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破案神探重回都市》王为杨云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破案神探重回都市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角色:王为杨云

简介:刑警王为重生到了二十年前,
身为资深的刑警的他,任何一个案件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追寻真相,将犯人绳之于法,是他一生的信仰!
神探王为,终将成为罪犯的克星,让罪恶天理昭昭再无藏身之处!

书评专区

史上最强师兄:因为这个作者的《史上第一祖师爷》是仙草,所以看看作者的其他的书。现在我看过啦,不错,推荐推荐,挺好看的,没有感情戏,剧情向,爽文。

恶魔契约:主角终归还是个贱皮子,说跪女肯定是黑,说被女人玩弄于鼓掌也过了点,但主角被女人以色牵着鼻子走一点都不过分,无论作者给再多钱开再大的金手指。

刀剑都市:似乎是从滚开的《剑道真解》那里来的设定,但作者笔力还行,基本上还看得过去,一些小的毒点能够忽略的话,还是可以打发书荒的,就是尚幼

破案神探重回都市

《破案神探重回都市》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老爷子兑现承诺,王为在警察学校的最后一段日子过得很平静很惬意,没有什么人来打扰他。

直到有一天,一台黑色奥迪车忽然出现在学校,才打破了这种平静。

开车的是一位大美女,戴着墨镜,高贵而又傲气。

刚刚下课经过的学生们不免纷纷侧目,暗暗在心中揣测这位大美女是何方神圣,只见王为就贼兮兮地从一旁冒了出来,“哧溜”一声钻进了豪华的大奥迪。

这一下,围观者不知掉落多少眼镜。

王为平日里在学校相当低调,几乎没人知道他是王老虎的孙子。实际上,王为在警校读书的诸般费用,主要还是靠他父母筹措的,伯父姑妈等人,只偶尔接济他一下。老太太私下里也给他塞过两回钱。但总的来说,王为在警校的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就算王二哥想得瑟,也没那个条件啊。

王为老早就知道,装逼一定要建立在有钱的基础上,不然就是逗逼!

要让人知道王老虎的孙子在学校就这德行,只怕整个老王家都要被人小觑了。

这一回,王二哥倒是光明正大地装了一次!

“小姑!”

开着奥迪车亲自来学校接他的,正是王珺。

在此之前,王珺已经打过他的传呼,告诉他,今儿老爷子让他回家吃饭,而王珺凑巧有事要路过警校,顺路来接他。

王为很清楚,小姑其实是专程来接他的,只不过抹不下面子,刻意找了个这样的理由罢了。

早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杨云案”,可能已经有结论了!

这样的案子,看上去很复杂,但有关部门以雷霆万钧之力压将下来,根本就扛不了多久。

自从举报之后,王为就没有再关注这个案子。

一切都有老爷子做主,用不着他操心。

再说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就算想操心也轮不上,他现在连实习警察都还不算呢。

“杨云案”牵涉太深了,专案组调集的都是真正的精兵强将。

王为的性格,一贯都很光棍,拿得起放得下。

所以,“杨云案”现在进展如何,他一点不清楚,也没打算问王珺。除非小姑主动告诉他,否则王为不会自讨没趣。

王珺只字未提案子的事,王为一上车,王珺就给了他一条金装“南烟”。南烟是天南卷烟厂最有名的卷烟品牌,而金装南烟则是近年才推出的高档香烟,六百元一条,堪称是香烟中的奢侈品。

因为很好地迎合了市场的需要,尽管这种烟贵得离谱,一条相当于普通工人一个多月的工资,一经推出还是大受欢迎,在市场上经常卖断货。

对王为来说,不管在哪个时空,金装南烟都是难得享受一回的高档奢侈品,一般只有过年的时候能抽上一两包解解馋。

王为虽然被不少人视为“混蛋”,却有自己的规矩,不义之财是不取的。

看到这条南烟,王为就笑了。

毫无疑问,小姑这是在“酬功”,看来此番“杨云案”的侦办,小姑成功脱身,至少是牵涉不深,否则,哪有那么好的心情亲自开车来接他?

王警官当即就撕开包装,从烟盒里敲出一支南烟来叼在嘴上,掏出火柴来,点着了火,美美地吸了一口,双眼微微眯缝起来,身子后靠,一副爽歪歪的样子。

看到他手里那老掉牙的火柴,王珺就撇了撇嘴,随手拿起一个银白色的芝宝打火机丢给他,笑着说道:“别用火柴了,太掉分,用这个吧。”

王为接过去,细细打量,眉开眼笑地问道:“小姑,烧油的烧气的?”

