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田坤田奎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大唐:师姐,我的隐疾可以治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金玉不相逢

角色:田坤田奎

简介:田坤穿越到大唐贞观初年,父亲原是李世民的护卫队长,与李世民亲如兄弟,曾经不止一次救过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性命,之后,父亲重伤残疾,为了不连累李世民,带着年幼的田坤到乡下隐居,田坤报杀父之仇,逃亡之际遇到红拂女,从此开启了他大唐帝国的奇妙之旅!

书评专区

我的魔物娘军团:康布萝莉你啥时候拉完屎开新坑啊?

在漫威世界种神树:好吧,我就是作者!唯一能保证的本书就连小角色也不脑残,真的!目前为止漫威中的小混混也不是煞笔,都有自己的想法。主角不会嫁人,百合可能也几乎没有(看后期读者反应)。主角的金手指是火影中的忍术,但是,但是,几乎所有的忍术都变得更加合理,不同世界的规则不同,忍术也不同,比如尸鬼封尽在漫威世界完全没用的,只能靠主角自己慢慢魔改开发。主角目前是中学生,还是学生会会长!是个很强势的校园人物!更新有保障,大家没事去戳戳!呃,总结下本书优点吧!1.无脑残剧情,无脑残敌人2.忍术的开发有点意思3我保证本书剧情从没人写过,与一般的漫威同人很不同(导致成绩也比较惨)。

天朝笑林拾遗:厉害了

大唐:师姐,我的隐疾可以治

《大唐:师姐,我的隐疾可以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田坤的冷汗已经淌了下来,看来自己有些高估这具身体了!

他的记忆中,自己从小就随父亲习武,而且一直在坚持打坐,怎么连一个纨绔都打不过?

难道老铁匠教给自己的,也是和后世一样的“花架子”?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打不过那就只有拼命!

田坤知道,即使自己躲过这次攻击,接下来的攻击一样会刺中自己。

毕竟,用剑的讲究的就是灵活、连贯、行云流水。

被他抢了先手,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就连同归于尽都不可能!

咬了咬牙,田坤没管刺向自己肩膀的长剑,手中的马槊抡圆了扫向李成的小腹。

李成哈哈大笑,向后跳出二尺,指着田坤的鼻子大骂:

“小废物,猪狗一样的人,就凭你也配和爷爷同归于尽?”

让他更加气愤的是,田坤根本就不搭话,就像一头愤怒的牛犊子,没头没脑向他发动猛攻!

他当初看中的就是这半截马槊的锋利,此时他可不想挨一下试试,只能提起精神招架。

攻了六七招,田坤知道留给自己的机会不多了!

屁股上的伤口已经崩裂,移动速度开始变慢。

另外,李成的力量居然比自己还要大得多,每一次兵器碰撞,对自己都是一次消耗。

不立刻求变,真就要被大卸八块!

就是现在!

田坤还是刚才那招,马槊横扫李成的腰腹。

李成向外一挡,顺势刺向田坤的胸口。

按理说,田坤肯定要抵挡躲闪。

哪想到,田坤只是身子向右一歪,任凭宝剑刺中他的左臂!

更加想不到的是,田坤居然放弃了手中的马槊,右臂弯曲成肘,闪电一般撞向自己的耳门!

这一下事发突然,李成只感觉头脑轰鸣,下】体一痛,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田坤一肘建功,大喜的同时,还不忘提左膝,在李成的下面狠狠的顶了一下。

废物吗?

小爷让你生生世世都做废物!

不确定自己的力量能给李成造成多大伤害,田坤赶紧捡起马槊,狠狠刺入李成的咽喉。

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向旁边一歪,大口大口狂吐!

一直到吐出酸水,才总算恢复正常呼吸!

本以为,这次融合的记忆中,杀过鹿,杀过狼,也给各种动物剥过皮,不会害怕血腥,哪想到,事到临头还是如此不堪!

这次生死搏杀,只能用侥幸来形容。

如果不是李成大意,他根本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的武术,既然活下来了,没本事泡妞,那就好好学习武艺吧。

如果有一日,真能练得和东方不败一样牛叉,也算是没白来这里一遭!

看了一下混乱的战场,田坤没来由的大笑数声,多少天积攒下来的郁气,终于发泄出来一点儿!

在衣服上撕下一根布条,把伤口上部牢牢扎住。

少流出一滴血,就多一分保命的希望!

田坤上一世的母亲就是一名外科医生,因为爱好,他也看了很多医学书籍和手术视频。

简单处理伤口,他还是能做到的。

用他自己不成熟的经验判断,宝剑应该没有刺破大的经脉和血管,只要处理得当,这条手臂应该还能保住!

在两具尸体上依次看了两眼,田坤直奔那名保镖。

“阿弥陀佛!无量天尊!阎王爷爷保佑!千万不要让小爷失望!”

小说和电视上总会介绍,古代的练武之人,都会随身携带金疮药,但愿你能靠谱一点儿。

一番搜索之后,田坤还真搜出来一个小瓷瓶!

拳头大小,上面塞着一个红布塞子,打开之后,里面是满满一瓶暗黄色小颗粒。

田坤给那名保镖点了个“赞”!

哥们儿靠谱!下辈子远离纨绔,一定能长命百岁!

回到李成的尸体边,故伎重演,又搜出来一个小瓷瓶。

打开之后对比一下,田坤有些发懵!

“乃乃的,居然不一样!”

两种可能:

一种是,因为身份不同,金疮药的档次不同。

另一种,自然是两瓶中有一瓶不是金疮药!

纠结了一小会儿,田坤一拍额头,爱咋地咋地,大不了就是一死!

远远的,又有马蹄声传过来。

田坤不敢耽搁,把两只小瓷瓶揣入怀里,转身钻回草丛。

抓起自己的弓箭,一路小跑,钻进大山。

他没有取回父亲留下的马槊,是因为他很讨厌那件兵器!

没有它,原主不会死,原主不死,也就没有这次悲催的穿越。

没有它,田奎也不会死。

现在用它杀死仇人,也让别人知道知道,姓田的都是血性汉子!

………

长安城,太极宫,丽正殿。

大唐皇帝李世民身着便装,斜靠在长孙无垢身上,享受这一刻难得的安逸。

自从玄武门事变至今,他可谓身心俱疲!

一年多了,根本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一边要承受心理上的折磨,另一边,还要忍耐大臣们对他“弑兄囚父”的非议!

再加上内忧外患、百废待兴,没有坚韧的神经和不屈不挠的斗志,还真就坚持不到这一刻!

“观音婢,今天兵部又来找朕要银子,你说朕该怎么办?难道他们非要把朕逼死?”

长孙无垢在李世民肩膀上按摩的玉手又轻柔了几分,看着李世民眼角渐渐多出来的皱纹,心中一阵阵刺痛!

“二郎,你要想开一些,想想一年前,再比比现在,情况不是已经好多了吗?再过几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臣妾无能,不能为万岁分忧!”

李世民长叹一声,伸出一只大手抓住了长孙无垢的玉手。

“ 观音婢,你知道朕不是那个意思。”

说罢,另一只手向后摸去。

“你从里到外就没有一件新衣裳,以为朕不知道吗?”

“朕就是再无能,也不能让自己的女人连衣服都不穿吧?”

长孙无垢脸色羞红,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二郎,这么多人呢!”

软软懦懦一句话,仿佛打通了李世民的某一根筋,多少天没有出现过的冲动,这一刻蓬勃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