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签到封神我活到西游当杀神最新章节列表_洪荒:签到封神我活到西游当杀神全文免费阅读(纣王王周)小说

小说:洪荒:签到封神我活到西游当杀神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自在云上

角色:纣王王周

简介:一觉醒来成了纣王,连全是圣人的算计,还好我有系统
“签到!”
“叮!获得洗髓丹*1、八九玄功!百年修为(签到必得)”
开局送神功,要我怎么输?
量劫?我就是最大的劫!
殒圣丹?不需要我要斩圣证道!
本书又名《蛮不讲理商纣王》、《封神榜就是我的杀神名单》、《三教都快已经被我杀没了》、《我成了杀神大帝杀到斩仙台血流成河》、《我一统三界六道四部洲》

书评专区

英雄命运:看完前十章弃,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都给人大班刚毕业的感觉

崛起诸天:这个作者笔下的主角大部分石乐志,有危险不知道规避。虽然这是情节需要,但这样的写法突出了主角的智商啊,要么主角不知道危险,那没什么说的。要么主角知道危险总得花心思规避,而不像作者笔下的石乐志主角,知道了危险只能等着,危险临头靠作者强行续命。

星际传承:借鉴了雷吉欧斯的世界观,不过写出了自己的东西。

洪荒:签到封神我活到西游当杀神

《洪荒:签到封神我活到西游当杀神》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等四大诸候参拜后,纣王向苏护提出嫁女之事。

一般来说,能嫁到皇家,那是荣耀、是恩宠、是裙带关系,君臣关系更牢固,你看黄滚、黄飞虎一家就知道了。

一般诸侯削尖了想进还进不了,你听苏护是怎么说的。

简而言之,苏护说:“你丫宫中,上有后妃,下至嫔御,不下千人。妖冶妩媚都有,这都不能让你开心?你特么是听信左右奸佞之言,他要陷你于不义。且我女儿人丑气质差不懂什么礼数,你还是老实安邦治本,斩了身边进谗言的小人,让人知道你修心正身,纳言听谏,不是好色之君,他不香吗!”

哦,多找一个女人就是好色,不给就不给你这么多借口做什么?

说我后宫妖冶妩媚都有,谁告诉你的?

说你女儿人丑气质差不懂什么礼数,你瞎莫非当人也瞎不成?苏妲已没点底子能让纣王神魂颠倒?

还什么听信左右奸佞之言,要陷我于不义,老实安邦治本,斩了身边进谗言的小人,让人知道你修心正身,纳言听谏。

你在教我做事?

就是纣王脾气好,要遇上暴躁点的你就一秋后问斩的肉鸡!

纣王脾气好,还大笑说:“苏护你不识大体,从古自今,谁不愿女儿嫁高门。何况你女做了后妃,贵为皇亲国戚,他不香吗!”

苏护厉声说:“我听说人君修德勤政,则万民悦服,四海皆从,以前有夏桀失政,淫荒酒色;惟我祖宗不染声色,你不守祖宗法子,而效仿夏王,你不向道,我们还能劝说感化,而与奸佞作朋友,天下谁能忍!我怕商家六百多年基业紊乱,肯定从你开始!(原文:必自陛下紊乱之矣)”

好家伙,直接好家伙!

他纣王到底做了什么你就直接盖棺说他是夏桀了?

就因为向你要一个女儿?

还说商家六百多年基业,肯定从你开始!

原书用的是“必”,这就是肯定的意思了。

盖棺了!

