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开渣男后,她成了大佬小心肝儿》贺端姜宁_(踹开渣男后,她成了大佬小心肝儿)完整版免费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踹开渣男后,她成了大佬小心肝儿》,是以贺端姜宁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涂杉”,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暗恋 替身 追妻火葬场】被渣男劈腿的当天,姜宁在酒吧勾搭了一个野男人
被她搂住脖子的时候,野男人慢条斯理说:我是贺端
贺端贺三少,出了名的正经人
还是渣男他沾亲带故的叔……
  ——
  众所周知,被誉为人间妄想的高冷之花的贺端有个求而不得的白月光,姜宁甘心情愿的当着舔狗替身
  贺端说往东她绝不往西,贺端要天上的月亮她绝不给他摘星星,她哄着他供着他,口口声声说没有贺端活不下去,所有人都觉得她她爱惨了贺端,包括贺端自己
  直到白月光回来,姜宁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贺端疯了!
  他把人抓回来满脸阴鸷又可怜:“阿宁,你乖乖听话,我什么都给你”

小说:踹开渣男后,她成了大佬小心肝儿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涂杉

角色:贺端姜宁

现代言情小说《踹开渣男后,她成了大佬小心肝儿》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涂杉”。精彩内容:顾湘和顾庆明都被气走了。走前顾庆明冷笑连连:“大哥,顾家要是没了,你那小孙女的天价医疗费也就没了,你就惯着姜宁吧,她已经害死了顾瑾,让她把我们顾家人全都害死算了。”俩人一走,偌大的客厅瞬间清净了。然后王梦琴就开始哭。“可怜我家顾瑾,当初怎么捡了你这么个扫把星啊,要不是你,顾瑾俩夫妻不会死,我那可怜的小孙女也不会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她还那么小……”姜宁喝完水,把杯子洗干净便往外走,但王梦琴的哭声却阴魂不散的跟在身后,挥之不去……

评论专区

傲世九重天:兄弟太多看的难受 书名还是改成 带着我的一帮兄弟一起上天算了

百度宅男当崇祯:皇帝( ⊙ o ⊙ )啊!只是作者给的金手指越来越没有存在感了。最近都没有出现过了。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主角毫无意义安妮人设崩溃配角智商惊奇标题党还难看

踹开渣男后,她成了大佬小心肝儿

《踹开渣男后,她成了大佬小心肝儿》在线阅读

第4章 舔狗

顾湘和顾庆明都被气走了。

走前顾庆明冷笑连连:“大哥,顾家要是没了,你那小孙女的天价医疗费也就没了,你就惯着姜宁吧,她已经害死了顾瑾,让她把我们顾家人全都害死算了。”

俩人一走,偌大的客厅瞬间清净了。

然后王梦琴就开始哭。

“可怜我家顾瑾,当初怎么捡了你这么个扫把星啊,要不是你,顾瑾俩夫妻不会死,我那可怜的小孙女也不会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她还那么小……”

姜宁喝完水,把杯子洗干净便往外走,但王梦琴的哭声却阴魂不散的跟在身后,挥之不去。

一走出顾家,她整个人脱力般靠在马路旁的路灯杆上,闭上眼叹了口气。

顾瑾的死是长在她心头的一根刺,一碰就钻心裂肺的疼。

她想,要是十九岁生日那天,她没有让顾瑾来学校接自己该多好。

那个把她从垃圾堆里捡回家,把她当亲妹妹一样对待的人,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哒哒哒哒……’

脚步声传来,身后响起顾长东的声音:“阿宁。”

姜宁狠狠抹了把脸,回头看去时,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顾长东站定在几步之外,搓着手,显露出几分不安:“吃过饭没有?”

姜宁的视线从他花白的头发上扫过,随即垂下眼帘,淡淡道:“您想说什么就说吧。”

顾长东面红耳赤,哼哧半天,艰难地开口:“你也知道,自打你哥去世以后,公司就大不如前,这两年要不是背靠傅家,公司早就破产了。”

这些话姜宁每个月要听无数遍,从一开始的反唇相讥,到现在已经毫无波澜。

顾长东大概也知道她不爱听这些,咬了咬牙,说:“我知道跟傅承在一起委屈你了,但你不能只想着自己,我和你妈无所谓,但你想一想妙妙……”

“你得罪傅家,得罪傅承,万一他们迁怒顾家,到时候公司倒闭,谁来负担妙妙的医药费?”

