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王妃别太皮》陈桑沫褚钊全集阅读_(陈桑沫褚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火爆新书《穿书之王妃别太皮》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君行1叶舟”,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陈桑沫穿书了,穿在了一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女配身上原以为自己看过小说相当于是有了金手指了,可她慢慢的发现,这部小说的BUG太多了,有些事情是她始料未及的
不过那个冷酷的摄政王倒是对她的胃口,她一步一步的接近他,才发现他与小说中的人设大相径庭,原本只是抱着逗逗对方的心思,慢慢的被他吸引,爱上他,疼惜他,护着他
她的热情与信任让他渐渐沦陷,他发誓这辈子要她伴他左右,她是他的,谁也不能觊觎当冷酷王爷的占有欲被激发的时候,陈桑沫究竟能否承受的住呢?

小说:穿书之王妃别太皮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君行1叶舟

角色:陈桑沫褚钊

作者“君行1叶舟”的热门新书《穿书之王妃别太皮》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分类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太子又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太子妃,默默地叹了口气,似乎是有些懊恼。事情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不过还好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只是之后可能需要多费些时间和心思了。陈桑沫并没有想那么多,她之所以说这番话,完全是因为她有上帝视角,她知道皇上是个什么样的性格。身在皇家,皇上不仅是一家之主,更是一国之主,喜怒不形于色是他的常态,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妻子不似寻常妻子那般对他亲近,他的子女也不曾将他当成父亲,与朝堂上的那些官员们一样将他当成皇帝,而他们都是他的臣子。可这些情绪他不能表露出来,因为他知道他一旦表露出来,不管是他后宫的那些妃子还是他的子女肯定会百般讨好他,可他分不清那些讨好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更高的权利……

评论专区

至尊无赖:书中的父女关系有悖论……这是我接触的第一本跳舞的书,后来才追看他以前的作品,坦白说,有些失望……

大国海魂:哇塞 好题材 喜欢

凤鸾殇:冷王的弃后:越看越想看的文文,推荐!

穿书之王妃别太皮

《穿书之王妃别太皮》在线阅读

第5章 他还是个孩子啊

太子又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太子妃,默默地叹了口气,似乎是有些懊恼。事情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不过还好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只是之后可能需要多费些时间和心思了。

陈桑沫并没有想那么多,她之所以说这番话,完全是因为她有上帝视角,她知道皇上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身在皇家,皇上不仅是一家之主,更是一国之主,喜怒不形于色是他的常态,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妻子不似寻常妻子那般对他亲近,他的子女也不曾将他当成父亲,与朝堂上的那些官员们一样将他当成皇帝,而他们都是他的臣子。

可这些情绪他不能表露出来,因为他知道他一旦表露出来,不管是他后宫的那些妃子还是他的子女肯定会百般讨好他,可他分不清那些讨好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更高的权利。

人就是这样,你越没有什么的时候就越想得到什么。当年他还是皇子的时候,摒弃儿女私情,一心只想坐在现在的位置上,可当他真的坐到了这个位置上,他才发觉高处不胜寒。

他拥有最高权利,拥有很多人想拥有的一切,可他连普通人最容易得到的真心都得不到。

皇上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那副模样像是一个女儿在对着父亲撒娇的模样,他的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

“起来吧,”皇上再开口时,语气已经缓和了不少:“陈爱卿,你有一个好女儿啊!”

陈道丰摸不清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对着皇上谢恩,接着将陈桑沫扶了起来,然后退到一旁。

“摄政王擅离职守,罚俸禄三年。边关事务,朕再重新调人,另杖责三十,念在太子大婚,杖罚三日后执行!”

“臣弟遵旨。”

陈桑沫一听要罚摄政王杖责三十,不由得一惊,因为在原著里并没有这个片段,该死作者,有BUG就算了,让她来填补BUG也就算了,她的心上人挨罚也就挨罚了,怎么在小说里不写清楚呢!?现在让她怎么办?她要是求情说不定会连累她的父亲,若是不求情,她又实在心疼的紧,真是气死她了!

桐桐大概是注意到了陈桑沫的情绪变化,拉了拉她的衣角,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陈桑沫。

陈桑沫看到这双眼睛,莫名的消了气,哼!看在小桐桐的面子上,她就不跟作者计较了!

