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杪夏岑)捡来的孽缘_夏杪夏岑全集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捡来的孽缘》,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夏杪夏岑,也是实力作者“一室青芜长”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这年头捡垃圾的能发财,捡贝壳的能发迹,捡水果的能发福,捡漏的能发家致富而我,捡来的把子只能自己拜,真是厉害~

小说:捡来的孽缘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一室青芜长

角色:夏杪夏岑

小说《捡来的孽缘》是由“一室青芜长”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返程落至昆明机场,在传送带等行李的夏杪突然发觉手腕和脚踝红肿且奇痒难忍。待次日回到鹏城医院,被医生告知是跳蚤咬伤时,方才明白阿若那天在草坪上说的“希望你回去之后别给我捎来咒骂”是什么意思,果然,她把自己包得那么严实是有道理的。稍晚些时候,手机推送出阿若用电脑端发来的QQ信息,“我知道你大概会被跳蚤咬,但先别骂我,因为送你去机场的同时,我送走了第N个手机,请同情一下我”夏杪:“…YOUWIN”回家路上坐在车里认真研究着楠楠介绍的软件,她仔细端详手机屏幕里出现的每一张面孔。刷过无数之后,终于停在一个有着干净利落轮廓,却抱着树往上爬,看不太清楚五官的照片上,想要放大照片的她不小心点到了心形标志,不曾想传来的震动表示对方也对自己点过心形,这也太巧了吧,夏杪想。要知道她上传的照片是一张睡衣上的“懒”字特写…“你在哪,我俩距离只有一百米”,对方发来消息……

评论专区

黑*******色:蛇院还是挺接近原著的,德拉科,斯内普美化正常我西里斯居然有出场!稍微有点黑?但我能接受,因为仔细想想,西里斯确实可能干出这档子事儿来

哪有这么危险的柯南世界:残念的女主直接无视就好☆

重来1976:这书作者和他的亲友团说句死了妈也不为过了。

捡来的孽缘

《捡来的孽缘》在线阅读

第5章 再遇见

返程落至昆明机场,在传送带等行李的夏杪突然发觉手腕和脚踝红肿且奇痒难忍。待次日回到鹏城医院,被医生告知是跳蚤咬伤时,方才明白阿若那天在草坪上说的“希望你回去之后别给我捎来咒骂”是什么意思,果然,她把自己包得那么严实是有道理的。稍晚些时候,手机推送出阿若用电脑端发来的QQ信息,“我知道你大概会被跳蚤咬,但先别骂我,因为送你去机场的同时,我送走了第N个手机,请同情一下我”

夏杪:“…YOU WIN”

回家路上坐在车里认真研究着楠楠介绍的软件,她仔细端详手机屏幕里出现的每一张面孔。刷过无数之后,终于停在一个有着干净利落轮廓,却抱着树往上爬,看不太清楚五官的照片上,想要放大照片的她不小心点到了心形标志,不曾想传来的震动表示对方也对自己点过心形,这也太巧了吧,夏杪想。要知道她上传的照片是一张睡衣上的“懒”字特写…

“你在哪,我俩距离只有一百米”,对方发来消息。

“家楼下”,确认距离后的夏杪回复。

“我也是,邻居要见面吗?”

“哈哈好啊”

约在小区游乐场的二人碰面后各自愣了半秒,“老大!”“小弟!”后知后觉认出彼此时异口同声道。

谁都没想到在千里之外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竟然跟自己住在同一个小区,并且为对方点了心…意识到这点的两人,身后笼罩着不可言说的诡异。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而比戏剧更drama的,只有不期而至的奇遇。

“我们去散散步?”JAYANT提议道。

“好呀,带你去我的秘密基地”,夏杪说着便往小区另一侧池塘边的凉亭走去。

坐落在假山和树林后的亭子因为没有设置照明的缘故,被夜色隐藏得难以找寻,若不是小时候爱玩离家出走戏码的夏杪总是闲来无事就到处乱窜,那此刻也无法同JAYANT分享这个在夏天能枕着蛙叫蝉鸣乘凉的秘密基地。

“你不打算告诉我名字了”,JAYANT点了一支烟,看向夏杪。

“嘻嘻,我给你表演下个腰怎么样”,夏杪说完便行动着。

“你小心点”,立马灭掉烟头的JAYANT随即站起,做好了随时把夏杪一把捞起的准备。

此时的夏杪自然是不会知道,在未来很多年,但凡提起JAYANT和凉亭,自己莫名其妙去下腰的场景就会不由自主的在眼前滚动播放,羞耻到恨不得立刻遁地而逃。

“老大,我没把你当男生,不用把能屈能伸表现得如此明确…”,JAYANT顺势把夏杪捞起时劝道。“那…我诓你的事能一笔勾销了吗”,夏杪扶着自己的老腰仰着头问,也就是此刻,才将眼前的JAYANT打量得真切一些。发型不一样了,今天戴了眼镜,鼻子呢,有着自己可望不可及的挺拔…

“我发现,你今天,长得特别好看”,有时,内心的潜台词会因为太忘我而脱口而出,就像现在的夏杪。

“是吗,上次的小辫子剪掉了,所以你觉得清爽很多吧”,直面接受夸赞的JAYANT本人摸摸了清凉的两鬓问着。

“我叫夏杪,木少杪”,附以点头示意。

“夏天的末尾?”

