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作精娇妻她改邪归正了》慕寒江郭思景(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作精娇妻她改邪归正了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宁宁颜

角色:慕寒江郭思景

简介:死前,她祈祷老天再给她一次机会,没想到就真重生回到六年前
这时她还没得病,也还没离婚,一切都还可以挽回!
但某人早就被坑了不止一次,差点就要一时心软放她自由
她却一反常态,强势宣告:“这辈子、下辈子你都是我老公,离婚绝对不可能!”
——这辈子他们角色互换,轮到她宠他、粘他、爱他、守护他!

书评专区

逍遥山水:种田流粮草- 更新是个坑,目前已经70W字, 风格和《随身装着一口泉》 很像,但是比较新, 喜欢休闲种田的推荐。

宦海沉浮:这个小说最关键的是没有合理性。1979毕业的优秀大学生,不怕吃苦踏实工作的年轻人,在见识过深圳特区那种“人间天堂”以后,他还能够忍受那种老婆孩子没有房子住的生活,他还能够忍受那种周围全是敌人的生活,未免太不合理。他从来就不会想去深圳情人那边找点事做赚钱?1979年代毕业大学生的地位应该和现在的公司CEO差不多吧?再纯真再理想,经历过自己的学生自杀,经历过乡镇官员同事的倾轧,经历过背叛自己的恩人,经历过老婆和幼儿没有房子住……这些经历还不够使一位20多岁大学生改变思维?小说中写的清清楚楚,不认字的农民跑去深圳打工一个月都有1000多工资,比在镇里官员一年工资还多。

替天行道:j现代心理学家在古代用心理学装逼忽悠人的故事。一本好书,一个好作者,难得的能对自己写的书内容进行深入研究再下笔的作者。就是春秋笔法用的太多,搞得我经常要回头看看之前某个段落自己是不是漏看了什么。太监,据说是被和谐了。再次感叹和谐大军究竟拍死了多少好作者和好作品呢?

重生后,作精娇妻她改邪归正了

《重生后,作精娇妻她改邪归正了》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对你好的事你记不得,说了几句重话你倒是记得清楚。”

宁采对余珍吐了吐舌头。

“妈,你和爸爸,还好吗?”

“还好,干嘛这样问?”

“没,没事,那我先进我房间了。”

“好,你爸爸起床了,我就叫你。”

“嗯。”

宁采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想了许多事。

记忆从小时候开始。

她记忆是没有亲生母亲的,小时候是奶奶带大的,后妈是她四岁进门的,那时候奶奶让她直接喊余珍妈,她就喊了,一直到现在。

五岁那年,妈妈生下弟弟。

十岁前,妈妈对她还算不错,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开始对她有些谩骂,有时候甚至会动手打她,可能那时候她真的调皮吧。

她还记得那时候她说了许多话,说者无意,听着有心,现在许多话,她现在都记得。

一直到她上了高中,妈妈对她的态度才好了许多,可能是远香近臭,高中住宿经常不在家,一个礼拜回家一次妈妈都会准备好吃的。

宁采又想了想未来,因为她闹离婚,父母都劝她别离,这么好的男人去哪里找?对她那么好,对岳父家也那么好,长相身世没得挑,为什么要和他离婚,简直是不知好歹。

宁采就不愿回家了,几乎很少回家。后来和慕寒江离婚后,她就主动找了上司,她当了一名战地记者,同行有两个男同事,他们对她也很是照顾,可是他们后来一个中弹身亡,一个断了手臂留下残疾,他们这样,宁采也很难过,毕竟一起战斗了那么久,一起经历许多生死。

战地记者很累,生活十分艰苦,每天都活的胆战心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颗子弹瞄准了他们的脑袋,也说不定头顶就有炸弹投下,所以他们十分珍惜生命,所以去之前,必须留下遗书的。

宁采留的遗书,是对慕寒江的告白和感谢。

可是等到他死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写了那一封遗书吧。

还有那两个同事,一个已经四十,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一个三十,单身。

一般的人是不会当战地记者的,已经四十岁的同事名为李加木,他有个儿子,在五岁的时候检查出有白血病,白血病很难治,不仅要花大量的金钱,还要有人照顾孩子,如果找到了合适的骨髓,那么就有救了。

