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奶爸的悠然生活最新章节列表_战神奶爸的悠然生活全文免费阅读(唐瀚沈孟琴)小说

小说:战神奶爸的悠然生活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洪辰

角色:唐瀚沈孟琴

简介:【超好看的悠闲乡村文!】唐瀚放下兵王身份,带着儿子回到山村
本想孝顺好父母,照顾好儿子就行了,却没想到意外得到个神奇水晶,不但能解毒,还能促生长
小鲤鱼瞬间变成大红鲤子,小参苗瞬间长成百年老山参
于是,这大山里的东西都被他变成了宝贝
宝贝多了,也是麻烦,引来了各路豪强

书评专区

临时监护人:【在东瀛养萝莉的日子】8\u002F10都市兵王穿越了只有女中学生的日本世界。日漫改编日常,猪脚典型感情迟钝——不够迟钝都没资格当日漫猪脚的那种。穿越前二十多年雇佣兵还是处男金身。日常半本遇到了想要日本沉没、毁灭人类的坏人。傲娇萝莉是最后生存人类、养母是试图控制人类的反派黑手、幕后大反派是想要消灭人类的邪恶电脑,猪脚带萝莉拯救世界——不去拯救世界的猪脚好意思当日本高中生吗。女警団地妻两女主H剧情达成+2,两只萝莉白养了整本没有推倒-2,母女双飞(不存在的)失败-2。挂逼程度比前作降低、装逼更加稳定+1。 可恶、还有比日本女高中生更贤惠的女人吗?

纵横天下从铁布衫开始:nt

国色生枭:国色生枭(作者:沙漠,字数:711万字)题材:历史 后宫 争霸流情节:B+文笔:A+感情:A-人物刻画:A-新意:B+压抑度:A-总评:A-评:沙漠,一个让我又爱又恨的作者。1.此人坚定的后宫党人+寡妇、熟女控,但是推女描写相比于庞大的篇幅来说都少得可怜。2.此人每部作品都有着不小的野心,布局精巧,但事实证明一到后期就拉胯。3.此人文笔不错,中白以上的水准妥妥的,却尤好注水,且喜欢在架空历史的背景当中加一些低武元素,让人极为不适。说回本书1.剧情合理性不如《权臣》,再加上一点点武侠、玄幻风,比较违和。2.男主性格守序善良,参与感太弱,可能有人会看不惯。郁闷:(来源:http:\u002F\u002Ftieba.baidu.com\u002Fp\u002F6423094686(@day困了睡个觉 #28))1主角带着几个兄弟去乐坊吃饭,叫了一个清倌人唱曲,突然闯入一男的质问这个清倌人为什么不见他,男主感叹男的痴情,在自己也没钱没势情况下主动掏钱六百两帮清倌人赎身,让这对男女终成眷属,问题是六百两对于那时主角来说也是巨款。2反派攻打贺州城,主角这方在城前挖了壕沟,反派让老百姓来填,主角这方说不仁义不能射杀,于是眼睁睁看着那些陷阱全部被拆除。3反派打贺州,主角也知道贺州兵力不足,却不提前派兵支援,直到真打了才支援,但是赶过去路上需要花时间,所以反派都围城了支援人马还在半路。4主角这方和反派谈判,说我把城给你,你放我的步军出城并且三天内不能攻打我,反派并不是一个正人君子,而且这是主角主力军马,反派将其灭了主角就毫无还手之力了,结果反派真的三天都不打,这反派怕是主角亲爹。5主角打败反派后,想要收服反派手下大将,于是单膝下跪,请求他帮自己。6太子在皇后来探望他时强上皇后,虽然只是回忆没具体写,但是太子双腿膝盖以下瘫痪坐轮椅,如何能够强上四肢健全的皇后;而且皇后不是太子亲娘,太子府离皇宫又近,皇后怎么可能能够在太子府过夜?这也不符礼制。女主:(@【扫书】一辈子不分掱)1.苏琳琅:处,初,已推,外刚内柔、优雅妩媚,和盛泉的大当家,与主角一起逃离歃血会追捕的途中对主角暗生情愫。2.叶素娘:处,非初,已推,性格刚烈,主角的嫂子,为了冲喜而嫁给卧病在床的主角大哥,不过没过多久主角大哥便因病去世,之后女主照顾了主角母亲数年之久。3.林黛儿:处,初,已推,真实身份为朝廷将军之后,因为一场意外被主角推到,之后日久生情4.如莲:处,初,与自己的师傅相依为命,最终女主师傅圆寂时把女主托付给了主角。5.玉红妆:处,初,已推,妖艳妩媚,心宗八部众的乾闼婆王。6.莫凌霜:处,初,性格清冷,齐王喜欢的女子,误以为是主角救她脱离青楼,在逐渐相处的时间里喜欢上了主角。7.静华:处,初,当jin公zhu,古灵精怪的萝莉。8.琉璃:处,初,已推,成熟少妇,倾城佳人。(这个女主的真实身份我就不剧透了)9.柳媚娘:处,初,已推,妖艳妩媚,身份为朝廷反贼青天王的手下四大天王之一,与主角卷入了沙尘暴之中侥幸活下来,在几天的互相扶持共患难之中喜欢上了主角。10.史绮罗:处,初,已推,黄金那史族的公主,主角作为秦朝前往西梁使团的副使时救了即将死去的女主一命,在沙漠那几天的相濡以沫,互相扶持之中喜欢上了主角。11.古萨簌蕥:非处,非初,已推,成熟少妇,西梁国国主大妃。12.珍妮丝、布兰茜:处,初,已推,双胞胎姐妹,西方罗兰帝国的公爵之女。13.元琼:非处,非初,已推,秦朝当今皇后,在皇帝驾崩后,与主角前往西北的途中对主角血心生好感。

