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慕泽霖泽霖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归隐后,她带着三个小魔王惊了全球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池米唐

角色:慕泽霖泽霖

简介:沉睡五年,她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撕绿茶,斗渣男!
一洗前耻后,归隐山村……
不成想乡下等她的,是三个小奶包!还有一个大的黏人精!
“离我远点!我们不熟!”
“DNA检测显示,你是三个崽的亲生母亲!”

书评专区

叛僧:金庸题材

网游之荒古时代:为什么要有胖子啊啊,我去,上次看大冒险的时候就是因为主角身边有个狗头军师让我不喜欢,这才弃书的,上次的上次看一本网游小说,叫什么已经忘了,没看完也是因为主角身边有个女的莫名其妙总给主角捣乱才弃书的,这本里又来个胖子,我问一下,在主角身边安排一个让读者看了就恶心讨厌的家伙已经成了网游小说约定俗成的规矩了吗?如果是的话,那麻烦哪位告诉我一声,我以后不点开网游小说了还不行吗!

回到大明当才子:粮草,作者的战争和政治斗争功力很深啊

归隐后,她带着三个小魔王惊了全球

《归隐后,她带着三个小魔王惊了全球
》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呵呵。”

水澜溪笑了,只是笑意不达眼底:“老爷子医术很好,身份应该不低,我与水家的事不会不知道吧?”

陆老爷子以为她顾左右而言他,且他极不喜功利心太重之人,冷哼一声:“这两者有关系吗?”

“大宝为什么早熟,是环境逼迫得他不得不成长!”

“他跟我说很早就知道了自己不是沈家的孩子,很早是多早,三岁还是两岁?”

“他在那么大恶意中都没有长歪,我这个亲妈多宠爱一点,就能让他长歪,您这话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水澜溪说得毫不客气。

陆老爷子被噎的说不出话,半晌后,幽幽叹了口气:“还从来没人在老头面前这么说话。”

话虽如此,但他并未生气。

“是我着急了,抱歉。”

水澜溪摇头,一手拎起桌上的茶壶,一手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递过去道:“恭维话您听得多,我如果也是千篇一律,怎么能吸引您的注意呢。”

陆老爷子一怔。

他见过的世家中的优秀小辈没有一百,也有五六十个,眼前这一个绝对排得上前五了。

陆老爷子接了茶,喝上一口:“我不会答应你的请求。”

他留在山庄给小宝治病,是为了还乔秀莲一个恩情,而且只留五年。

今年底,他就可以离开了。

水澜溪眼珠一转,慢条斯理的开口:“老爷子,我家住南越市菩提镇白泽村,翻过村后的十万大山,就进了原始热带雨林,您不想去看看里面的瑰宝奇珍吗?”

陆老爷子双目如炬,作为一位中医圣手,中草药对他而言,就是鱼儿与水,蜜蜂与花。

但他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别诱惑我这老头子,我老胳膊老腿的,就算进得去雨林,也出不来。”

原始热带雨林,那都是毒虫、食肉动植物的天下,还有瘴气,如果没有向导带路,深入雨林就等于死,甚至生不如死。

陆老爷子虽然老了,但也没想过去送死。

何况他陆家不缺采药人。

水澜溪挑眉,太聪明了也不好忽悠,不过她别的没有,手里的丹方多得是。

“老爷子,能否借一下药房?”

陆老爷子吃惊的问道:“你会中医?”

水澜溪摇头:“不会望闻问切。”

陆老爷子:……

中医最基础的检查方式就是望、闻、问、切,是医生基础的功底。

她还不如直说不会呢!

陆老爷子哼了声:“出门往右边走,第二个竹屋就是药房。”

“谢谢老爷子。”

水澜溪微笑着起身离开。

但她走进竹屋,直到天黑了也没出来。

大宝想去竹屋,可惜陆老爷子一句话阻止他:“不要打扰她。”

大宝就坐在竹楼门口望眼欲穿。

二宝跟出来,坐在他旁边:“大哥,她真的是我们亲妈咪吗?”

大宝:“嗯。”

二宝:“她为什么不要我们?”

大宝转头看他:“她没有不要我们,植物人都不能动,就是整天像小宝睡着了一样躺在床上的。”

二宝低下头不说话。

大宝就叹了口气:“你看她现在醒来了,不就来找我们了吗?”

二宝抬头:“那我们要跟她回家吗?”

大宝:“嗯。”

二宝:“小宝怎么办?她有钱给小宝治病吗?”

大宝不确定了:“有……吧。”

二宝又担忧的问:“她打架比你还厉害,会不会打我们?”

大宝:“我什么时候打过你?”

二宝:“你今天早上打我屁股了,前天打了我的头,还有……”

大宝:“闭嘴!”

二宝一副‘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表情看着他。

大宝的手有点忍不住了。

他别开脸:“她打的是坏人,她说会让陆爷爷跟我们回家,还说以后会保护我们。”

二宝愣了愣说:“她身上香香的,有妈咪的味道。”

大宝眨了眨大眼睛,轻轻的嗯了一声。

当水澜溪拿着一支试管走过来,看到他们兄弟时,惊讶道:“在等我?”

大宝站起来装模作样的望天:“我们在看星星。”

二宝则好奇的打量她。

水澜溪笑笑,没拆穿他们:“进去吧,外面风大。”

大宝和二宝转身进了竹楼。

“我们去叫小宝下来玩。”

其实是想让水澜溪看一看小宝。

陆老爷子看到水澜溪进门,视线落在她手中碧绿色的试管上。

“这是什么?”

“无痕精华液。”

水澜溪饿死了,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咬了一口。

“无痕精华液?”

陆老爷子愣了一下,忽然眼神锐利如刃,直直盯着她:“无痕膏是你做的?”

水澜溪点头:“还请老爷子替我保密。”

至于告诉他,当然是给自己添加筹码,好让人主动跟她走啊!

“好,好东西啊。”陆老爷子激动的问道:“这无痕精华液比无痕膏怎么样?”

水澜溪:“升级版。”

这下陆老爷子彻底坐不住了:“我打电话叫人送一只兔子过来。”

“何必那么麻烦。”

水澜溪嘴里咬着苹果,右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在左手背上轻轻一划,鲜血瞬间溢出来。

陆老爷子又是一惊。

他看着水澜溪的眼神渐渐变了。

水澜溪止了血后,就将无痕精华液滴在手背的伤口上,接着继续吃苹果。

陆老爷子看得一愣一愣的。

“你只滴了一滴。”

“够了。”

十分钟后,水澜溪的左手背上光滑白嫩,看不见一丝伤痕。

陆老爷子握着她的手,戴着眼镜看了又看,摸了又摸:“真神奇啊!太神奇了!”

水澜溪抽回手:“您老别像个小流氓一样。”

陆老爷子嘴角狠狠抽了抽,摘下眼镜:“你就不怕老头子我将你扣下来,逼你交出配方?”

“您给小宝续命了。”一个私欲极重之人,怎么会留在山庄里给孩子治病呢!

陆老爷子瞪她:“那是我欠了你姥姥的救命之恩。”

“能知恩图报之人,坏不到哪去。”

“历史中为了报恩残害无辜之人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老爷子锲而不舍啊!

水澜溪颇为无奈:“您是吗?”

陆老爷子一愣,吹胡子瞪眼道:“我当然不是了!”

那不就结了!

水澜溪摇摇头,人老了就是爱瞎操心。

陆老爷子:……

感觉被她嫌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