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沈白赵明盛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都市:从墓地归来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执笔

角色:沈白赵明盛

简介:三年前,家庭变故,令沈白失去所有,三年后,他被妻子杀害,又从墓地醒来,得《生死簿》,传《灵虚功法》,若人生重活一世,老子沈白,不负此世!他救人,只救死人,他张狂,嚣张,踏着无数人,走上世界之巅!

书评专区

星级猎人:未来科技世界文,看着很舒服状态:完结毒点:无女主爽点:没有恶俗打脸情节,主角一点点在这个世界里成为传奇

名侦探柯南之警察故事:个人认为是柯南同人里最好的了,不小白,不nc,无浓重宅味,不莫名其妙的矫情(好吧有一点但不过分),不无脑推美女,不各种金手指,总之,挺好的。

无限创作:什么叫狼心狗肺,这就是狼心狗肺

都市:从墓地归来

《都市:从墓地归来》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北广市荒野,一处简陋陵园。

大雨连绵。

说这里是陵园,多少有些牵强,不过有几座孤坟,简陋摆在荒野处,外围围着一堵破损的墙,这里成了多数穷人选择安葬的地方。

李木玉身穿一身白服,站在陵园中。

她这边亲戚,大多赶了过来,人们脸上并没悲伤之色,反而一个个笑的兴高采烈,就连李木玉,也很难装出悲伤,脸上的喜悦实在难以掩饰。

李木玉死了老公,娘家人都替她开心。

大家来到陵园,不像办丧事,倒像办喜事,尤其李木玉接过亲戚们递来的份子钱,那一叠叠红彤彤的钞票,令她笑的更是开心。

远处,一辆悍马车停了下来。

一位身形体胖的男子打着伞,从车上笨拙下来。

这人是李木玉的堂哥,李爽。

他算是李家年轻人中,混的最不错的,年仅26,已开上悍马,有车有房,不过他做的营生,不算多干净,包工程的人,基本上黑白两道都有些关系。

李爽这人也是凭借一股狠劲,在北广工程行业打出自己一番小天地。

他脖子上戴着一条大金链子,手上戴着一块金灿灿的手表,将炫富展露的一览无余。

“恭喜啊!木玉,拖累你的这小子,可算死了!”

他拿出厚厚两沓钞票来,放在礼金盘中,豪气的走过来。

李木玉嗔怪的瞪了李爽一眼,“堂哥!你可别这么说!我丈夫可是死了!”

“哈哈!我还不知你啊!巴不得盼着他早死呢!”李爽大笑,看了眼一旁的坟墓,笑问道,“话说他怎么死的?”

李木玉搪塞,“喝了酒,早上就醒不来了。”

“死了好!”李爽点头,“你要再跟着这穷小子,那可得拖累死你咯。”

亲戚们也都笑着附和点头。

“是啊!早就让你赶紧和他离婚,现在死了也好,他还能给你留点儿东西。”

“他沈白还得靠你养着,他那吊死鬼母亲,更是麻烦,母子俩都是你累赘,你终于轻松了。”

人们站在雨地里,欢快气氛在陵园中飘荡。

李木玉含笑点头,赞同众人的话。

这场白事,主要为了收礼钱,也为了宣告沈白去世。

可惜,只能收娘家这边的。

沈白那边的亲戚,早已和那对废物母子断绝了关系,沈白那些同事,也大多是底层人物,根本搞不出来礼钱,而且,关于沈白的死,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娘家这边出手还挺阔绰。

尤其,堂哥李爽随了两万的礼钱,这沈白死后还能帮自己赚一笔,李木玉也算满足了。

“妈,这几天你帮我打听打听。”李木玉低声道,“看看有没有买房子的,一套老城区的大平房,设施齐全。”

徐红笑着点头,“沈白家那套房子啊?”

“幸亏这小子死了,还能给你留下点儿什么,不然这几年,你跟了他,什么都没得到。”

“好好!过两天妈就帮你打听!”

一旁的李延柱凑了过来,笑着低声道,“女儿啊!还有你们公司那赵经理不错。”

“趁这几天,若是能和赵经理结婚,你以后也吃穿不愁。”

李木玉猛地一愣,却不知父母竟知道她和赵明盛的事,顿时娇羞起来,“爸~!你说什么呢!”

李延柱大笑几声,一副‘我懂’的神情。

亲戚们欢快交谈着。

大雨簌簌而下,这座简易坟堆都快被冲垮了,人们根本不关注这些,连一张纸钱,也没给死去的沈白烧。

李木玉把墓地选在这里,也是为了图便宜,毕竟她是靠葬礼挣钱的。

她时不时低头看看手机。

现在已是中午,刚才赵明盛给她打电话,说要过来,但还不见踪影。

她今天想借着办丧事的机会,把赵明盛介绍给亲戚们,正好中午让赵明盛请大家吃个饭,等今日了结,她就能和赵明盛名正言顺的在一起,继续风流快活的日子。

就在这时。

远处的道路旁,一辆奥迪A6开了过来。

奥迪A6车顶上,还绑着一口棺材,压得轿车车轮都有些扁了。

看到而来的车,李木玉激动的摆手,示意自己在这边,同时开心的和大家说,“亲人们,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人,是我的上司!”

听到李木玉的话,亲戚们互相看了眼,顿时也明白她话中意思。

“这木玉真有本事,老公刚死,又找一有钱人。”

“奥迪A6啊!这落地价四五十万吧!”

“漂亮姑娘!不愁找不到好人家!”

或许众多亲戚中,有些人会膈应她的这种做法。

但毕竟是亲戚,互相间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时自然都羡慕的对李木玉夸赞起来。

徐红和李延柱,在众人的夸赞中,腰杆也不由挺直起来,脸上写满了得意和骄傲。

上次,他们这么得意,还是三年前。

奥迪A6缓缓停在了陵园的泥土地上,车胎陷入了浅浅的泥地中。

“明盛!你怎么还带棺材来啊!人都埋了啊!”

李木玉激动开心的朝着轿车跑来。

车门打开。

一把黑色的伞撑开。

帆布鞋踩在雨地中,染湿了这双干净的鞋子。

当李木玉看到而来的人时,她惊愣在原地,踉跄的后退两步,摔倒在雨地,双腿不停扑腾着,不断后退。

“这……这不可能!”

“怎么会是你!这……这怎么可能是你!”

“不!不!!”

李木玉瞬间脸色苍白,不知是雨水冰冷还是因为害怕,身子不停颤抖,恐惧充斥她全身。

亲戚们脸上笑容渐渐凝固了,众人不由后退了两步,李木玉父母挺着的胸膛,在一瞬间,垮了下来,惊恐的看了看身后的坟墓,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沈白。

陵园,万籁俱静!

欢声笑语,全部消失!

陵园中,只能听到雨水哗哗的声音,打在地面上,打在雨伞上,噼里啪啦。

沈白一手举着黑伞,一手扛起车顶的棺材,朝着李木玉一步步走来。

“听说你们盼我死?”

他清冷的声音,在这冰冷的雨季中响起。

如午夜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