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港综:在功夫世界行侠仗义》小兰阿星(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港综:在功夫世界行侠仗义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鎏金春秋

角色:小兰阿星

简介:“叮!功夫系统绑定!”
陈慕星一觉醒来,发觉自己穿越到了电影《功夫》里面的世界!
既然人在江湖,就要行侠仗义,谁从小没有一个维护世界和平的英雄大侠梦?
于是,陈慕星烧鸦片仓库,扫吸血赌档,查人贩集团······无数针对他的追杀也接踵而来,鳄鱼帮,斧头帮,杀手集团······
做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
陈慕星一袭白衣,脚踩血路,傲立无边黑暗中,淡然一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书评专区

游方道仙:节奏不错,可惜代入感有点梗。

无限之异兽进化:可能没有女主

火影之最强:火影忍者同人,偏暗黑,可看。

穿越港综:在功夫世界行侠仗义

《穿越港综:在功夫世界行侠仗义》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5章

陈慕星一咬牙,打定了主意,返回老王身边,将他的长衫撕成布条,再将他双手反过背后紧紧绑了好几层,连他双腿也缚了个结结实实。

这可是关系到大牢里的所有人的命运,生死攸关,容不得半分马虎。

其实,陈慕星很清楚,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世,寻常百姓无不只能独善其身,他完全可以不用冒险,抛下大牢里的人一走了之,独自求生。

没有人会怪他,也没有人有资格怪他。

但他做不到。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男子汉有所苟有所不苟。遇到这种情况还苟且偷生,陈慕星不会原谅自己,他以后都会做噩梦。

因为在他的灵魂里,铭刻着一份比灵魂更沉重的东西——“道义”,这是与生俱来的。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等于死过了一次,还有什么可怕呢?说不定再死一次,可能会再度穿越回去?陈慕星默默地安慰了一下自己。

有所收获的是,他从老王腰间摸出了一把锋利匕首,这对于手无寸铁的陈慕星来说,无疑是值得欣慰的事。

确认老王无法挣脱目前的束缚后,陈慕星左右开弓,“噼噼啪啪”地扇着他的臭脸,“喂,醒醒!”

老王一个哆嗦醒来,本能地挣扎了几下,发觉徒劳无功后,他恶狠狠地盯着顾风云,咬牙切齿道:

“臭小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对老子下手,看老子不……”

他话未说完,陈慕星已经站了起来,提着锄头用力在他脑袋旁边的地上顿了顿,冷冷道:

“我有话要问你,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要是不想死的话,你就老老实实说。”

事态紧急,陈慕星懒得与他废话。

锄头顿在耳边“噗噗”的沉闷声令老王打了个冷颤,他看到了陈慕星面上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冷漠与凶狠,不禁既惶恐又疑惑。

“里面的人什么时候带走?”

陈慕星开口了,这是他刚才听到的消息,他特意先抛出这个问题,试探一下老王会不会说实话。

老王犹豫了一下,答道:“两……两天后……”

“呵,看来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当我是跟你闹着玩?”

陈慕星冷冷一笑,蹲下来,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就一把捏开了他的牙关,用早已准备好的布团塞住了他的嘴巴。

“嗯嗯嗯……”

老王有点慌了,双眼瞪得铜铃般大。

陈慕星站起身,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举起锄头“呼”的一下狠狠往他膝盖骨砸去!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脆悦耳,估计他的膝盖骨碎成了花瓣状。

“噢噢噢”……

嘴巴被堵住的老王无法呼喊,只能在喉咙发出沉闷的哀嚎。

他的五官都因为痛苦而变了形,身体就像蛇一般扭动,粗粝的脸上冒起了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

陈慕星不禁也暗暗诧异自己的心狠手辣,但却也十分释然。这世上千百种罪恶,最令人痛恨的莫过于人贩子,无数本是幸福的家庭被生生拆散,无数亲人分离,生死不能相见,饱受噬骨之痛!

对于他们这种禽兽不如的恶人来说,来不得半点妇人之仁,更何况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候。

“我告诉你,是后天!”

陈慕星将锄头在他面前晃了晃,脸色阴沉:“我现在再问你,你再不老实,这下就轮到你的脑袋开瓢了……

看过砸西瓜没有?轰一下,稀巴烂,脑浆与血水哗啦哗啦的,一地都是……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头硬,还是锄头硬?”

陈慕星绘声绘色的描述,把老王吓得像筛糠似的颤个不停,眼里尽是惶恐之色,拼命地又是点头又是摇头,他现在丝毫也不敢怀疑这个少年的说话。

腿瘸了总还能留着命不是?老王不是傻子,他已经悟到了这个孱弱少年的麻风病根本就是瞒天过海之计,这小子,邪魅得很!

陈慕星蹲下来,拍了拍他的脑袋,冷冷道:“你别指望大喊大叫,通知你的同党来救你,如果你敢叫出声,我的锄头马上就落到你脑袋上,看看谁快?”

