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言馒头加米饭(小小人物)_小小人物全文免费阅读

网文大咖“馒头加米饭”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小小人物》,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奇幻玄幻,顾子言馒头加米饭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少年,转生,学府,机械,战场,异能,背叛,疯狂,断情,监禁,剥夺,陨落,颓废,再起,入侵,固守,联纵…………………..

小说:小小人物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馒头加米饭

角色:顾子言馒头加米饭

经典奇幻玄幻小说《小小人物》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馒头加米饭”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帝国历四百年元月一日,帝都伊斯塔尔城内。任职短短三十年的皇帝威廉五世将日尔兰帝国的国力推到历史的最高峰,精耕生产,减免税收;开疆拓土,发展贸易,国民的幸福感与归属感空前爆棚,威廉五世也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皇帝。新年开始之日,威廉五世晚些时候将会在伊斯塔尔城墙上进行新年演讲。不过才刚过正午,帝都的人们就已经在城门口排起方队等待了,每个人都希望离自己心里崇敬的元首近一点,以便茶余饭后有和亲友吹嘘的资本。帝都威廉学府……

评论专区

金毛狮王异闻录:红与黑副本直接弃书,主角蠢得要死,无能如猪,你也配叫唐·璜?原著的于连可以打你三十八个。

(笑傲)人生若只如初见:写同人文最忌一点:一边用着原作者的文来二次创作,一边黑原作者抬高自己,一边二次设定原著角色然后来黑角色。这个作者就属于这个类型。这不是文笔或者故事如何的问题。而是做人有问题。

大航海时代的德鲁伊:神一般的网站 注定被埋没的好书

小小人物

《小小人物》在线阅读

第1章 伊始

帝国历四百年元月一日,帝都伊斯塔尔城内。

任职短短三十年的皇帝威廉五世将日尔兰帝国的国力推到历史的最高峰,精耕生产,减免税收;开疆拓土,发展贸易,国民的幸福感与归属感空前爆棚,威廉五世也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皇帝。

新年开始之日,威廉五世晚些时候将会在伊斯塔尔城墙上进行新年演讲。不过才刚过正午,帝都的人们就已经在城门口排起方队等待了,每个人都希望离自己心里崇敬的元首近一点,以便茶余饭后有和亲友吹嘘的资本。

帝都威廉学府。

难得的假期来临,学府的学子们早早地收拾好行李,只需最后一节课听完,便可适时搭上归家的最后几辆班车。

五年级一班的班主任老刘是从业五十多年的教授了,多年的生涯早已见惯各种场合。看着渐渐临近下课时间,课堂低声细语,略显混乱的状态。老刘熟练地清了下嗓子,拿着粉笔重重的敲了几下黑板。

“肃静!”老刘故作威严的挑了下眉头,一双浓眉大眼从讲台上往下巡视,找寻自己理想的那个目标。从教室的东头转到西头,从眼底到教室的尽头,目光所致,学生都心虚的低下头。来来回回几次,找到了离后门最近的那个小身影,眼里噙满了笑意。

后门的那个小男孩看到老刘又一次盯着自己,默默地叹了口气。

“老顽固。”顾子言轻轻地嘀咕一句,“老顽固”的外号是小顾私下给老刘起的,缘由嘛,大概是在科技和机械如此发达的现在居然还有人用粉笔和黑板教学,实在是不能说不是顽固呀。

小顾在闲暇时不止一次与老刘交流过这个事情,每当争执的不可开交时,老刘总是用布满肉茧的手掌,重重地拍几下小顾的脑袋。用着独有的大黄牙,一口一个“小屁孩毛都没长齐懂个屁呀”之类的敷衍话语来堵住小顾的嘴。遇到这种时候,小顾也只好小熊摊手,一笑而之了。不过,跟老刘学习生活一年来,小顾倒不反感。理念不同很正常,个别时候小顾甚至也会同意老刘的想法,这让小顾不禁自我怀疑,或许自己内心其实是个挺传统的人吧。

放空心里的念想,顾子言向老刘轻轻点下头,老刘见状随即收敛全身动作,大喝一声:“顾子言,我刚才讲的什么你重复一遍给我听”。

感受到老刘声音中的生气之意,全班刹那变得静悄悄。一双双眼睛聚焦在小顾的身上,其中有幸灾乐祸的些许目光,来自某个阴暗角落的杨某,小顾的死党-杨小乐。这家伙可看不得兄弟好,不过杨小乐也清楚,小顾可是老刘课上被点名的常客了,见怪不怪,小小惩戒而已。

