青山刀法,待方茹出来,方小西又使了一次他的方家刀法。

凤笑天和方茹看着小西把一套刀法使下来,都很欣慰地相视而笑。

方小西看着在一旁一丝不苟炼刀法的柳无欠,忍不住说:“喂!矮……小胖子,还敢与我打一场吗?”

柳无欠瞪了方小西一眼,没有理他,继续认真炼习今天学的那一招刀法。

方小西自讨没趣,他偷偷溜出了大院,走到屋子后面,跳上一只小船,解开绑在石柱上的绳子,出海玩去。

大海无边,方小西划着小船沿海边行,他以前曾划船去过马恋山悬崖下的海边,那里有一个山洞,里面有他两年前埋下的一本刀谱,现在他打算去取来看看。

那本刀谱是在两年前,东瀛秋刀堂的刀神大竹友雄到梅沙镇挑战凤笑天,战败后利刀断腹,他怀中的这本刀谱便被方小西顺手牵羊取走了,为了不让凤笑天发现,方小西便把这本东瀛刀谱藏在马恋山悬崖下的一个山洞里。

划了两个时辰的船,终于到了这个山洞。方小西跳下船,往洞口走去,刚进洞口,他被吓了一跳,因为洞里有一个人盘坐在一块石头上。待方小西看清楚那个人时,他更加被吓了一跳,因为那个人就是被凤笑天打下悬崖的独臂刀王蒋经。

蒋经被击得连吐十八口鲜血,坠落悬崖,居然没有死?这真可算是奇迹!

因为突然有人闯进洞口,蒋经同样被惊吓,待他看清楚进来的少年竟然是青山叶先开的弟子时,竟然有种莫名的兴奋。

曾听闻独臂刀王的凶残,方小西有种掉头就走的冲动,但他没有,因为作为名门之后、青山派弟子,不可以遇强即逃,否则会很没面子。在江湖上行,混的就是面子。其实独臂刀王与他的武功修为,就算他想逃,也绝对逃不出对方的刀下。他看着独臂刀王,说:“你被打下悬崖,居然没死。”

蒋经一笑,说:“我没那么容易死,因为好人不长命,坏人遗臭万年。”

方小西所藏的那本东瀛刀谱就在独臂刀王所坐的石头底下,现在他要取回是不可能的事,他看着独臂老人,说:“老前辈,你在这儿疗伤,在下不宜打扰,就此告辞。”他自知打不过独臂老怪,想回去告诉姑丈。

蒋经盯着他,问:“方家小子,你是想回去找叶先开来收拾我这副老骨头吧?”

方小西被看穿心事,但他摇头否认了。他说:“没有,我师父已经离开梅沙镇回青山了。”

蒋经有点奇怪,问:“你怎么不跟你师父回去?”

方小西说:“我留在我三姑家住几天。”

蒋经突然醒悟,说:“方茹那妮子是你三姑,你就是九莲山神刀庄方家唯一的男丁。”

方小西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