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玉张生宝《天音琴》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天音琴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漠野风

角色:宋小玉张生宝

简介:江湖诡谲云,独孤少年,师承一代血魔,重入江湖掀波澜,江湖宵小尽显强,身负武林至宝与数重绝秘,从踏入江湖第一刻,即遭追杀
且看他如何在血雨腥风中杀出一片朗朗青天

书评专区

艳遇谅解备忘录:谢谢@月亮没有太阳亮 :女主性格描写都不错。评分高的后宫越来越难找了,非常感谢。

女装大佬:个人粮草,但我还是要给一星!女装不是毒点,作者幼稚的情节叙述,弱智的人物和对话,逻辑混乱加通篇灌水,文中还隐隐透露着颓废的宅臭气,除了设定以外无一不毒

斗战狂潮: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小男孩得到金手指后升级的故事,大背景设定的很宏大,又是多维世界又是联邦帝国怪兽,又是各种神奇的力量设定,作者很擅长比赛场景,写的非常生动,烂熟的桥段都写好了。目前章节可以大致分两段,第一段大高潮就是主角在虚拟网络干翻对手引爆网络名传天下,目前这段就是主角在现实世界大展拳脚带着队友一路打脸力压联邦。设定这个世界还可以三妻四妾,可以满足很多读者的口味,爽点看点都很足,作为一篇小白爽文,绝对是成功的。缺点么,小白爽文一贯不能细究的细节和逻辑,人物刻画单薄,除了比赛其他情节都写的很毒等等。再加上有注水嫌疑,当然最大的问题是更新缓慢,虽然每天有更,但小白文居然不爆更,差评!

天音琴

《天音琴》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杀戮

张生宝听得脑后有风,猛然向左斜闪,居然避开樊洪刚那游龙般凌厉的快剑。

樊洪刚大怒,想不到武功远低于自己,又怀抱着小孩的张生宝居然能避开自己凌厉的一剑,这实在让他太丢面子。

他轻叱一声,再次将掌中长剑挽了个碗口大的剑花,朝已在五尺之外的张生宝后胸罩去。

但见暮色中,一道森然的剑光如白虹般极快地飞射过去,张生宝只听背后有咝咝剑气破风声袭来,心中大骇,奋力朝前跃去。

两人相隔五尺,但樊洪刚的轻功实在高明,况且他已下决心只一剑刺死张生宝,以挽回刚失去的面子。

此时,他人剑合一化作一道流芒,如疾矢般射出,只听噗嗤一声,长剑已无情地刺入张生宝的后胸。

樊洪刚迅速拔出长剑,立即一股鲜血带着热气随剑尖喷出,怒放在暮色当中,犹如一朵绝丽的鲜花,是那样的浓艳、残忍。

惨叫中,张生宝只觉自己陷入一种无边的令人窒息的痛楚当中,他感到身体快速地被无边的痛楚所溶化,最后消失在无形的黑暗里。

临死前,他仍把秦深压在身下,以保他的安全,面对强大的敌人,弱小的他只能做到这一点。

幸好年幼的秦深早已吓得晕过去了,否则必将大啼不已。

生性残忍的樊洪刚素喜斩草除根,他一脚踹开张生宝的尸体,挺剑要刺向紧闭双眼的秦深。

突然一声冷叱,“住手!”