老王急忙拼命摇头。

此处离大牢有步行十来分钟的路程,就算老王大声呼救估计也不可能传到大牢,所以陈慕星并不是太担心。

陈慕星刚取出他口中的布团,老王便痛苦的呻吟道:“大……大爷,两天后……不就是后天吗?我……我没骗你啊……”

咦,两天后是后天么?陈慕星挠挠头,算了,老子不狠一点,能指望你老实?这边他装作屈指一算,讶异道:“哎哟,还真是,不好意思,我大意了啊……”

接着脸一绷,沉声道:“那你现在可别糊弄我了,否则我一下糊涂,敲碎你的头那就不好了。”

“不敢……不敢……”

“我问你,这里离城里有多远?”

“十……十里地左右……”老王果然乖乖的不敢呼救,只是咬着牙关,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

十里地,那肯定来不及了,倘若他们发现老王太久没有回去,必定会怀疑出了问题……陈慕星沉吟了一下,厉色道:“你们有几个人在看人?”

“三个……就我们三……”老王的嘴唇被他自己咬得鲜血淋漓。

大牢只剩两个人看守,那看来出其不意的智取还有一丝希望……陈慕星心里的压迫感松了少许,追问道:“你们是什么帮会?”

“鳄鱼帮……”

鳄鱼帮帮主?一口龅牙,在警察局大喊“还有谁”那个?陈慕星皱了皱眉,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

不错,正是他!

原主在一区最热闹的“龙凤茶楼”当跑堂约一年,而茶楼这地方,是坊间八卦新闻最大的传播地,上至高官名流、下至黑白两道的消息应有尽有,所以原主的记忆里保留着不少这个大都市的讯息。

鳄鱼帮帮主人称“鳄爷”,嚣张跋扈,平时喜欢头戴一顶翘边牛仔帽,偶尔也会来茶楼喝茶。

大都市分五个区,鳄鱼帮在这大都市虽然不是最大的势力,但帮会成立较早,帮员众多,也非善茬,但想不到他们竟然在私下干着人口贩卖这天怒人怨的勾当。

陈慕星想了想,又问道:“那其他人在哪里?我是说你们帮帮主他们……”

“我……我新入伙的,真的不知道,不过副帮主他们几个……昨天晚上刚来过这里尝鲜……”

陈慕星一听,霎时怒火攻心,“蓬”的一脚蹬在老王被敲碎的膝盖上。

“啊啊啊……大爷饶命,饶命,我真的没骗你……”老王痛得死去活来,又不敢大声叫唤,汗如雨下。

情势紧迫,陈慕星无法浪费时间去探究太多,开口问最后一个问题:“你两个同伙身上有没有带枪?”

“没有没有……”

没有枪可能还有点机会,否则的话就是飞蛾扑火了……陈慕星暗暗庆幸。

“大……大爷……”这时,老王声泪俱下,可怜兮兮地求饶起来:“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嗯……嗯嗯……”

不等他说完,陈慕星已经将布团塞住了他的嘴里。

你丫的,你作恶时咋不想想别人家的老娘与儿女骨肉分离,肝肠寸断?

陈慕星十分干脆地将他丢进他自己挖的坑里,将他埋得只剩一张惊恐的脸在外面,又“辟辟噗噗”的用锄头将四周的泥土拍了个夯实。

若是单凭老王自己的力量,那是绝无逃出之理。

老王面如死灰,“嗯嗯嗯嗯”的拼命想说话,但又开不了口,只能不住的摇头。

他怕不是陈慕星就这样把他埋在这里活活熬死。

陈慕星冷漠暼了他一眼,折了一大把树枝,将他盖了个严密,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嗯,我放过你,不过你是生是死,就看老天爷放不放过你了!”

事不宜迟,陈慕星马上循着他们来时留下的脚印往大牢找去。

一路坑坑洼洼,走了十来分钟后,顾风云视线中出现了一间孑然而立的四合院,周围方圆不见任何民房。

果然,这大牢是刻意远离人群,这样才方便他们更好隐藏自己的滔天恶行。

陈慕星的神经绷紧了,当务之急,就是如何解决一高一矮两名大汉,将小兰他们解救出来。

他们没有枪不奇怪,但刀叉等武器肯定是有的,一挑二,就算我手上有匕首,如此孱弱的身子肯定拼不过他们……陈慕星的头脑在高速运转。

忽然灵光一闪,茅房!

据他认知,这个时代的茅房一般都是独立建在屋外,而且上茅房是必须之事,他们总不会两人一起上吧?

正好适合我攻其不备的伏击!

陈慕星蹑手蹑脚绕着四合院溜了一圈,不出意外,让他发现了独立的茅房,在远门右侧二十米左右,隐隐有臭味随风飘荡。

茅房四周,还有许多草草树树灌木丛等,极其方便隐蔽。

陈慕星心里暗喜,当机立断,猫腰快步过去,挑了离茅房三步远的一丛矮灌木中伏了下来。

在这个位置,可以将大院过来茅房的路看得一清二楚。

接下来便是耐心的等待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渐渐升起,汗珠从身上渗了出来,他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就像被千万粒蚂蚁在撕咬,又痛又痒,简直比生不如死更难受。

但他只是咬紧牙关,如同石化的雕塑一般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因为他不能有一丝差池。

整个身体,渐渐在痛苦中麻木。

来啊,你们倒是快来啊!

陈慕星心里不停在咆哮,恨不得马上冲进大院,与他们面对面展开肉搏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