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孙永强岳飞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天煞神算子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神算子

角色:孙永强岳飞

简介:我从小体弱多病,厄运缠身,命中注定多灾多难
直到那年,
我碰到了那血光之灾……

书评专区

混在1275:看到第九章。不是 我挑剔啊。。。实在是作者 太他妈的让人 出离愤怒了。。。。。他说他怕改变历史,结果一车车的去卖火柴,这个智商啊。。。。我能怎么说。。。。

雪洗天下:看了40章弃,作者愤青私货太多,猪脚装逼过度。身具奇功,旁人一看就非常人。胡半仙对徒弟这么形容主角: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然后响起九声旱天雷。情节对我来说很毒!

我是大反派[快穿]:【bg 男主视角】 非常少见的男主视角的快穿文,已经看了三个世界, 没什么亮点和黑点。 目前看来,我有种被晋江金榜欺骗的感觉,这本书的质量低于我的预期。

天煞神算子

《天煞神算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六章 为生计遇熟人

死人,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很轰动的,尤其是学校里面的大学生,现在被警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带走的人又回来了,学校就如平静的湖面被人投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激起了一层层波浪!

每个人看见我就跟见鬼了一样,平常属于扔在人堆里永远找不到的那一类,没想到就因为这件事,反倒是变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了。

而我却没有多少兴奋的意思,我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上次的算命先生,我才有活命的可能。

自从我成了学校的焦点人物后,没事做的时候我基本都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算命先生也去找过几次,不过那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去过几次,还问过那边的地头蛇,都是说没有见过这个人。

也没有人再过来找过我的麻烦,我以为一切都归于平淡,我也重新回归正常的的生活了。

却意外的发现了改变我今后一生的东西,我在我从家里面带来的大木柜子里面发现了一本书,我也不知道我那一天是抽什么风,把木柜里面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这里一定要说一下木柜,我从家里面带来的行囊,同学们带的都是旅行箱,就我一个人拖着沉沉的大木箱子,所以我从开学带来的那一天把它扔到了床下后,就一直没再管过了。)

当一个带着异味的布袋从许多杂物中出现,好奇心驱使我打开了布袋,里面装着的是一本泛黄的书,看不出是哪一年的。

我对这布袋还有点印象,记得是我老妈在我去学校的时候塞给我的,说是祖上传下来的,没事可以看一看。

书已经没有了封面,我翻开了一页,里面不是用常见的简体字书写的,而是用民国时期流行的繁体字。

索性简体字都是从繁体字演变过来的,所以我看着也不是太吃力,第一页写的是关于推演自身的吉凶,其中特别介绍了怎样预测吉凶。

以前我对这种东西一直都是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可这几天发生的事,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我脸上的两道刀疤时刻提醒着我,世界是那么无情,人心是那么冷漠!

这段时间我反正没有事情做,也就研究起了这本书来,后来我发现,我在这方面特别的有天赋。书上的东西我往往能一点即透,哪怕没有人告诉我,我内心也有一股直觉在告诉自己,事情就是这样的。

于是我开始废寝忘食的研究起书本上面的内容。

直到有一天,猴子跑过来给我说,他今天好像见到了那个上次对孙永强下黑手的神秘女人。

我察觉不对,猴子的脸色变的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的血色,脸上像是被洗衣粉给泡了几个小时一样,呈现出一股惨败色。

“看见了就看见了,你慌什么,这不是还没对你动手吗?”我想起了孙永强因他而死,我也是被害的够呛,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不是啊,小东,那女人明明发现我了,却装作不认识一样,还对我笑了一下。”猴子为自己辩解道。

我忽然心血来潮,这段时间从书上学的东西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

“你把你生辰八字给我。”我想先从猴子身上试手,至于他说的神秘女人,我觉得没有多么恐怖,毕竟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再厉害还能厉害到哪去?

猴子被我跳脱的聊天方式弄的有点不知所措。

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我,我用最简单的推理方法开始计算猴子的往后未来几天的人生轨迹。

许久后,我好像从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丝东西,我大喜,然后凭借刚才灵光一现的感觉,又回忆起了猴子的所有信息。

然后我就好想明白了,又好像什么都不懂,但我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猴子会出事,而且就是这几天。

我害怕出错,又重新演算了几次,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当我停下手中的活计后,觉得自己的呼吸变的有点沉重困难,歇息了很久才轻松一点。

“你这几天神神叨叨的在干嘛呢?”猴子见我跟个白痴一样,做着一些他看不懂的动作。

我看了猴子一眼,忽然觉得他很可怜。

“你相信我的话,这几天你除了上课外哪都不要去。”我不知道这方法管不管用,但我总要做点什么。

猴子见我说的认真,又担心那神秘女人找上他,一口答应下来。

后面的几天我几乎跟猴子形影不离,除了正常的必修课外,我都是在研究我老妈留给我的那本书。

猴子也一连几天没有去打过游戏!

只是有时候现实这个东西能改变人一生的轨迹,我发现我没有钱用了,于是我打算趁周末放假的时候找个兼职赚点零花钱。

我在某专业网站找到了一个去展会上引领来宾参观的活,拨通了电话后,老板告诉我次日八点准时到,不要迟到云云。

猴子没跟我一丝去,这孙子家里面条件似乎还不错,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在网吧跟人正嗨着!

我这种条件,老板是最喜欢的,除了脸上两道疤痕看起来有点影响整体的评分,其他都没有问题,我良好的态度让老板主动忽略了这件减分的事。

我运气不错,被安排在一个没有多少人的地方工作,或许是老板考虑到我脸上的疤痕吧。

当我引领了一位客人离开的时候,一个甜美可人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你好,请问西区怎么走?”

我转过头,刚想为这位声音能甜的让人想入非非的女生解答,可看见来人的面貌后,我的脸抽了一下,这是我当初在审讯室遇见的那女警。

对方也显得很惊讶,我一时也不知道要不要继续为他解答了,两人都变的沉默了。

“还真是巧啊,能在这里遇见你!”出于礼貌,我还是主动的打了一个招呼。只是对方并没有我想想的那么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