真是损友啊。小顾内心嘀咕道,随后站起来不慌不忙的说道:“报告老师,刚才走神了,没听到”。

老刘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喊道,“顾子言,你身为班级的领头羊,不好好学习,做好大家的榜样。一天最起码要走几百次神,对得起父母在外工作的辛苦吗?尊师重道,不先成材先成人。老师在课堂讲课,你不听也就罢了,站起来回话一点愧疚态度都没有,怎么学的做人。你要知道,批评你的这几分钟浪费的是全班的时间,你下课给我留下来。谁再给我课堂上开小差,溜号,这就是榜样,顾子言,你给我坐下”。

小顾做出慌忙尴尬的样子,悻悻地坐下。心里吐槽道:老刘,你好大的官威呀,小民不服。这小插曲过后,老刘的课堂又慢慢走上了正轨。放学时间已到,同学们一个接一个的离开,杨小乐也在和小顾嬉笑一番,告别后离开小顾的视线。诺大的课堂中唯有老刘工作的翻书声和小顾瘦小的身影相伴。

沉闷的环境让顾子言略有不适,他转头看向窗外。下午五点的阳光透过校门洒在操场的石子路上,学子们兴高采烈地奔向在门口等候的家长们,毕竟回家后有一个月的假期等着他们去享受。这团聚的场景让小顾不禁想起来,“唉,算起来一年未回家,不知父母过的还好吗”。

一年前,林可行省省会菲利普内。

“大少爷,哈哈,少爷,哈哈,别闹了~,老爷夫人让你去堂屋,痒。。。痒死了,哈哈”。曲径通幽处,亭台楼阁里传来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闻声而寻,蓦现一年轻女子。定睛一看,只见那身影,一根白龙模刻玉簪缠青丝,两只炯炯有神大眼镶眉下。俏鼻红唇天鹅颈,一枝梅花绣于胸前衣裳上,好不衬托双峰的挺拔。再往下,堪堪一握的腰肢,凹凸适分的臀部,随风若隐若现的小腿,最后搭上一双平底小红鞋,整体附着于一套白色旗袍,真乃一妙人。

而着精致的女子此时却被怀里的小身影弄得花枝乱颤,小顾如同小猪仔样在佳人怀里拱来拱去。这情景平常人看来只是小少爷和丫鬟的嬉戏玩乐。

当然确实是,十岁的孩子有什么坏心思呢,前提是这个小孩没有三十几岁的灵魂。

来到异世界十年来,子言每每想到穿越的历程,心中总有一口气不吐不快。

三十二岁的他在某一天上班途中,踩空井盖掉进下水道摔断了腿,然后在地下河中淹死了。上帝呀,你就算要子言小命好歹有点情节吧,不说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好歹见义勇为,被歹徒连刺几十刀,抢救无效嗝屁,再次也可以为家庭子女奋斗几十年,老在祖先所在村落里。好家伙,你整个意外死亡就算了,堂堂八尺男儿就掉下水道死了。翘辫子就翘辫子了,按理说,你让顾哥过来总得准备些什么吧,系统呀,金手指呀,不死之身之类的。好家伙,十年来顾哥把家里和后山的树林翻了个底朝天是什么特殊的东西都没有,身体不强壮不说,弱的不行,大病小病是一年得来几十次,也就家境还可以,不然刚过来没几年又得翘辫子了。嗯?你是多想让顾哥来见你才计划的这么草率,有机会见到你,非给你这个上帝几个大比兜知道知道厉害。

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怨天尤人不是小顾的一贯作风。他自己明白,只有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相才有可能回到原来的世界。穿越这些年来,他对这个世界也有基本的了解。这是一个科技高度发展的时代,大体方向主要有两块,异能和机械。

异能是由于二百年前生物科技的跨时代发展,帝国首席科学家林正直突破了人体基因链的限制,从形、声、闻、味、触五感中,衍生出了第六感-肤,即皮肤。第六感会极大地增强人体对外界元素的感知,进而吸收转换为各种形式的异能,控土、控水、控火等。