“嗯,是的,为什么我后来在香格里拉再也没遇到你?”

“产品测试完了,我就带队回来了,还以为都跟你一样去度假呢,我是出差。”

夏杪看了一眼桌上他放的带有dji标志的手机,指着问了句:“你是这个公司的?”

“是的,怎么了?”,JAYANT反问道。

“我如果告诉你,上一次的相遇跟你们公司的产品有关,你会相信吗?”

“哈哈哈哈为什么会有这么蠢的飞手,幸好你聪明,下次我跟研发部的同事反馈一下你遇到的问题。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他们试飞那么多次都没遇到的炸机竟被你遇到了”,听了来龙去脉的JAYANT惊叹道。

原来在局外人看来就只是狗屎运而已,夏杪霎时间如醍醐灌顶般清明。

工作快三百天,攒够了零花钱,正巧遇上艺术中心物业易主后的外部大改造,连续半个月的喷漆和电钻让所有人疲惫不堪,家长投诉,学生翘课,老师神经衰弱…夏杪觉得或许是个时机,于是做好交接后呈了离职报告,打算尽情抓住gap year的尾巴,自知留不住她的老板老板娘除了惋惜人才便是热情叮嘱以后常来玩。

生日前夕因为某次和朋友聚餐的机会,交了个小男朋友,此话怎讲呢?对方刚满20,青春气息洋溢,活力满满到夏杪在整个暑假被带着早出晚归的约会,从海边兜风到外出打球、再到爬山、看电影和吃饭,每一天都被安排的满满当当,玩得不亦乐乎。在外界看来过分沉浸于此的夏杪,本人却清楚的知道,跟小男友的这一段就像是夏日的期间限定,等到开学,他回到学校,自己继续到处游玩,二人的情侣头衔自然是不攻自破。想到这些,她索性便享受起其中的乐趣来。

在商场闲逛,原本想要送小男友一份开学礼物的夏杪始终没有挑选到称心如意的物件,倒是路过眼镜橱窗,看到一副跟那晚在酒吧遇见JAYANT时,他别衣服领口上很相似的墨镜。好像很久没见他了,自从认准了秘密基地,二人又在夜间出来过很多次。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是趿拉着帆布鞋下楼丢垃圾的夏杪被刚下班回家的他碰个正着,愣是牵着手绕小区外走了整整两个圈,回到家发现脚上都起了水泡;还有一回,洗完澡在吹头发的夏杪接到了他的电话,说他就坐在楼下想要见一下她。连睡衣都来不及换下的夏杪走出大堂才知道他喝了酒,见到来人之后便是一个熊抱,她整个人被他像抱婴儿般环在身体里,带着红血丝的灼热双眼似是要把她看透,“夏,你告诉我,那个小男生有什么好呢?为什么你宁愿跟他在一起玩玩闹闹,也不愿意跟我上一次楼?”,原来是看到了朋友圈,夏杪下午时发了个“是不是暑假作业不够多,这个山我不爬了,你背我下去”并附一只手被小男友拉住的照片,这下反应得倒是快,早干嘛去了,夏杪看着眼前的JAYANT想。

挣不脱怀抱的夏杪只能找了个稍微舒适的角度继续坐在他的腿上,用指肚在他的五官和轮廓轻描着。半晌后,夏杪叹了口气双手捧着他的脸,缓缓地说,“JAYANT,你知道吗,你是这么多年我遇到的唯一一个,完全符合我对另一半所有幻想的人。你比我高一个头,每次抱我时就像拎小鸡仔一样轻松;你爱健身有不错的身材,腿还那么长,我每次见你都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你成熟冷静,有自己擅长的工作,也会在我迷茫时给予不错的建议作为参考;你长得很好看,每一次的接吻和拥抱都让我情迷意乱。可正是对我来说如此完美的你,我才不能接受除了交往以外的关系,我知道你不缺女人,但你只能当我的男朋友,不能作为其他关系存在,你能懂吗?”

“我明白了,你可以接受我喜欢你,但你不能接受我不爱你”,JAYANT看着她坚定的眼神,摸了摸她的头。

倘若此时的夏杪要是知道JAYANT会成为自己三十岁之前遇到的最美好body,怕是打死都不会如此决绝。

国庆,在羊城跟朋友们大团聚的夏杪收到虹虹的微信,说是自己和雷迪在垦丁遇到了李孜,两人二话没说就讹了对方一顿斥巨资的居酒屋烧烤,连梅子酒的单价都不止三百人民币,“估计他晚上是走路回的酒店吧,敢怒不敢言,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