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少娇妻又甜又撩

精彩节选


“爸,我好怕!我可不可以不要嫁过去?”
夏安然惶恐的抓着面前的父亲,像即将溺水的人儿想要抓住唯一的那根稻草。
父亲夏德海重重叹息一声,“安然,都是爸的错!是爸没办法保护你!”
他扒开夏安然的手,又信誓旦旦的保证,“安然,你放心!这次爸爸从孤儿院找到你,接你回家,那就是上天注定!等公司度过危机,爸一定想办法把你从凌家救出来。”
“真的吗?”夏安然激动的扯开头纱。
夏德海看到眼前夏安然这张脸,呼吸一滞。
那是一张就算用高超化妆术都无法掩饰的丑陋无比的脸,只有那双眼睛清凌凌的,还算看得过去。
夏德海缓了缓神,当即说:“我是你爸,怎么会骗你?而且,你也不要怕,凌大少如今就是个植物人,还能将你怎么样?”
“爸,可我听说……凌大少出事之后毁容了,现在面目狰狞,超级恐怖。”
“胡说!凌家可是泸海市最顶尖的豪门,谁不想嫁?他们都是嫉妒你!”
夏德海立马错开话题,说话间,目光落在了夏安然那张无比丑陋的脸上,连忙催促,“快上车吧!爸会去找你的!”
夏德海一把将头纱放下,将夏安然塞进车内。
车子启动,离开了夏家。
夏安然轻轻的将脸颊上还没干的泪水擦干,发出软糯细微的声音,“一定会救我吗?”
……
司机一路开车进入凌家大宅。
兜兜转转在一栋民国风的小洋楼面前停下了。
下车后,见着有一堆人站在小洋楼的门口等着她了,为首的是一个妇人。
夏安然被这妇人一路带领,到了小洋楼三楼最东面的房间。
刚迈步进入房间,还没来得及打量这里的环境,就发现门被人在外面关上了。
她被锁在了里面。
和一个男人。
靠在窗户边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应该就是她那位活死人老公……
夏安然站在门口,看的并不是那么太清楚。
顿了片刻后,一边扯开头纱,一边朝着床边走去。
在靠近床边还有三步之遥时,清晰的看到了那床上男人的面容。
夏安然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此刻还是愣在当场。
眼前这个绝色到让人都不敢呼吸的男子是谁?
夏安然往前再走近几步,靠近床边俯身,小心翼翼的伸手戳了戳男人的脸。
是真人!
夏安然眼中布满疑惑,“奇怪……不是说,凌家大少爷出了事故之后面目全非,就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吗?”
凌墨,凌家长孙,五年前接管凌氏集团后,可谓是权倾商界的存在。
一直到半年前,出了一场严重的事故成了植物人。
如今他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据说寿命所剩无几,这才急急找了个媳妇。
而夏安然就是那个被选中的“续命锦鲤”小新娘。
“命运不受自己控制时,只能任人鱼肉。”软糯的感慨完之后,夏安然又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自我介绍,“我叫夏安然,在你死之前,我会本分的做好你老婆。”
打完招呼后,揉了揉发酸的身子。
从早上一直被折腾到现在,她只想速度脱下婚纱,好好的睡一觉。
夏安然起身朝着沐浴间走去。
在沐浴间响起水声时,床上躺着的男人那一直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了。
呵……
他死之前?本分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