战神奶爸的悠然生活

《战神奶爸的悠然生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唐瀚看着这条大红鲤鱼笑了,发家致富的途径找到了。

趁鱼还活着,赶快拿回家给老爸老妈尝尝。

唐瀚把鱼拖上岸,用尼龙绳做了个简易网兜,兜住虚弱的大红鲤鱼,向村子走去。

进入村子,便看见丁利发披着皱巴巴的衬衫从院子里出来,脸上表情明显透着阴冷。

丁利发也看见了唐瀚,接着便看见大红鲤鱼,目光中闪过一丝贪婪,还停下脚步等着唐瀚走过来。

等唐瀚到了近前,他笑道:“唐瀚,这是你家鱼塘的鱼!”

“当然。”唐瀚并未停下脚步。

“这红鲤子还可以,给你七十,卖给我吧。”丁利发笑道。

唐瀚瞥了丁利发一眼,笑道:“这鱼是给我老爸老妈吃的。”

丁利发笑了笑,说道:“村里要来客人,你就发扬一下风格吧。”

“丁会计,我老爸老妈还在家等着。”唐瀚加快了脚步。

丁利发偷偷盯着唐瀚远去的背影,目光又变得阴冷。

“呼。”

一辆越野车拖着尘土从东湖村的方向飞驰而来。

车进入村子,放慢了速度,车后卷起的尘土少了一些。

丁利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一辆路虎,车牌号好像还是省城的。

“呼。”

路虎从丁利发身边驶过。

他的眼睛里露出浓浓的羡慕嫉妒恨。

一定要趁七龙湖搞开发的机会多弄点钱,也买一辆这样的车!

“嗡嗡。”

就在这时,丁利发的手机响了。

他一看是村长二哥打来的,忙接听了电话。

“二哥。”

“县里说省城一个叫卓悦然的总裁要来考察,让我们小心接待一下。你快到村上来开会,咱们商量一下接待的事情。”

丁利发立刻说道:“二哥,这位总裁开的是路虎吧?”

“你怎么知道?”

“已经到了。”

“在哪?”

丁利发见路虎突然放慢了速度,跟在唐瀚身边,他说道:“车就在我家门口。”

“你先接待一下,我马上过去。”

“好。”

丁利发挂了电话,抬头见路虎停在了唐瀚身边。

他忙把衬衫扣子系上,快步向路虎跑去。

这时,车后门开了,跳下个休闲打扮的大美女。

不但美,而且气质卓然,绝不是普通人。

唐瀚已经听见了丁利发刚才的电话,知道这个大美女是来考察的。

这倒是个好机会!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很好。

司机也下了车,是个一脸傲气的健壮青年。

“这是七龙湖的鱼?”大美女问唐瀚。

“是我家鱼塘的鱼。”唐瀚依旧没停下脚步。

“卖给我吧。”大美女说道。

“不卖。”唐瀚拒绝。

“你就直说你想要多少钱吧。”青年不屑道。

唐瀚瞥了青年一眼,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

“除了钱,还能有什么问题?”青年冷哼道。

唐瀚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鱼我留着自己吃。”

