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孔明诸葛玄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掌谋天下:诸葛亮传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薛云缺

角色:孔明诸葛玄

简介: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那日夕阳西下,诸葛亮病卧五丈原,满怀愁绪地望着“兴复汉室”的大旗,思绪突然飘回了从前…..

书评专区

影帝的诞生(美娱):@Anyway2017 : 仅次于制霸好莱坞的好书 bl 近乡情怯,今天终于翻开这本,果然令人不忍释卷,仙草未满

我绑架了时间线:文风类似全球高武的小白文

造车:家里有钱拿命玩赛车赌钱读大学!!!不知道是作者N还是猪脚N?一本不如一本的作者。

掌谋天下:诸葛亮传

《掌谋天下:诸葛亮传》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孔明圆满地了却了一桩心愿,如释重负。后来,孔明又经姐夫庞山民引见,结识了习桢、马良等青年才俊,从此便频繁地与他们交往,分析天下大势,透视时局变化,渐渐地成长为一个观察犀利、富有真知卓见的策略家。

在这期间,孔明经徐庶引见,顺利地见到了“水镜”先生司马徽。

司马徽淡泊名利,一心固守田园,但耐不住荆襄名士的反复游说,终于远赴襄阳,在庞德公的支持下设馆收徒,传教毕生所学。

同是天涯沦落人,司马徽与诸葛亮一见如故,很快成了忘年之交。诸葛亮与司马徽在学馆经常通宵达旦地切磋学问,争议时事。司马徽对诸葛喜爱有加,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多年以来在学术上的独到见解传授给诸葛亮。

诸葛亮如饥似渴地学习着,尽其所能地将司马徽所学吸纳入自己的头脑当中。

司马徽门下的弟子不计其数,虽然不乏英才,但水镜先生只对两个人情有独钟,其一便是诸葛亮,第二个人就是庞统。

孔明只看到庞统貌不惊人,却不知他才华奇高,有大将之才。直至水镜先生司马徽为庞统命名为“凤雏”,孔明才对他刮目相看。二人私下里交往甚少,但卧龙不让凤维,凤雏也不逊于卧龙,他们同为荆州才俊的领袖,一时之间,家喻户晓。

司马徽善于观人,他看孔明一表不俗,日后必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臣至尊,所以唯恐自己学识浅薄,耽误了栋梁之材。自从孔明拜师之日起,他便不辞辛劳地遍访荆襄名宿,意欲为孔明再觅名师。

汝南地区有一名老者姓酆名讳玖,一直为名士所景仰。据传他隐居在汝南的灵山之前,对兵法道学、诸子经典无所不通,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境界。

酆老久居深山,与世无争,过着神仙一般的生活,世人难得一见。司马徽访得酆老的隐逸之处后不辞劳苦亲自上灵山向他当面求教。回来后,司马徽由衷地感叹道:“酆公的学识,深不可测啊!”

不久,司马徽便带着爱徒诸葛亮二度上了灵山。

灵山不同于荆襄高山的平缓清秀、婀娜多姿,奇险无比,从下面仰望,只见巨石林立,谷深峡高,如壁立千仞一般,似乎无路可寻。仔细看去,只见一条羊肠小径蜿蜒盘桓在山腰上,冥灭可见。

司马徽和诸葛亮遂沿着小路曲折而行。山中清幽,雾熏缭绕,猿鸣不断,仿佛走入蓬莱仙境一般。

师徒二人行走了小半日,这才登上了主峰。这里的风光与山下截然不同,奇松怪石,名花异草;向山下一望,只见群山都隐匿于薄雾当中,不复得见。山顶上视野宽广,一目千里,让人心神俱旷,孔明不禁叹道:“真是个神仙的灵地啊,我的草庐不及其万分之一也!”

