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要翻天:拐个将军做相公最新章节列表_农女要翻天:拐个将军做相公全文免费阅读(孟彤孟大)小说

小说:农女要翻天:拐个将军做相公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凤五

角色:孟彤孟大

简介:一睁眼,她就听到了爷爷奶奶刻薄的话,还被迫分家
穷家病爹,老娘还是个人人可欺的软柿子,这日子怎么过?
说好的荣华富贵,说好的和丈夫一世美满呢?
她就不信了,就凭她这实力,还不能自己创造出个美好未来!

书评专区

神墓:辰东代表作待到逆乱阴阳时,以我魔血染青天辰东的作品,想象瑰丽,笔力雄浑,场面宏大之极。他笔下光怪陆离,武者战天斗地不可一世,小小的一场村口斗殴也能打的嘶吼震天、圣威弥漫,神光放射威震太古,气吞山河,最后一定要“举世皆惊”…最后这一点经过不断放大已经成了他的缺点,玄幻文后期打的天崩地裂也就罢了,从受精卵开始就威震万古,后期战斗还怎么收的住,也让人审美疲劳不过恭喜你,在这本神墓中,辰东还没有养成滥用形容词的习惯,战斗描写尚在可接受范围内。作为不死不灭的续作,神墓延续了上本书慷慨悲壮之风,天道布局也给人以万物刍狗的无情之感,结局魔主等人的牺牲更是升华了作品,首尾呼应,荡气回肠

全球大地主:……才十万字就太监了?

大秦之帝国再起:谁说前期仙草的?前期仙草个毛线,瞄了十几章,连个搭话的都没有,猪脚就像在意识流梦游一样。膈应

农女要翻天:拐个将军做相公

《农女要翻天:拐个将军做相公》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铁头看看垂着头的春二娘,又看看一声不吭的孟大,觉得孟彤真的很可怜。她的爹和娘都这么弱,只能靠她一个小孩子,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她那个凶巴巴的奶,和她那两个厉害的叔叔呢?

赵荣给自己点了锅旱烟,低头“吧嗒吧嗒”的抽着,他也在权衡得失,孟彤的意思他听明白了,她是想让他们家出现扮黑脸,在陈金枝等人为难春二娘时,帮他们跟陈金枝等人争一争,说上句话。

不过几句话就能决解的事情,自然不难,难的是他们出面说这个话值不值?孟彤一个小丫头出现请托,这份量到底还是太轻了。

这个事说穿了,就是让他们赵家顶在孟大他们一家三口的前头,跟孟家老宅的一群人干,一个闹不好就会吃力不讨好。赵荣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垂着头不吭一声的孟大,在心里叹了口气,默默的垂下了眼。

屋子里谁都不说话,寂静良久之后,孟大语气疲惫的哑声开了口,“赵大叔,拜托您务必帮侄儿这一把,否则俺们一家三口只怕是真的没活路了。”

父母亲情与妻儿之间,孟大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懦弱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

赵荣见孟大终于开了口,心中也是大大松了口气,他是看着孟大长大的,自然不希望孟大一家出事。矜持的故意沉吟了下,赵荣便点了点头,答应道:“好,既然你跟大叔开了这个口,那大叔就勉为其难的帮你这一把。”

孟彤闻言暗暗松了口气,心知自己就是再能干,再聪明,这副身体毕竟也还是个八岁的孩子,不能让人信服是肯定的。刚才孟大要是一直不开口说这一句话,她们今天到赵家这一趟,很可能就白来了。

从赵家告辞出来,天已经全黑了,因为天上有月,四野倒也不会黑的看不见路。

十月的河北府,晚上的风吹在身上已经很冷了,孟彤突然想起晚上烧炕要用的柴禾,不禁苦着脸扭头问孟大,“爹,您说今晚俺奶能准俺们用家里的柴禾烧炕吗?”

