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三国最新章节列表_谋杀三国全文免费阅读(李学涛边飞)小说

小说:谋杀三国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怒涛听松

角色:李学涛边飞

简介:一次不一样的穿越
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广博天下的名声,没有万贯家财,也没有系统召唤的特权
看军迷技术宅的创意汉末之旅

书评专区

我的女友是大小姐:垃圾缝合怪一般的书,弱智一样的文笔,NC一样的绿帽情节,这本书真不是正常脑子的人能写得出来的,配上作者的笔名,一个屌丝形象跃然纸上作者每刷一张票就会有一辆泥头车把他咖喱人创死一次

摧神:我单女主党又添一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文太瘦养着先

补天道:看了五十多章,第一感觉猪脚就是2货,什么事情都参一脚,说好的不管自己的事情。然后和傻子一样往上装,要功法有功法,身旁还有个高手,你妹的自己跑出去作死,要不是是猪脚,这种人死的连尸体都凉了,一点都看不出来前世穿越来的,就十岁左右的智商。

谋杀三国

《谋杀三国》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由于自己的力量变得很大,李学涛干脆一次放了一大把草,铡刀起落,迅速地将草铡成小段。很快地,一大捆新鲜草料就铡好了。将铡好的草料放进马槽里与煮过的黑豆搅拌在一起,李学涛觉得晚上不用担心黑王会挨饿了。试了试温度差不多合适了,李学涛双手捧了一捧豆料凑到黑王嘴边,黑王嗅了嗅,大口的吃了起来。

“好了,总算把你忙活完了。老子早就饿了,趁着天还早,赶紧做饭去喽。”李学涛端起锅,关好马厩,朝前院走去。

回到院子,先把锅洗干净,从储藏间里捧了两大捧小米放进锅里,觉得应该差不多够吃了。转回厨房,把小米洗了洗,锅里添上水,灶膛添了柴火,开始煮饭。

“只有一个凉拌野菜下饭,有点太寡了。对了,好像还有干肉呢。”李学涛规划着自己的晚餐。

又跑去储藏间从梁上割了一大块干肉,回厨房后把干肉切成块直接扔进锅里和小米一块煮。小米饭熟的时候,干肉也变得柔软了许多,用大碗盛了一大碗饭和肉端到外间的小桌上凉着。锅里再烧点水,把马齿苋简单的烫了一下,撒上点盐。用大勺盛了点油,在火上烧热了,往烫好的马齿苋上一浇,“滋啦滋啦”的响过之后,用筷子拌匀,香味弥漫了出来。

看着自己穿越后的第一顿饭,李学涛心里五味杂陈。大难不死的幸运,穿越后的陌生,对现状不确定都让李学涛感到有些彷徨。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自己通过另一种方式逃过了一劫,知足吧。应该庆祝一下才对。”李学涛抛开那些忧郁的思绪,去储物间把之前开了封的酒坛子抱来。这一天,李学涛不知道来来回回的跑了多少趟储物间了。

“需要尽快适应眼下的生活呀。”端起碗倒了一碗酒,“为重生,干杯。”李学涛大喊一声,一仰脖干了满满一大碗。

喝完酒,端起饭李学涛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想起前世里有袁大爷的贡献,小米早就不是人们餐桌上的主食了。大米的亩产都有上千公斤了,谁还拿小米当主食呢,可眼下只能是有什么吃什么了。

“有酒有肉,有荤有素。这穿越的第一顿饭还是不错的,人得知足呀。”李学涛安慰着自己。一顿就吃了满满一锅饭,甚至连锅巴都没剩。这倒好,连洗锅都省了。

吃过了饭,李学涛收拾了碗筷,抱着酒坛子来到院子里。天渐渐暗了下来,坐在院门旁的竹床上,乘着凉,喝着酒,望着这个小院,李学涛回忆了一下自己穿越的前后,不禁苦笑一声:“造化弄人啊,好不容易造了架飞机,结果头一回试飞就摔了。摔就摔了吧,结果还穿越了。穿就穿了吧,可穿了半天还没搞清楚眼下的状况。现在到底是哪一年呢?我住的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呢?是那个风云际会,英雄辈出的年代吗?”

