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之妻不好当》陆铃楚舜华(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权臣之妻不好当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阿楚

角色:陆铃楚舜华

简介:现代混迹的官场的她,一朝穿越到了穷酸秀才家;
为了家计,只好撸起袖子干!
致富发家,投身商海……她倒也乐在其中
没想到的是,这酸秀才夫君一跃成了状元郎——
在官场上越来越得意,人也越来越腹黑了……

书评专区

神奇的淘汰:披着传奇的皮

退役神探:非常的可惜了,一方面文笔上尽力写实,一方面故事上十分扯淡,反派被包围在楼顶,和主角嚣张的bb几句之后开滑翔翼飞跑了,你是柯南世界吗?

我家的剑仙大人:被封印的蜀山后人男主遇到画里走出来的小剑仙的故事。个人觉得是最能代表木桶的一本书,给的是四星,但实际要说的话应该在三星半左右吧。前几本书还是有点过于小众了,这本加上了各种都市爽点之后就相当不错了,而之后的猛虎教师虽然成绩更好,但是再之后的痞子圣徒和目前的妖怪管理员只能说木桶的转型还是有点问题的。这本书里的各个角色依旧是比较鲜明的,但是也有木桶一贯的缺点,主线模糊,以及会出现前后剧情矛盾的情况。然而抛开一些无关紧要的缺点,你看,主角的童颜巨乳姐姐还是很骚的,某条小白龙的水还是很多的,猫咪的咬还是很舒服的。。。我好像说的太多了

权臣之妻不好当

《权臣之妻不好当》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5章

薛老太听了,麻溜的站起来走到儿子身边一巴掌一巴掌朝着儿子脑袋招呼去:“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说这些话都是在拿刀戳我这老太婆的心。我什么时候想着卖你了,我要卖的是楚娇那个不下蛋的母鸡,她要害得你断子绝孙,你还帮着她。”

薛老太越说觉得越心酸,越说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真的是为了小儿子好,她一把打一把骂:“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还埋怨上我和你爹了。”

“你说你,赚的银子全都给楚娇那贱蹄子治病了,现在你都快四十岁了,我和你爹娘就盼着你有后,我们日后到了九泉之下也好去见你爷爷和奶奶,你怎么就这样固执。”

薛根山闻言,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眼泪都笑出来了,抬起头,看向还在一巴掌一巴掌打自己的母亲。他的左肩伤口又出血了,可他感觉不到痛。他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很冷,就好像自己现在置身在冰天雪地一样。

薛老太看到他笑得如此疯狂,如此吓人。打得更用力了:“我让你笑,我让你这个黑心肝的不孝子笑,老娘今儿就要打死你。”

薛根山收敛笑容,咬着唇,直到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他依然跪得笔直任由母亲打。他的心里,何其悲哀,甚至好几次想着,这真的是自己的父母吗?为何他和大哥之间相差那么远,大哥从小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他呢,脏活累活,他全都干了,就连娶媳妇都是凭着自己的能力才能把媳妇娶回家。

看到媳妇忍气吞声,他也不敢带着媳妇反抗。十多年来,媳妇嫁给自己受了多少委屈,他真的是数也数不清了。

看到薛根山这样,站在不远处的楚娇忍不住了,她哭着想要上前为丈夫挡下所有的责骂和巴掌。阿狸却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不让她站出去:“姑姑,你和姑父日后想要过上舒心的日子,今天的苦你们就必须受着。”

不破不立,凡事都要有一个了断,若是任由薛家人闹下去,姑姑和姑父能不能走到最后还真是很难说。再恩爱的夫妻,也无法忍受年复一年的压榨和辱骂,当心中的愤怒怨恨积聚到一定程度,爆发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如此,何不趁着今天做一个了断吧。

薛老头看到小儿子左臂上的纱布全都染成了红色,他终于是忍不住上前拉开老伴:“好了,再打下去儿子就得被你打死了。”

“打死这畜生算了,权当老娘没生这混账东西。”薛老太打累了,不断喘气。

薛根山抬起头,大家都看到他的唇角被咬出血了,再看看他那苍白得可怕的脸,都心有不忍,纷纷劝薛根山赶紧进去让大夫帮包扎伤口。就连大夫也让伙计出来催着他赶紧处理伤口,要不然左肩就彻底废了。

薛根山却不愿意,他看着众人,露出一个难看的笑:“薛根山在这里谢谢各位的关心,可是我家这些糟心事今儿就要劳烦各位做一个见证了。薛根山,感激不尽。”

说完后,他看向自己的父母:“父亲母亲一直都在埋怨,埋怨阿娇是不下蛋的母鸡,嫌弃儿子赚的银子都给阿娇看病了。其实真正有病的人是我,真正不下蛋的是我,不是阿娇。她是一个好女人,为了我忍受了十多年的辱骂,今天,我再也忍不住了,要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面前把这件事说出去。”

“娘,您和爹可还记得二十一年前的冬天,大哥跟着人上山打猎,他猎不到东西甚至还把自己弄失踪了,村子出动了不少人去找他。最后,发现大哥掉在陷阱里上不来,儿子和村子里的人把大哥救上来。可是大哥埋怨儿子没有早点来救他,一怒之下把儿子推下陷阱里。儿子受了伤,你们不闻不问,还罚儿子在院子外跪了一个晚上,那时候虽然是开春,可是天气依然很冷,儿子本就受伤,第二天天亮便高烧不退,你们任由儿子在房间里烧得昏昏沉沉的,还是薛五叔看不过去,趁着你们不在家,他带了儿子去看病。大夫告知儿子,被大哥这么一推,摔下陷阱伤着了,儿子此生估计也难有孩子了。”

说完后,他仰头望天,泪水从眼眶滑落,滴答滴答的像是锤子狠狠敲击在他灵魂深处,痛着痛着,就忘记了痛是怎么回事:“爹娘,真正有问题的是儿子,而非阿娇。是儿子对不起阿娇,让她背负了十多年骂名。薛五叔让我此生此世都要对阿娇好,可我,终究还是辜负了她。”

薛老爷和薛老太都无法接受这样的说法,他们本想着抓着楚娇不能生孩子这件事来闹,楚家人一定会妥协,一定会拿银子出来的。可是现在却有人告诉自己。其实真正有问题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薛根山。这样的答案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不,不可能的。你一定是为了那贱人在撒谎,你好好的怎么可能有问题。”薛老太指着楚娇,大声说道:“楚娇,你这个贱人,不下蛋的母鸡,你自己有问题现在却要我儿子出这样的丑,一定是你们楚家的人逼着我儿子这样说,一定是这样。”

薛老太已经被气得昏头了,她指着楚家人就乱骂一通。

薛根山艰难站起来,看着像是一个疯子一样的母亲和已经呆愣的父亲。他淡淡说道:“若是你们不相信,现在就可以让大夫来为儿子诊脉,一个大夫的答案你们不相信就找两个,两个不相信就找三个,直到把这定县的大夫都看遍了,到时候爹娘总该相信儿子没说谎了。若是大夫的话还不足以让你们相信,你们现在就可以回去问薛五叔和族长,他们两人都是知情人。”

楚二婶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她一直都以为是婆家妹妹身体不好,想不到居然是妹夫的身体不好。还白白的连累了阿娇被薛家人骂了十几年,她再也忍不住了,站出来大声说道:“要检查,今儿必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查清楚。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们薛家人还有何话要说,还如何在我家阿娇跟前耀武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