太子的婚礼持续了一天,结束的时候已是酉时三刻了,百官各回各家,只有陈道丰还要留下来善后,而陈桑沫也趁此机会将桐桐送回了荷青殿。

陈桑沫在婚礼上一直没有见到桐桐的母亲,以为是在荷青殿没有去参加太子的婚礼,可她的内心深处隐约有个不祥的预感。而在她到达荷青殿的时候,验证了她的这个想法,因为荷青殿除去桐桐一共也就四个人,一个宫女三个太监并没有见到桐桐的母亲。

四个宫人似乎没想到桐桐是被人送回来的,都有些震惊,除了那个高公公,一看到陈桑沫,那眼神仿佛要把她千刀万剐似的,不过陈桑沫并不在乎。

“姐姐,你要走了吗?”虽然只相处了大半天的时间,但是桐桐显然很喜欢这个姐姐。

陈桑沫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头:“是啊,天色不早了,姐姐要回家了。”

“那你还会来看我吗?”

“当然了,不过姐姐不是宫里的人,所以你要给姐姐一些时间,好吗?”

“嗯嗯,好!”桐桐郑重的点点头。

“桐桐真乖,”陈桑沫扫了一眼殿内的几个人,眼神锐利,“要是有人再敢欺负桐桐,桐桐就告诉姐姐,姐姐替你做主。”

“嗯!”

“哼!”高公公一声冷哼,“奴才劝小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这里是皇宫,不是您能撒野的地方。况且只有主子欺负奴才的份,哪有奴才欺负主子的份。”

陈桑沫的眼神在他们几个人身上逡巡了一圈,最后定格在高公公身上:“高公公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我虽然不是皇宫的人,但是我知道皇宫里多的是捧高踩低的人,十七皇子如今不受宠,甚至是皇上都不一定知道有这个儿子,可你也别忘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指不定哪一天十七皇子就得宠了,你说是吧?”

高公公原以为陈桑沫一个刚及笄的女子,断然不会有什么见识的,想吓吓她,但没想到,不但没吓到她,反而自己还被威胁了。

“小姐说的是,奴才们一定尽心尽力的照顾好十七皇子,”高公公福了福身,提醒道:“天色不早了,小姐再不回去,宫门落钥了您就回不去了。”

“哼!不用你管!”陈桑沫转头又对桐桐说道:“桐桐,乖乖的等姐姐来看你哈。”

“嗯,姐姐路上小心。”

当陈桑沫到宫门口的时候,发现陈道丰和茵茵都在等她,是她让茵茵在这里等着的,主要是怕错过和陈道丰一起回家的时间。

陈道丰见陈桑沫出来了,瞥了她一眼,就径直走向了马车,似乎是在生气。

陈桑沫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茵茵过来小声安慰她:“小姐,大人是因为担心你,所以才生气的,你别在意。”

陈桑沫了然,遂也跟着上了马车。

“爹爹,您看您这眉毛都要打结了,好丑啊!”陈桑沫故作一副嫌弃的样子。

陈道丰不搭理她,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陈桑沫无法,只得移到陈道丰身旁,挽着他的手臂,撒娇道:“哎呀,爹爹,您就笑一笑嘛,常言说的好,笑一笑,十年少啊。”

“你平日在为父这里没规矩也就罢了,怎的在圣上面前也这般胡说八道!”

“我知道错了,爹爹您就别生气了嘛~”

陈道丰其实并不是生气,他是在后怕,皇上的想法谁也捉摸不透,万一当时皇上心情不好迁怒到她该怎么办?他简直不敢想。

陈道丰看向陈桑沫,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有意无意的蹭了蹭他,心中的郁闷之气瞬间便消失了。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皇宫不比家里,哪怕行差踏错一步都有可能会要了你的命,你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调戏皇上,你就没想过后果吗?为父老了,随便你怎么折腾,但你还年轻啊,难不成你是想让为父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哈?陈桑沫一脸的问号,谁能告诉她,怎么就扯到白发人送黑发人了?而且她怎么就调戏皇上了?她那叫调戏?

不过她并没有打算解释,即便解释了,她爹也不会信,只道:“爹爹说的是,是女儿莽撞了,女儿保证没有下次了。”

见自家女儿认错态度良好,陈道丰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你跟十七皇子是怎么回事?”陈桑沫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到陈道丰的再次质问。

“什么怎么回事?”陈桑沫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陈道丰:“爹爹,您不会以为我对十七皇子有什么非分之想吧?他还是个孩子啊,我再怎么禽兽也不会对孩子下手啊!”

陈道丰闻言,敲了一下陈桑沫的额头:“你脑子里成天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为父的意思是你怎么会惹上十七皇子的?”

陈桑沫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然后才开口:“爹爹,我就是看他一个孩子挺可怜的,就帮了帮他。”

“你以后离他远点!”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既然你已经放下太子殿下了,就不要再招惹皇室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