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妻:总裁错认白月光》陶昕然林霄(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娇妻:总裁错认白月光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三千万

角色:陶昕然林霄

简介:她的婚姻,是一场阴差阳错,却被认为是她精心设下的局
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活出璀璨,她使出浑身解数,
终于获得了众多大佬的认可和赞赏
他这时才发现,她已经无比耀眼
她一个回头:“还想离婚是吗,来签字吧!”

书评专区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看到最新章节,主角就是一个受虐狂没跑了。辛辛苦苦把小雷家发展起来,被人摘了桃子,还被那些村民还有厂子里的工人各种骂。正常情况下,是个人都不会再重蹈覆辙了,可主角却去接了一个烂透了的厂子,然后力挽狂澜把厂子搞活了。可然后呢?好不容易发明个空气炸锅,上面不理解,下面不理解,现在连家都快被人掏了,我就想问主角图个啥?在那个改开的年代,主角的能力自己不能干出个名堂来吗,非要给人当牛做马,还自认为自己了不起、自认为自己是救世主的样子。你知道你在别人眼里是什么吗?就是一尿壶!用的到你的时候,好!用不到你的时候直接丢掉!

法神降临:这么中规中矩的粮草真的很少见了,给个粮草分吧。问题就是看完这本书我气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我们战士到底要怎么活着你们才满意?一个传奇法师学了几个月剑就可以吊打我们精英传奇战士,一级的学徒就能杠我们三级的近战,更夸张的法师开个加速法术就可以用小刀慢慢捅死一个苦练多年的大战士,想想前期要给主角当垫脚石,打仗需要我们当炮灰,当战斗力计量单位,后期位面战争更是没有我们啥事。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这个世界到处充斥着对我们战士的压迫,我们狂暴战士们何时才能真正的站起来?

红场枭雄:【粮草】穿越到1987年的苏联,附身为军队高官之子,克格勃特工。他在苏联末日里牟取利益,他在各个派系间左右逢源。前世的商场败寇,今生的红场枭雄。

替嫁娇妻:总裁错认白月光

《替嫁娇妻:总裁错认白月光》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8章

季寒川握着手机,修长的骨节不由得收紧。

他的眸底已经满是肃杀。

只说了一个字:“找!”

这个女人真是将她所有的形象期待都败光了。

犯贱爬他的床,事后不讲规矩仙人跳。

如今,还不守约定要出逃?

当他季家是酒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旁边,夏薇薇在季寒川接起电话的那一刻,就有点紧张,她看着季寒川的脸色变得冰冷,小心翼翼的来到季寒川的身边。

抬起双眸,柔波带水,悠悠问道。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临时出了点事情,我先去处理一下,你好好休息。”

季寒川低头望了夏薇薇一眼,转过身来又淡淡吩咐道。

“管家,好好照顾她。”

吩咐完之后,他甚至没有停留一刻,便下了楼,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

从病房里出来,陶昕然的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外婆没有什么事,还是安安静静的像是睡着了一样躺在病房里。

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要嫁到季家有关,舅舅们并没有把外婆的氧气罐拔掉。

凌晨的医院走廊十分安静,她从住院部出来,乘坐着电梯缓缓地向下走。

住院部还算是有点人气,电梯越来越向下等到了一楼大厅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冰冷的窗口,连点人气都没了。

这种地方,平时就是拍鬼片的地方。

什么红绳少女,每个死去的人都有一个红绳,一天一个人乘坐电梯,但是她很害怕,进来个小女孩,她觉得总算是有点人气。

结果,她发现女孩的手上系了个小红绳。

陶昕然的心里提着一口气。

平时也不害怕,可是在这种地方越是想这些鬼故事,越是害怕。

后来,虽然电梯里只有她自己,但是她都坐出了一种感觉这也有人,那也有人的感觉。

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刻,她从电梯里走了下来,结果,刚要迈步,一个高大的,具有压迫感的黑影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吓得陶昕然脚下一软。

“啊,鬼啊!”

直接差点摔倒,下意识的伸手扒了一下面前的“鬼”,在看清楚对方的长相的时候,她忽然呼吸一滞,赶紧又松开了。

“季……季先生。”

陶昕然睁大了眼睛,看着忽然出现的季寒川。

虽然周围的环境晦暗,她将季寒川脸上的情绪看不太清,可是,光感受着周围的气压,就感觉到季寒川此时一定要弄死她。

“好……好巧,季先生是身体不舒服吗?”

陶昕然强挤出来笑容,佯装镇定。

但是,季寒川依旧没有说话。

陶昕然心里有点怂,越说越怂了,季寒川不说话的时候,那种压迫感就更大了。

她也反应过来了,季寒川不可能是身体不舒服,他是专门来抓她的吧?

“季先生,我想我们是契约关系,我知道你让我待在季家,我不该偷跑出来。”

陶昕然眸光暗了暗,心里一横,咬了咬牙,抬起头来认真望向了季寒川。

“但是,我来看我外婆,我需要确保我外婆的安危。”

这是陶昕然的家务事,她与季寒川不熟,她其实并不想将自己的家务事告诉这个人的。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不说又讲不明白。

季寒川本来以为陶昕然会先狡辩,却没想到陶昕然会主动认错。

他静静地望着陶昕然,过了一会,薄唇轻启。

“这又是耍得什么花招?”

陶昕然心中无奈,这个男人的话明显就是不相信自己。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季寒川,心中烦躁,转身看了看身后的电梯,没有说话,直接按了上行键。

“你不相信,我带你去看看。”

她现在与他绑在一起,是因为很多误会的原因。

她现在就想向他证明一下,她并不是他想的那么心思恶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