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冲沈绿芜《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群山笑我

角色:范冲沈绿芜

简介:一介凡人,混迹在一群修真者当中,如鱼得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那些平日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高高在上的修真者,在他面前,一个个都是奴颜婢膝,恭恭敬敬
这个凡人为什么这么牛?因为没有一个修真者打得过他

书评专区

多重入侵:太监的好书

他从天外归来:作者现身自黑,可见龙空大火起点必扑已经深入人心。

不良龙王:1.文风偏日式轻小说,剧情流畅欢乐,无明显毒点。其实就是某龙开了个团,带着两三个团员,边打副本边拐带一群基友+萝莉+正太的异界冒险!2.配角总的来说还不错,没有脸谱化。3.安德鲁这家伙还是挺黑的(例如结局拉了教皇正太还债),挺欢乐的?(原谅我忘记太多),虽然他的灵魂上了一条龙(有什么不对?),安德鲁也没变身龙傲天类型,也没走龙傲天类型路线,请书友放心阅读4.主线不错,但最后匆匆结尾让我遗憾。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

《玄幻:我只是一个凡人》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范冲连忙道:“行舟,你怎么会如此想?好好的,我赶你走做什么?”

陆行舟松了口气,“是我多心了。”

范冲又道:“我的意思,看守药田的任务你不适合了,所以,我决定让你搬回跟我们一起住。”

陆行舟望着这一片药田,心中颇为不舍,“范叔,我都习惯这里的环境了,你完全可以派一些弟子与我一起看守。”

范冲面露为难之色,“行舟,不是范叔不通情理,只是凤鸣上有规矩,凡人不能逗留,你的事,没几人知晓。真若是被我那些师兄弟知道了,肯定是把你送下山的。”

江月落突然跳了出来,“不用其他人过来,我来,我跟行舟一起,保护药田。”

“一边去。”范冲挥挥手,“就你那点修为,也就是欺负欺负新弟子罢了。”

“谁说的?”江月落很不服气地道,“就在刚刚,我打败了沈绿芜。”

“你打败沈绿芜?”范冲一脸的不信,“你刚练剑法才几天,就敢跟沈绿芜一较高下了?”

“不信你就去打听打听,我跟沈绿芜公开的比试,在万众瞩目之下,把她打得落花流水。”江月落昂着头,得意洋洋。

“你如何打败沈绿芜的。”范冲看江月落的样子,不像在瞎说,心中十分疑惑。

“用青锋剑法打败她的啊。”江月落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兴高采烈地把比武的细节仔细地叙述了一遍。

范冲听完,眉头紧皱起来,“听你话里的意思,你已经将青锋剑法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江月落点头道:“是的啊,本来是不怎么熟练,后来跟行舟聊了一会儿,突然就悟出了剑法奥妙。”

“我就多睡了一会儿,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范冲拍了拍额头,对江月落道,“凭你炼气中期的修为,如何保护这片药田?派过来的弟子,至少要筑基期修为,而且还要一名金丹期的压阵。我们还要在药田周围筑上一层大阵,这样才算安全。”

修真者的修为一共有六个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真人,圣人,这六个境界又细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对于众多修真者来说,每突破一个境界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而每突破一个境界,自身的实力便会得到翻天覆地的提升。

江月落的炼气中期,也只是起步阶段,实力太过低微,接不起保护药田这样的重任。

无奈之下,陆行舟只能接受范冲的安排,搬到了范冲的府苑之中。

这座院子里,除了范冲和江月落,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也是范冲的一名徒弟,名叫步桔,修为已是炼气后期,却始终无法突破至筑基。

一般对于这样的弟子,凤鸣山的做法,都是让你下山返家,回到凡间,成家立业,娶妻生子。但是步桔,却不愿意回去,缠着范冲,哀求着让自己留下,范冲是个心善之人,就让他留下,在院中打打杂。

陆行舟搬到院子里之后,住的地方跟步桔很近,而且,步桔负责煮饭做菜,两人都是在一起吃饭,聊天的时间很多,步桔对陆行舟这样的一个凡人居然能留在山中颇为好奇,但也没多打听,显然他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

住在院子里,是要把药田里的那个木质小屋要舒适很多,但陆仁义还是很想念药田的一切,尤其是那株小紫草,也不知道它会不会被人当杂草给拔了。

陆行舟在从药田搬出的时候,跟范冲说了好几次,让他一定要保留住小紫草,但他自知人微言轻,范冲未必会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让陆行舟没想到的是,他才搬出来两天,药田就出事了。

这一天,陆行舟正跟步桔在吃饭呢,范冲突然从天而降,火急火燎地道:“行舟,别吃了,赶紧跟我走。”

陆行舟问道:“去哪里?”

“药田。”范冲说罢,一手夹住陆行舟的腰,纵身向上一跳,直接跃上半空,随即凌空飞行起来。

“范叔,你慢点,我有点难受。”激烈的风刀刮在陆行舟的脸上,针扎一般的疼痛,呼吸也变得十分困难。

“忍耐一下,马上就到。”范冲用另一只手的袖子护住陆行舟的脸,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没多久,范冲减缓速度,慢慢落到地面,放下陆行舟。

陆行舟只觉得头晕眼花,眼冒金星,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定睛一看,院里已经到了药田,但眼前的情景,却让陆行舟大惊失色。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偌大一片的药田里,原本茁壮成长的各种药草,全都枯萎了,有好些甚至已经倒在了地上。

“小紫草!”

陆行舟突然想到了小紫草,一阵狂奔跑向了药田中央。

那株特立独行的小紫草,已经被人粗暴折断,上半截倒在地上,下半截露出一部分草根,几滴淡紫色液体从折断的部位渗漏出来。

“谁干的,是谁干的!是谁!”陆行舟近乎咆哮地大叫起来。

“行舟,小点声,掌门他们都在呢。”边上的范冲吓了一跳,赶忙做了个嘘声的手势。

陆行舟抬头朝前一看,有三男一女正朝这边走来,这四人衣衫光鲜,仙风道骨,一看就是修为高深之人。

几人看似脚步缓慢,但实际上速度极快,原本在百丈开外,但两个呼吸之间,便到了陆行舟面前。

范冲赶忙给陆行舟介绍,“行舟啊,这几位都是凤鸣山的高层,我的师兄弟,赶快行礼。”

陆行舟没心情行礼,冷眼看着眼前几人,问道:“诸位前辈,不知是何人折断了这株小紫草?”

“你这厮,区区一个凡人,竟然敢对我们用这种口气说话。”一个白胖男子指着陆行舟怒斥道。

陆行舟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看了白胖男子一样。

白胖男子竟被这个眼神看得心中一惊,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其余人一起看向白胖男子,眼神中尽是惊讶,不敢相信一个高深的修真者竟被一个凡人的眼神给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