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秦皇陵开启斩妖录)李慎之大师颇为无辜完整版在线阅读_(从秦皇陵开启斩妖录)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从秦皇陵开启斩妖录》,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李慎之大师颇为无辜,也是实力派作者“大师颇为无辜”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轻松幽默 有脑爽文 天才 热血 斩妖 搞笑】李慎之穿越了,但穿越的时候竟然出现在棺材里,好不容易爬出棺材,没想到要面对整个世界的各路高手,道教、儒家…….等等,佛门怎么也来盗秦始皇墓?
一路横推秦皇陵墓,斩妖之路就此开始!
“如果我们大家一哄而散,李兄弟你未必追得到”
“为什么靠右走,不靠左,因为老天保佑!”
“弱者没有选择死亡的方式!”
“简直是太监开会,无稽之谈!”
“我不想坐以待毙,所以站一会儿!”
为什么妖怪就是妖怪,不能是人呢?

小说:从秦皇陵开启斩妖录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大师颇为无辜

角色:李慎之大师颇为无辜

强推热门奇幻玄幻小说《从秦皇陵开启斩妖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大师颇为无辜”。书中精彩内容是:唰!就在这时,棺材中墨色剑柄处的铁鹰印记忽然闪过一道光。四周壁画似乎也闪了一下。李慎之眼前变得模糊起来。随后眼前一亮,他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有一幅画面映入眼帘,一个身穿黑色华服,腰系玉龙佩,头戴冕旒冠的英武男子背对着自己……

评论专区

火影之喜当爹:严重标题党,我还以为是富岳当爹教育好儿子,和老婆**,当族长管理发展好家族,和木叶解除间隙,最后才是展现个人武力的情节,谁知道。。

(新番完)何以笙箫默:朋友推荐。

超神大武道:中后期和血月门之间的斗争枯燥无味,打完分堂主打真传打完真传打堂主再打副供奉再打副门主,和血月门这带路党打的狗脑子都出来了

从秦皇陵开启斩妖录

《从秦皇陵开启斩妖录》在线阅读

第3章 大秦过往,铁鹰印记

唰!

就在这时,棺材中墨色剑柄处的铁鹰印记忽然闪过一道光。

四周壁画似乎也闪了一下。

李慎之眼前变得模糊起来。

随后眼前一亮,他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

有一幅画面映入眼帘,一个身穿黑色华服,腰系玉龙佩,头戴冕旒冠的英武男子背对着自己。

对面约有数千的身披盔甲,佩戴长剑的将士,自己视角是站在这个男子背后。

英武男子一双眸子扫过矗立在黑色台子上的众将士,威严地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天下自西周而起,八百年来,各国征战,纷乱不停,妖魔横行,各地皆有祭灵神坻,皆有其文化,皆有文字。”

“首先政令难以流通,统治不稳。其次,各地祭灵神坻为争夺气运,彼此为敌不断征战,百姓受其害,生灵涂炭,妖魔乱世,人族虚弱。”

年轻的帝王盯着远方,顿了顿道:“朕一统六国,欲汇聚天下气运,铸造秦青铜鼎,朕要以天下十洲之大气运,铸我神州千古气运于鼎镇压其中,护我神州无恙,千秋万代,天下一国。”

不止是土地,这神州的文化、度量乃至祭灵神坻,皆为统一。

他漫不经心地说道:

“自朕起,天下十洲,只用小篆一种文字、一种货币、一种度量衡,只祭祀秦青铜鼎祭灵,只有一个皇帝。”

看到眼前这一幕,李慎之心中大震,身为炎黄子孙的血脉不禁热血沸腾。

他紧握双拳,惊讶地看着面前十分桀骜的年轻帝王。

而后反应过来,莫非……这就是统一六国的始皇帝!

统一六国,书同文,车同轨,都是后世记载的大贡献。

可是对于祭灵之说,他却从未听说过,十洲之地也从未见后世有过记载。

画面逐渐淡去,另一幅画面慢慢浮现,视角转变。

这次他附身在一位器宇轩昂的少年身上,站在黑冰台前方。

他头戴一顶黑纱头巾,身披墨色披风,好生潇洒!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这时始皇帝向前一步,那抬头望向远方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仿佛一只雄鹰紧盯着地面上的广袤猎场,像在巡视自己的领地,决然道:

“今日起,朕要封禅祭灵,祭祀山川河流,诸位大秦锐士可愿随我继续征战?”

墨衣少年提起剑,慢步走向前,躬身道:“黑冰锐士愿随陛下出征!”

紧接着,众将士大声回答道。

“黑冰锐士愿随陛下出征!”