机械是由于一百年前人工智能的开发利用,帝国机械行业协会会长,日尔兰帝国现任右将军-贾仁将猴子等灵长物的意识与微型电脑相结合,将远程人工智能电脑自动处理系统与驾驶机甲人员的自身电信号相匹配,从而控制装甲进行各种复杂活动。

机械的大体实用类别主要是民用和军用两大类。民用机械以小成本,灵活多变的外骨骼装甲为主,军用机械则是成体厚重高大的人身全覆盖装甲,以便在战斗中完成常人难以完成的任务。

………………

“唉,结果过来这些年,什么事情也没做成嘛”,看着池塘里生机盎然的朵朵莲花,小顾低声喃喃道。

蓦然,一缕清风拂过。刚才争艳的白莲也不得不紧束腰肢,瑟瑟发抖,楚楚可怜。风儿粗犷大笑一番,又继续前行,越过坐凳,击打在小顾脸上,丝丝凉意让他的大脑陷入短暂的空白。

或许过了一秒,两秒,三秒,又或许一分钟,两分钟。来自原世界三十几年的记忆咋现在脑海中。从和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在午后的田地打沙包到无数日夜在校园痛苦且快乐的学习,从填报高考志愿的忐忑不安反复权衡到面试应聘前的惴惴不安无所适从,从和所爱之人步入洞房的欢喜到孩子平安降生的泪目…………..一幅幅回忆场景勾起了小顾内心深处掩埋地情感。

“少爷,少爷,大少爷,你怎么了?”名为珠帘的丫鬟手掌轻轻擦过小顾眼角的泪水,额头泛起微微波澜,担心的神色拨开回忆的面纱,慢慢浮现在小顾的眼眸中。

“嘿嘿,没事没事,只是天有点冷了,冻得我都淌眼泪了”,小顾一边把手指弯曲,迅速移到小丫鬟的鼻梁上方,再轻轻地往下刮她的鼻尖,一边打趣道。

珠帘闻言,急忙把额头抵在小顾的额头上。过了一分钟,她庆幸地说道:“没事没事,还好没发烧”。她将小顾轻轻地抱起,大步朝堂屋方向走去。“小坏蛋,下次可不准这么调皮了,否则我给夫人说,有你好受的,哼哼~。对了,老爷和夫人在堂屋接待客人哩,听说是帝都来的大官人,等会少爷进去可不要胡说,免得失了脸面”。

小顾轻声应道,“是了。”

………………

“刘老这么老远从帝都过来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好让鄙人准备好酒食,以慰刘老周车劳顿之苦。来人啊,把后山饲养的十年天山童子鸡抓来”!刚走到庭院,便听到堂屋传来一浓厚粗犷声音。珠帘听着,忙抓着小顾的手快速经过甬道向前,轻叩两下正房的门框,清声喊道,“老爷,夫人,大少爷到了”。

“让他进来,风卫,去把我的戒尺拿来,”“是!”弄堂里两种不同的声音接连响起。小顾松开珠帘的手,整理好被风吹乱的头发,迈进堂门。

先是穿过镶嵌白虎图腾的两根立柱,立柱上附着一副联话-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当饮马瀚海,封狼居胥,立万世之功。再向前,便是主堂的高位太师椅了。太师椅东坐着的是-虎背熊腰,大眼粗眉的中年男子,此时正转身接过左后方递过来的戒尺;西坐着的是-瘦弱干瘪,稀疏白胡的老人,此时正一脸慈祥的打量着小顾;东下坐着的是-柳腰莲脸,秀发如云的美妇,此时正一脸担忧的看着小顾。

“看来这小老儿便是帝都来的贵人了”,小顾低头的过程中用余光瞄了一眼,“父母叫自己过来必然是想把自己介绍给他,拿戒尺惩罚我或许是一个引子,关键在于父亲的态度,是想让自己与之心交好还是只是客气一番,平常待之呢”。

“到我跟前来,言儿”,叫小顾上前的是太师椅上的中年男子,他名为顾天,乃林可行省的大总督,是林可行省权力最大的人,亦是小顾的父亲。小顾慢慢上前,伸出右手。老顾手持戒尺,直接往小顾手心打了一道,问道,“你可知我为何惩戒于你?”

