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明鸢苏珑《总裁夫人她又野又撩》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总裁夫人她又野又撩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我是囧囧

角色:顾明鸢苏珑

简介:虽说她和他只是商业联姻,没有感情基础,
但,这狗男人刚结婚就出国两年,还杳无音信?!
呵,很好
你走你的阳关道,老娘继续过我的小日子:夜店蹦迪,放飞自我!
但是……
问:生日当晚,被两年未见的老公抓到在夜店和小鲜肉一起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答:听话,自己洗白白去床上等着

书评专区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这还是写了十几年网文的老作者?最起码三十多岁的人了好吧?这写的什么啊?主角获得超人能力,不想着好好锻炼掌握,这倒好,为了避免自己能力增长过快去昼伏夜出当保安?????告诉别人自己是穿越者????你怎么不写比尔盖茨把自己的银行卡账号密码给别人????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说的是作者的另一本新月永恒,那本书据传是绿文极品,但我觉得挺冤枉的。现在类似的剧情到处都是吗?一堆女主喜欢男主,最后男主只和一个女主走到了一起。喜欢“单女主”的卫道士不应该最喜欢这样的剧情吗?作者不过是把剩下的剧情写完了,除了和男主走到一起的那个女主,其它女主各自嫁人。这就是正常的剧情发展啊,男主不开后宫,其它女主当然各种嫁人了,对于单女主的读者来说,剧情不应该是这样吗?我一直坚信,不收就是绿,可惜找不到合适的样本,现在终于回忆起了新月永恒,简直完美。各位喜欢单女主的卫道士们,希望你们能看完。嘻嘻。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东西,这是很正常的。但是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被舆论带着走。这就是单纯的蠢了。

异界之极品奶爸:记得那个时候奶爸文很火

总裁夫人她又野又撩

《总裁夫人她又野又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她怎么能这么俗气呢!!

不过这么俗气的礼物她真的好喜欢。

顾明鸢默默鄙视了一下自己轻而易举就被狗男人的糖衣炮弹收买的行为,然后又盯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和手链三百六十五度的欣赏,心里美的冒泡。

直到一道寡淡的男声打断了她孤芳自赏的兴致。“欣赏够了没?够了麻烦让让。”

顾明鸢下意识回头,以一种诡异的姿势仰视某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洗完澡,又立在门口看她看了多久的男人。

顾明鸢看着男人脸上耐人寻味的表情,又回想了一下刚刚自己时不时傻笑的蠢样,眼皮不由重重一跳!

“你、你是背后灵吗?站在别人背后又不出声是想吓死我好换一个老婆吗?”顾明鸢没好气的问道。

“沈太太,我以为,你应该会有基本的危机意识。”沈嘉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却落在顾明鸢泄露的风光上停留了一秒,然后轻描淡写的收回视线,语气嘲弄的补充了一句。“但很显然,是我高估了你。”

“你!阿……”顾明鸢闻言,气不打一出来,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谴责他这个行为,可她忘了自己蹲了太久,起身的瞬间脚底就传来一阵锥心的酸麻,犹如过电一般袭遍全身,使得她维持不住身体平衡,下意识的往前倾。

顾明鸢眼疾手快的扑到沈嘉礼身上,两手紧紧的抓着沈嘉礼胸前的睡衣,小脸皱成了痛苦面具。“好麻……”

“你还能再蠢一些吗?”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沈嘉礼也没拒绝,伸手撑着她的腰以此稳住她的身形。

小腿麻痒到了极点,让顾明鸢忍不住痛苦的呻吟出声。

她缩着脚,顾不得颜面,委屈兮兮的埋首在沈嘉礼的胸前,语气强硬的命令道:“你抱我去床上。”

沈嘉礼闻言,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动作。

顾明鸢见状,从男人胸口抬头,不可思议的看了他一眼。

这狗男人竟然拒绝她的要求?

靠!离婚!!

