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杜甫周成王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阴阳剪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八月爬

角色:杜甫周成王

简介:黑龙缠身、骷髅堵门、黄仙列阵、白蛇上身……而我只有一把剪刀,一张红纸,剪妖魅、断生死……阴阳剪、剪阴阳,我,就是阴阳剪的传人
阴阳剪在手,一剪定生死
一切精彩诡异神秘,都在阴阳剪……

书评专区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不需要白色相簿:只要是青物的同人我就给仙草!加油作者君!

狩猎好莱坞:我就是好莱坞作者的新作,这位作者其实写得很好,事业线非常不错,感情线稍微有些矫情,但也是广大群众喜爱的后宫流。但是,两个缺点太明显。第一,作者挑选女主的眼光实在是……有些可以,有些太老了,估计和作者的年纪或者审美有关。第二,水,看在后宫的份上,这一点我可以忍受,你们随意。干粮+,可看。

勿扰飞升:bg文,不套路的比较有意思修仙文,女主是亡国公主,被人带到修仙界,然后修行成长的故事,比较甜。行文很轻松,也经常有很多有意思的梗,比如上下都喜欢看热闹的云华门,专门在剑上镶好看宝石的清风门,走路吃饭都要算一卦的吉祥门,每年除夕发红包优惠券的御霄门。最令人喜欢的一点就是文中的女性角色都很有个性很可爱,基本没有描写负面丑陋套路的女性角色,不丑化不矮化,里面也没有极品,很好。

阴阳剪

《阴阳剪》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05修坟

像骷髅堵门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最好用的阴阳剪花样是钟馗。

但是我却没有选择钟馗,因为一来钟馗太生猛,上来就直接把邪灵打的魂飞魄散。而这件事情,二坏自己调皮捣蛋也有很大责任,我不想把事情做绝。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钟馗像太特么复杂了,留给我的时间顶多几分钟,我剪不出来啊。

我定下心来之后,剪刀下一个身着古装的汉子的轮廓出现,双手一只手提着蛟头,一只手提着虎头。

这幅剪纸叫做周处除害——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搜一下这个故事,这个题材也是民间剪纸当中传统的素材之一,能驱邪避凶。

不过时间紧迫,我把周处以及蛟龙猛虎的形象都做了简化,大概只用了五分钟左右,这个阴阳剪就完成了,此时山峰的阴影,也终于笼罩了院子。

院子的木门上发出咚咚的声音,看来骷髅头已经开始敲门了。

我咬咬牙,打开前门,一个黄白相间的圆球猛的跳了进来,我手一扬,阴阳剪周处除害化作一道红光,飞向了骷髅头。

转眼之间,阴风散去,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骷髅头掉在地上,轱辘轱辘的滚到了我脚下,上面被二坏糊上的泥巴已经干了,散落了一地。

空洞洞的眼窝似乎还有一丝不甘,但是随后就不见了。

我知道阴阳剪禳字术起效,连忙喊了小杰一声,让小杰找了一块红布,将骷髅头盖上,然后小心翼翼的包起来。

此时的二坏也终于不再说胡话了,高烧神奇的退了下去,体温恢复了正常,人虽然还很虚弱,但是已经清醒,又开始要东西吃了。

小杰妈抹着眼泪,开始烧火熬粥。

小杰爸则一脸感激的握着我的手,一米八的汉子,居然喃喃的说不出什么话来。

倒是我先开了口,“叔啊,咱准备晚饭吧,这么多乡亲来帮忙,至少得管顿饭。”

小杰爸拼命的点头,“管饭管饭。”

屋子里的邻居也纷纷向我道谢,不过此时却传来郝大夫阴测测的声音,“瞎猫碰上死耗子了,有什么可谢的?二坏治好了,还不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开的扑热息痛?”

小杰瞪大了一双牛眼,“谁说是吃你的药吃好的?大家伙儿都看到了,要不是鹞子,二坏不一定怎么样了呢。”

郝大夫接了一句,“我看你们就是不打算感谢我,像你们这样不懂知恩图报、没文化的家伙我见多了。”

我冷笑了一声,拿出一个东西狠狠的砸到郝大夫身上,“看看你开的药,封口都没拆呢!你这药已经过期一年多了,谁敢乱吃,你就是这样给人治病的?还知恩图报,我们没打你一顿就算我有素质了!滚!”

原来昨天晚上郝大夫开的药,居然是过期药,幸亏我拿到家看了看,发现之后没敢给二坏吃。

这时候旁边的村民也开始声讨起来,“就是就是,上次老张家二丫头的阑尾炎,就是被你耽误的,硬说是吃坏肚子了,开了止泻药,要不是送到县医院送的及时,人都得没了。”“我家老爷子之前在你这打针,针孔感染的事儿还没找你算账呢!”

