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技能都是被动》李潇然李廷(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技能都是被动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逸圣君

角色:李潇然李廷

简介:穿越过来,被家族下放到偏远产业,在这个注定要改变自己的世界里,结识了仗剑的太保,不近女色的神僧,不愿别人看到自己外貌的侠客,还有各种各种的女神
在这个注定要改变自己的时代,努力活的让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
本人新书,一部热血,搞笑,还有阴谋阳谋交织的洪荒宇宙

书评专区

深空彼岸:王煊望着浩瀚虚空之外,眼中则是有一丝兴趣升起,因为他在偶然间窥探到未来一角时,看见了那不详始祖的寂灭,在那个画面中,不详始祖的前方,隐隐有三道看不清模样的伟岸光影凌空,光照万古,一方九天十地能孕育出三位此等人物,可见那一界之潜力,强盛。这诸天万界,当真是神秘而充满着魅力啊。ps;1000章以内绝对出现铜棺..以及那位ԅ(¯ㅂ¯ԅ)

东京影姬:【欢乐书客】相当不错的日娱,主角重生性转,父母欠债跑路,只留下一个已经工作的老实哥哥,和一个非常可爱的12岁妹妹,兄妹,姐妹的互相间的扶持关爱相当温暖人心(妹妹好可爱!),作者变身文最大的看点–主角的内心性别认知的挣扎也有很充分的描写,目前来看此文是百合文,并没有嫁人的倾向

无限世界大冒险:周佳旧书重制版。目前就是各种铺设定,先养肥吧

我的技能都是被动

《我的技能都是被动》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看着这在洛河镇上最破旧的小屋,李潇然感受着里面两道气息,都没有超过一境,在看了看周围也没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

“算了,直接冲进去,看看你能搞什么鬼?”李潇然实在想不出来能够做出什么伤害到自己的事情,便抬手推开了房门。

“这位爷,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我妹妹已经并入膏肓了。”

刚刚推开门的李潇然就看到已经跪在地上不断哭泣的金手指。在看了看床上不断咳嗽的女孩,看来不像是假的。

“把我的东西还我。”朝着金手指伸了伸手。

看着慢慢腾腾的金手指从怀中拿出属于自己的那个乾坤袋,打开点了点里面东西确实没有少什么,刚想踏出去,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孩,李潇然从袋中取出十枚银币递给了金手指,并拿出两瓶丹药。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金手指见状感动的谢道。

看着即将出门的李潇然,金手指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李潇然。

“有事?”看着再次跑回屋的金手指,李潇然有些狐疑。

“想来大爷就是刚搬到镇子上的李爷,小的也无以为报,家中只有这柄长剑还算值点钱,送于李爷,权当叫个朋友。”金手指一边抹着泪水一边说道。

本想拒绝的李潇然在听到系统的一声提示后,还是收下了,顺便留下一句,明天可以来药铺找我。

回到药铺,李潇然还是谨慎的吩咐了一声自己要闭关修炼,不要过来打扰自己。便把自己锁在了卧房内。等到三更所有人都睡下的时候,才把那柄长剑拿了出来,仔细的观看一番,还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地方,只是上面有着奇异的纹路罢了。

如果说这是一个带着妖丹的高阶兵器,可是这周身都没有任何的镶嵌妖丹的地方,即使有的话,那名金手指也早早发现了,也不会轻易的送给自己才对。

可是自己在看到这柄长剑的时候,系统却告诉自己这是一把神兵胚胎。再次进入到神识里面。

“系统,你说这是个什么东西。”难怪李潇然这么疑惑,因为自己记忆力确实没有这种高阶兵器。

“呵呵,这是有炼器师打造的一柄长剑,只是还没有完工罢了……”

“炼器师吗,这个确实是大陆比较稀缺的,出来的东西也确实是比较厉害的,但是这个东西和炼器师打造出来的东西也是不太一样。”再次观察了一下这柄长剑,李潇然有些疑惑。

既然系统说这个是炼器师打造的,应该是不会有错。

只是这个既然是胚胎,自己也不是炼器师,拿来了也没有什么用呀,还是需要找到炼器师才能继续打造。

“呵呵,你个土包子,这个长剑现在就可以用的哦……”

被系统一阵嘲笑,自己确实是孤陋寡闻了。再次摆弄了几次长剑,还是没有看出什么门道的李潇然只能把它收了起来,看看明天找人问问看看。

第二天早早出门的李潇然,直到中午才回来,所有人的都见过这把长剑,但是觉得这个废铁,在问了一下附件有没有炼器师,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这个职业有点少,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小镇子上。

失落的回来,随后把长剑丢在桌子上,早已经听到动静的红鸢从后厨端了一碗粥过来,只是看着桌子上的长剑在那里发呆,被李潇然叫了几次都没有听见。

李潇然看着红鸢眼中的长剑,在看着这个发呆了的红鸢,看来这红鸢身上一定有着一些故事。

“公子,这九凝寒冰刺,你是从那里得来的。”

“你认识这兵器?”

“公子不知这东西?”

李潇然有些惊喜,想不到自己拿出来问了半天都没有知道这是什么,只觉得这是一柄废铁,红鸢竟然能够叫出这个名字。

“你既然知道,就好好和我说说,这个东西。”

“公子是怎么得来的,你告诉我。”

“一个小偷送我的。”李潇然看着异样的红鸢,也是感觉出来这个兵器有什么问题。但是问了几次都没有得到红鸢的回答,李潇然又不好强问。

“想不到,他也死了吗?”红鸢喃喃的说道,随后掩面痛哭了起来。

看着哭的这么伤心的红鸢,李潇然似乎猜到了什么,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使用这柄兵器的人,应该是遭遇不测了,在联想到之前自己遇到红鸢的场景,看来这红鸢也是背着血海深仇的人。

拍了拍红鸢的肩膀,李潇然默然的走了出去,这个时候就是需要哭出来。

再想到自己之前被黑衣人埋伏的场景,如果不是自己恰好魔神转世,那自己的小命也是没了,自己还是需要力量,没有力量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又怎么保护的了身边的人呢。想到这看着角斗场那耀眼的灯光。李潇然踏步走了过去,这就是自己的命,自己只能通过这角斗场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有了实力自己的腰杆子就硬。

再次找了一个座位,看着场上那你争我夺的场面,熟悉着场上的所有的规矩,李潇然决定明天开始正式参加比试。

李潇然回到了卧室,再次拿出那柄九凝寒冰刺,原来这就是你的名字,我一定要找一名炼器师来锻造你。

清晨的阳光还有点温暖,路上都是拥挤的佣兵们,他们要抢着上面狩猎魔兽,这也是他们来的最快的收入,只是有些不同的是,一名穿着短衣短裤的少年逆向而走着,他的方向是城镇中心的角斗场。这个少年就是李潇然,他的目标就是今天要打满三场比赛。

在裁判那里交了五十枚银币,为了防止有人虚报修为,在裁判的注视下测试了灵气,确认好一切之后,李潇然静静的坐在一边等待着自己的第一个对手。

果然要不了多久,一位灵气在七段身材健硕的青年成了李潇然第一个对手。

随着决斗场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李潇然的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