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寒张仙长《我在诸天成圣》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我在诸天成圣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路长在

角色:舒寒张仙长

简介:山村少年,天生废柴,却偶得一宝物,可复制天下物资——
修仙问道求长生,资质平平,道阻且长;
一人一罐闯诸天,终成大道,踏足巅峰……
【凡人修仙流,不开后宫】

书评专区

无限万象通明录:为什么要看这本书:即使是在奇葩辈出的无限流,我觉得这本风格极为独特的作品也是其中不多见的品种;看得出来,作者也是个日漫爱好者,但是这本书写出来全无那该死的日漫风,就这一点,就这一点,便甩了那些日漫同人八条街都不止啊!而且其中的欢乐吐槽剧情也相当多,前提是你要看过不少网文才能发现;另外,这本书的抗战剧情简直可以当成是粮草级TG向穿越文来看了。 为什么不看这本书:按照一般剧情模式展开的fate世界弱爆了,即使是最后的神展开也就不了你;而且作者有些太纠结于国家控制轮回小队这点了,但是我估计没人会认为这是个爽点,哪有人会认为给人当奴才是爽点啊,哦,极品家丁系列除外。。。。引自懒人周佳

诸界末日在线:想看本有意思的书就这么难吗?末日重生创意有点老,但我可以接受,但是这种,认识个大小姐,全天下的公子哥都想杀我?!什么沙雕剧情!还有女主她妈!现在9102年了,怎么还有平民不配接近我女儿,我要解雇你,我要让人杀你…恶不恶心啊?!看了这么多年了,觉得这种主角不会苟发育的,全部不合理,所有反派无脑想杀自己的,全部不合理,碰见女角色不舔她,女角色觉得男主这个人不一般的,也都不合理 然后,这本书全占了!佩服佩服,恶心坏了

锦衣夜行:月关代表作溪上何人品玉箫,鞘藏寒气绣春刀月关的书给人印象总是儿女情长,通俗说就是大开后宫,其中以回明为最。但本书可谓是其尝试转型之作。融入了作者对明代社会的思考和推动进步的很多假设,这在月关的其他作品里是不常见的该书主角夏浔是锦衣卫一名,一路跟随朱棣,东征西讨,封王拜相,杀纪纲,交解缙,使西域,收白莲,最后扬名天下远走美洲月关前三本历史里主角的选择各有不同,回明里杨凌君臣相得,大明万年;锦衣夜行里夏浔远走海外;步步生莲中杨浩巧取弱宋,自立为王。难以说清哪种结局最讨读者喜欢,但锦衣夜行中对政治斗争的细致描写,对人物性格转变的精巧把控,对史实资料的合理外延,这些都是值得一品再品的

我在诸天成圣

《我在诸天成圣》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时间一晃,距离七大门派攻山,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听二蛋说,七大门派这下彻底服帖,不敢再造次。

各个门派不约而同运来一车车物资,用来孝敬龙玄上人。

龙玄山门十几天内再次焕然一新,而且奢华楼阁更胜以往。七大门派虽然叫苦不迭,可是为了保住小命,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二蛋也在这十四天内,突破到了炼气二重天,成为龙玄门有史以来修炼最快的新星。

舒寒的修为则停滞不前,因为他一直醉心于清灵散的炼制。

经过十四天的苦练,经历过数不清的失败,完整的清灵散终于被炼制出来。

也亏是清灵散,若是复杂的黄龙丹,舒寒恐怕还卡在半路上。

这些天慕婉儿的病情已经恶化。

舒寒赶忙将清灵散灌入她口中,很快,清灵散药效发挥,慕婉儿的神色好了许多,伤口处的黑丝也消退了不少,可人依然处在昏迷过程中。

再次观察腰间的伤口,那些黑丝竟然还萦绕不去。

“好可怕的伤口!一剂清灵散都无法驱除!”

又过了十六日,舒寒已经逐渐熟练清灵散的制作,给她灌了近十副清灵散,外加许多滋补调养的灵药,慕婉儿的伤势终于在舒寒悉心照料下逐渐好转。

由于慕婉儿昏迷过程中不能自理,舒寒年纪虽小可也懂的男女授受不亲。

于是他想办法找来了个大水桶,将慕婉儿泡在水中,每日都给她换上清水,加入炼药阁常备的去污粉,保持她周身的清洁。

这一日清晨,舒寒来到山洞刚想换水,慕婉儿突然苏醒。

她惊恐的眼睛环视周围,虚弱喊道:“你是谁?这里是哪里!?”

舒寒心中欢喜,见到医治多日的姐姐终于苏醒,兴高采烈地趴在桶边跟她讲了这一个月来发生的事。

慕婉儿听到龙玄上人出世,七大门派溃败,绝望闭着双眼,问道:“你本是龙玄门之人,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算了。”

“那是因为姐姐曾两次救我,爹娘从小就教导我做人要知恩图报。”

听着舒寒充满稚气的回答,慕婉儿态度好转了些。

“扶我起来,我要下山回朝天门!”

舒寒连忙按住她:“不行!你现在依旧是重伤,走动不便,这样盲目下山肯定会被龙玄门捉住,到时候性命不保啊姐姐!”