纣王勃然大怒说他大不敬,要斩他,费仲、尤浑二人上来给他求情,说你丫不能强要人女儿不成就杀人吧,这么做别人要说你丫轻贤重色了,

放他一马,他自然感谢你不杀之恩,自然将此女儿送进宫了,百姓也会知道你丫宽仁大度、开言纳谏了。

纣王一想也是,饶他一次。

谁知这二货完全没有一点觉悟,回去就和家将大骂起纣王。

“狗皇帝!就知道宠信谗臣谄媚之言,还想让我女儿进宫为妃,我不听劝他仁德,现在闻太师远征,奸佞弄权,眼看狗皇帝肯定荒淫酒色,紊乱朝政,天下荒荒,黎民倒悬,可怜成汤社稷化为乌有!我寻思要是不给他,必定兴问罪之师,若是送此女进宫,以后狗皇帝失德行,使天下人耻笑我不傻。你们肯定有良策给我。”

听听,这里面的信息可多了。

一边提醒闻太师不在,山中无老虎,一边信誓旦旦说朝中紊乱。

这不明白告诉家将,老子要搞事了!

估计苏护也想看看拥护自己、对自己忠心的狗有几只,怕大商的又有几个。

俗话说上行下效看人下菜,众家将这当然得顺着自己主上话。

众将闻言,齐曰,齐就是意见一统了。

“我听说君不正则臣投外国,那纣王轻贤重色,眼见昏乱,我们不如反出朝歌,自守一国,上可以保宗社,下可保一家。”

谁要灭你宗社了灭你家了?

这么说自然是投主所好了,此时苏护听到怎么想?

一闻此言,下觉性起。

就是也有这个心,或者正中下怀!

苏护又觉得不妥当,说:“大丈夫不可做不明白事。”

叫左右:“取文房四宝来,题诗在午门墙上,以表我永不朝商之意。”

嗯,于是这二货题了首反诗。

他这是想试了一下天下人、众诸侯什么态度,要是拥者万万,不说翻身做皇,那肯定比现在好活得有模有样,类似于伊尹那样。

苏护题了诗,等不到拥护都,要有早就一呼百应了。

要知道提诗的地方是午门,那人能少?

赶紧领家将径出朝歌,奔本国而去。

跑了!

现今纣王已经盘算好了,不找他要女儿了我看你这戏怎么演!

商朝现在可是地大物博,诸侯们坐骑也不是普通货色。

黄飞虎有五色神牛,崇黑虎有金精兽,就连穷困潦倒的姜子牙都有个四不象骑(说不定是真是羊驼),可见异兽常见。

于是诸侯很快来了,只第三天便到了。

纣王自然也看了费、商二人吵了三天,签了三天到。

只得到了两颗增长修为的灵果、一个法宝熔炼器,勉强把修为提到了地仙中阶。

诸侯参拜完后,设宴于显庆殿。

纣王也看到了四大诸候几个老头,其中一个还是自己岳父。

当然,各论各的,该拜还得拜。

众诸侯朝拜过后,又设宴招待。

正推杯换盏间,一黄门进来拜倒,众诸侯安静下来,想看看有什么事。

“陛下容禀,门外殷破败求见。”

纣王一听,他是殷破败这条忠犬。

“宣。”

片刻,殷破败到了。

“陛下,我听到密报说苏护之子苏全忠,路过某地时奸银了一妇女。”

场中一片寂静,尴尬的气氛怎么也盖不住。

纣王却惊于这突变,难道发生了蝴蝶效应?

可苏全忠是搞什么?这不坑爹呢嘛。

不是说大周以后的手下个个都是好人吗?

怎么苏全忠的人设一下子就崩了?

再细一回想,殷破败其人。

昂,懂了费仲又没收到苏护的礼物,与他一拍即合,泼脏水呢。

纣王一脸目光诡异的看着苏护。

只见苏护离席,拜倒在地。

“臣教子无方,臣请陛下治罪。”

纣王沉吟片刻,才看向苏护。

“子不教,父之过!先将苏护打下牢,待捉了苏护之子再一同问罪。”

众诸侯一惊,愣了。

不应该啊,若说一个儿子犯了法,也不该拿人父亲治罪啊。

苏护也愣了,他也就客气一下,谁知道你真治?

偏偏纣王的“子不教,父子过”六字逻辑严密,言简意赅含有大道理。

就连号称仁王的姬昌也找不到破绽。

众人一时间也找不到为苏护求情的理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护被带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