为了孩子,所以他去了,去当了战地记者,因为去一次会得到一笔很丰厚的奖金。

他去世后,宁采去医院看过他,孩子八岁了,很乖,因为化疗,头发被剃光了,戴着帽子,但是他很爱笑,对生活充满希望,宁采表示很同情,除了给孩子一点钱,她无法做什么。而他老婆被这个孩子折磨的只剩沧桑。

而另一个同事,名为张西,他是因为自己所爱的人去世,心中无欲无求才去的。

他们都是非常伟大的人。

今天先陪陪家人,明天去找夏泠。

宁采的思绪飘了很远,直到房门被敲响。

余珍打开门,说道:“你爸爸起床了。”

宁采哦了一声,就出门和宁德坐在一起。

宁德拿出烟抽着:“听你妈说,你和寒江和好了?”

宁采嫌弃捏了捏鼻子,点头。

“这样才好嘛,你看人家寒江,长的板板正正,家里又有钱,他家人还那么有礼貌,对你更是那么好,你有什么不满意,前段时间还闹离婚,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宁德再次抱怨。

“爸爸,我知道,你喜欢这个女婿,他对你大方,彩礼给了那么多,你也敢收?”

宁采到现在都不满意,爸爸收了那么多彩礼。

就因为慕寒江的大方,爸妈对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以前,高中高三的时候放假后回家,她的房间被宁非白占了,因为宁非白说她的房间好,空间足,阳光好,就占了她房间。

她回家房间被占了,她很生气,她还没嫁人,她回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于非白还说,那么好的一间房,空着的多可惜?

宁采气坏了,和宁非白大吵一架。

后来余珍也觉得宁非白这事做的不地道,就说只要宁采回来,房间就让宁采住。

后来上大二,她和慕寒江结婚后,她刻意隐瞒,因为当时怀着孕,她想着孩子生了后,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婚,父母也不会知道她结过婚,离婚后就可以和郭思景在一起了。

谁知道,她一个大意,把结婚证放在抽屉中,被宁非白看见,拿到爸妈面前。

慕寒江被请来家里吃饭,他主动带了许多高档东西进门,又说彩礼要准备的东西,确实吓了余珍和宁德一跳,没想到女儿有一天会嫁这么好,女婿出手这么大方。于是宁德就郑重说,宁采的房间不许宁非白住了。

她知道,这都是因为慕寒江,父母才对她有所改变。

宁德一脸正经:“我女婿给我的东西我怎么不敢收啊?”

“他给的是彩礼,我们办婚礼,你得回嫁妆,我就看着,我和他结婚,你要给我准备什么嫁妆。”宁采无所事事玩着指甲。

“什么时候办婚礼啊?”宁德按灭手中的香烟问道,余珍也过来坐着听。

宁采没有答,她现在还在上学,办婚礼繁琐,慕家又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豪门,一场婚礼没那么简单。

余珍道:“上次和他家人见面,他家人说全看两个孩子的意见,采采,你有什么意见,什么时候办婚礼?”

宁采摇头,“我也不知道。”

宁德也说:“急什么,采采等你毕业再举行婚礼,她现在本来也还小,这么早办婚礼,别人会说闲话。”

三人一人一句,不知不觉就已经十点半了,余珍去了厨房准备午餐,她说:“采采,你打个电话给寒江,问他中午回不回来吃饭,要回来我就多准备一些菜。”

宁采哦了一声,拿出手机,拨通他的号码。

MJ集团。

付洋觉得今日慕总的心情似乎特别好。

开会的时候,主管说错了好几个数据,慕总居然没生气,反而笑着说,晚上多休息,下次注意。

回办公室,慕总的嘴角就一直弯着,看文件时,时不时笑笑,还夸他做事做的很好,短短两个小时,给他加了两次奖金。

付洋简直不敢相信,慕总有一天会变成这样!

一直以来,他都是很严肃的样子,怎么今天反差这样大?

哦对了,还有四个月前也是这样莫名其妙的笑,动不动就给他加奖金,那是因为四个月前慕总和夫人领了结婚证,因为太开心,连续好几天加了好多次奖金。

但是,后来才有知道,夫人不喜欢慕总!

付洋这就想不通了,慕总人这样好,有钱有颜的,夫人咋不喜欢他呢,这结婚几个月来,上班都提心吊胆的。

这次莫名其妙这样,又有什么事?

一直到,慕总私人手机响起。

接电话时,他在给他递文件,他还没出去,慕总就接通了电话,嘴角疯狂上扬。

只听见他说:“老婆,怎么了,想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