孟大看着她沉默了一阵,才低低的叹了口气,摸了摸孟彤的头,说:“咱们回家之前,去村口的小树林里捡些能烧的树枝吧。”

孟彤不由就跟着叹了口气,想起下午去小树林看到的情景,她道:“下午俺看到林子边上有棵不知是谁砍断的小树,就在林边的地头上躺着,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砍断的,被太阳晒的干干的,咱们把那个拖回家,应该就够晚上烧炕用了。”

孟大却没有孟彤这么乐观,沉声道:“就算不够用也只能凑合了,等挨过了今晚,明天咱们就都去山上捡柴禾去。”

眼见着就要入冬了,他们若是没有准备好足够的柴禾,是会被生生冻死的。

春二娘在旁点头表示赞同,孟大的身子不好,饿上一顿可能还没事,可要是冻上一夜,就一准得出事。

孟彤和春二娘顾及孟大的身体,三人慢慢走到村口的小树林,再由春二娘独力拖着那棵小树在前走,孟彤牵着孟大的手在后慢慢的跟着,等三人回到家时,月亮都快移到中天了。

孟家老宅里如孟彤所料,今晚确实已经乱过一阵了,这从陈金枝在堂屋里骂骂咧咧,不肯停歇的声音就可以看出来了,灶间的灯也还亮着,里面传来碗盘碰撞的轻微响声,应该是蒋氏还在收拾。

听到孟大等人进院子的响动声,孟大柱忙从堂屋里走了出来,一见春二娘拖着棵树进来,他不由奇怪的问走在后面的孟大,“大哥,你们晚上跑哪儿去了?怎么也不回来做饭吃?春二娘拖着颗树回来做什么?”

p>堂屋里,陈金枝的咒骂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孟大刚想开口答话,孟彤就用力拉了他一下,抢在孟大之前脆声开口道:“二叔,俺们趁着天没黑,上山地那边找柴禾去了,俺奶把俺们家分出去单过了,俺们也不好意思再用家里的柴禾,俺爹的身子你也是知道的,他饿一顿还没关系,可要是冻上一夜,就肯定得生病的,俺奶给俺们的那几两银子,俺们都拖给平九叔家给帮着房子开工时,买材料、请人、做饭买菜肉了。”

孟七斤在堂屋里听到这话,一个箭步就冲了出来,叫道:“什么?你们把那整整十五两银子都给赵家了?”

孟彤故作天真的歪头笑道:“是啊,三叔,建房的事有赵爷爷家帮俺们的忙,也不用俺爹和俺娘看着,冬天马上就到了,俺们都还没有柴禾过冬呢,打明儿起,俺们全家就得为过冬的柴禾忙起来了,俺爹走的慢,俺的力气小,俺们俩都捡不了多少柴禾,只能靠俺娘多背些柴禾回来。今天时间是来不及了才砍了颗小树回来先凑合着。”说着,孟彤故意叹了一声气,道:“希望晚上烧炕时,烟气不要太大才好。”

在孟彤和两人说话的功夫,春二娘已经默不吭声的打开了自家的房门,把那个小棵“唰唰唰”的拖进了屋子里。

孟大柱和孟七斤看着那颗小树消失在东厢门口,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说什么?叫春二娘别去捡柴禾,留在家里干活?他们要是敢开这个口,孟二丫那个死丫头肯定就敢开口向他们要家里的柴禾用。

不让用?那到时冻死了孟大算谁的?倒时那死丫头到外头一哭,说是他们故意逼死的?他们还不得被别人的唾沫星子淹死?

特别孟七斤此时更不敢出这个头,他还没娶媳妇儿呢,到时要是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把他盼望已久的亲事给揽黄了,他还不得哭死?

春二娘点上了屋里唯一的一盏小油灯,孟彤就把孟大扶到了炕上坐了,她让春二娘把那小树的枝丫都用柴刀砍断劈断,自己则用白天烧剩的一点儿柴禾把灶火烧了起来,开始烧水。一边又去勺了足足两斤糙米,故意用木盆装了拿到屋外去淘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