姜宁道:“我来负担,只要你们把妙妙的监护权给我。”

“不行!”顾长东一瞬间露出几分恨意:“妙妙是顾瑾唯一的血脉,我说什么也不能给你。”

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姜宁一点儿都不意外。

她笑了声:“那您想要我怎么做呢?”

顾长东避开她的视线,飞快地说:“傅老爷子和傅承的父母都很喜欢你,老爷子认定了你是傅家孙媳妇,老爷子也说了,年轻人没有不吵不闹的,没必要凡是太过较真。”

“傅家那边的意思是,过几天傅家正好举办家宴,让你过去见见傅家的长辈亲戚,到时候你们见了面彼此服个软,他们不会跟你计较。”

说是彼此服个软,其实就是让她去道歉。

顾长东不会不知道。

姜宁眸光幽幽地凝望着面前的中年男人。

路灯下的男人背脊佝偻,骨子里的软弱透过他闪躲的眼神表现出来,那张和顾瑾有三分相似的脸,费尽地想要装出慈父的模样。

就是这样的人,软刀子一刀一刀往她身上扎的时候,没有半分留情。

顾长明前面唱黑脸,他现在来唱白脸,这样的戏码上演太多次,都叫人看腻了!

真当她好拿捏?

她嘲讽道:“行啊,听你的。”

顾长东顿时松了口气,连笑容都灿烂许多,“我就知道你不是个自私的孩子。”

姜宁意味不明的笑了下。

看到她的笑,顾长东觉得渗人的慌。

有点担心这丫头不受控制,回头在傅家宴会上搞事。但一想到自己那躺在医院的小孙女,又放下心来。

只要姜宁还在乎顾瑾留下来的唯一血脉,她就会乖乖听话。

……

姜宁这边一松口同意去道歉,顾家那边马上就送来礼服珠宝。

别的不说,为了顾家的脸面,他们是舍得斥巨资来包装她的。

不过宴会那天,姜宁并没有穿顾家给她准备的礼服。

而是穿上了那天贺端送给她的小白裙子。

她浑身上下从头到脚唯一的饰品,只有耳边一个小小的珍珠发夹。

乍一看去,像朵脆弱纯洁的小白花。

顾长明一看到她这身打扮,气得眼前一黑:“你就穿这个?马上去换!”

姜宁径自坐进车里,笑得一脸纯良:“我就穿这个,顾总要是不满意,那我下车?”

顾长明怒道:“姜宁,你别太狂妄!”

姜宁笑容不变:“那不然我给顾总磕一个?”

“你……!”顾长明被噎得说不出话,顾长东赶忙出声打圆场:“穿什么都行,走吧,别去晚了让傅家久等。”

提到傅家,顾长明只好压下满腔怒火,冷哼一声,上了别的车。

这死丫头迟早他要好好治治她!

姜宁日常气完顾家人,心情大好,一路上王梦琴叨叨不停她都忍住了。

傅家家大业大人也多。

凡是沾点亲带点故的几乎都来了。

他们来的时候,宴厅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他们穿着精致华服,或来往穿梭,或三两成群,或者跟他们一样,刚下车,还没来得及融入气氛。

姜宁甫一出现,周遭陡然一静。

毫不夸张的说,几乎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随即人群中传来窃窃私语:

“这女的谁啊这么寒酸?”

“这你都不认识,咱们傅少的正牌女友姜大明星啊。”

“哦,她呀。”

“事实证明,野鸡就是野鸡,飞上枝头也当不了凤凰。今天这是什么场合呀,她竟然穿成这样出席,丢死人了。”

“我还以为那件事发生之后,她不会来了呢,真够脸皮厚的。”

“她怎么了?有什么瓜我没吃到吗?”

“还能什么瓜,就前几天,她把傅少跟人上床的视频发到网上,都上热搜了,闹得挺大的,据说傅家对她挺不满的。”

“何止是不满,要不是傅老爷子的坚持,傅少奶奶的位置早就不是她的了。”

“什么傅少奶奶,姜宁和她身后的顾家,说白了不就是舔狗嘛。”

“你真以为姜宁舍得放弃傅家这根高枝么,要我说,她作天作地搞这一出,本来是想耍耍她正宫的威风,没想到玩脱了,人家傅家从上到下都没把她当回事,可不得马上过来继续舔吗哈哈哈……”

这些声音多了,自然飘进了顾家人的耳朵。

顾家人脸色都不大好看,顾长明更是狠狠瞪了姜宁几眼,恨不得掐死她。

姜宁装作没看见没听见,老神在在的想着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