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龙门弃少》韩竹李晴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龙门弃少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黑色毛衣

角色:韩竹李晴

简介:结婚四年,低调默默付出,却未得到妻子和家人的理解,受尽误会和委屈!如果低调换来的只有嘲讽,却得不到真心,那么离开你,我决定不在隐藏锋芒!重返龙门,横扫八方,权贵草莽,统统臣服,我不是一颗弃子,而是世界之王!

书评专区

穿越从武当开始:神特么稀释龙元一份,先看看风云里龙元是什么玩意再写书吧。

无限仙武世界:八百年前的套路被一个脑tan作者以狗屁不通的逻辑、幼儿园小班的文笔写出来。

督主有令:创意十分。但是沙比一样的主角性格,幼稚的人物,让这本书下降了三个档次。没看过的等这书完结后再决定看不看吧。

龙门弃少

《龙门弃少》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6章爱情,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晚上,叶割鹿没有回家,回去苏翠萍肯定会对他一顿叱骂,他不在乎苏翠萍对自己的态度,这三年苏翠萍对他本来就不满,哪怕他包揽家里所有家务,每天回家买菜做饭,洗衣拖地。

只要自己没钱,苏翠萍从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偷钱’这件事情只是导火索,苏翠萍巴不得他和韩竹离婚,让韩竹找个有钱人嫁了。

“我是集团总裁又如何,很多事情,用钱也解决不了,更何况韩竹不是一个拜金的女人。”酒吧角落,叶割鹿喝着闷酒,脸上有着一抹苦涩和自嘲。

“你弟弟冤枉我,你妈污蔑我,我都可以不在乎,我只想让你相信我一次,三年三年又三年,我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你能相信我一次,哪怕让我在你心里,占据一块很小的地方。”

“可你言语铮铮,认定是我偷的钱……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叶割鹿痛苦的闭上眼睛。

叶割鹿张开嘴,一口饮下一杯威士忌,入喉辛辣,唯有折磨身体,身体的不适,能让他暂时忘掉心里的伤痛。

隔着一根柱子的卡座上,一青年环腰搂着一性感妩媚的女人,把嘴巴凑到女人耳边,窃窃私语,动作暧昧。

突然对面冲来一名白裙女子,盯着他们,眼中满是悲伤和愤怒。

“黎云,你是个王八蛋。”白裙女子端起桌上一杯酒,泼在青年脸上。

“裴妍枳,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黎云一怔,皱眉起身,拿着纸巾慌忙擦着衣物上的酒渍,“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

“这件衣服是我攒了三个月工资买给你的,我怎么不知道多少钱?”裴妍枳冷笑着,笑容里,有着无尽的苦涩和悲痛。

“好了,黎云我们分手。”裴妍枳深呼吸了一口气,她是一个需要自尊的女人,绝不会拖拖沓沓,大吵大闹,既然看见了男友偷吃,那么平静的分手,或许是最后的体面。

黎云见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干脆也撕掉了伪装面具,脸上露出狠色,“行,分手可以,但我陪你了这么久,我也要吃饭,青春损失费和精神损失费总该给我一点,我不要太多,给我十万块钱,我跟你分手。”

“男人中,像你这样无耻的,我真没见过!”裴妍枳恨自己当初瞎了眼,居然被黎云花言巧语蒙蔽。

黎云扬起嘴角,无耻的笑道,“裴妍枳,你别忘记,我知道你在逐鹿公司上班,你要是不给分手费,我每天都去你们公司找你,看你能待到什么时候。”

“黎云,我们好聚好散,你敢威胁我,我可以报警。”裴妍枳红着眼睛。

“你个贱女人!”黎云一巴掌甩在裴妍枳脸上,面目凶狠“要是不给钱,你别想好过。”

又一巴掌扇向裴妍枳,这时有一只手伸过来,准确捏住他的手腕,黎云和裴妍枳都同时往左侧一看,叶割鹿站在一旁,裴妍枳眼中露出惊诧之色。

“你是谁,是不是这个贱货在外面找的野男人,还没分手呢,你这贱货就给我戴绿帽子?”黎云满脸狰狞。

叶割鹿眼眸微微一寒,五指用力收拢,黎云感觉手腕快要断裂,疼得五官扭曲,身体慢慢弯曲蹲下,“男人做到你这样,真是极品,我不是她男朋友,但我看不惯渣男欺负女人。”

叶割鹿说完,一脚踹在黎云腹部,受力冲撞在卡座上,又弹到地面,蜷缩身体,肚里翻江倒海,疼得痛苦哀嚎,要不是叶割鹿收力,一脚能踹碎他的五脏六腑。

“我们走。”叶割鹿隔着衣服,拉住裴妍枳的手腕,带她离开了酒吧。

清冷街道上。

夏日,街边喝啤酒撸串的人很多,大声谈笑,热闹非凡。

叶割鹿和裴妍枳随便找了一家露天大排档,马路边找到空桌,点了几瓶冰镇啤酒和烧烤。

“叶割鹿,刚才在酒吧里,谢谢你。”裴妍枳道。

刚在路上,叶割鹿已经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裴妍枳白天在逐鹿公司上班,晚上兼职在酒吧推销酒水,没想到撞上男友出轨。

不知道为何,眼前的女孩笑容很纯真,很有感染力,她一笑,叶割鹿心中的积郁都少了许多,也跟着笑了起来,裴妍枳看着他,微微出神,忧郁的眼神中,似乎有着细碎的阳光。

“遇到那种渣男,你还有心情笑得出来?”叶割鹿喝了杯冰镇啤酒。

“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时间是不会因为人的心情而改变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呢,而且我已经和黎云分手,我感觉自己重获新生,可以开始新的人生。”裴妍枳笑得风轻云淡。

新的人生?

“真的能开始新的人生,我觉得有些东西,已经刻在了骨子里,想要忘记……即便能忍受剐骨之痛,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忘记吧。”叶割鹿仰头,一口喝下啤酒,浑身冰凉,凉到骨子里。

他也想过和韩竹离婚,重新开始全新人生,忘记韩竹,也让韩竹开始自己新的人生,但是他做不到。

忘记一个人,真的很难!更何况,这个人已经成了生命中难以分割的一部分,代表了自己一个少年时代的全部。

“叶割鹿,看你这样子,是不是也是为情所困,被女朋友甩了,还是表白失败了?”裴妍枳问道。

“我结婚了。”叶割鹿笑了笑,笑容有几分苦涩,“可是,我还是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爱情是什么?

爱情可以使人伟大,让他单枪匹马,浴血而战,创建逐鹿集团,只为了那个小小的心愿。

爱情又让人卑微,让他甘愿当个窝囊废,背负‘无能’的污名,忍受所有的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