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阴阳路》李叔老祖宗(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人在阴阳路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风尘散人

角色:李叔老祖宗

简介:一次意外,我爸没了,为了查出真相,
我却被迫卷入了更加诡异莫测的困局之中
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成为一名走阴人
人在阴阳路,三年寻龙,十年探穴……
直至当今,阴阳两界,皆有我的身影

书评专区

绝对交易:不要管什么强制交易的bug,主角是个真精神病,就喜欢这么玩有问题吗?这篇文就是看注孤生的精神病主角欢乐多了,完全是娱乐用,特别是西游和织女副本写的不错,另外作者没有刻意黑一些喜欢的角色,所以给四分

重生之再造未来:《球在脚下》作者新书,干粮。文笔较干,设定微毒。开局一般但在同类文里算可以的,虽然还是烂大街的重生高考前,hao123导航创业这块也不新,没很充分地发挥出金手指的作用。 感情方面有些烂,这个可以略过,算是通病吧。目前可看,情节流畅,就是比较平淡。

戏鬼神:文字能力还不错,但也只是遣词造句还可以。人物逻辑行为性格都不对味。这家传刽子手怎么变武术高手了?正经上班族进无限流里没几十分钟就一脚一个太阳穴,杀人和宰鸡一样了?

人在阴阳路

《人在阴阳路》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在火车上摇摇晃晃的乘坐了足足二十五六个小时的时间,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凌晨一点多钟的时候,我们一行三人才终于抵达了南昌,在火车站吃了口便饭,三点多的时候又匆匆的坐上车赶往鹰潭市,到地方已经是天蒙蒙亮了,折腾了一路我们三个人已经非常疲惫了,也没那个精力再去客运站等车了,索性直接花了四百块钱包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

余江县是鹰潭下面的一个小县城,距离鹰潭市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比较荒僻,说是县城,其实建设的跟个农村差不多,算是全国的落后贫困地区了。

等我们按照周老爷子写的地址赶到郊区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下了车一问路人才知道,这张金牙竟然还是当地的一个名人呢!

不过看起来不是什么好名声,反正一提张金牙三个字,所有人都跟避瘟神一样远远躲开了,最后李叔花了一百多块钱才在当地找到了一个向导,坐上了那人的牛车载着我们去找张金牙。

路上我好奇问那向导到底咋回事,为啥这边的人一听张金牙这个人立马都躲的我们远远的?

向导是个四五十岁的大叔,方脸,皱纹很深,手掌粗糙看起来应该是个经常干农活儿的受苦人,一听我的问题顿时陷入了沉默,一边赶牛车一边“吧嗒吧嗒”抽旱烟,过了足足十多分钟的功夫才操着一口带着浓重方言口音的普通话说道:“几位兄弟,你们来找张金牙八成也是碰上了什么邪门事儿吧?”

我点了点头,问那大叔是咋知道的。

“这张金牙平时游手好闲的,除了干点驱邪的事情啥都不会了,你们来找他除了是撞邪了还能有啥事?”

大叔撇了撇嘴,对我们说道:“不过我看你们三位不是啥坏人,所以就事先给你们提个醒儿,和那张金牙共事的时候你们可得留个心眼儿,那人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听这大叔这么一说,李叔也来了兴趣,当时就问:“这张金牙在你们这儿的口碑不咋地?”

“何止不咋地啊,那就是一个人渣、败类!”

大叔叹了口气,道:“那家伙虽然有本事,但心肠可不好,平时做买卖就一个字——黑!忒黑!!!

周围这十里八乡的乡亲要是撞邪的话,除非是到了要命的地步,一般都不敢找他,因为找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些年下来,被他祸害惨的乡亲可不在少数。”

我一愣,连忙问:“这家伙到底有多黑?”

毕竟这是关乎我自身利益的事情,我得上点心,要不然一会儿去找那张金牙的时候,还不得被他活活脱几层皮下来?

大叔叹了口气,道:“我给你们说个事儿你们就知道这张金牙有多黑了,就在去年吧,邻县的一家人因为孩子上祖坟时候不规矩,刨了别人家的祖坟,结果被鬼上身了。那家人遍请高人没招,眼瞅着孩子被折腾的就剩下一口气了,不得不来找张金牙,张金牙看了那孩子一次,就说他能救,不过不要金银,就要那家人那百亩高产水稻今年收成的一半!”

