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阴戾男主的炮灰继姐最新章节列表_穿书后,我成了阴戾男主的炮灰继姐全文免费阅读(李言李晚眉)小说

小说:穿书后,我成了阴戾男主的炮灰继姐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故心如初

角色:李言李晚眉

简介:别人穿书都是女主、气运加身,她倒好,直接穿成了恶毒女配
身为男主的继姐,看上谁不好,偏偏盯上了暴戾男主,到头来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于是她当机立断,迅速制定人生目标——
远离男女主,一心搞事业,向着光明未来狂奔,独自美丽!

书评专区

天命主宰:蠢出奇迹,一章开局上擂台,不停脑内自吹自擂。我多牛逼,自从我进入XXXX境界,就XXXX,强如XXX也不敢在我面前XXX。文字垃圾最可怕的是这书还上了三江。

无限传奇之机械师:为什么总有沙比作者想写“不一样”的故事呢?狗屎主角“成长”,“普通人”啊?你写前先估量自己的水平,能不能驾驭“不一样”“有点特色追求”的故事?

王牌:虾写巅峰

穿书后,我成了阴戾男主的炮灰继姐

《穿书后,我成了阴戾男主的炮灰继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5章

许繁拿着冰块回来的时候,少女正抱着膝盖默默哭泣。

如果不是看到她抹眼睛的动作,许繁还以为她只是在休息。

“有什么好哭的,不过是撞了一下头,你们女生就是娇气!”许繁走过去,恶声恶气的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李言身形一僵,男主不是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她抬起头,睫毛上还挂着细碎的泪珠,羞恼之下,她不爽的怼道:“我的头又不是石头,你撞一下试试!”

许繁难得没有回怼,而是抿着唇,递过去一袋冰块和一条毛巾。

李言感动了,看向男主的目光盈满了不敢置信和感激,他刚才离开竟然是去给她拿毛巾和冰块了!

“你要不要,不要我就扔了!”看到少女一脸激动,许繁不自在的撇开视线,口气不耐烦的说道。

他一定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这么好心!

李言破涕为笑,“别别别,给我!给我!”她赶紧伸手接过毛巾和冰块,嘴里说道:“谢谢啊!”

许繁没有说话,他面无表情的重新回到练习仰卧起坐的地方接着练习。

李言一边用毛巾把冰块包起来给额头消肿,一边拿眼角余光关注着男主。

少年男主现在应该还是善良的,不然也不会特意给她送冰块和毛巾过来,也许只要她多主动一点,说不定就能化解他们之间的憎怨。

本来暗淡无光的前路,好像亮起一片星光,李言的嘴角不由轻轻地翘了起来。

健身房的空气无比的宁静和谐,觑着少年起起落落的身影,李言心中一动,突然脱口而出,“许繁,之前是我年少不懂事,我向你道歉,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可好?”

她虽然代替成了别人,过着别人的生活,但是并不喜欢每天都生活在战战兢兢当中。

与其猜来猜去,她更愿意摊开了明说。

少年抱着头起身的动作一顿,很快坐起身来,对上头上敷着冰块,眼神期待望着她的少女,他沉着脸,声音冷酷的拒绝道:“你想得美!”

自从俩母女来到许家,他暗地里受了多少委屈和欺辱,现在她一句年少不懂事,就想一笔勾销,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少年站起身,气势迫人的走到坐在跑机上的少女面前,眼神睥睨的看着她,讥讽道:“你说道歉,我就得原谅你吗?”

李言仰着头,望进少年阴沉沉看不到底的眼睛,她张了张嘴,吐不出一个字。

他的话让她无言以对,当伤害已经造成,道歉并不能抹掉伤痕,原谅是别人大度,不原谅无可厚非。

李言顿了一下,认真的回道:“不是,原不原谅是你的权利。”

听到她这么说,许繁盯着她的脸,神情若有所思。

失忆的事,他基本已经确定,不过,一个人失忆,真的会性情大变到像是另外一个人吗?

有没有可能她真的是另外一个人?

不是有种病叫精神分裂,一个人有两种或者多种人格,也许因为某些原因,他的继姐换了一种人格。

“你其实不是她,对不对?”许繁盯着少女的眼睛,声音缓慢而肯定的说道。

李言瞳孔一缩,心中大骇,男主要不要这么敏感聪明,连这种匪夷所思的事都能猜得出来!