及至顶峰中央,便见一座石洞赫然屹立在面前,洞外有一石桌,两张石凳,拙朴而天真。

司马徽在洞口躬身施礼,高声叫道:“酆老可在洞府吗?颖川司马徽携弟子特来拜望。”

俄尔,只见洞口脚步声响起,孔明抬头观瞧,不觉大惊。从洞里出来的,却是一只身高九尺有余、白眉垂肩的老猿。

老猿蹒跚行至师徒二人近前,躬身一拜,手指洞口,呲牙一笑。

司马徽当下带着孔明向洞里走去。

里面更是别有洞天,脚下的石阶都由碎石铺成,潺潺溪水叮咚作响,不绝于耳。愈往里面走光线愈暗,直到伸手不见五指之时,却突然扭了一个弯,登时灯火辉煌,照彻洞府,孔明这才松一口气。

孔明往灯烛所在之处望去,只见一个老者打坐在云床之上,白发如雪,长眉垂肩,闭目不语。司马徽躬身下拜,口称:“先生在上,请受晚辈一拜。”

老者睁开双眼,孔明只觉得两束寒光直直地射过来,让人不寒而栗。

“来人是司马徽吧!”

“正是在下。”

“你前日刚刚来过,今日再次光临,是何道理?”

“先生有所不知,在下有一爱徒,年轻有为,风华正茂,有经天纬地之才,被荆襄名宿庞德公送‘卧龙’美名。在下不才,唯恐有辱美玉,所以特意带他二上灵山,还望老先生代为教化,不使英才沦落。”

老者听罢,目光一转,盯住孔明,孔明心中一怔,躬身下拜。

“下拜者何人?”

“晚辈复姓诸葛单名亮,字孔明。”

老者微睁双目,细细打量孔明一番,功夫不大,点头笑道:“确实有不让群雄的霸气之相,卧龙出山指日可待矣。”

酆老又以经书玄学、道法兵书一一问之,诸葛亮对答如流,颇有见地,酆老边听边频频点头。

孔明以其满腹才华最终征服了酆老,获得了受老者指教的权利。

从此,孔明便居住在了洞府之中,不问寒暑,不知庚申,这样一捱便是一年半。

孔明向酆老请教兵法阵图的玄妙所在,酆老笑而不答,只是指了指洞外的石桌。

孔明大惑不解,走到石桌旁细细端详一番才恍然大悟。

原来老师暗示兵法之奥妙尽在一盘棋之中。

自此,孔明便不眠不休地痴坐于石桌棋盘边,冥思苦想。过了三个月,酆老与孔明对弈,孔明竟以一招之先胜了师父。

酆老喜不自胜,言道:“兵法的奥妙你已了然于胸了!”

孔明忙叩拜恩师大德。

随后,酆老又向孔明传授了各种阵法,真是变幻莫测,凶险无比。孔明叹服之余,这才悔悟自己平生所学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所以更加发奋地学习。

酆老于道学上的造诣更是深不可测,能够呼风唤雨、撒豆成兵。

孔明在这里夜观星星,脚踏八卦,不知疲倦地吸取着酆老的绝世奇学的精华。

酆老又授予奇门遁甲之术,将诸葛亮打造成了一个半仙近妖的奇人。诸葛亮的才学突飞猛进,与刚上灵山之时的造诣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转眼之间,一年又有半载。这一日,酆老在云床上打坐,忽然睁开双眼,不悲不喜地对孔明说:“孔明,你来洞中已一年半了,老夫平生所学也已尽数传授于你,今日你就收拾一下回家吧!”

孔明大吃一惊,忙双膝跪倒,急说:“恩师,学生愚笨,还未完全掌握恩师所传的精华,还望恩师继续不吝赐教。”

酆老双目一闭说:“罢了,罢了,你不必多言,尽早下山去吧!”

孔明苦苦哀求,但酆老仿佛充耳不闻,一动也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缠了一日,孔明见已无法挽回,只得依依不舍地往山下走去。

渐渐地,那一座神仙福地被云雾覆盖,亦真亦幻,恍若仙境一般。

孔明叹口气,大步流星地沿着来时的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