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竟是我自己

精彩节选


  “顾梦菡,你找死,竟然敢给算计我!”
  男人的怒吼在耳边炸响,顾梦菡只觉得脖子一痛,一阵窒息感袭来。
  “卿、卿寒,我只是想做你真正的太太。”
  女人被掐的双颊通红,黑色蕾丝睡衣包裹下的纤瘦身躯,止不住颤抖。
  即便恐惧,却依然爱慕又卑微地恳求着他。
  “做梦!”
  男人厌恶地甩开她,抬腿正要出去,体内的燥热却翻江倒海地涌来。
  步伐一滞,薄卿寒沾染着猩红的双眸看向靠墙咳嗽的柔弱女人。
  那泪眼朦胧的可怜模样,看得他愈加恼火。
  双手拢成拳,薄卿寒抬步上前,一把将女人推倒,“顾梦菡,你想这样是吗!好,我成全你!”
  ……
  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回归沉寂。
  拾起地上的西装外套,男人俊脸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
  “顾梦菡,原来你还能更下贱!”
  鄙夷地看了狼狈的顾梦菡一眼,薄卿寒没有任何留恋,长腿阔步地摔门离开。
  一年前,这个女人用下作的方法逼他娶她;一年后,又用下作的方式逼他要她!
  以为这样就能让他喜欢上她?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此生认定的薄太太,此生唯一喜欢的女人,只会是那个曾经救了自己的女孩,穆悠然!
  “卿寒!”
  望着男人孤冷的背影,顾梦菡脸色一变,拖着酸痛的身子跌跌撞撞地追出去,却只来得及看到劳斯莱斯远去的影子。
  “卿寒,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我只是太爱你了!难道爱你也有错吗!”
  “卿寒,我是你的太太啊,你不能这么对我……”
  “嘀——”
  十字路口,轿车紧急的鸣笛声骤响。
  “啊!”
  “砰!”
  女人的尖叫声和肉体的碰撞声划破夜空……
  翌日,薄氏集团。
  薄卿寒穿着板正的黑色西装,一身清冷地坐在桌案后审批文件。
  阳光恰到好处的在他俊逸的眉目间投落一抹好看的剪影,精致锋锐的侧脸俊美如神祇。
  “薄总……”
  没多久,助理林山谨慎地敲门进来,脸上带着一抹未褪的惶恐。
  “会议时间到了?”男人头也不抬地问。
  “不是,”林山小心翼翼地禀报,“刚才收到消息,少夫人她、她凌晨出车祸去世了……”
  翻阅文件的大掌一滞,薄卿寒跟着愣了下。
  但转瞬,英俊的脸,神色恢复如常。
  “知道了。”
  想到那个女人的不折手段,薄卿寒最后那点同情心也消失殆尽。
  这是她应得的下场!
  ……
  帝都医院。
  工作人员推着顾梦菡盖着白布的尸体前往太平间,空荡荡的走廊里,只有几名薄家的女佣随行。
  “恶人自有天收,这话还真应验了。”
  “可不是,以后我们总算不用被这个恶妇欺负了。”
  “怎么就不早点死呢?早死我们也早解脱。”
  “你们就积点口德吧,死者为大,就不怕她晚上来找你们。”一名稍年长的佣人喃喃道。
  说完,她将快垂到地面的白布往上掖了掖,却无意看到那只藏在白布里的手,蓦地动了动。
  “啊!”
  女佣吓得踉跄在地,脸色苍白地指着尸体的方向,“手,你们有没有看到,少夫人的手动了!”
  “瞎说什么呢,人都死的透透的了,怎么可能……”
  另外一名女佣正要嗤笑反驳,却看见那块白布被唰地掀在地上,原本好端端躺在推车上的顾梦菡忽然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啊!救命!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