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卫易麟儿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一剑春秋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深蓝妖火

角色:卫易麟儿

简介: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兽潮,毁灭了一座修真界
少年从废墟中走出,唯有一剑,可平高山,可断大江,可斩妖魔,可杀仙人,可明日月,可开春秋!

书评专区

电影世界的魔法学院:林轩穿越的都是电影,或带有巫性质的副本电视剧。第一个副本《超能失控》,我知道大家看的快吐了,不过这个跟大家想的有点不同,三个主角被美国政府征兆了,而且有点黑化。第二个副本《魔法师的学徒》,学习了魔法。第三个副本《最后的巫师猎人》,获得了女巫之心,为了永生,不过得到之后,林轩没有贸然用它,而是谨慎的研究它,不错。第四个副本《权力的游戏》,不错,让我有点惊讶,林轩很同情,爱惜心狼一家人,给了很大的帮助。间幕:重回《超能失控》报一箭之仇。第五个副本《神奇动物在哪里》,林轩也是跟电影主角关系不错,而且同情被操纵的孩子,帮助他。

她是贵族学院的女配:这种古早味玛丽苏还是很好吃下去的 其实我还挺喜欢里面的男性角色的 挺可爱的 之后越写越糟糕了 也就一周目让我看得下去了 之后越来越讨厌女主了

昆仑有剑:近期难得的武侠背景的网游文,也可以当全民穿越来看,高武转低武的背景下,逐步转变回高武的进程,主角出自昆仑,金手指不粗大,设定有趣,人物刻画得不错.缺点是偶尔大段的背景描写跳过就好.

一剑春秋

《一剑春秋》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陶安脸色难看至极。

和其他炼气期修者不一样,从一开始,他就注意到那位身穿战甲的修者。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注意到了比其他人看到的更多的东西。

比如,那头炎雪鹄背上,其实还有一个修者。

这头炎雪鹄,其实只是一头坐骑而已。

所以准确的来说,那个身穿战甲的修者,并不是在和这头炎雪鹄对峙,而是在和炎雪鹄背部的修者对峙。

然而因为视线的问题,炎雪鹄身躯过于巨大,从地面上视线根本无法看到那个修者而已。陶安之所以能注意到,是因为他并不只是用眼睛来看,还用上了神识来观察。

在他的神识感知里,此刻天空中有着三个黑洞。他的神识一经触碰,就会被瞬间弹开。多亏了这三方都没有意针对他,否则的话,单单是他用神识试探的这个举动,只要这三方任何一方想要略微惩戒他一下,恐怕他的神识,早就被重创了。

不过这三个强大无比的神识,还是有所区别的。其中两个无比庞大,庞大到他陶安感知一下都会觉得恐惧。而另外一个,虽然也很强,但和那两个相比,就相差很多了。

陶安知道,那个弱一些的,应该属于那头体型巨大的炎雪鹄。而那两个极其强大的神识,则应该属于那两个正在对峙的修者。

“快点,通知大伙,马上四散逃开。能活多少,就看咱们的命了。”

陶安这会儿反倒是连大喊一声都不敢了,他只能悄悄吩咐四周,然后迅速拉上那两个狩妖队里的化灵初期修者,以最快的速度退离此处。

这两个化灵初期的修者,一个是他最得意的后辈,只是初入化灵期。另一人也是跟了他多年的老部下。只要他们三个无损,就算狩妖队其他狩妖者全都死在此处,陶安也只是会觉得肉疼,却还有再来过的机会。而且如果只拉上两个化灵期逃跑的话,速度也够快,逃脱的把握也够大。

至于其他人,陶安觉得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半空中对峙的那三方,即便是最弱的炎雪鹄,在陶安的感知里,也绝非自己能匹敌的。这只炎雪鹄尾部的天蓝色尾毛,已经有了由蓝转黑的迹象,说明应该已经达到了六阶后期。这样的炎雪鹄,大概只有化灵九重天的修者才能匹敌。如果它专门针对自己的话,自己肯定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韩胡子,你莫要逼迫的太过了。”陶安刚刚开始准备逃离,半空中,一个威严的声音忽然传来。

这声音并不如何大,但却清晰传入了营地内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若不是仗着这头炎雪鹄速度不错,单凭你,你觉得能跟老夫周旋这么久?还想从老夫手里抢东西?”

“韩胡子,真要动手,谁死谁活也还未知!就算老子输了,你信不信,老子也可以把这东西毁了,谁也得不到!”

“赵新诚,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

随着双方开始剑拔弩张,那头炎雪鹄也露出了凶相,发出一阵怒号。

“嗷——”

整个荒野都在震动,再没了其他声音。至于那些原本在此处生活的妖兽,则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韩胡子?赵新诚?难道是……”

就在这几句话的功夫,疯狂逃走的陶安,已经离开将近一里的距离。在这一刻,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露出一丝恍然,但随即又化作紧张。

要真是那两人,自己就算再逃十里,也不算多啊!

三位化灵期疯狂逃窜的功夫,临时营地内,留下的绝大多数狩妖者和苦力们,也都开始回过神来,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不知道是谁先喊出了一句‘快跑’之后,整个营地,顿时陷入了混乱。

人人都在逃跑,四散奔去。

“坏了,要是他们真动手,几条命都不够死的啊!”