她迟疑的想着,自己要不要坦白。

如果男主知道自己不是以前欺负他的那个李妍,他会不会一高兴就原谅自己,然后大家相安无事的做朋友?可是万一他把对李妍的憎愤迁怒到自己头上,岂不是糟糕了!

许繁把少女惊骇的反应看在眼里,他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不是她,但是你知道她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李言震惊的反问。

许繁没管李言的震惊,自顾自问道:“那她知道你吗?”据他所知,并不是每个人格都知道另一人格的存在的。

既然男主都猜到了,李言挫败的放弃保密,悻悻地答道:“应该不知道吧。”

听到这个答案,许繁不知道为什么松了一口气,“那她对我做的事,你是不是全都知道?”

李言想了一下,“没有,我只知道一点点。”毕竟小说中对男主少年时期的描写都只是一笔带过。

“那天晚上给我送面的是你不是她,对不对?”许繁语气肯定,难怪她会给他送面,原来根本不是同一个人格。

“对。”不愧是男主,观察力和思维力敏锐的惊人。

顿了片刻,许繁突然问道:“她什么时候会出现?”

李言一愣,摇摇头,这个她怎么知道?她连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小说里都一脸懵逼。

“你的意思是她不会出现了还是不知道?”许繁不满她的摇头,回答的太含糊了。

李言心念一转,语气认真的反问:“如果她不出现,你可不可以别把她的帐记到我头上?”

她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虽然共用着一具身体。

许繁神情微怔,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有些不解道:“又不是你做的,你那么在意做什么?”

李言呆了呆,什么叫她那么在意做什么?她能不在意吗?要是不在意,以后可是会死的很惨很惨的好不好!

还有,总觉得男主对于她这个穿越人士的身份接受的太平静了,竟然都不好奇的问一下她本尊的情况。

“因为我喜欢你呀!”李言脑子一转,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爱可以解释一切。

面对着李言真挚清澈的眼神,许繁愣了愣,干咳一声,视线飘忽起来。

只听她眼神闪亮的接着说道:“我从小就一直想有一个弟弟,他会听我的话,关心我保护我,还会把自己的零花钱给我花……”

许繁听着听着,脸色一变,视线也不飘忽了,他鄙夷的睇了一眼少女,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你要的那是弟弟吗?那是二十四孝男朋友吧!

李言目光闪闪的看向少年,“……我以后一定会做一个好姐姐,所以让我们成为一对相亲相爱的好姐弟吧!”

神经病!许繁一翻白眼,转身就走,“不好意思,我不需要姐姐!”

“哎,你别走啊……”李言站起身,拎着毛巾和冰块就追了上去。

慢了一步,她才追到门边,被许繁顺手带上的房门碰的一声在她面前关上。

李言转身背靠在门上,望着对面敞亮的窗户,笑了起来。

呼……她的心情现在一片轻松,现在她是不是不用担心被男主报复了。

许繁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进了浴室,他一边洗澡一边回想健身房发生的事情。

李妍竟然有双重人格!他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不知道李晚眉和父亲知不知道这件事?

第二人格的出现,好像是从医院回来以后,也不知道她的第一人格还会不会再出现?

明明第一人格和第二人格都是那一张脸,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人格哭起来就那么让人讨厌,而第二人格哭起来则可怜兮兮的。

还一脸蠢相的说什么喜欢他,要跟他做好姐弟,莫不是第二人格的智力有问题吧!

换了一个人格,就想恩怨一笔勾销,想得美!他才不会这么轻易原谅,除非、除非……

李言背靠着门良久,直到手里的毛巾往下滴水,她才回过神来。

原来毛巾里包的冰块都融化了。

午饭只有李言和许繁两人,李晚眉和许世霖都没有回来。

餐桌上,李言一直笑眯眯的,不停主动的找许繁搭话,许繁冷淡的爱搭不理,李言也不在意。

旁边孙管家看得稀奇,大小姐什么时候跟少爷这么好了,两人以前哪次吃饭不是剑拔弩张、明嘲暗讽,就差没有打起来。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李言回自己的房间。

她回到卧室,坐在书桌前认真学习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实在顶不不住困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做出如此歹毒的事情!”

