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许庭许娅宛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婉似朝芸

角色:许庭许娅宛

简介:前世他浑浑噩噩,撇下妻女,靠一张脸吃喝玩乐;
庸碌半生,中年病死前才幡然悔悟……
重生回到女儿年幼时,抱着可爱又懂事的女儿,
他洗心革面,要当那天下第一的奶爸,把妻女宠上天!

书评专区

大国战隼:感情线中二有病,经常自嗨

黑道风云二十年:现实向小说,文笔风趣,人物描写活灵活现各有各的特点

修真从穿越三年开始:如果,没有那么,频繁的,分段的话。以及,蛋疼的,一个大境界,分九个小境界,一个小境界,再分前中后三期,三期又分入门巅峰圆满,突破又再分境界突破和功法突破,的话,还是本不错的书的……

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

《重生后,我签到成了最强奶爸》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女儿的崇拜大大满足了许庭的虚荣心,感觉比打赢了架还得劲!

许庭笑得合不拢嘴,正要说点什么,忽然脑子里又听到一声熟悉的“叮”。

“恭喜您成功激活签到系统,今日签到条件:获得大女儿许娅灵的一个亲亲。”

哦,对,他还有个签到系统呢。

重生后太激动,把这玩意忘了个一干二净。

一个亲亲?多简单的事儿!

许庭立刻蹲下来,笑眯眯地对大丫头说:“娅灵,既然爸爸这么厉害,你能不能给爸爸一个奖励?”

许娅灵不好意思地问:“你想要什么奖励?”

许庭把脸凑上前,“亲爸一个。”

“咯咯咯……”许娅灵还没说话呢,怀里的小哭包就先笑为敬了。

鼻涕泡都笑出来了,许庭十分无奈。

“你笑啥笑,赶紧把鼻涕吸回去。”

“哦。”小娅宛听话地吸了吸鼻子。

许娅灵被逗笑,咧着嘴就亲了许庭一口。

“叮!今日签到条件完成,随机奖励现金五百元。”

下一秒,许庭的口袋里好像多了东西。

许庭的心猛地跳了跳,赶紧把手伸进口袋……

卧槽!

真是钱?

微妙的触感,让许庭迫不及待偷偷瞄了瞄口袋。

随即,许庭乐成了眯眯眼。

许娅灵见爸爸笑得那么高兴,也很开心。

只要爸爸不打麻将,爸爸就是喜欢她和妹妹的好爸爸。

“走,咱们收拾东西回家去。”

许庭满心愉悦地说。

这五百块钱刚好能把昨晚输的三百块垫上,那样一来老婆不会跟他生气。

自己今晚能开荤咯!

刚回到村口,就看到苏妘在一棵树下等着。

“妈妈!”

“麻麻!”

两个小毛蛋娃一见亲妈就抛弃了亲爸,朝着苏妘狂奔而去。

苏妘也主动迎来,接住两个娃。

许庭走近后,注意到苏妘眉头紧锁。

“怎么啦?你咋跑这儿来了?”

“我听他们说你和人打架了?”

苏妘一边问,目光一边在他身上打量。

看到许庭脸上没伤,又把他拉过来转了一圈,“被打到哪儿了?”

媳妇的关爱就跟冬日的暖阳似的,裹得许庭浑身熨帖。

他得意地挺着胸膛:“你老公厉害着,狗七那几下算个屁,只有我打他的份儿。”

苏妘狐疑地看着他:“真没事?”

许庭贱兮兮地调笑:“不信的话,晚上我脱光了让你好好检查。”

苏妘赶紧看了一下四周,有个同村的叔恰好经过,苏妘的脸蛋嘭地红了。

许庭倒是神情自若地和对方打招呼:“恭叔刚去啊?”

“是啊,廿四、小妘,你们一家拜完回来啦?”

苏妘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对,准备回家做饭吃了。”许庭笑道。

“呵呵,好咧。”

等恭叔走远,苏妘嗔怪地说:“你今天怎么回事,动不动就耍流氓,太不像你了。”

许庭嘿嘿笑,“你喜欢吗?”

苏妘没理他,转移话题问:“你在庙堂那里干嘛和狗七打架,孩子们都在,影响多不好?”

“我……”

许庭正要解释,许娅灵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妈妈妈妈,爸爸刚刚好厉害呀,他把狗七这样按在地上打……”

两人扭头看去,只见许娅灵一边说,一边抓过妹妹推倒在地,模仿许庭揍人的场面。

“布——要!”

强行被按在地上的小奶娃并不配合,挣扎地扭动起来,嘴里发出抗议的声音。

这条路是黄泥路,许娅灵这么一搞,小奶娃全身都沾上了黄泥土,脏得没法看。

苏妘脸色都变了。

许庭还以为老婆要发飙,结果苏妘只是拉住激动的娅灵。

“妈妈知道了,娅灵不用再演给妈妈看,你这样弄妹妹很疼的,快放开她。”

苏妘温和地说,激动的娅灵受到语气感染,慢慢冷静下来。

然后她就乖乖把妹妹扶起来,还替妹妹拍掉身上的泥土。

这一幕看得许庭颇为动容。

他想起自己对孩子的教育,从来都是靠吼和打。

反正只要孩子让他不爽了,他就随意地发泄自己的情绪。

就比如昨晚,两个孩子只是一时贪玩忘记回家,他却暴怒地痛打孩子。

即使对象是才两岁的小奶娃,他也丝毫没有心软。

当然,他并不是把孩子往死里打,不然今天娅宛哪还能蹦蹦跳跳的。

可即便如此,也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

小女儿不记事,但大女儿会印象深刻。

难怪娅灵在他面前,像只容易受惊的兔子,到了爷爷奶奶和妈妈面前,才会活泼一些。

看来以后要多向媳妇学习,得学会克制自己的脾气。

思索间,许庭挑着担子,苏妘领着两个可爱的女儿,说说笑笑地往家走。

夕阳的余晖将四人身影拉长,呈现为一幅平淡温馨的画卷。

晚上吃了饭,许娅灵一直偷偷关注爸爸的动静。

许庭知道她在观察什么,无非是想知道他今晚会不会去打麻将。

家人们对许庭这种行为已见怪不怪,虽然每个人心里都很痛恨他这点,但谁也拿他没辙。

苏妘每次说起这事,许庭就会发脾气,两人大吵一通。

好不容易回趟家,苏妘不想和许庭在孩子们面前吵架,所以选择视而不见。

而且过年了,苏妘觉得自己也该让许庭放松放松。

所以,当娅灵问她:“妈妈,你说今晚爸爸还去不去打麻将呀?”

苏妘无所谓地说:“随他去不去。”

许庭洗完澡出来,看见她俩凑在一块儿说悄悄话,直觉是和自己有关。

“你们母女俩嘀咕啥呢,是不是在说我坏话?”

苏妘斜睨他一眼,“娅灵在猜你待会儿去不去打麻将。”

许庭哈哈笑道:“那你们肯定猜不准。”

“还有什么好猜的,你要是能改掉这个臭毛病,我苏妘就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

苏妘自嘲地说。

许庭没接话,心里默默说:不是你上辈子烧了高香,是我上辈子作孽太多,老天让我回来补偿你们的。

他进屋把今天获得的五百块钱奖励,外加自己身上剩的两百块钱,全部给了苏妘。

一下子看到这么多钱,苏妘吃惊地望着他。

许庭神情严肃。

“这是后面两个月的工资,我买烟喝酒花了一百块,剩下七百块全在这儿了。”

“把钱给你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知道,我这次真的下决心要戒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