眼下,打火机用的丁烷气体,还很洋气,边城那边也不知道有没得卖。

“烧油的。”

王为便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打火机揣进了口袋。

应该说,此时此刻王警官心里还是有点小得意的,老王家的命运,已经被改写了。

一路上姑侄两人有说有笑,王为甚至还提出来给小姑换换手,王珺居然也同意了,将乌黑铮亮的大奥迪交到了他手里。

然后,王珺很很吃惊地看到,侄儿开车开得倍溜,那动作,比她还要老司机。

好吧,既然王为是警校学生,王珺也就没有太多的怀疑。

毕竟王为可是得过连续三届的警校擒拿格斗比赛冠军!

按照王珺的理解,那种难度,至少也相当于在军队系统的全师大比武中获得冠军。尽管擒拿格斗和驾驶汽车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丝毫也不妨碍王珺很自然的将两者挂起钩来。

反正就是身手敏捷呗!

南湖一号大院七号别墅的家宴,规模不大,只有老爷子老太太,大伯王钢,大姑王莉和小姑王珺参加,除此之外,小字辈就只有王为和王宁。

王宁是王钢的儿子,老王家的长房长孙,也在政府部门上班,比王为大着几岁,已经是有一定职务的领导干部。在老王家历来最受看重,被认为是老王家荣光的当代继承人和发扬光大者。

王宁也确实不负众望,在单位表现很好,颇得上级领导的好评,平日里为人处世,处处向自己老爸看齐,小小年纪就少年老成,颇有威严厚重的上位者气度。

七个人围桌而坐,连王钢,王莉两人的配偶都不见踪影,可见是最纯粹的家宴,实实在在的老王家自己人。

“云帆世家的案子,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了……”

正式开餐之前,王钢进行了“情况通报”。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因为今天这个家宴,其实就是专门为王为而开的,这也是老王家为家族成员“庆功”时惯用的手法,王宁不止一次获得这种犒劳,而王为,自然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在他的记忆中,另一个时空,直到老爷子过世,大家族从来没有也不可能为他举办一次这样的“庆功宴”。甚至在家族内部,还隐隐有这么一种质疑,认为老爷子是被王诚“气死”的,要不是他那么犟,打死都不肯回省城来工作,老爷子的心情也不至于那么糟糕,说不定能多活几年。

当然,王为觉得这简直就是荒谬,却也无法阻止别人这么想。

至于他这个被边城警局戏称为“王二愣子”的家伙,除了会破个案,二十年来毫无出人头地的表现,早就被老王家边缘化了,王家怎么可能给他专门开个“庆功宴”?

谁知在这个时空,这种“待遇”很快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王为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能不能得到上级领导的肯定和表扬,老实说王为不是很在意,但家人的认同,那自然是两回事。

在座的这几个人,都是他的至亲,血浓于水。

老爷子老太太这么郑重其事的叫他回家来吃顿饭,那浓浓的亲情,让王为很享受。

不过激动归激动,王为还是目不转睛地盯住了大伯的脸,静候下文。

另一个时空,杨云的下场他是知道的——无期徒刑!

但在这个时空,有了老王家的意外介入之后,整个云帆世家案会如何走向,那就很难说了,可不见得一定会和另一个时空相通。

“杨云和云帆世家的犯罪事实,基本调查清楚了,目前来看,涉及到非法集资,流氓滋事和故意伤害等等一系列的犯罪……”

说到这里,王钢瞥了王为一眼。

这些犯罪事实,基本上和王为举报内容一模一样。

这小子不愧是警校侦查专业的,干这个很有一手,相当老辣。

王为连忙躬了躬身子,露出微笑。

王钢不由暗暗蹙了蹙眉头,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家伙笑起来总是让人觉得不那么靠谱!

“哼,那就是个坏家伙!”

王莉愤愤地说道。

当初王珺和杨云好,除了王为,王莉大约是唯一的反对者。也不知为什么,她就是看杨云不顺眼,总觉得那是个靠不住的男人。

只不过王珺铁了心要嫁,她这个做姐姐的,也拦不住。

谁知硬生生被王为拦住了!

若不是王为有这个先见之明,并且付诸行动,只怕这当儿,整个老王家都已经焦头烂额了。

一念及此,王莉也瞥了王为一眼,却是带着说不出的慈爱与赞赏。

兄妹几个,她是对王为最没有偏见的。

王为急忙也报以微笑,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不过,我刚得到消息,杨云逃跑了……”

紧接着,王钢说道。

除了老爷子,所有人都愣住了。

“大伯,杨云逃跑了?”

最犯愣怔的自然是王为,这个可是和“剧本”严重不符。

怎么回事?

“对,逃跑了!”

“就今天上午,在医院跑的,杨云说他身体不好,被带到医院去检查,他乘人不备跑掉了,省厅和检察院的同志,正在组织追捕……”

王钢双眉微蹙,神色也很不悦。

这确实很操淡!

省厅和省检察院联手办案,派出的都是一等一的精兵强将,居然让最主要的人犯在眼皮子底下逃跑了,简直令人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