小顾思索道,“或许是儿过于贪玩,来的时机晚了点”。老顾面不改色,再用戒尺打了一道,不过这一道却是比之前力气小了很多。小顾心中一动,说道,“是孩儿不守规矩,与父亲约好时间却未到,这是其一”,“其二便是”,小顾话锋一停,朝老刘拱手道,“让远道而来的客人再此等候,失了礼数”。

其三便是让你和母亲丢了脸面,不得已用家里仅有的几只童子鸡来回转,要知道这鸡仔可是从小便好生伺候,用的林可行省最好的饲料和水源,这可是父亲用来招待国戚的,用到这小老儿身上可太浪费了,所失颇大。小顾内心嘀咕道。

老顾闻言,把戒尺放下,狠狠地瞪了小顾一眼。随后双手抱拳,朝向刘老儿,一脸惭愧地说道,“是鄙人家教不严,让刘老见笑了”。

“哈哈,无妨无妨,十岁的黄口小儿罢了。”刘老咧着大黄牙笑道。风卫恰时上前,低声在老顾耳旁说了几句。老顾闻言转身拱手道,“刘老,家宴已摆好,不如先吃饭再谈正事”。

刘老扶胡一笑,“那刘某就却之不恭了”。

………………

饭后,老顾与刘老一路相扶,笑谈回到里屋,落座。老顾笑道,“不知家宴可符合先生口味?”刘老抿了抿上等地图尔茶,客气道,“不错不错,可称的上极品。哈哈,老夫有一事相求,不知顾都督可否?”老顾摆摆手,“风卫,你和其他人都下去吧,言儿留在这里”。其他人拱手应道,“是。”

“哈哈,不知都督对当今圣上的大儿子–威廉●波顿殿下感觉如何?”老顾思索道,“十三岁便可携五万兵卒南下支援高德要塞,大破十万魔族大军;十五岁隐姓埋名科举考公,夺得当年殿试探花。文武双全,惊为天人。虽龙生九子,各个不同,但波顿皇子所得圣上风采颇多”。

刘老扶胡笑道,“哈哈哈,顾都督抬举我那徒弟了。不过有一点,都督说对了,波顿皇子确实比其他世子更优秀。唉,麻烦都督的这件事情说起来怕是引得都督笑话了。老朽年纪大了,事情忘的多。这不,我奉旨带些金银酒食去往南边的抗魔一线城市,慰劳将士一番。返回途中路过都督您的地界,才想到,出来一趟,不给徒弟带些礼物不合适。咳咳,恰巧您这家宴的童子鸡味道颇美,想来必定能引得大世子殿下欢喜。呵呵,都督能否看在我的薄面上,让小老儿带只童子鸡回去,给大皇子殿下尝尝来自林可行省的美味呢?”

老顾拱手道,“刘老言重了,只不过这童子鸡要是一般物事也就罢了,您听我慢慢说来。这童子鸡是鄙人十几年前攻打魔族大行山偶然所得的魔物,后来大胜凯旋回帝都。圣上见这魔物性情温和,可驯养,便让首席专家转变其异能基因,祛除魔性,粉碎魔识,培植为仅有魔身,九只平常人可喂养的家鸡。适时皇帝陛下当年得到七位皇子,两位公主,与此魔物数量对应。鄙人那年便于与圣上约定好,这九只魔鸡我会精心保护,当几位皇子公主长大有能力时,鄙人设置小小的考验,通过自然取得。呵呵,大皇子殿下的能力我是认可的,不过鸡我已经送过了,刚才先生不还称赞味道鲜美吗?

嗨呀,刘老不要动怒,听我说完。我这山上还有五只童子鸡,之前的三只鸡有的世子直接通过考验取得,有的则是让侍从过来取,我这人可心善,侍从来取自然给他个简单问题,轻轻松松地和您一样吃完了回去。我还怕因为是魔身,不好消化,专门在鸡宴中放了些软骨粉,几个小时之内那魔鸡就能化在人体内。可惜那侍从,据说回去以后被那世子破肚,胃里只有半个鸡头了,免不得一死了。呵呵,毕竟这是皇子争夺皇位为数不多能够证明自己能力的凭证呀,少一点都是对自己登位的重大阻碍。不过,刘老放宽心。世人都知道您是大皇子的心腹,给您和给大皇子并无二样,想来回到帝都后,大皇子知道此事也不会怪罪于你。”

刘老听完,脸色煞白,手中火光乍现,将桌子上的茶杯烧成粉末,愤怒地喊道,“竖子无耻,为何不早告知于我,这不是凭空害我吗?”