卫易也回过神来。在这一刻,他的思维无比敏捷。因为他的生命,正在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威胁。

跑?能跑的了吗?

卫易很清楚,自己只是炼气期三重天的小家伙,和天上对峙的双方相比,实在不值一提。而且距离又如此近,就算自己现在开始逃跑,估计也跑不出多远。一旦对方动手,自己还是死路一条。

自打进入沦陷区做苦力开始,卫易还是第一次如此绝望。以往虽然也遭遇过各种危险,但和眼下这种几乎必死的局面相比,都不值一提。

与其如此,不如……赌一把?

生死关头,卫易脑子思考的速度,也比平时快了许多。他瞬间就判断出,现在逃跑,或许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他想到了另外一种选择。

或许,自己可以去那里躲一下,赌一下自己的运气。

卫易记得,之前自己清理山上废墟的时候,曾经和其他苦力发现过一个地窖。那处地窖之前应该是这个小家族的一处密室,用来存放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修建的还算坚固。至少这二十年过去,卫易他们清理的时候,没发现有任何破损。

那处地窖足有一丈深,就算被轻微的波及到,应该也无碍才对。去那里躲藏,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最怕的,就是被某道神通不小心击中。那样的话,地窖就算再坚固,肯定也挡不住,定然会坍塌,自己恐怕就要被活埋在里面了。

只能赌自己运气够好,不会被活埋了。

卫易转身开始凭着记忆,朝地窖的位置奔跑。地窖的位置在山顶附近,卫易跑过去,反倒像是朝空中那两方对峙的方向前进。在他人看来,无异于找死。不过此刻营地内无比混乱,也没谁太注意他。

卫易本想叫着大个子一起,但此刻营地内混乱至极,想要找到大个子,实在太难。而且大个子也有可能早反应了过来,已经早就开始逃跑了,卫易更不可能追上,所以他就只能一个人前往地窖躲藏。

天空中的双方,仿佛一触即发。

浑身雪白的炎雪鹄不断怒吼,似乎在宣示自己的威严。炎雪鹄本就是一种血脉颇为高贵的妖兽,生来掌握冰火两种属性的神通,而且成年就能达到化灵期。再加上能够飞行的速度优势,在同阶的妖兽当中,往往也少有敌手。

“畜生,找死。”

炎雪鹄的怒吼,似乎招来了这位身着战甲的修者的愤怒。韩胡子这一路追来,其实有些憋屈。自己实力其实远胜对方,但对方仗着速度的优势,却足以和自己周旋。六阶的炎雪鹄,速度已经不比自己差多少。再加上背上那家伙的辅助,反倒比自己快上一丝,这才追了这么远。

必须先杀掉这头炎雪鹄,去掉这家伙的速度优势,才能打掉这家伙的信心,让他心甘情愿的把那东西交出来。

一边想着,一边,韩胡子已经动起来了。双手虚空一按,六面铜镜凭空出现在他身后。

然后,韩胡子右手食指向前一点,一道巨大的金色手指虚影,瞬间成型,朝对面那头炎雪鹄压下。

“杀金指?!韩胡子,你真敢动手!”

对面,炎雪鹄背上的修者,似乎并没有想到如此,连忙怒吼道:“韩胡子,你真以为我怕你吗!”

说话之间,手指虚影已经按下。

“我倒要看看,这些年你号称已经半只脚迈入周天境中期,到底有多少长进!”

几乎刹那间,一方土黄色的大印,出现在炎雪鹄上空,然后急速砸向金色手指的虚影,双方在半空中重重撞击在一起。

“轰——”

一股浩大的反震力量,瞬间逸散出来,并且迅速向四周扩展。当这股力量,接触到地面上的这片废墟的时候,几乎刹那间,便形成了一股巨大的风暴,如同天威一样。原本那些已经摇摇欲坠的建筑,瞬间被夷为平地。就连整片山丘,似乎都凭空被削下去一层。

周天境强者之间的战斗,就是如此恐怖。

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终究是没有资格发出这样的感叹。因为在他们看到这一切的同时,自身也如同那些被压垮了的建筑一样,烟消云散了。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方圆十几里内,都成了这两位周天境强者的战场。整片荒原都被双方的战斗肆虐,很难看清里面争斗的真实场景。只有不断出现的轰隆声,证明了此处的争斗是何等骇人。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连续出现的轰隆声,才渐渐稀疏了起来。

就在人们以为,两位不知为何而战斗的强者,已经分出了胜负的时候。烟尘之中,猛然传来一声怒喝,响彻方圆百里的天地。

“韩胡子,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

下一刻,人们只听到一阵更猛烈的爆炸声,从烟尘中扩散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极为不甘的怒喝声。

然后,整片天地,才终于渐渐归于平静。

……

天亮之后,当幸存者开始重新回到这里,开始清扫并且搜索有没有其他人侥幸活下来的时候。人们惊讶的发现,两位强者的战斗,已经完全将这一带的地形,全都改变了。

整片大地,就如同被梳子梳过一遍一样。

陶安看着眼前的惨状,心里都在滴血。

他知道,自己经营多年的狩妖队,终于还是付诸流水了。侥幸逃出这片范围的,人数极少;而没能逃出这片范围的,要想活下去,恐怕更加困难。

能够侥幸活着的,恐怕十不存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