这种酒的度数并不高,李学涛喝起来就像喝啤酒,还不像啤酒带二氧化碳,喝多了胀肚子。

一碗接一碗的喝着,“要是喝多了还能穿回去就好了。”可惜现实并不是想象,整整喝了一坛,李学涛只是觉得头有点晕了,只是没能喝醉后穿越回到他原来的世界。

天已经黑了,虫鸣蛙叫的声音渐渐响起。

“日出而作,日暮而息。既然到了古代,那就按古人的习惯来吧。”李学涛回到屋里,关上门,躺在所谓的“床”上。

穿越后的第一天,似乎也没做什么,可李学涛还是觉得有些累了。也许是身体和灵魂还没有适应吧,就像电脑的软件和硬件还没有兼容,还需要修补很多BUG。

“这个身体的主人叫‘李虺’,我叫‘李学涛’。这倒还真是本家,说不定往上倒还真是一家子呢。”李学涛有点想笑,“可现在我就是这个‘李虺’了,应该有人认识我吧,就像早上看到的那个老头。以后我就得用这个名字了,那原来的名字怎么办呢……对了,古人都有表字的,干脆吧,两个名字合起来,一个是名,一个是字。从今往后啊我就叫‘李虺,李学涛’。”

总算在睡着之前想通了一个问题,不知不觉间意识开始模糊,渐渐的睡着了。

一觉睡到天大亮了,李虺起来穿好衣服和靴子,推开门,走到院子里。深呼吸,空气很新鲜,而且没有任何污染,顿时神清气爽。李虺活动活动身体,反正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点什么,索性锻炼锻炼身体。先去跑跑步,昨天给黑王割草的地方有一条小溪,正好可以在那里洗漱一番。

出了院子往北,刚走过马厩,黑王看到李虺,立刻开始表现出兴奋之色。不停的点头,鬃尾乱摇,前蹄还一个劲的刨着地。李虺打开栅栏门,抚摸黑王的头和脖子。猛地李虺想起一件事,掰开黑王的嘴,数了数门齿上的痕迹。

“原来这家伙才五岁,难怪这么活泼。正是十六七的小青年呢。我靠,再过两年这家伙才真正进入成熟期,不知道要长到多高呀?”李虺惊奇的发现黑王居然还在发育期。

“难不成这家伙将来真像评书里说的那样‘蹄至背高八尺,头至尾长丈二’。这可不得了,还是个宝马的胚子。”想一想也就释然了。自己是从西域回来的,又是乌孙,又是大宛,都是出宝马的地方。

乌孙马在汉朝叫西极马,本来汉武帝刚得到乌孙马的时候管它叫天马,后来知道了大宛出汗血宝马后,又管大宛马叫天马,给乌孙马改名叫西极马了。这黑王搞不好还有可能是汗血宝马呢。李虺暗自偷乐起来。有了昨天的经历,已经不用担心黑王会跑掉了,李虺干脆连根绳子都没有拴就带着黑王出了马厩。

上了大道,李虺开始慢跑,黑王刚撒开欢跑了十来丈的距离,发现李虺慢慢悠悠的跑着,又调头跑了回去。跑了一阵子,又撒欢似得跑出去一大截,又掉回头跑回来。如此反复数趟,一人一马已跑到了村子边上了。

村子里三三两两的有人往地里走,看样子是要下地干活。看到李虺和黑王在跑步,都投来错愕的表情。李虺没有停下来,只是见到人就拱拱手,虽然不确定礼的行对不对,也不重要。反正也只是一带而过的事情,更何况自己在这些人眼中估计就是个胡人,因为就连李虺自己都是这么认为的。

一口气跑到了小溪边,李虺停下来,在小溪边洗了把脸,又漱了漱口,感觉跑了这么一段也不是很累。估计从家里到这山脚下有五六公里,在汉朝的话应该是十二、三里地吧。(汉朝一里大约合后世四百一十五米。)

看来这具身体的素质还是很不错的,要知道这是一千八、九百年前,人们的生活水平是很低的。可不像二十一世纪的人们,每年浪费的粮食都够养活汉朝所有的百姓两年了。这个时代人们普遍生活水平较低,以吃粮食为主。且每日只吃两顿饭,早一顿,晚一顿,都是当正餐来吃的。可不是后世人们那种“早吃好,午吃饱,晚吃少”的理念。

一日三餐这种习惯是唐宋之后才形成的,与汉朝的人们无关。而且,不管你是身份多么的尊贵,吃的食物味道也是相对单调的。没有辣椒,没有胡椒,没有蔗糖。烹饪方式上也主要是蒸和煮,煎炒烹炸,四大菜系,在这个年代是没有的。不过烤这种原始的烹饪方式倒是存在,只是在贵族们的眼中这种方式太过野蛮,是没有开化的象征,所以并非主流。可以确认的是这汉朝的百姓日子苦呀。

