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开棺见喜》云七夕子隐哥哥(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之开棺见喜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水烟萝

角色:云七夕子隐哥哥

简介:白天是资深中医,晚上是盗墓贼
一手治活人病,一手挖死人财,云七夕的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却不想,戴了一个墓主人的玉扳指就穿越了
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她重操旧业
盗墓这职业,投资少,见效快,最关键的是,永不被淘汰
谁知竟给自己淘来一个新的身份——国公府的二小姐
本是皇上钦定的太子妃,可太子大婚,花轿里坐着的竟是这二小姐的姐姐
呵,真有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他们好了,渣男配渣女,绝配!
可皇上旨意又来了,既与太子无缘,那就嫁给晋王吧!
皇上,您还真爱乱点鸳鸯谱!是王爷又如何,就那货那副高冷的样子,谁爱嫁谁嫁去
等等,那货手里戴的那个玉扳指,怎么那么像害得她穿越的那一个?
于是,从那以后,晋王爷的身后多了一只跟屁虫
“爷,你这玉扳指卖给我可好?”
“你买不起
”某人高傲挑眉
心里问候过某人的祖宗后,云七夕又挤了丝讨好的笑,“爷,你开个价,咱不差钱儿

某人扫她一眼,气定神闲,“此物无价,只传子孙

云七夕瞬间风中凌乱

书评专区

穿越之复仇:这是本以古代女主为主角的快穿,主线剧情立足于古代宅斗(即女主自己的原世界),间或穿越到各个世界,基本上打了各类言情类型文的脸,爽快的反类型文,在快穿中算是整体挺不错的一本,女主最后利用在各个世界学习到的技能,在宅斗中成功救出母亲弟弟,而且还改变了她所在整个国家的命运,最终通过在各个世界的历练而飞升到更高层次,整体结构很赞,剧情和文笔亦可圈可点。令人赞赏的还有在女频快穿文中不谈1V1爱情,而谈世界拯救、修复的大格局,可看性佳。

奸臣:好书一本

第一科举辅导师!:比较好看,男主略可爱

穿越之开棺见喜

《穿越之开棺见喜》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3章

云揽月推开轿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哎哟,大小姐,你怎么从里面出来了?使不得啊。”喜娘连忙阻止。

云揽月一把推开喜娘,站定在轿门口,隔着盖头开口了。

“二妹,即便你还没有死,今日太子殿下也已经娶了我了,吉时不可耽误,你就不要胡闹了,赶紧回家去。”

呵,竟然大庭广众下明着抢丈夫了。不是说古代女子矜持么?

见云揽月只是远远地站在花轿门口,却不敢上前来,云七夕不由心中冷笑。

虽然对这个渣男无感,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戏弄他们一下。于是笑嘻嘻地道,“姐姐,只是到了门口而已,这不是还没有过门吗?妹妹现在来,应该也不算晚吧?”

这贱人,竟然学会顶嘴了?云揽月恨得直咬牙,只得向单子隐呼救。

“子隐哥哥……”

单子隐渐渐镇定下来,纠结地看着云七夕,“七夕,我,我以为你死了,所以……”

“我知道,子隐哥哥是以为我死了才娶姐姐的,我能理解。”

云七夕抢过了他的话头,十分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见单子隐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云七夕又说道,“不过……”

这二字一出,单子隐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云七夕笑得甜美,“不过,既然还没有过门,那我来得岂不是正是时候?我这就上花轿,子隐哥哥赶紧来踢轿门吧。”说完作势就要上花轿。

单子隐脸色大变,盖头下的云揽月也慌了。

“云七夕,你在胡闹什么?”

云七夕故作无辜地皱着眉,“我哪有胡闹?皇上钦定的太子妃不是我么?姐姐,胡闹的人是你吧?”

云揽月气得不轻,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看着那双握得泛白的粉拳,云七夕机灵的眸子眯起了一丝狡黠,一步步地向云揽月走了过去。

“姐姐,若是有什么误会就当面说,你总这样遮着怎么好说话呢?”话落,她已经一把扯下了云揽月的盖头来。

“啊!姐姐,你的脸,怎么了?”首先惊叫的是云七夕,她用生怕别人听不见的音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闻言,无数道目光都向云揽月看了去,只见她满脸红肿得变了形,还长满了红疙瘩,顿时,周围响起了窃窃私语。

“这云大小姐怎么生得这般模样?”

“早听说云大小姐生得不如云二小姐好看,不过,这差距也太大了一点。”

“是啊,真是太难看了。”

惊讶的,嫌恶的,取笑的……

云揽月尖叫一声,后知后觉地捂上了脸。周围的议论声却如无数只苍蝇一般直钻入耳,一张张嘲笑的脸在她的眼前放大,再放大。

看着云揽月几近崩溃的样子,云七夕心头暗爽了一大把。谁能知道,这不过都是因为昨夜她在云揽月的胭脂里加了一点料而已。

这位云大小姐以前长什么样她不知道,若是单看眼前这张脸,还真是好难还原事实真相呢。

云揽月楚楚可怜地看向单子隐,只见他也正盯着她,而她竟然在他的眼中也看到了一抹惊恐。

“子隐哥哥……”她好不委屈。

“揽月,你的脸,怎么了?”单子隐忍下心里的恶心问道。

云揽月差点哭出来,急忙解释。

“我也不知道,昨晚还好好的,今天早上起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子隐哥哥,会好起来的,你,不会嫌弃我吧?”

“不,不会……”单子隐盯着她的脸,说得没有了底气。

“子隐哥哥,我还没死,你却要娶姐姐,看来你们确实两情相悦,我这个做妹妹的自当成全。只是……”p>

云七夕不高不低的音量再次响了起来,说到关键地方,她刻意顿了顿,淡淡的目光一一从他们脸上扫过,成功看到了单子隐的紧张,以及云揽月眼神里满满的怨愤。她故作困扰地皱起了眉头。

“只是这样的话,算不算抗旨呢?”

此话一出,单子隐和云揽月同时变了脸,而单子隐的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疑惑来。

眼前这个,真的是云七夕吗?为什么死而复生之后,好像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二小姐,你活了?”

突然,一个尖细而激动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云七夕闻声回过头,只见不远处的人群里,一个宝蓝色长袍的中年男人正手持拂尘向她跑来。

这跑的姿势,却有些……娘。

云七夕心头打着鼓。

完蛋了!此刻距离前方五十米,正越来越近的这个人,他认识她,她却不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