“哎呀,刘老稍安勿躁,鄙人这茶具可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得来的,烧坏了可不好赔”!老顾眉头一抬,一缕劲风从他眼中打出,不仅把小老儿手中数百度的火焰掐灭,还把小老儿狠狠地冲撞到太师椅上,胡子乱飘,好不狼狈。过了几分钟,刘老默默地整理好胡须,从太师椅站起,拱手询道,“许久未见,都督大人的异能等级已达到B级,普天之下,唯有那几人等级比您高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呀。咳咳,大人留刘某人在此,想必还有个别心意未能通达,不知需要鄙人做什么给大人解忧”。

“哈哈,世人都知道我是粗人,最怕麻烦事了,我就长话短说。其一,我顾某人一生只有两个孩子,一个言儿,一个妍儿,我视之若珍宝。可是五年前,我刚从最南方的高德行省平叛前朝即年号大同的七万贼子,一家回帝都接受赏赐。庆功宴回来之后的几个月,言儿从之前的健健康康变得体弱多病,甚至有时被风吹一下就得大病几天。研娃子虽还未发现不良状况,想来那暗人也没放过她,只是需要时间来慢慢显现罢了。刘老儿,我需要你在帝都好好帮我查查此事。”

刘老眉头紧皱,苦笑道,“都督大人,我只是闲职,没有什么权力的,恐怕很难深入。。。。。。”老顾眼中再起一缕清风,斩断了刘老的几根胡须,他色厉内荏地说道,“刘老莫不是轻看了自己,虽然在我这种权力在外一省的大总督眼中,你确实不算什么。但在帝都,日尔兰帝国的权力中心,你作为大世子的左右手,很多时候的所作所为在旁人眼中都是带有波顿皇子的意志的,这层身份很方便你在帝都中行事,也免去了很多闲言碎语。而且你还有所保留,能当上大世子师傅的人会是个平平无奇的小老头?莫非刘老觉得今天吃了给皇子试炼的东西,还能安然回到帝都中吗?回到帝都能不死吗?况且你知道了我的底细,不同意的话,我今天就让你血溅三尺,你看波顿皇子会不会因为你这个死人得罪于我”。

沉默了片刻。“唉,”刘老长叹一声,“是了是了,老朽明白了,回去后有眉目自会通知都督大人”。老顾舒展了下身体,朝太师椅靠去,说道,“那是最好。其二,帝都最近不是由你负责建设帝国第一学府–威廉学府吗,我需要你让我的言儿进去深造,保护好他的安全。我已经请太医看过了,言儿身体上的其他问题这些年我花费了一些代价都解决了,不过他的身体里有一股阴冷之气,一直祛除不掉,需要C级异能二阶段以上的人每天两小时熏烤,不间断一年方可消除。呵呵,我物色了很多人,现阶段还是你比较适合”。

刘老拱手道,“这是小事,前些日子我有所突破,一年的异能消耗还可以接受。”“那就仰仗刘老了,”老顾看着刘老儿还未舒展的眉头,又说道,“对了,至于大世子的试炼凭证嘛。。。。”

刘老儿闻言,忙躬身到老顾跟前,急道,“不知都督大人有何指点?” “呵呵,半年前五皇子不是在大名省的大名湖失足落水淹死了吗?想来那凭证还在他的府内,你此次北上回帝都可顺道取之。五皇子归天半年,现在想必府中侍从、高手所留甚少,你又是C级异能三阶段,小心行事,此行自然无忧”。

刘老儿大呼道,“都督大人所言甚是,所言甚是啊!既然如此,请大公子即日随我回帝都,我自待他如亲人,保他无忧。还望都督大人谨慎言行,一年后我带公子无恙归来。”

“哈哈,如此甚好!言儿,上前来,见过你刘师傅”。小顾闻言,转身上到刘老跟前,单膝下跪,拱手道,“师傅好”。

“哈哈,好好好,快请起。都督大人生的好儿子呀,刚才一进门那番言辞可聪慧地紧,大将之才,大将之才呀!”“哈哈,刘老说笑了,我看天色还早,不如再喝几杯,”“好好好,那就依都督所言,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