李虺顺着小溪向山里望去,这条小溪似乎是顺着一个不大的山口流出来的。出于对这个未知世界的好奇,李虺打算进山里看看。这里有水有草,黑王就留在这里吃草,自己则顺着小溪向山里走去。

进了山口,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已经进入了深山之中。林木茂盛,流水淙淙,时而听到阵阵鸟鸣之声。这里根本没有路了,只能顺着小溪慢慢向山上走。快走到山顶的时候,李虺发现有两棵参天大树连根而生,下半部分大约一丈多高的部分已经彻底长在了一起,往上则是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径直的生长。树冠茂盛,交织在一起,有点像传说中的夫妻树。

树的后面是一道矮坡,两棵树是紧贴着矮坡生长的。李虺来到大树下,抬头仰望,这要是在后世那还不得各种自拍,可惜哪有手机呀。

“这他妈我怎么看人家穿越都有什么系统之类的,还能召唤出猛将兄辅佐。甭管是前世的,还是后世的,最起码有人相助呀,再不济也比孤家寡人一个要强吧。再不然还能带个手机,又是淘宝,又是美图,还有复制武功的拍照功能。穿越不都是这节奏吗?这怎么轮到老子就成了一个铁匠,还是除了名字,基本上就是个胡人的货。这叫个悲催呀。”李虺腹诽着,“喂,这没别人,有没有系统大爷来绑定宿主?老子需要你。”

山林间回荡着李虺的声音,缓缓的消失也没有任何的奇异现象发生。无奈的摇摇头,李虺爬到两棵树分叉的地方想休息休息。当爬到一半的时候,李虺惊异的发现这两棵大树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一道石门。

李虺赶紧爬到大树的分叉处仔细观察,发现这道石门非常的古老,并且很厚重。两株大树正好生长在石门前,若不是从中间分开,压根就无法发现这道石门。

“看样子这两棵大树怎么着也有上百年的树龄了,而这道门肯定应该是在还没有这两棵大树的时候就有了。否则这怎么能够修的出来呢?”李虺的脑中充满着疑问。“难不成是像‘鬼吹灯’一样,这里还是个风水宝地?几百年前有贵族在这修了个陵墓?老子这是误打误撞找到了?怎么有点像金庸的武侠小说呢?还有奇遇,这是要成为绝世高手的节奏吗?”

李虺无奈的笑了笑。“这也太荒诞了,这穿越还是综合型的。盗墓,武侠,还有没有别的吗?”

这道门被两棵大树藏得严严实实的,除非把这两棵树砍倒,否则是根本进不去的。是砍树进去看看,还是就当没有这回事?李虺没有想明白,也不好贸然行动。

不管是盗墓,还是有奇遇的山洞,恐怕都是有未知危险的。傻了吧唧的闯进去,能不能保住小命还是两说的呢。更何况自己什么都没带,想砍树不得先有把斧头呀,而且还得是把大家伙。李虺不再停留,顺着原路往回走。沿途记下比较明显的标志,同时也留下了一些记号,方便日后再来。

回到黑王留下吃草的地方时已经日到正午了。没见到黑王,李虺打了个口哨,黑王从一丛灌木丛后钻了出来,嘶鸣着一路小跑过来。

李虺在前面走,黑王在后面跟着,顺着大路回家。刚走到村子口上,李虺就看一个熟悉的身影。牵着一头驴,悠闲地朝着李虺走了过来。

“这不是昨天早上看到的那个老头吗?”李虺走了两步上前朝着那老头拱了拱手,学着曾经在电视剧里看到的行礼方式做了个揖。

本来想打个招呼说点什么,可一转念,昨天早上就没懂老头说的话,自己说的话估计老头也听不懂,还说个屁呀。正尴尬间,老头开口说了四个字。李虺仔细分辨,猛地醒悟过来,这老头说的好像有点像闽南语,但又不完全是,还有点像粤语。

自己曾经在厦门和深圳、广州都工作过,虽然已经离开了很久了,但是最起码还是能分辨得出来老头似乎说的是“睡醒了吗?”这句话。

李虺有点发懵。“这汉朝人怎么都说的是南方方言?也对,要不是异族入侵,衣冠南渡,后世的北方也就不会说什么‘普通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