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扶熙沈听澜《破产后,她成了霸总怀中娇》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破产后,她成了霸总怀中娇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秋流萤

角色:徐扶熙沈听澜

简介:千金娇花一夜落魄,怎么办——放下身段,艰难求生?
nonono!一个温室倒了,咱再找一个不就行了?!
他,商界霸主,帅气多金,清冷禁欲,首选的高质量温室——
喂!说好的玩游戏,沈总可不要当真哦!

书评专区

崩坏星河:卫生棉回归崩坏世界风格之作,可喜可贺。看过崩坏世界的传奇大冒险的再看这本会很容易接受,这两本的开头可以说是同一个故事,文家大小姐遭人刺杀,主角和风吟暗中保护。故事是同一个故事,然而讲故事的人变了。国王陛下的文风向来是诡异多变,看他的书你永远猜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而且感觉絮儿的笔力又涨了,单在这本里就能看出来,主角王野(不是王柒残念)完全改造了刺杀剧情,变成狗血追女剧,这个改造顺理成章,并没有降低配角智商,而且到刺杀结束时,又来个大反转,真是布置缜密。

快穿之掠夺金手指:评语想不出来,自己看去。

东京影姬:只能说,这书跟上本书一样,作者还是没什么变化。本以为看前面剧情,以为作者摆脱了重生女学霸这书的弱智言情桥段,没想到作者还是改不了,还是照样这么写。只能说是我看走了眼,书币是白花了。

破产后,她成了霸总怀中娇

《破产后,她成了霸总怀中娇》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0章

沈月瑶蹦蹦跳跳的跑过去捡球。

一开始是两个人对打,后来,其他男士的女伴纷纷加入,变成了双打。

徐扶熙着实厉害,就算是带着沈月瑶这个新手,也能游刃有余。

但沈听澜不知何时下了场, 不见踪影。

两人打了好几轮,对手换了好几轮。

最后成了罗森钰跟王嘉嘉。

罗森钰网球打的挺好,王嘉嘉表现的其实不像是新手,她是会的,只是故意说不会,让男人教。

王嘉嘉一个球打过去,正好沈月瑶没接住,她假装惊呼,跟罗森钰撒娇:“森钰,我的球打过去了。”

那个做作的姿态,让沈月瑶瞪了瞪眼睛,只想翻白眼。

打了好几个球,都是那边拿的分。

瞧对方那个得意样子,沈月瑶不服气。

徐扶熙倒是沉得住气,善存体力。

“瑶瑶,要不,你找人替你上来打。”罗森钰发话。

沈月瑶不擅长运动,眼下汗流浃背,气都不顺,明显是支撑不住的。

闻言,沈月瑶就看向休息区,正好沈听澜打完电话从外面回来:“小叔,你帮我打,我快累死了,森钰哥就知道带着他的女人欺负我跟扶熙。”

沈听澜看了球场上的罗森钰和他的女伴。

徐扶熙出了汗。

出水芙蓉般,气色更好。

沈听澜接过了球拍。

这样子,好像更有意思了。

“小叔,扶熙,加油!”

王嘉嘉看到徐扶熙身边的人换成了沈听澜,心里生出一股妒意。

仗着跟人家侄女是朋友,倒是便宜占尽。

女人天生的直觉,加上伤徐扶熙偶尔目光落向场外,总觉得她对沈听澜不怀好意。

随着沈听澜的加入,场上的气氛变得有点比赛的味道。

沈听澜打的球,刁钻又快。

罗森钰一个人应付勉勉强强。

但是不得不说,徐扶熙真的是处处给人惊喜,她跟得上沈听澜的节奏,两人配合的很不错。

原来头先一直没有认真打。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王嘉嘉会打网球。

但是,差了不是那么一星半点。

其实她倒是有暗暗较劲,奈何实力不允许。

她跑上去接球,摔了一跤。

整个人有些狼狈。

罗森钰见,顿时没了打球的兴趣:“不玩了。”他转身就走,没有搭理球场上无助的王嘉嘉。

她崩溃的想尖叫。

可是只能忍着。

她不过是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消遣物,哪有资格生气。

要不是徐扶熙,自己哪里会这么倒霉。

她目光凶狠的看向徐扶熙。

果然,不出所料。

徐扶熙拽住男人的衣摆:“沈先生,我脚扭了,能扶我一把吗?”

