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七年后,离王踏入了追妻火葬场》沈木兮薄云岫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七年后,离王踏入了追妻火葬场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蓝家三少

角色:沈木兮薄云岫

简介:他说,会和他红衣到白发
他说,此生只有一个她……
为了这两句誓言,她一直守着他,即使无名无分,即使本人唾弃
可最后等来的,是一碗红花,和一场烈火焚身……
一场火,红了天,焚了地,也烧毁了他的心
七年后,再相遇,他红了眼眶:“我可以不做君王,可我不能再没了你……”

书评专区

都市之光荣使命:一曲凉凉,送给作者。

世界树的游戏:我断断续续看到五百多章,所以不要有人过来和我杠什么你看到后面就好了这种话,也不要说你看到五百多章还这么大怨念,钱没地方花?也别说一看就知道我看得盗版。我在微信阅读看的,并且充了个年费,你总不能说年费不是钱吧,为什么给两星,因为我他喵的看到五百多章才没忍住,我忍过了前面那么多毒点,最后体会到我他喵的生活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多美好的事,没被拉出去当奴隶,没被人当商品交易,是真的得感谢当年的革命烈士。真的,看这本书不要纠结谁对谁错,因为不管是玩家还是土著他喵的干的都不是人事,群星玩家弄不好都做不出这本书玩家干的事。毕竟群星玩家最恶劣也只是无差别碎星,这本书是一边让玩家说着,“已经知道不能把这个游戏单纯当做游戏”一边大玩邪教,传销,奴隶买卖,带着领导雕像潜伏到对方基地,再给领导人的雕像泼粪撒尿吐口水,控制其人民对着雕像做不可描述的事,好让那帮敌对神自己降下无差别攻击做人肉炸弹屠杀对方子民。这种脑洞是人做的事?最重要的是,你五百多章了,还没有党的人民被拉进去就离谱,所以公务员都很忙不玩游戏吗?当然了,也可以杠我,不要觉得这样做离谱,作者设定就是信仰神的世界,玩家这样做能理解。我玩游戏是可以百无禁忌,但你要我在一个百分百感官体验的游戏里玩*玩尿?并且我同时在跟的异界游戏走的都是红色基建,导致阅读体验极差。

黑金霸主:还是能看

七年后,离王踏入了追妻火葬场

《七年后,离王踏入了追妻火葬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事情并未到此为止,暗处忽然窜出几个黑影。

“什么人?”刘捕头厉喝,旋即拔刀相迎。

沈木兮来不及反应,肩头猛地挨了一脚,身上骤然一轻,已被踢出去甚远。重重落地的那一瞬,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快被摔碎了,血腥味顿时弥漫口腔。

“师……”她张了张嘴,肩胛处顿时传来撕心裂肺的疼。

数名黑衣人挟起穆中州的尸体,快速隐入黑暗中,村民们拿着锄头、钉耙却来不及追赶,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捕头慌忙收刀归鞘,把沈木兮抱到一旁的平阔处靠着,“沈大夫,你怎么样?”

沈木兮小心的喘口气,咬着牙摸上自己的肩胛骨,“伤及筋脉,但未伤及骨头,没什么大碍!”

话音刚落,“轰然”一声巨响,医馆在大火中彻底坍塌。

“郅儿!”沈木兮嘶喊,心上的那根弦忽然间彻底绷断,眼前一黑,耳畔的声音都已彻底消失。

黑夜终会过去,清晨的光,代表着新的开始。

“沈大夫?”

似有人在喊她。

“沈大夫?”

沈木兮幽幽的睁开眼,视线很模糊,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但看不清楚到底是谁,她闭了闭眼睛,心头微叹:还好还好!

方才做了场噩梦,梦到师父死了,梦到郅儿身陷火海,春秀冲了进去,却再也没能出来。

“沈大夫!”黍离凑上前,“你终于醒了!”

身子猛地坐起,沈木兮面色惨白的环顾四周,这不是医馆,是她建在山下的药庐。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黍离,一动不动的看了半晌。

黍离浑身发毛,“沈大夫,你这么看着我作甚?”

原本平缓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沈木兮疯似的掀开被褥,趿着鞋就跑了出去。

外头阳光很好,院子里站着一个人,身长如玉,负手而立。

“沈大夫!”黍离追出来,“小心你的伤!”

薄云岫幽然转身,熹光里俊容冷冽,目光落在她身上时,不带丝毫温度。她站在幽暗的屋檐下,他站在明艳的阳光下,如同各自的身份和处境。

四目相对,沈木兮倒吸一口冷气,“你们为何会在这里?”

“沈大夫,昨夜穆氏医馆大火,你受伤晕厥,刘捕头回县衙禀报,王爷连夜赶到此处稳住了众人。”黍离解释,“沈大夫,你身上还有伤,应该好好休息!”

“春秀呢?”沈木兮声音沙哑,“春秀呢?”

“医馆坍塌,里面找到几具尸体……”

还不待黍离说完,沈木兮拔腿就跑。

尸体?

她的郅儿不会死!不会,绝对不会!

“去哪?”薄云岫扣住她的手腕,力道之重,险些将她的腕骨捏碎。

沈木兮披头散发,面上还留着昨晚的碳灰,“放手!”

“人都死了,去了又有何用?”他冷然。

沈木兮双目猩红,“死的不是你的亲人,不是你的朋友,你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人一出生就知道会老会死,那为什么还要努力活着?”

她狠狠甩开他的手,银牙微咬,“当然,冷血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王爷?”望着沈木兮的背影,黍离有些担虑,“卑职这就去把人追回来。”

薄云岫目色幽邃,口吻却极是笃定,“本王就在这里等,她会回来的!”

等?

黍离心头诧异,这些年王爷出入朝堂,得圣上恩宠,多少人仰其鼻息,谁敢让王爷等?自然也没有人,有资格让王爷等,此番倒是怪哉!

沈木兮跑回医馆的时候,村民们还在议论昨晚的大火,以及那些黑衣人,为什么连穆大夫的尸体都要抢走?

曾经的穆氏医馆,唯剩下焚烧过后的焦炭。

“看到春秀了吗?看到我的郅儿了吗?”沈木兮慌乱的抓住一旁的村民,“一共找到几具尸体?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的孩子?有没有看到春秀?我、我……”

她颤抖得不成样子,眼眶中蓄满泪水,却始终没有落出来。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告诉她,官府在火场里找到了三具尸体,至于是不是春秀和郅儿谁也说不好,都烧成了焦炭,着实分辨不出谁是谁。

沈木兮蹲在医馆门前的空地上,胳膊环抱着双膝,用力的抱紧了自己。

蓦地,她眉心微蹙,起身就往村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