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宇周伯松《诛神殿⠀》最新章节在哪看?

小说:诛神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孤风苍焰

角色:周宇周伯松

简介:【此书杀伐果断,不墨迹,不水文,不憋屈,一路爽到底

七年前,他遭人陷害,一夜之间被灭满门
七年后,封王加冕之日,他执意归来,只为复仇
我夜北,神、亦可诛之
杀我父母,辱我妻女者,我定灭你全族!

书评专区

秩序剑主:小卒没过河小卒没过河

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跳过打吸血鬼的剧情,之后弥合英雄与普通人之间的裂痕,开漫画公司,出超级英雄的漫画,怂恿美国队长告军队侵权,让金刚狼练佛门心法,把雷神养成肥猪还陷入修罗场,让变种人建国,让铁拳和绿巨人建洲际的高铁,让钢铁侠卖生发水,等等剧情,还是很有意思的

仙朝纪元:6分,大概60w字左右,无虐无虑的推土机,适合书荒的时候打发时间。感情线很弱,朱砂和小白虎还算勉强有感情,白虎之后就只剩推土机了,目前推了5个待推的大概还有7、8个,而且人物经常莫名其妙消失,有莫名其妙出现。开篇以为要写宫斗加复仇,然后转成种田加国策,马上又变成了玄幻下副本,打完本又开始国战…春秋战国加玄幻这个题材太大,作者笔力有限写成了缝合怪,割裂严重。

诛神殿⠀

《诛神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殿主此次回来是否有事情要办,可以交给属下即可。”吕中原紧随夜北身后。

据他了解,殿主从不会随意浪费时间,此次回来,定是有要事要处理。

五大使的权力之大毋庸置疑,这里又是华中,吕中原身为华中安国使,办起事来自是方便许多。

夜北摆手,没有回话。

他十八岁离家,在边疆已然七年,这七年里,始终一根刺狠狠的刺在他的心头,让他无时无刻都在疼痛万分。

如今边疆安定,有些人有些事,是到了偿还的时候了。

这些人,他必须亲手去处理。

吕中原自是不敢多问,其余四人更是不便开口,几人隐隐明白,殿主此行回来,应该是处理一些私事。

一行人缓缓走出机场。

苏万山一眼就认出走在最前方的夜北,颤抖着双手,迈步向前。

夜北急走几步向前一把扶住,“苏爷爷。”

如此平常的称呼,却让苏万山老泪纵横,望着眼前身材健硕的青年,让他内心五味杂陈。

也只有他知道,夜北这七年在边疆吃了多少的苦。

夜北眼眶微红,若没有眼前的这位老人,七年前的那夜,自己必死无疑。

七年前的那天,夜北十八岁的成人宴。

宴会上,夜北遭人陷害,喝下被人偷偷下入的迷药,迷迷蒙蒙中和一个女孩发生了关系。

这个女孩,乃是京海顾家的千金小姐顾沫离。

顾家身为京海一流家族,家族中人被人玷污,顿时雷霆大怒,一声令下,数百保镖瞬间围住酒店大堂,势必血洗夜家。

宴会变成战场。

夜北父母拼了性命才让他逃离出去。

那夜,瓢泼大雨,夜北一个人不停的在雨中狂奔,身后不断传来追杀者的叫喊。

他只有不停的跑,最终累倒在路边。追杀者紧随而至,眼见手起刀落,恰逢一辆车路过,横在了追杀者的面前。

车内的人便是苏万山,与夜北的爷爷有着过命交情,前来追杀的人也迫于苏家势力,只是放了几句狠话却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的看着车子消失在雨夜。

顾家在京海势力极大,苏万山只有连夜将夜北送往边疆,那里,才算是安全。

“七年了,小北,你终于回来了。”苏万山一阵哽咽。

除了夜北父母,世上,也只有苏万山能有这资格可以如此称呼夜北。

这几年苏家也不好过,就因为当年救下夜北,这苏家算是和顾家结下了梁子,处处被针对打压,若不是还有几分实力,苏家,也和夜家一样,一夜蒸发。

“是的苏爷爷,小北回来了。”

夜北回来,所见第一人,就是苏家苏万山,他永远记得这份情。

苏万山便是他夜北的亲人。

“回来就好,哦,对了,这是我孙女,简兮。”苏万山拂了一下眼角泪水,把孙女往前拉了一步。

“你就是爷爷今天要接的人?这么年轻啊。”苏简兮不免失落。

她以为爷爷今天所接之人定是什么大人物,没想到只是一个小青年,如此年纪,能有多大作为。

“叫我夜北就好。”夜北自是没有怪她。

“爷爷,人也接到了,咱们上车吧。”苏简兮不由分说,打开了车门,浑身被汗水浸透,早就难受的要命。

苏万山有些尴尬,“咳咳,小北,我这孙女被我惯坏了,你莫要怪。”

夜北轻笑,他自然不会怪罪。

“中原留下,你们几人哪来的回哪去。”夜北说完,坐进车内。

宾利在路上疾驰,车后,吕中原坐在一辆派拉蒙其掠夺者跟随着。

“小北,既然你回来了,那……你和简兮的婚事……”车内,苏万山欲言又止,他深知,如今夜北的实力,能看上自家孙女,那是夜北顾念旧情。

“婚事?什么婚事?”没等夜北说话,苏简兮抢先问道,她可从来没听爷爷说起过此事。

“苏爷爷,既然我在书信中答应你了,就不会反悔,只是,简兮如若不同意,我尊重她的选择。”夜北从话音里听出,这苏简兮压根还不知道这件事。

三年前,在书信中,苏万山有意想让夜北娶自己的孙女,夜北回信答应。

之所以答应,就是为了报当年救命之恩,别说娶苏家千金,就算护苏家三代,也在所应当。

“她敢!”苏万山一声低吼。

苏万山身为苏家族长,在苏家之中,说话还无人敢违背。

更重要的是,要是孙女不答应,这显然就是看不上夜北,这要是传出去,打的可是夜北的脸。

当今世上,谁敢羞辱诛神殿主。

如若谁敢,不出半日,别说小小苏家,就算是整个京海,也轻松夷为平地。

“爷爷!”苏简兮急的直跺小脚,别的事她可以都听爷爷的,可这可是婚姻大事,今天才是她第一次见到夜北,这就谈婚论嫁了,这也太草率了。

“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你要不同意,除非我死了。”苏宅已到,苏万山率先打开车门,在司机的搀扶下走了下去。

苏简兮眼泪在眼眶打转,这还是她第一次见爷爷这么不讲道理。

“我会劝一下苏爷爷。”夜北留着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下车。

“真的?”苏简兮看到了一丝希望,这也是他第一次觉得夜北似乎也不是那么的讨厌。

苏家庄园门口,早已有不少人在那等候,听说是去接一个重要客人,据说能让家族起死回生,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期待。

看到夜北走下车,一个个瞬间大失所望。

这是谁在造谣,说老爷子是去接一个大人物?这简直是在浪费时间,浪费感情。

“你……你是夜北?”苏灿阳目光定在夜北脸上,一脸惊愕。

他和夜北年纪相仿,当年勉强算是认识。

七年光阴,一个人的模样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依稀还是能辨别出。

“什么?夜北?”众人闻言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