郝大夫一见犯了众怒,连忙灰溜溜的走了。

虽然小杰爸说管饭,乡亲们也没真的留下吃饭,平时谁家有事儿帮忙已经是习惯,现在见到二坏已经没事儿,也就各回各家了。

晚上我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和小杰爸说,“叔,虽然二坏已经好了,不过明天你还是带二坏去镇上医院看一下,保险一点。另外明天我和小杰还有点事情要做,这件事还没处理完。”

“还没完?”小杰心疼弟弟,听我这么说一下子急了。

我微微一笑,指着院子里的红布包,“这尊神,我们还得给人家送回去。另外这事儿我想了一下,二坏也有责任,从礼数上来讲,我们也得给人家一个交代。”

小杰爸点点头,“没错,回头二坏好了,这顿揍是跑不了的。鹞子,这次的事情多亏你了,你叔不会说话,来来,都在酒里了。”说完一口干掉了一盅白酒。

我一看没法推脱,也只好陪着喝了一点。

显然我是高估自己的酒量了,没多久,我就醉的不省人事,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钟了,脑袋还有点沉。

小杰爸已经带着二坏去了镇上检查身体,不过据小杰妈说,二坏这小子早上喝了三碗粥,吃了几个摊鸡蛋,已经又活蹦乱跳了。

我一听放了心,拉上小杰,带上铁锹供香白酒什么的,拎着红布包,又来到了乱坟岗子。

这一次我们轻车熟路的找到了泉眼边上的残墓,我找了一片树荫,打开红布包,拿出骷髅头,对小杰说,“拿着,到泉眼那洗干净,小心别被太阳晒到。”

小杰的虎劲不下于二坏,二话没说,抱着骷髅头就到泉眼那开始清洗起来。

我则掏出龙裁剪刀,开始施展阴阳剪当中的祝字术。

要剪的东西很简单,就是纸钱。这东西其实就是一种祭奠的仪式,用纸也不是一般的红纸,而是黄表纸,代表黄金。

我剪得很快,没多久就剪了一大堆,这时候小杰已经洗好了骷髅头,我指挥小杰把骷髅头小心的安放在墓穴中,又把其他散乱的枯骨整理了一下,用残破的棺材板盖住。

然后开始和小杰两个人,挖土把墓穴填满,不大功夫,一个坟头就立了起来。

我在坟头点上香,洒上白酒,把剪好的纸钱焚化,一边双手合十,深深鞠了一躬,“这位大爷,我弟弟不懂事,冲撞了您,在这里给您赔不是了。我们给您重修坟茔,免您暴尸荒野之苦;再续香火,让您享供奉祭拜之福。您大人大量,早日投胎去吧。”

随着我的祷告,纸钱化作的烟灰旋转盘旋,直入天空。

“得,收工,这大爷收了我们的钱,以后不再会找二坏的麻烦了。”我拍拍手。

小杰感激的怼了怼我的肩膀,“多谢了兄弟,还是你本事大。”

我对小杰表示感激的方式表示鄙视,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回了家。

小杰他爸已经带着二坏回到家里,二坏已经恢复了混世魔王的本性,虽然在小杰他爸的威压之下老实了一些,但是活泼劲儿又回来了,让人看着高兴。

我也说了在乱葬岗子的事情,以后二坏不会再有什么麻烦。

终于,一家人又可以在一起安安心心的吃顿饭了。

下午的时候,小杰他爸找到我,“鹞子,之前你来的时候说想要黄皮子的皮,我没有答应,是怕冲撞了黄仙。不过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再推脱就不像话了,今天准备准备,咱们明天就动手。”

我一听一下子乐坏了,我到小杰家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黄皮子,但是又不好强求小杰他爸带我们去抓,正发愁这事儿呢,没想到小杰他爸主动开了口。

“对了叔,咱们这哪儿黄皮子多啊?最近我到乱坟岗子都看了,也没发现什么黄皮子,难道要进山?”

小杰他爸微微一笑,“不用,别人不知道哪儿黄皮子多,不过我知道,这个你放心,就在村子北面的灶荒沟。”

“灶荒沟?”我问道,这个名字在北方很多农村都有,不过原本可能是“灶王沟”或者“灶皇沟”,以讹传讹,就演变成了“灶荒(轻声)沟”。

小杰他爸挤挤眼睛,“这可是我的秘密,灶荒沟里面有一个地方,叫石柱坟,是一个大土堆,因为前面有一个不知道啥年头的半截石头柱子,所以起了个名字叫石柱坟。最早我们家在那儿有三分山地,后来因为地太小,来回一趟又太远,就撂荒了。不过石柱坟那,可是黄皮子的老巢,大大小小的土洞子,至少有几十个,不知道里面住了多少黄皮子呢。”

“这么多啊?那不是很好抓?”我一听黄皮子数量很多,一下子开心了。

没想到小杰爸牛眼一瞪,“好抓?这么说吧,先别说敢不敢抓,就算有这个胆子,整个郦城县能抓黄皮子的也没几个人。”

虽然知道这一家子爷仨都很能吹牛,但是我还是被小杰爸的一脸正气给镇住了,“那可怎么办?”

“嘿嘿,放心,你叔我就是郦城县会抓黄皮子的少数几个人之一。”果然,老程家吹牛的光荣传统在这一显露无疑。

“太好了叔,那可全靠你了,我要黄皮子的皮真有大用。”我还是很开心的。

“行,下午我们就开始准备,明天动手,不过你和小杰都得听我指挥,要不抓不到可别怪我。”小杰爸说道。

我只能拼命点头。

下午的时候,我们爷仨就在院子里面忙活开了。当然,二坏也时不时的出来要“帮忙”,但是都被我们严词拒绝了,二坏最后是被小杰妈拎着耳朵拽进屋里,被逼着写暑假作业去了。

我们乐得清静,很快,到了天擦黑,饭菜飘香的时候,抓黄皮子的工具终于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