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于虚拟世界的神》齐箬陆则全集阅读_(齐箬陆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沉溺于虚拟世界的神》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齐箬陆则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织书”,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神创造了这个虚拟的游戏世界
她是神,也是这个世界的体验者
神不可能会沉溺于自己创造的虚拟世界,除非……除非有一个人
有一个人让她沉溺

小说:沉溺于虚拟世界的神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织书

角色:齐箬陆则

强烈推荐热门古代言情小说《沉溺于虚拟世界的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织书”。小说无错版梗概:“张鎏金!”一声高喊,将正沉浸在享受中的张鎏金全身都吓软了,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蓝衣上前一脚把他踢开,利落地将床帘扯下盖在了一脸羞愤的陆则身上。白衣则用劈坏的门勉强将门口封住,把一封退婚书直接甩到了张鎏金的脸上,“把这个签了。”“你们是什么人!这什么东西!”张鎏金气的也是不轻,捡起白衣扔给他的东西,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一封向徐家退婚的退婚书。退婚?很明显这两个不速之客是认识自己,且有目的而来的!张鎏金意识到这一点后,说时迟那时快,直接大喊,“妈妈桑!杀人啦!放火啦!有人要谋财害命啦!”“你这读书人怎么一点儿骨气都没有!”白衣也踹了张鎏金一脚,冷眼道,“你继续喊,让全醉花阁的人都知道,张员外的独子其实是一个断袖!紧接着全卞城都会知道你张鎏金就是个臭断袖的……

评论专区

我家古井通武林:文笔差,智商低,脑壳残,拿什么拯救你,这本毒草!

北洋:@霸族炎黄 : 穿越夺舍成为晚清封疆大吏谭钟麟庶子,考科举,半洋务,最喜欢的是海军军备竞赛之中的中国影子,从无畏到超无畏,最后还给美帝下套~弥补了心中的遗憾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泪目,文科生发出无能的怒吼,同时向理科学生投去惊悚的目光。

沉溺于虚拟世界的神

《沉溺于虚拟世界的神》在线阅读

第4章 解决

“张鎏金!”

一声高喊,将正沉浸在享受中的张鎏金全身都吓软了,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蓝衣上前一脚把他踢开,利落地将床帘扯下盖在了一脸羞愤的陆则身上。

白衣则用劈坏的门勉强将门口封住,把一封退婚书直接甩到了张鎏金的脸上,“把这个签了。”

“你们是什么人!这什么东西!”张鎏金气的也是不轻,捡起白衣扔给他的东西,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一封向徐家退婚的退婚书。

退婚?

很明显这两个不速之客是认识自己,且有目的而来的!

张鎏金意识到这一点后,说时迟那时快,直接大喊,“妈妈桑!杀人啦!放火啦!有人要谋财害命啦!”

“你这读书人怎么一点儿骨气都没有!”白衣也踹了张鎏金一脚,冷眼道,“你继续喊,让全醉花阁的人都知道,张员外的独子其实是一个断袖!紧接着全卞城都会知道你张鎏金就是个臭断袖的。”

张鎏金这才冷静下来,连忙继续大喊,“妈妈桑,不用了,是两位朋友!”

此时妈妈桑和楼里的打手都已经到了门口,但门口被两道破门封住,里面贵客说没事她又不好再直接进去。

“这闹得满楼风雨的,公子确定是朋友?”

张鎏金道,“一些风月私事,我们自己解决就好,这破坏的门,在下会按两倍价格赔给妈妈的。”

“那刚刚送进去的小倌……可还……正常?”

“妈妈放心,无碍。”

妈妈桑虽有些不放心,但也只能作罢,“好,奴家会替公子将看热闹的遣散处理好,公子不用担心,但如若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喊就是,奴家会在门口留两个人守着。”

“好,多谢妈妈了。”

待妈妈桑一走,张鎏金又将退婚书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这个……小生不能签。”

白衣,“不签我现在就把你从醉花阁扔出去,让来来往往的人都好好看看,你是怎么强迫一个正常男人和你发生关系的!到时候你还想继续娶妻?还想考科举?”