剑尖刚触及小孩灰布衣衫,生生停住。

“小孩无辜,放过他。”西门冰冷漠地说道,一双如寒冰的眼睛盯着剑术一流、人品末流的樊洪刚。

樊洪刚顿感周身发寒,因为他看见那双冰冷的眼睛如凛烈寒风中的刀锋般,刺得他的脸有些生痛。

他低声应了一下,立即提剑走开。

西门冰面无表情瞧了一眼躺在血泊当中的秦深,缓缓走向正在激战的三人。

此次包围,他掌控全局,兼之密切关注外围,随时应对不可预测的变故。

伍媚儿一双美目则无比怜悯地瞧着仍陷入昏迷的秦深,低叹一声,也跟着西门冰走开。

暮色深沉,云霞渐渐消散。

柳树前的空地上,谢云天正与长白二凶恶战一团。

从他身上血淋淋的伤势及渐渐凝滞的步法可看出,他已到了强驽之末的地步,兼之险象环生,随时殒命。

面对两大高手的夹攻,谢云天居然能撑到三十回仍没败下,这不得不让其他人感到惊讶与钦佩。

但惊讶归惊讶,钦佩归钦佩,谢云天毕竟是人,在二大高手的夹攻之下,毕竟不能支撑多久。

在三十五回合时,他被孙山用独特手法点住了期门和贲门两大穴道,全身顿时动弹不得了,并且连同他脸上的下关、颊关两穴都点住,以防他咬舌自尽。

此时谢云天真正是目瞪口呆,正好他的面孔又朝着张生宝与秦深,他只能用泉涌般的泪水来表达自己的悲痛与愤怒。

伍媚儿见状心中不忍,走上前对谢云天低声道:“小孩没死,你不要过于悲伤。”

谢云天感激地朝她看了一眼,泪水似乎止住许多。

宋小玉见状娇笑道:“想不到咱们媚妹是一个见不得眼泪的好人。”

伍媚儿俏脸微微一红,默然走开了。

对于这种戮杀,她实在是不忍心看下去,但又无能为力。

片刻来了一辆马车,江上龙和老赵把谢云天抬上马车,一行人踏着暮色,护着马车,向南驰去。

很快,喧嚣充斥的场地瞬间变得如同死一般冷寂,空荡的地坪上空余一尸一人躺着,空气中充满了血腥而诡异的气氛,连平时池塘边聒噪的虫蛙都寂静无声,仿仿被这浓厚的血腥味所震慑。

离此处二十多里的黝黑如铁的竹林深处,一批黑衣人如同幽灵般漂忽在这里,在没有半点光亮的空气中,唯有他们的眼睛如刀锋一样,闪着悸人的寒光。

酒,是清洌淳香的竹叶青。

杯,却是西域进贡过来的夜光杯。

满满的一杯竹叶青,擎在手中,瞧在眼里,丁世阳不觉笑了。

他确实应该笑。

“嗗嘟”一声,酒已全入肚中,并迅速化作喜悦和热血在体内漫延开来。

看着窗外的茫茫夜色,丁世阳的思绪如潮涌来。

聚义庄以前并不叫聚义庄,而叫翠幽篁。

丁世阳是二十年前迁至此地,当时他被这片竹林的秀美幽静而迷住,于是,毫不犹豫地从洛阳迁到此处。

他的妻子于二十年前死去,他唯一的女儿也在十年前夭折,所以他身边已没有一个亲人。

但他从来不感到孤单寂寞。

因为他有很多朋友,这都拜他那侠义满怀的性格所缘。

何况他还是少林俗家弟子,一套“伏魔金刚掌”使得威猛绝伦,霸道无比。

基于江湖变化莫测,人心险恶,他和朋友们结合在一起,组成一股新生力量,将翠幽篁改为聚义庄,朋友们又推选勇谋仁义的他做第一任庄主。

一个正常人是有欲望的。

丁世阳也有欲望。

他一直很想做一个能名垂千古的武林盟主,像当年的萧逸云大侠。

萧大侠不是武林盟主,但在武林中的地位和声誉却非一个武林盟主能所及。

虽然萧大侠比较年轻,但几乎成了江湖所有侠士心中的偶像。

丁世阳也不例外,他一直对萧逸云缘悭一面而感到遗憾,同时极希望自己某年某月有着萧大侠那如日月光辉般的隆誉。

这些年来,丁世阳一直默默地关注江湖的发展趋势。

他发现少林武当两派是名存实亡、式已渐微,他们早已封山多年,不问江湖之事。

而华山、昆仑、青城、峨眉,更是萎靡不振,不堪一击,这些都是昔年那场武林大浩劫所造成的血泪后果。

丁世阳最近几年又发现武林中的四大名庄,虽打着维护武林和平的旗子,但都是一些虚张声势、别有用心的召唤,他们常常自恃势力强大,便对江湖人摆着一副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的神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