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赵崇卫默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玄幻:别怕,我真是个弱鸡!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小豌豆本尊

角色:赵崇卫默

简介:穿越异界十八年,折腾了一大通却还是不能修炼,什么废系统!连他的体质都不能改!
不过,虽然他无法修炼,却能通过系统推演的各种无上功法,将身边的人全推成了武圣……
想挑战他?哦,先打过了他手下的万千武圣再说吧……

书评专区

网游之游戏始祖:其实作者如果把主角的背影设定为恶俗的特种兵什么的,合理性至少比一个只会玩CS,结果能把奖励刷到整个星系排名第一。

李青的奇妙冒险:主角上来就一句:啊咧咧咧上辈子是中国人,穿越后是意大利人,你告诉我你啊咧咧什么呢?除去这点,实际上写的挺不错的。不过作者宣布这本书只有一个boss,没有说接下来的jojo剧情,属实让人难受。

绝顶枪王:很有意思的游戏竞技书。开头略俗,进了监狱的超级高手,接受了取得胜利任务的山岭少年,身上还有暗伤,接着转眼进入学校地图,走 错路,校花,进校队的测验,逗比的队友,一路情节下来,各种梗都满满的既视感,总有种日漫风飘荡,然而依然觉得好看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作者描绘的游戏背景 相当吸引人吧,这种竞技加单机游戏通关的结合,难得作者还写好了,生活情节虽然有些失真,但搞笑却不会过于轻浮,竞技有些热血,目前几场比赛还没看出特别 的花头,也还可以,游戏写的很不错,只是一直被打断什么的,这种梗用多了没意思,希望作者能保持住水准,期待后续了。来自@北冥家的小五

玄幻:别怕,我真是个弱鸡!

《玄幻:别怕,我真是个弱鸡!》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

赵崇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不过表面上却露出为难的表情:“小卫子是大宗师,让大宗师出手帮你疗伤仅凭这两本功法可不够吧?”

“我还有一百两银子。”诗雪瑶实在挺不住了,再不把体内的怪异药力逼出来,可能会影响她的根基。

赵崇接过皱巴巴的一百两银票,眉头微皱:“大宗师的价格你是知道的,基本有价无市……”

话还没有说完,诗雪瑶两个大眼睛啪嗒、啪嗒落泪了,楚楚可怜。

“我去。”赵崇心里暗叹一声:“哥就是心太软。”

“行了,别掉金豆子了,本王这就让小卫子给你疗伤。”

“真的吗?”诗雪瑶抬头盯着赵崇问,在她心里赵崇就是一个大坏蛋。

“小卫子,帮她看看。”赵崇说。

“是,王爷。”

卫默应道,随后进入马车,伸手搭在诗雪瑶的手腕上,然后霸道的寒冰真气进入对方体内。

半个时辰之后,诗雪瑶张口喷出一口浓黑的污血。

两天后,诗雪瑶已经完全康复,但好像并没有离开的打算,仍然霸占着赵崇马车的一半。

“喂,你伤都好了还赖在本王的马车里干嘛?不会是看上本王了吧?”赵崇说。

诗雪瑶翻了一个白眼:“本小姐也想去安岭看看。”

“想去没人拦着你,再赖本王马车上就要收费了。”赵崇说。

“要钱没有。”诗雪瑶扬着头说。

“以身抵债本王也不介意。”赵崇露出猥琐的目光。

“来啊。”诗雪瑶挺着小胸脯说。

最终赵崇没敢抓,嘀咕了一句:“女流氓!”

相处了这么久,诗雪瑶对赵崇有所了解,所以才敢如此,她见赵崇退缩了,得意的扬了扬眉毛。

“王爷,安岭黑山城到了。”马车外传来卫默的声音。

“到了?”赵崇听闻,立刻下了马车,朝前望去,不由的大失所望。

所谓的黑山城由密密麻麻低矮的石头房子组成,南北和东西两条十字街道,每条街道不足二百米。

中心的县衙早已垮塌,被大雪覆盖,根本看不出县衙的模样,至于县令,没人敢到这里上任,因为来一任死一任,这里完全就是一个三不管地界。

赵崇眉头微皱,迈步走在街面上,卫默紧跟在其身后,李子灵、段飞等十三名护卫将手放在刀柄上,各带着十名执法队员警惕的护在周围。

打眼望去,虽然下着雪,但街面上至少有七处地方在厮杀,每处厮杀的人不少于五人。

不宽的路面上,有不少尸体,大多数被冻僵了,少数是刚刚死去。

“这特么什么鬼地方。”赵崇皱着眉头心中暗道一声。

他们在打量着黑山城的人,黑山城的人也在打量着他们,如果不是赵崇等人看起来不好惹,人又多,早就有人上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你问为什么?

呵呵,这里本就不是讲理的地方,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弱者活该被杀被抢。

赵崇走到坍塌的县衙前,找了一块大石头站了上去。

黑山城很少来这么多外人,于是没多久所有的人都聚集了过来,想知道赵崇这一伙人是干什么的?

赵崇看来的人差不多了,对卫默微微一点头。

卫默清了一下嗓音:“此乃天羽王朝六皇子,以后的安岭之主,安王爷千岁,跪!”