李言是被一声怒斥给惊醒的,她坐起身,脑袋缓冲了一下,意识到这个声音来自楼下。

她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连忙快站起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楼下客厅,许世霖举着手,一脸寒霜的看着许繁,脸上满是震惊、愤怒和失望。

李晚眉站在许世霖旁边,嘴角挂着得意和幸灾乐祸。

许繁清瘦的脊背挺的笔直,因为背对着,李言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

“爸,妈,发生了什么事?”她刚问出口,李晚眉就朝她挤眉弄眼的走了过来,嘴里怜爱的说道:“妍妍,你受了那么大委屈,为什么不告诉妈妈?如果不是黄阿姨偷偷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你竟然是被小繁推下楼梯的!”

黄阿姨是许家搞卫生的一个佣人。

李言傻眼了,什么情况啊这是?摔下楼的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为什么又被旧事重提?

她不过是睡了一个午觉,怎么剧情又掰回来了?

“妈,这件事我……”李言焦急的开口,想说这真的不关男主的事,但是李晚眉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李晚眉拉住女儿的手,并在她手臂上掐了一把,示意她不许乱说话。

“这件事都是妈妈的错,明明知道他容不下我们母女,偏偏还放心的让你们呆在一起,早知道他会这般伤害你,差点小命不保,我就……我就……呜……”李晚眉说着说着,就委屈伤心的梨花带雨起来。

“妈……”天呐,李言被李晚眉的演技震惊到了,奥斯卡妥妥的欠她一座小金人啊!

这时,许世霖威严而慈爱的问道:“妍妍,是不是这个孽子害的你?你不用怕,告诉爸爸,爸爸替你教训他!”

李言再次震惊了,许世霖这是亲爸吗?哪有亲爸不帮亲生儿子却偏帮一个继女的?

“爸,这件事……”她刚想解释一番,突然一声响亮的耳光声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啪!”李晚眉狠狠地在许繁脸上甩了一巴掌,疼得暗暗甩手,她眼泪哗哗地控诉道:“许繁,你恨我可以,妍妍虽然跟你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她好歹叫了你这么多年弟弟,你怎么就能下得了手,做出残害她的事情?”

“晚眉,你别哭了,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教好这个孽子!”许世霖把人揽在怀里,温声安慰,还没听李言的回答,就果断的说道,“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和妍妍一个满意的交待,不会让妍妍受委屈的!”

说着,他厉声朝许繁吼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心胸狭窄,心思叵测,不狠狠地罚你,你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从现在开始,这三天你哪里也不许去,就呆在房间好好思过,除了水,不许吃任何东西!听到没有?”

说着,许世霖看了管家一眼,“要是让我知道谁给他东西吃,惩罚加倍!”

听到这些话,李晚眉躲在许世霖怀里得意的偷笑,她得瑟的睨了许繁一眼,心情无比愉悦。

李言震惊于许世霖不问青红皂白的果决态度,目光担忧的看向男主,有这样的父亲,一定很扎心吧!

许繁似乎习惯了对方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态度,他垂着长长的眼睫,表情冷漠,仿佛不准吃饭的惩罚不是三天而是三餐。

“爸,许繁他……”李妍刚说了几个字,就被许世霖打断,“妍妍,爸爸知道你受了很大委屈,你是不是对这个惩罚不满意?”

“……”不管回答是有还是没有,好像都不对,李言只想说,男主真的没有推她。

可是她几次开口,不是被李晚眉截住,就被许世霖打断,一想到男主可能误会自己,她真的是百口莫辩。

许繁转身离开的时候,目光冰冷地扫过李言,李言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

不知道是剧情的力量,还是只是她的臆想,她发现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故意恶化她与男主的关系。

整个下午再没有看到男主出现,晚饭的餐桌上也是,看来许世霖讲的惩罚是认真的。

饭后,李言躺在床上,想到隔壁的房间,男主正在饿肚子,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虽然她已经告诉男主她不是李妍,但是万一男主把对李妍的恨意迁怒到她身上呢?不行,必须跟男主解释解释,不然她不放心。

李言下楼偷偷摸摸煮了一碗面,没放香菜,然后端着敲响了许繁的房门。

许繁打开门,眼神幽暗、面无表情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