女孩的脚踝,肉眼可见的红肿。

刚才接球的时候,用力过猛,不小心扭了一下。

沈听澜上前,绅士的把她横抱起来。

这一幕,让旁人看了有些讶异。

他说:“不是比赛,接不到的球,不用拼命去接。”

徐扶熙手搭在他的肩膀,她发现,男人真的很高,而她,现在的视线和他的平视了。

就算出了汗,身上的味道已经很好闻, 混着淡淡的烟草气息。

徐扶熙呼吸落在他耳边:“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接不了,就好比有的人,不尝试接触,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喜欢自己。”

沈听澜的脚步顿了一下,又恢复如初。

“沈先生,我说的有道理吗?”她轻声问。

他很快的把人带回到椅子坐下,缓缓道:“有道理,但不是每个男人都适用,聪明的女孩,都会适可而止。”

她也想啊。

可惜,赵兮绾不留余地。

她更没有任何退路了

王嘉嘉真的快嫉妒死了。

徐扶熙这个女人,真是好算计。

放下后没多久,上了洗手间的沈月瑶正好回来,看到有医护人员在给徐扶熙看脚,沈听澜拿着毛巾在擦汗。

“扶熙,你没事吧?”

“没事,待会冲个澡,涂点药就好。”

这时,医护人员还问了一句:“小姐,你的左手无名指还受过伤啊。”

“恩,三年前出了点意外,粉碎性骨折。”

眼下,这条疤痕已经很淡了,淡的只有一条浅浅细细的白色痕迹。

普通人根本发现不了。

“怎么弄的啊?”

徐扶熙笑了笑,没回。

沈月瑶听了,只觉得徐扶熙这三年过得好像很苦,又是家里破产,又是手指粉碎性骨折,现在还被圈子里封杀,怎么就那么多的糟心事。

沈听澜至始至终,都没有在落过一个眼神在徐扶熙身上,和他的朋友去了更换室,他在单独的淋浴室。

热水从头顶洒落,浇灌在男人紧致结实的腹肌线条下,由上而下,从头到脚。

他闭着眼,不知在想谁。

大抵是洗的久了些,出来后,罗森钰就开了句玩笑:“听澜,拇指姑娘可没有女人好使,没听说过吗,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还有人说了:“你对那个徐扶熙的女人挺好的啊,小心点啊,这小妖精缠上了,感觉不得了。”

罗森钰就插了话:“我要追的女人,怎么就缠上老沈了?”

“只能说明你魅力不够呗,南城一大半的女人,哪个不想爬听澜的床,只可惜,那么多女人,怎么就没一个成功的。”

“听澜,听我的,你这把年纪,真该找个女人开了荤了。”

“去去去,沈听澜可是要跟宋漫订婚的,少开他跟别的女人玩笑,再说,徐扶熙又不傻,看上一个根本不会和她有结果的男人,我才是她最佳选择好吧。”罗森钰分析的头头是道。

“你?倒也是,对女人一向大方。”

沈听澜已经换上了来时的衣服,灰色宽松的西装,西裤,没那么正式,休闲慵懒风,倒是让他少了那股老总的威严。

“对啊,听澜,你跟宋漫什么时候定下来啊?沈董事长亲自出马,怕是跑不掉了。”

沈听澜整理好扣子,只说了一句:“我自己的婚事,我会做主。”

~

接下来,罗森钰叫来的司机,把王嘉嘉给送走。

王嘉嘉走的时候,眼睛微红,把徐扶熙叫走。

夕阳西下,庭院树下。

“徐扶熙,你胆子真大,要是赵兮绾知道你勾引她表姐的男人,她不会放过你了。”

她也没想过放过她。

徐扶熙面色淡淡:“沈听澜不是宋漫的未婚夫。”

“迟早会是。”

“那我就先把他抢过来。”

她话说得快,像是为了出口恶气故意这么说的。

“你真不要脸。”

“彼此彼此。”

这种幼稚的对话,徐扶熙听了自己都啼笑皆非。她懒得再废话,转身要走,她抬眸,看到了沈听澜站在那,眼神沉黑,淡淡的看着她。

王嘉嘉见状,露出得逞的笑,是她以罗森钰的名字把沈听澜给叫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他看见徐扶熙对他的坏心思。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她扬长离去。

她走的快,根本没发现徐扶熙对被拆穿,没半点心虚。

只见她眉眼含笑:“沈听澜,知道我对你有心思,你打算怎么处理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