“给你一千,你卖不卖!”青年认为唐瀚故意装腔作势。

唐瀚摇头道:“不卖。”

“一千五。”青年怒道。

“不卖。”

“两千。”

“不卖。”

“三千。”

“不卖。”

“不就是一条破鲤鱼吗?你想要多少!”青年感觉自己被无视了。

“就是一条破鱼,你没必要花那么多钱买。”唐瀚继续向前走。

大美女客气说道:“我们是诚心想买。”

“我也是诚心不能卖。”唐瀚笑道。

“唐瀚……等等。”

丁利发追了上来,他已经听见这位总裁想要买唐瀚的大红鲤鱼了。

唐瀚不想搭理丁利发,只顾继续走路。

丁利发忙快走几步,拦住了唐瀚,说道:“你家鱼塘那么小,怎么能养出这么大的红鲤子。我怀疑鱼是你从七龙湖偷的。”

唐瀚眉头微蹙:“那请丁会计偷两条来我看看。”

“我只要一个电话,钱老板就会把鱼送来。”丁利发故意放大声音。

“哼。”

唐瀚哼了一声,继续向前走。

丁利发看着唐瀚的背影,脸上又不自觉的浮现出阴冷。

不过想到身后的贵客,他忙换回了笑脸,回头对大美女说道:“姑娘,如果你想买鱼,我可以带你去七龙湖。”

“七龙湖里有这样的鱼吗?”卓悦然对自己的眼睛很自信,这绝对不是一条普通的红鲤鱼。

“有,肯定有。”丁利发立刻说道。

“好,你去帮我买,有多少我要多少。”卓悦然的眼睛依然盯着唐瀚手中的红鲤鱼。

她看见唐瀚进了一个院子,便也跟着走了过去。

“总裁,你要去哪?上车吧。”青年忙去开车。

卓悦然没上车,她喜欢这里的宁静祥和,至于这里的人,还有待观察。

丁利发一边打电话给二哥,让二哥快去弄红鲤子,一边也立刻跟上。

这位卓总裁就是财神爷,他能最先搭上话,这是他的运气。

唐瀚提着大红鲤鱼走进院子,见院子里摆着三张大圆桌,几个老人正围着圆桌聊天。

老妈正和两个女人在院子里大锅旁边忙着做菜。

没想到老妈真要大操办,看这样子,这是要让大家伙认识一下小鸣。

院子里的乡亲们都认识唐瀚,多年不见,都很是亲切。

在农村,只要细论起来,所有人都是亲戚。

“唐瀚……你可回来了!你爸妈都想死你了。”老村长笑着说道。

“老村长,你还是这么硬实。”唐瀚笑道。

“唐瀚啊!你回来就别走了。”

“不走了不走了。”唐瀚笑道。

“唐瀚啊!你儿子可真招人稀罕。”

“就是有点淘。”唐瀚笑道。

虽然八年不见了,但唐瀚对所有人都依然熟悉亲切。

乡亲们都老了,许多人还都是十年前的打扮。

和城里比起来,差距实在巨大。

随即,乡亲们又都把目光聚焦到了大红鲤鱼上。

就连唐振国都感到诧异,鱼塘虽然不小,不过他也没想到有这么大的红鲤子。

“这是你家鱼塘的红鲤子!”

“是。”

“这红鲤子不一般,能卖不少钱。”

“不卖,我拿回来给大家尝尝鲜。”唐瀚笑道。

“我来杀鱼。”唐振国笑道。

“爸,你陪着老村长他们说话,我去杀。”

唐瀚把鱼放在石板上。

刚要去拿刀,帮着老妈准备午饭的女人递过来一把菜刀。

“唐瀚,你还认识我吗?”女人不算漂亮,不过白净丰润,还有一张笑脸。

唐瀚想了想,说道:“我有点忘了。”

“她是你柱子哥的媳妇,你的白樱嫂子。”沈孟琴笑着介绍道。

“我去当兵的时候,柱子哥还没结婚。”唐瀚笑道。

“其实我见过你,是你忘了。”白樱嫂子笑道。

“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唐瀚总感觉这白樱嫂子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

他拿过菜刀,便开始杀鱼。

卓悦然和丁利发也到了大门外,看见院子里的摆设。知道人家在请客,可自己显然不在受邀之内,便就站在了院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