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秦大小姐夏烟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锦墨疏影

角色:秦大小姐夏烟

简介:前世,她被太子算计,本要走进王府的花轿变成了太子府,由璃王妃变成了太子侧妃;
还傻乎乎地拼尽全力扶太子继位,最后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重生一世,她提剑出嫁,新婚当天脱下嫁衣,怒救璃王
——这一世,她不会再让奸人得逞,还要断了渣男的美梦,
让渣男血债血偿,改扶自己的夫君登上王位!
某璃王感动不已:“救命之恩,本王定当以身相许,可皇帝命短,本王只想和王妃一生一世一双人……”

书评专区

奥术主宰:别跟奥术神座扯在一起,完全没关系,就是魔法小白升级爽文。穿到自己玩的游戏,自带一本魔法书(上面什么魔法都有),杀人杀怪都得属性点(你没看错),简直了

我成了DIO的恶毒继母:辱dio虽好,但鲨鱼子吧感觉没有以前的灵气了,不带脑子随便看看还行。个人雷点①又又又是写文赚钱②女配刻板脸谱化③文笔不太行

新顺1730:行文老道,个人感觉像是某位老作者的马甲……字里行间流露的写作风格,有点类似《从酋长到球长》《战国野心家》的那一位作者……

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

《医界大佬重生后,掀了渣男府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秦父听到这里,又看到了秦云依的反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对她的厌恶又多了几分,“来人,把二小姐带下去,没有本相的命令不许踏出房门半步!”

“父亲,你怎么能这样……”秦云依知道自己的父亲不喜欢自己,却没想到居然厌恶到如此地步,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秦父忍着怒气,满脸不耐烦,“打十板子关到柴房!”今天是秦落染回门的日子,本应该开开心心的,却被她搅成这样,更别说还让璃王看了笑话,他怎么能不生气!

“……”秦云依听到要打板子,吓得不敢再说话了,心中的怨恨更深了。

秦落染不屑地看了秦云依一眼,然后柔声对秦父道:“父亲,妹妹毕竟是我们丞相府的小姐,打板子终归是不好的,而且妹妹如今年纪也不小了,也是该说人家的时候,这万一要是留了疤就不好了。”

“那落儿的意思是?”

“想来妹妹不顾父亲的命令,支使丫鬟到处乱走,现下自己也不管不顾地来这里闹,肯定是家规记得不熟,或是心性烦躁,不如就让她和云姨娘一起抄些家规和佛经吧,一来可温习一下家规,以免下次再犯,二来可以静心,不然下次再这般,这要是冲撞了贵人,那事情可就大了!”

本来秦云依听到抄家规的时候心里还没什么感觉,因为秦家的家规并不多,抄一遍也很快,但是后面听到佛经二字就整个人都不好了,佛经随便一卷都好长,佛经上的字她大多数都不认识,让她抄佛经简直就是要她的命。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的好父亲就开口了,“那就以落儿所言,你下去抄一百遍家规和一遍完整的般若心经吧,在抄完之前哪里也不许去,过几天我让夫人给你相看一下合适的人家。”

听到般若心经四个字,秦落染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般若心经,一共五百多卷,数百万字,秦云依抄完手不废人也要疯了!

而秦云依听到秦父的话后 ,直接瘫坐在地上,跟抄佛经相比,给她相看合适的人家才是真的要她的命。

“父亲不要,女儿知错了,女儿这就回去抄佛经,女儿还小,女儿还不想嫁人,求父亲收回成命。”她知道她的婚事她姨娘做不了主,却没想到今天居然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让她一点儿准备都没有,早知道就不让人去找秦落染了。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

“到了年纪该嫁人就嫁人,你这幅样子是什么意思,夫人会害你吗?”

秦父的声音难掩怒气,听得秦云依直打哆嗦,急忙摇头,“不是的,父亲,女儿不是那个意思,女儿只是不想那么早出嫁,女儿还想在父亲母亲面前多尽几年孝。”秦云依说完还给秦父和秦母磕了几个头,打死她也不相信她的嫡母会给她找个好人家,可是这话她能说吗!

秦母觉得膈应,别开眼不看她,秦父冷哼一声,“有子卿(秦睿)在,尽孝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下去吧,把家规和佛经抄完就着手缝制自己的嫁衣吧。”

秦云依见求秦父没用,转身朝着秦落染磕起头来,“长姐,我知道错了,你想怎么罚我都行,求求你别让父亲母亲那么早把我嫁人。”说完又是咚咚咚几个响头。

看着秦云依声泪俱下,额头都磕红了,秦落染心中半点儿波澜也没有,比起她做的那些事,这才哪儿跟哪儿啊。

“妹妹这说的是什么话,这女子到了年龄自然是要许配人家的,若不然别人还以为母亲薄待了你呢,你就听父亲的,抄完家规和佛经就着手准备嫁衣吧,你放心,你是相府的小姐,代表的是相符的颜面,母亲会给你好好挑人家的。”

“我……不是……”秦云依见秦落染说不通,又转向离君彦,“璃王殿下,求求你……”

话没说完,就被离君彦满脸嫌弃地打断了,“别求本王,这是相府的家事,本王不参与。”说完端起茶杯,不想理她的意图很明显。

“我……”秦云依还想说什么,秦父不耐烦地挥挥手,“来人,赶紧把她给本相带下去!”

下人见秦父发火了,急忙上来架着秦云依出去了,秦落染看着被下人架出去的秦云依眯了眯眼,这就害怕了吗,秦云依,更刺激的还在后面呢!你可要拿出投靠太子那份勇气来啊。

………

秦云依被带下去后,几人也没了聊天的兴致,秦落染和离君彦到凌烟阁休息了一会儿后就启程回了璃王府。

回程的马车上,秦落染闭着眼睛靠在车壁上,眉头轻蹙,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想什么?”

“没什么。”听到离君彦的声音,秦落染睁开眼睛,“殿下在这次吃了离君行这么大的亏,不知殿下有什么打算。”

离君彦的战神可不是叫着玩儿的,向来只有他让敌人吃亏,哪有他吃亏的道理,更别提对方还是离君行这个小人。

她记得上一世离君彦回西北之前还给离君行捅了好大一个娄子,让离君行折进去了不少人,连他的外祖祝尚书也差点儿因为这件事降了职,若不是有她父亲在一旁帮忙周旋,他还不知道要费多大的力才能解决呢。

就是不知道这一世还会不会像上一世一样?

“王妃想知道?”离君彦挑挑眉,好像一点儿也不意外秦落染会这么问。

不然呢,秦落染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又闭上眼睛,爱说不说,横竖到时候她也会知道。

离君彦见状失声一笑,也没有明说,只说了句让她明天等着看好戏,也靠在车上闭目养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