我听后也是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在鹰潭这边的农民没有啥副业,一年的收成可是全靠庄稼地呢,张金牙一张嘴就要人家年产量的一半,这简直就是要命啊,他这一伸手的功夫那家人恐怕一年都得紧巴巴的过了,也不是一般的黑心了。

“这还不算,这个人的人品也是非常的低劣。”

大叔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我听了以后才终于知道——这张金牙不光心黑,还他妈是个彻头彻尾的猥琐男、死变态!!

这家伙平时没活儿干的时候一有功夫就往女厕所里钻,可是把周围十里八乡的女同胞祸害的够呛,这些年下来,被人从女厕所里撵出来的次数恐怕不下几百回了,说他是变态都是轻的,也幸亏是这里老百姓比较朴实也没啥文化,要不然早报警给他安个猥亵罪丢号子里乖乖蹲着了。

听完大叔说的话,我和李叔集体陷入了雷击状态,这周老爷子到底是给我们推荐了个什么人啊?还说这人不错,心眼子不坏,这简直就是个变态嘛,当下我就跟李叔商量要不要换个人,这种不靠谱的玩意能把命交在他手里嘛,李叔也是陷入了沉思。

“你回不去!”

忽然,一直在旁边默默无声的小周敬开口了,盯着我说道:“待在这里你才能活下去。”

我有些诧异,就问周敬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看了你的面相,来了这里以后你的命宫中隐隐透露着红光,阴债缠身之象被略微压制,这说明你是遇了贵人。”

周敬说道:“我想,那个张金牙应该是你命里的贵人了。”

我虽然对这小子不太感冒,但这小子的相卜之术却绝对牛逼,我一听也有些犯嘀咕,就询问李叔怎么办。

“既然小敬这么说了,那咱们就去看看吧!”

李叔叹了口气:“反正都到了这里了,不去的话咱们不是白跑一趟?”

我想了想也觉得有些道理,就同意了。

那张金牙住的地方其实特别偏,几乎是在余江县郊区的边缘了,周围人烟稀少,那张金牙的家就在这里,是一处篱笆圈起来的院子,里面有五间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房子。

院门口,一个二十八九岁,穿的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正坐在青石上抠脚晒太阳,鸟窝头,时不时的对着周围过往的大小姑娘咧嘴笑一笑,顿时露出嘴里镶在门牙位置的一颗大金牙,在阳光底下还闪闪发光的,说不出的猥琐,吓得那些大小姑娘转身就跑……

不用问,这人肯定就是我们要找的张金牙了。

我和李叔、周敬三人付了车钱后就朝张金牙走了过去,李叔和他打了招呼,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以后,顿时说明了我们的来意。

“你们是周半仙推荐来的那三人?”

张金牙听后一愣,然后问道:“那谁是葛家老爷子的后人呐?”

听这人说话的语气我就知道周老爷子八成已经和这人通过气儿了,当下站了出来:“你好,我就是葛天中。”

“你好你好。”

张金牙的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儿,对着我伸出了刚刚抠脚的手。

我顿时一阵反胃,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和他握了握手,心里琢磨着待会儿赶紧去洗手去,这王八蛋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脚了,隔着老远我就闻到了一股酸味儿,真心埋汰。

被恶心的够呛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张金牙在和我握手的瞬间就很明显面色一变。

随后,这家伙嘴里啧啧有声的围着我转了几圈,忽然问道:“你小子命挺硬啊,居然活着来了我这儿!”

我顿时被惊醒,闻言脸色一变:“你啥意思?”

“一开始还没看出来,刚一握手才感觉到你小子身上竟然沾着这么重的尸气,你这应该是被脏东西在你身上留了印记了,能平安到我这还真是造化!”

张金牙咧嘴笑着,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金牙,非常自来熟的搂住了肩膀:“都已经中午了,咱先去吃饭,我做东,咱边吃边说!”

本来我还挺嫌弃这家伙的,这货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澡了,一贴上来我就闻到了一股子馊味儿,别提多呛人了,都有点辣眼睛!但听他说我身上有尸气,我也就顾不上那些了,毕竟是小命要紧,只能任由这家伙搂着我肩膀先去吃饭。

这尸气我可是知道的,是人死了以后散发出的一种细菌混合着尸体腐烂的尸臭味儿形成的,对人体没有丝毫好处,吸多了能把个大活人给整死不说,死了还没有安生日子,迟早得起尸,也就是变成人们常说的僵尸,盗墓的也叫“大粽子”,为了自己的小命我也不敢得罪这张金牙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