张鎏金明年就得进京赶考,一去就是一年,可家里只有他一个独子,父母又想着早点抱孙子让张家香火传承下去,所以才在今年才给他安排了一桩婚事。

做典当铺子生意的张家看中了书香门第的徐家,前前后后拜访了许多次,这才谈了下来。

要是让张员外知道张鎏金自作主张把婚退了,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可不退,这两个好像“认识”他,可他又完全不认识的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

实乃两难选择!

张鎏金小心翼翼问道,“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我退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白衣,“没有好处。”

张鎏金,“那你们……有什么毛病么?”

“欠打了?”蓝衣瞪了他一眼,“没见过锄强扶弱的侠士么?”

张鎏金瞅了瞅他两,忽然一把抱住了蓝衣的腿,“大侠!小生也是弱啊,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吧。”

“这人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这声音不来自于屋内,而是屋外。

众人顺着声音来源看去,才看到陈兔兔轱辘着一双大眼睛,正顺着缝隙往里面瞧。

蓝衣一慌,连忙把床帘往上一扯,把陆则的脸也严严实实地盖住!

紧接着把扒在自己腿上的生物一把甩了出去,“脏东西,滚远点。”

陈兔兔在门外附和,“是啊!快点儿签!别浪费我们时间!”

张鎏金为难,“真不能签!”

陈兔兔也来劲了,“不签不知道后果?我看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齐少,干他!”

“等等等……会儿!”张鎏金求饶道,“要不这样,折中一下,我以后再也不进青楼了,怎么样?”

蓝衣笑了,“喂!你喜欢男人的!你不进青楼也能妨碍你喜欢徐家小姐。”

“那……那以后我玩我的,她也可以玩她的,我们两都不干涉……就生个孩子,挂个名分成么?”

???

陈兔兔,白衣,蓝衣皆是一脸问号,拳头差点就忍不住招呼上了。

还好张鎏金看出气氛不对,连忙改口,“行行行!我签,我签!”

张鎏金心不甘情不愿,悲痛欲绝地拿起了哪张退婚书,就仿佛有人在逼迫他写休书一样,闭眼叹气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最后无助地缩成一团,像个泄了气的皮球。

白衣拿走退婚书,看了无碍后便塞进了怀里,对蓝衣道,“任务完成,我们走吧。”

就这样,三人开心离去。

不过蓝衣与妈妈桑擦肩而过的时候,还不忘恐吓一句,“逼人身自由的百姓出卖身体,若真追究起来,这醉花阁还开的下去么?所以妈妈桑您,以后注意一点。”

天字房内……

陆则感觉软筋散的药效已经消了七八分,他一把扯下了罩在自己头上和身上的床帘,哪管自己衣衫不整就直接扑向了此时坐在地上唉声叹气的张鎏金。

张鎏金见陆则气势汹汹,怒火中烧,一双原本好看的眼睛变得狰狞得很,这时候他明白了,这小子可不是扑上来亲热的,而是扑上来……

揍他的!

而且这个陆则聪明得很,一上来便用布直接勒住了张鎏金的嘴巴,让他没法说话喊叫。

张鎏金不过一个读书人,力气哪里比得过看似清秀可实际力大如牛的陆则,他吓得不轻,连忙摇头晃脑含糊不清地嗯嗯着,大致意思是,“陆则,本少爷当初对你一见倾心,是真心喜欢你的啊,别……别打了……”

有趣的是陆则竟然还挺懂了他说的话,一下气血上涌,手上的重拳下得更重,而且他只打脸,才一个妈妈桑上楼的功夫,张鎏金就已经被揍成了猪头晕倒在地上。

妈妈桑见状连忙呼号打手,“把……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

陆则纵使气力大,可也没学过功夫,再加上软筋散的药效也没全消,所以只挣扎了不一会儿便被制服。

打手将陆则拖到醉花阁的一个暗房里,用棍棒狠狠打在他的身上。

陆则好像是习惯了这样的打,他一声不吭,只是蜷缩在地上,用双臂把头死死护住。

即使是腿脚,腰背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血莲,他也用最后一点力气护着头,因为他不想死,他得活下去。

即使陆则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要活下去?

可他心里就是觉得,自己得活着,一直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