跪字出口,卫默大宗师的气息朝着四周扩散。

扑通、扑通……

黑山城虽然野蛮,但化灵境的人并不多,所以在卫默大宗师气息的压制下,大部分人不由自主的跪下了。

但仍然有部分人一脸不屑的表情,站在原地没动。

“三息不跪者死!”卫默的声音由真气发出,传遍全场。

扑通、扑通……

又有人跪下。

但仍然有人不信邪,大宗师?骗鬼呢?天羽王朝大宗师一共不足双手之数。

三息过后,卫默出手了,他的第一个目标是一名眼露精光的老者,此人化灵九层,可惜没在卫默手里挺过一招,直接被一掌击在天灵盖上,脑浆迸裂。

噗噗……

大宗师杀人,如同砍瓜切菜,无人能挡其锐,眨眼睛间现场出现上百具冒血的尸体。

扑通、扑通……

“别杀我。”看到一些化灵九层、八层、七层的高手被杀,剩下的人都吓破了胆,立刻跪在地上。

可是卫默并没有停手,仍然准确的把他们从人群中找出来杀掉。

直到赵崇说了一声:“好了!”

卫默这才停手,闪身回到赵崇身边,低着头,毕恭毕敬。

“本王被封为安岭王,以后安岭就是本王的地盘,既然是本王的地盘就要遵守本王的规矩,第一,不准打架,打架伤人者,杖二十,罚劳役开垦田地;第二,杀人偿命,只要你在黑山城杀了人,不管是谁,必偿命;第三,在黑山城,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胆敢违返前两条者,试试本王的刀锋利否?暂时就这三条,散了吧,执法队,清街。”

“是,王爷!”李子灵率段飞等上百名执法队员单膝跪地应道。

路上走了三个月,在流民中挑选出三百人组成执法队,并且赵崇还从霸王刀中选出一招刀法进行了简化推演,然后让所有人修炼。

不知道是他的推演发生了变化,还是什么原因,总之修炼这招刀法很容易入门,然后进入锻骨境。

流民的基数很大,三个月,竟然有上百人进入了锻骨中期,堪称奇迹。

进入锻骨中期的一百多人,正式成为执法队员,李子灵等十三名护卫担任小队的队长。

三万流民散落在黑山城四周,至于他们怎么生活,赵崇现在还没有一点办法,只能听之任之,待明年开春,为活下来的人分发田地,才能渐渐走上正规。

黑山城每天都死人,刚才又被卫默一下子杀了两百多人,所以空出很多石头房子,当晚赵崇便找了一个栋空房子暂时住下。

“委屈王爷了,暂时只能在这种地方将就一段时间。”卫默说。

“本王不委屈,倒是你们,跟着本王受苦了。”赵崇说。

“这辈子奴才只要跟在王爷身边,到哪里都不苦。”卫默说。

“好了,不说这些,咱们还有多少粮食?”赵崇问。

“还能维持一个月。”卫默回答道。

“跟着咱们的孤儿有多少?”赵崇问。

“六百多人。”

“明天招人,每天两碗粥,王府和孤儿院同时建,孤儿院就建王府旁边。”赵崇思考了片刻说:“石头和木头就地取材。”

“王爷,如果这样的话,咱们的粮食怕只能支撑半个月。”卫默说。

“再想办法吧,不是还有几万两银子吗?”赵崇打着哈欠说,他是懒散的性子,但一想到三万流民和上千孤儿指着自己活命,又陡然感觉责任重大。

“麻烦啊。”心里暗叹一声,然后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看到卫默已经端着铜盆立在旁边。

“王爷,要传膳吗?”

“都这样了,就别那么多讲究了,有什么吃的?”卫默起身洗漱问道。

“小米粥和从都城带来的腌萝卜。”

“不错,听着就有胃口。”赵崇说:“端上来吧。”

稍倾,卫默把小米粥和萝卜条端了上来。

“小卫子,一块吃。”赵崇说。

“奴才不敢,奴才还是在旁边伺候着,规矩不能破。”卫默毕恭毕敬的说。

“你呀,算了。”赵崇不想再劝,其实他真不在乎,毕竟灵魂来自于二十一世纪一个叫地球的星球。

正吃着早饭呢,李子灵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王爷,一名自称前宰相的老者求见。”

“前宰相?”赵崇眨了一下眼睛,回忆了片刻,好像十年前他老子罢黜了宰相林蒿,当时事情闹得很大,所以有点印象。

“难道林蒿被发配到了安岭?”赵崇心里暗暗猜测道。

“请进来。”

大约半分钟后,一名裹着熊皮的老者走进了石屋,带进来一阵寒风,赵崇忍不住紧了紧衣服。

“怎么这个世界连个火炕都没有,看来安稳下来之后,自己先要把火炕搞出来。”赵崇在心里暗暗想道。

“老朽林蒿参见安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林蒿跪拜道。

“林相快快起身。”赵崇亲自把林蒿扶了起来,十年前林蒿可是限制了他老头子大半的权力,圣旨如果不经相府,根本无法通达全国,也正因如此,老头子才想尽一切办法消弱宰相的权利。

林蒿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如同老树皮,唯独一双眼神仍然炯炯有神。

“老朽已是一介布衣,永世不得启用,当不起安王爷一句林相。”林蒿说。

两人说了几句场面话,赵崇心里猜测着,林老头来找自己干嘛?难道是想父债子偿?于是悄悄看了卫默一眼,卫默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赵崇便有了底。

“林相找本王可有事?”赵崇不再绕圈子,开门见山问道。

“昨天老朽听了安王爷颁布的三条规矩,斗胆问王爷一句,是否想经营安岭,长久待下去?”

“那是自然,这是本王的封地,自然要好好经营。”赵崇说。

“王爷可有经营之策?”

“呃?这……暂还没有。”赵崇说,随后突然眼前一亮,林蒿当过宰相,一国都管理的井井有条,一个小小的安岭如果交给他经营管理,应该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