然而发麻的双腿让她一时间也顾不上跟沈嘉礼算账,她咬了咬牙,打算自力更生,自己走回去。

沈嘉礼也在这一时间有了动作,只见他一手扣住顾明鸢的肩膀,一手穿过她的腿窝,轻轻一使劲儿,就打横将顾明鸢抱了起来,依言往那张粉红色大床走去。

将顾明鸢放在床上,沈嘉礼看着她痛苦的样子,难得生了几分怜悯之心,伸手抓起她的小腿,替她揉捏小腿肚。

顾明鸢下意识的收回脚丫子,却被男人强硬的扣住。“别动。”

顾明鸢撇了撇嘴,也没再说话。

酥麻感来的快去的也快,沈嘉礼力道拿捏的很有分寸,一只脚的酥麻之意淡了下去后,顾明鸢不客气的指着另外一只脚。“换一只吧,这边好了。”

沈嘉礼睨了她一眼,嗤笑了一声,倒也没有拒绝为她服务。

顾明鸢两手撑在被子上,双眸移向沈嘉礼的脸,看着他认真给自己按摩的样子,心口莫名跳了一跳。

或许是刚洗了澡的关系,头发只吹了个半干状态,十分随意的散着,让他看起来比之前在酒吧出现的时候少了那么点攻击性。

凭良心说,这狗男人虽然没什么人性,但是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俊脸,要是进娱乐圈的话,也是分分钟能成为顶流一线的节奏。

顾明鸢盯着男人的脸,十分中肯的下了结论。

注意到顾明鸢的视线,沈嘉礼抬眸,与她对视了一眼。

顾明鸢偷窥美色被当场抓包,莫名有点心虚,眼神十分不自然的移开,收回了自己的脚,然后干咳了一声。“可、可以了。”

沈嘉礼瞅了她一眼,然后缓缓站起身,看了一眼原封不动的床单。“沈太太,难道你打算让我晚上睡在这粉色的公主床上吗?”

顾明鸢早就想好了应对之词。“公主床怎么了?身为这个房间的主人之一,我有权利拒绝你这个无理的要求!你看看我这双手,是一双能换床单的手吗?”

她从小到大拎的最重的东西也就是学生时代的书包而已!

沈嘉礼盯着她伸出来的细长白皙的十指看,竟然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

沈嘉礼吸了一口气,放弃了沟通。“行吧小公主,是我高估你的生活自理能力。”

他就不该对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抱有什么幻想。

顾明鸢看着沈嘉礼往衣帽间走去,便跳下床,跟了上去,见他在去翻床单,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口升起。“你、你干嘛?”

“我自己换。”

“不准换!”顾明鸢快步抵在衣柜门口,幼稚的阻止他翻箱倒柜。

“顾明鸢,麻烦你醒醒,过了今天你就整整二十五周岁,已经不是什么十五六岁的少女了,这种粉红色床单,不适合你。”沈嘉礼皱眉,试图跟她讲道理。

“你放屁!我永远十八岁!!”顾明鸢没想到这狗男人为了一个床单竟然对她展开这么恶毒的人身攻击,顿时怒火沸腾。“你这老男人!我还没追究你瞒着我偷偷回国,背着我跟你那群狐朋狗友寻欢作乐,你竟然还好意思嫌弃我年纪大?”

沈嘉礼:……

讲讲道理,他什么时候嫌弃她年纪大了?

顾明鸢本来都打算看在千万首饰的面子上不跟他计较,现在看他这个屌态度,气性瞬间又上来了,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这男人良心是被狗吃了吗?回家到现在,整整两小时过去了,你半个解释都不给,一个生日祝福都吝啬说,全程不耐烦的跟我欠了你八百万似的。”

沈嘉礼捏了捏眉心,冷静的提醒她一个事实:“明鸢,我以为,徐明泽已经跟你解释过了,而且你刚刚还很满意你收到的生日礼物,不是吗?”

“生日礼物是生日礼物,那本来就是你应该的,你以为一套首饰就能抹去你那些恶劣的行为?”顾明鸢一脸不屑的冷哼,控诉他的行为。

沈嘉礼无言以对。

他不明白自己当初到底是哪根筋儿不对,竟然会站在这里试图跟她讲道理。

顾明鸢见他皱着眉,一脸不认同的模样,呵呵了一声,好心给他提了一个建议。“总之,我就要睡那套公主床,你不喜欢的话,大可以睡书房或者次卧。”

说罢,顾明鸢也不等沈嘉礼反应,从一旁的衣柜里拿了一套睡衣,径自往浴室走去,单方面结束了跟沈嘉礼的对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