慕婉儿叹一口气,感觉到身体确实十分虚弱,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便问道:“小神医,告诉我,还有多久才能康复?”

“伤口极其难缠,完全康复的话至少得大半年……”

慕婉儿仰头感叹道:“哎,这场行动就是个错误,无数朝天门子弟因为我丧生,我也没脸回到朝天门……”

舒寒纠结着,忍不住问道:“姐姐你是个好人,为什么要跟那些鱼肉百姓的山野恶贼混在一起?”

慕婉儿惊讶:“是谁告诉你我们是山野恶贼?”

“大伙都这么说!”

“那是因为他们都是龙玄门的人……要论谁是恶贼!龙玄门首当其冲!现在反而倒打一耙!”

舒寒却不信,他出言反驳道:“姐姐你胡说!我们村子就是因为龙玄门日子越过越好!以前大家时不时要挨饿,可是龙玄门来了,村里人都没饿着了!怎么能说龙玄门是恶贼!你们才是!”

“那是因为你们村子出了龙玄门的弟子!”

慕婉儿一激动,腰腹立刻传来剧痛。

她苦笑叹气,自己跟一个孩子动什么气。

“小兄弟,你自己想想,龙玄门并不生产一粒粮食,而且每招收一位弟子肯定耗财无数,还要反哺他们的村子。你自己想龙玄门这些财物从何而来?你们一座村子吃饱,就有十几座村子不得不卖儿卖女!”

这一句话把舒寒问住了。

慕婉儿躺在木桶里,幽幽道:“我比你还小的时候,也住在一座村子里。跟另一个女娃娃关系很好,而有一天她被她爹爹给卖了,就为了凑齐给饿狼帮的银子。龙玄门没建立之前,饿狼帮虽然恶贯满盈,可也没干过这种买卖。你听说我们江湖帮派鱼肉百姓,那是因为龙玄门给地方帮派太多征收压力!”

“我们是不干净,源头却是龙玄门。你告诉我,龙玄门如何不是恶贼?你们龙玄门每一位仙长的成长,背后都是数千名百姓的血汗!这就是燕北之地多年来的毒瘤!可惜,这颗毒瘤我清除不了。”

舒寒哑然,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

他从小就听大人们讲龙玄门的好话,自然而然认为龙玄门的人都是善心菩萨,可没曾想还有这么多人恨龙玄门入骨!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让小小的舒寒心中有些糊涂。

慕婉儿凝视舒寒思索的小脸,说:“小弟弟,你是龙玄门的人,我不想欠你人情。你想得到什么,都可以告诉姐姐,姐姐尽力都会满足你。”

“我……”

舒寒想了一会,脱口而出。

“我想学武功!”

这个回答让慕婉儿都愣住了。

“你不是修仙者吗?学什么武功!”

张仙长的死历历在目。

舒寒觉得,修仙者自持法术威力,不屑于身体训练,导致对敌时过于死板,容易被人钻空子。他想若是能学点武功,将来遇到危险也有一手转圜的底牌。

舒寒回答道:“我觉得,无论武功法术,只要有用,都是好东西。姐姐你愿不愿意教我?”

这句话逗笑了慕婉儿。

“你这话说的不错,修仙者自持甚高,看不起练武之人。可是这一战,死在我们练武手上的仙长不计其数。事实证明我们江湖儿女的武功也并非毫无价值。既然你有这样的觉悟,那好,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我就破例传授朝天门武学给你。”

慕婉儿所传有两套功夫。

一是对敌的朝天剑法,二是身法游云步。

这下,舒寒每天都会挤出两个时辰来到山谷洞穴,跟着慕婉儿修行武功。

武学修炼对肉身要求极高。

现在舒寒每天都会服用紫云芝来增加身体素质,肉体力量远超他现在的年纪。

加上他灵性聪颖,对慕婉儿讲解的武学很快融会贯通,甚至还可以举一反三。

很快,慕婉儿传授的招式就被舒寒完整掌握。

慕婉儿也十分惊喜,摸着他的头赞叹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练武奇才!”

日子就这样过着,悄无声息过了大半年。

舒寒个子更高了,身子也更加结实了。

这半年来,他已经成功参悟了黄龙丹的炼制方法,开始大批量炼制黄龙丹来增益自己修为。

半年时间,不知灌下去了多少黄龙丹,他的修为顺利来到炼气二重天巅峰,与二蛋持平。

可是他不敢暴露自己的修为。

一个五灵根的废材能跟门派全力扶持的双灵根天才相比,猪脑子都能想出其中有猫腻。

这段时间里,舒寒彻底参悟了药理,并向师傅展示了自己的学习成果。

二长老十分惊喜,当即赏赐了舒寒几张高级丹药的丹方,其中就有舒寒朝思暮想的合气丹,并开始全程让他观摩炼药,时不时还会提点舒寒炼药时需要注意的细节。

舒寒这才明白什么叫苦练十年不如名师一年。

二长老的提点,加上无限药材练手,舒寒炼丹术进步飞快,黄龙丹成丹率也大大增加。

后来黄龙丹的炼制难度已经不满足舒寒的手艺,他开始尝试更好高级的合气丹。

武学在逐步精进,修为也水涨船高。

这段日子让舒寒过得十分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