李慎之忽然注意到,少年将领的佩剑与其他人的不同,他佩剑尾部上的有个黑鹰印记。

正是自己在棺材中看到的那一把,心想看来自己附身的这个人正是墨色铁剑的主人。

接着一幕幕画面闪过,始皇帝自咸阳城起,一路巡游,遇山开路,遇水搭桥,封禅祭山。

一路上有愿意臣服的祭灵神坻,双手奉上自己所在地的气运,接受帝王封职。

也有不愿意屈服的,打碎金身,伐山破庙,皆被墨衣少年所诛杀。

画面再次一闪,新的画面浮现。

英武的帝王沉静的坐在宝座上,这时的帝王已不再年轻,变得更加威严。

他胳膊搭在王座上,用手撑着脑袋,看着下方的黑衣将领道:“黎,朕听闻,海外有仙山,海岸对面,仍有国度。”

少年黎似乎明白这位帝王在想什么,低声道:“陛下,您已经扫平六国,归化祭灵神坻,统一了神州。”

始皇帝忽然站起来,仰头大笑道:“六国算什么?当初我说过要以十洲气运定我神州!”

“而祭灵神坻,可还没有完全归化,日月所照,皆为王土。人烟所在,皆为秦臣。”

“这,才是我大秦!”

青年黎愕然,李慎之亦是,被始皇帝这万丈气魄所震撼!

又一幕画面闪过,

中年但依旧英武的帝王站在东海之滨,仿佛要望向海的那一边,定了定神朗声道:

“出海辎重已经备齐,征战各国以黎为首,收服祭灵神坻的气运由徐市负责,大秦威名,皆系于诸位,众将士,今日出征!”

“诺!”

这一日,天空湛蓝,风吹动云卷云舒,海面被吹起波纹不停。

一队队勇猛善战的大秦锐士及善仙道之术的数十方士,一同乘坐巨型宝船出海。

船长六十丈,宽二十丈,随风踏浪而行。

青年黎手持铁鹰墨剑,站在船头,看着波涛起伏,尽数被宝船乘风撞破。

船桅上秦旗肆意飞扬,离秦朝土地却越来越远,仿佛向无尽黑暗中驶去。

这时李慎之知道了这人的身份,同时也知晓这是一支曾经挫败六国的精锐,皆出身于大秦黑冰台。

个个骁勇善战,但只有最精锐的战士,才能得到铁鹰印记。

这是实力的象征,而墨衣少年,正是这样一位强者。

在之后十几年不断地征战中,少年手持墨剑打破一口口神龛,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祭灵神祗和古怪妖魔。

有如同鲨鱼般的怪物,却长着翅膀,可以飞翔。

有八只头颅的丑恶巨蛇,有九条尾巴的魅惑狐狸,有鹰头狮爪十几米长的狮鹫…………

随着青年黎诛杀的神坻祭灵越来越多,手中铁鹰印记也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李慎之看着这一幕幕弑神屠灵的场面,明白了为什么墨色铁剑如此锋利。

沾满了大妖和所谓神明之血的剑,定然吹毛断发,锋利无比。

画面突然一暗,他失去了所有视野。

再次睁开眼,他出现在一个昏暗的空间,模糊间看到面前一个老旧木桌。

木桌上摆有双层镂空木架和一个烛灯。

上层有一柄墨色长剑,下层则放置了一卷竹简。

李慎之激动的走上前去,点燃烛火。

果然……这就是那少年所用铁鹰秦剑,不过尾部只有剑穗,而缺了铁鹰印记。

他轻轻地翻开竹简,看到上面记载:

“吾乃大秦铁鹰将士仲黎,少年时随始皇征战六国,封禅祭灵,出海杀敌……此间太渊一直伴我左右,回归时发现太渊因杀伐太多,戾气过重,成凶剑。而铁鹰印记初有灵,遂寻方士将铁鹰印记融入剑柄,镇压太渊。”

“太渊,墨色铁剑,三尺二寸长,两指宽,自我十五岁成为铁鹰锐士,此剑伴我左右。”

“后世之人,若得太渊,需坚守本心,修复铁鹰之灵,否则遭受反噬。

“太渊不仅能压制奇异志怪,还具有转换方术之能,方术之种种。”

“得此剑者,立誓守护神州无恙,滴心头血入铁鹰之眼以证,方可掌握此物。”

“心术不正者用之,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丧命当场。”

“印记内有我大秦技战法,此为杀人技,后人习之即传承黑冰台!”

“……”

“镇!”

一声大喝突然传来,打破了李慎之眼前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