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晋武大帝》董魁董卓(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三国之晋武大帝

小说:军事历史

作者:虎步

角色:董魁董卓

简介:他姓董,名魁!有人骂他为董屠夫,也有人骂他为董屠户,当他杀光所有忤逆之人以后
别人只会满怀敬畏,尊他为神,称其为:高祖圣皇,晋武大帝!晋武大帝诞于延熹三年九月,凉州陇西郡,大帝降生之时有火尾流星,乃凤凰浴火重生之兆,大帝为凤凰降世将为天下带来新生

书评专区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作者:任我笑,字数:15.4万字)题材:仙侠 修真 稳健流 签到流情节:B+文笔:B-感情:C人物刻画:B-新意:B-压抑度:C总评:B+评:1.有人说这本是后宫文,于是我特意去观测了一番,看完只想说……这和后宫文有毛线关系呀,说来可笑,目前尺度最大的描写就是下面的段落:两人开始闲聊,邢红璇说起这些年的经历,韩绝通过她了解修真界的动向。十数日之后。邢红璇走到洞口,确认自己的衣衫整洁后,方才脸色红扑扑的离去。韩绝坐在床榻上,拉了拉褶皱的衣角,叹了一口气。不过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有一说一,如果不是我看得非常细致,根本注意不到男主已经破处了。(PS:男主已经三百多岁了)2.单主仔细研读了一下这本书,看过之后收获满满。作者果然不是一般人物,2017年网文十二天王之一,大神级写手。可能大部分人并没意识到我为什么非常重视这本书,且容我细细道来。本作表面看来平平无奇,却杂糅了网文市场当中最受欢迎的元素,具体而言,包括稳健流+签到流+(伪)后宫流+轻松流+系统流。另外一种流派我不太好界定,就叫推送流吧(以类似手机推送的方式接收消息)。这本书成功将以上套路杂糅在一起,实现了对同领域白爽文的降维打击,在起点大概率会形成屠版之势。在对本文的商业前景进行展望之际,不妨思考一个问题,何为创新?我的观点非常明确:对套路的组合不是创新,同理,换皮文也不是创新。本作巧妙地将诸多套路杂糅在一起,但究其本质仍然是流水账式的白爽文,人物形象的干瘪、感情戏的匮乏、如同牵线木偶一般的剧情仍然没有丝毫改变。而目前这样的作品正在逐步占据主流,本书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这种“不通人情”、“不通人性”、“不通逻辑”的“三不通”作品正在逐步增加,优点在于此类书籍可以批量生产,请看本作目录,完美符合“短平快”三字,非常简单粗暴,很多本身就是修为层次。再看每章具体内容,简单概括一下,主角修炼若干年过去了,实力增长。有人邀请主角出山,主角坚定拒绝。之后主角查看“微信”上的消息,接着继续修炼。然后每隔十章左右加入新人物,爱慕主角的女子也好,朋友也好,徒弟也好,保证剧情的新鲜度。主线剧情就是十动然拒然后默默苟着修炼签到,升级装备,大概二十章左右出去适当装个逼。当你理解到这一层,继续写一万章都没问题,所以这类作品的更新速度往往比较快,满足了一部分读者不想等更的心理。综上,本作代表了未来几年网文的发展方向,我以后可能没书可评了……

宰执天下:历史类神书,前期主角的经历描写真实而有趣,朝堂政争,学术争论也和别的书不一样的新奇,或者说爽点设置得不一样。主角都已经功成名就,位极人臣就差把名义皇帝拉下马了,还能继续写那么久这本书也是头一本了。挺喜欢里面发展学术改变世界的描写,穿越到过去最大的功绩不就在此吗?

重生之先声夺人:作者是坏,洗地的是蠢,当然还有人又坏又蠢。一句开玩笑就能解释?那我开你妈死了的玩笑可好?收钱洗地的还能理解,毕竟是工作。免费洗地的,这智商你还上什么网啊?还认为差评是红卫兵式的迫害!凭这种智商真的很难给他们解释啊。屁股决定脑袋,懂不懂?

三国之晋武大帝

《三国之晋武大帝》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004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中)

大姐两年前成婚,可孩子已经三岁。

不得不说,姐夫李儒是个有本事的人。别人顶多是先上车后补票,可他这个落魄书生,则是直接拐跑董魁的大姐,等到瓜熟蒂落之后,才敢带着老婆孩子来见董卓。

董魁至今都清晰记得,那一年,李儒登门时,董卓是气的胡须根根颤抖,当场就要抽刀砍了他。

此时此刻,小家伙一头扑进董魁怀里,她银铃般呵呵笑着,把小手塞进董魁衣领中,嘟嘟嘴叫道:“舅舅,猜猜我手里是什么?”

都用不着去猜,只因董魁清晰感觉到,衣领里有雪水在融化。

抱着小丫头朝远方看去,只见有一男一女在慢步走来。此二人,正是大姐董宣和姐夫李儒。

二人来到身前,姐夫李儒向小丫头说道:“快给你舅舅拜年。”

话音落地,董魁则是抱着小丫头说道:“拜过了,地上有雪,天气太冷,人来了就行。”

此话说完,董魁捏了捏怀中小丫头粉嘟嘟的脸蛋,溺爱的问道:“想要什么?只要西凉有的,你尽管说。”

“想要烽火台,舅舅,我们去放火好不好?倪倪想看好多好多黑甲哥哥,还有好多好多大高马。”小丫头在董魁怀中,想都不想的就说道。

听见这话,董魁愣了,在心中暗自想道:这小丫头,还是念念不忘啊。

在去年秋季时,北方异族再次南下打草谷。

那天董魁闲来无事,就跟着董卓,抱着小丫头走上烽火台,点燃了烽火狼烟。

场面很壮观,狼烟如柱,直插云霄。

仅在半个时辰之内,就有两万黑甲铁骑奔腾而来。那气息,威严肃正,彪勇凶悍,震撼人心。

烽火台上,董卓大手一挥,一声令下,两万大军策马启程,蹄声如雷,宛如山崩地震,浩浩荡荡直奔北方,守护边疆。

自此,当小丫头见过这番场面之后,就总是心心念念,再想点燃一次烽火台。

此时此刻的董魁当真是苦笑不得!

这个要求,貌似还真是做不到。

很多年前有个叫做周幽王的二百五,他为了博得美人一笑,点燃了烽火台。

为博一笑,而烽火戏诸侯!

没过多久,大周就亡了国!

此刻,董魁深吸气息,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儿,说道:“好吧,得等到今年秋天。”

“真的吗?”

“真的。”

“那舅舅也会去吗?我们走远一点好不好?上回我还没数清有多少人,黑甲大哥哥们就不见了。这一回,带着我们一起去啊。”小丫头在董魁怀里撒着娇。

董魁则是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舅舅可去不了,那些黑甲骑兵是你外公的,他们可不听舅舅的话。我们今年看一下就好,不去行不行?”

“你骗人,娘亲说,董璜舅舅就可以带兵。”小丫头年纪小,是有什么说什么,她说着说着,自己把自己委屈哭了,只见小丫头揪着董魁的衣服,嘟着嘴委屈说道:“舅舅是不是不喜欢倪倪了?倪倪要看大马,舅舅就是不喜欢倪倪了。”

瞧见她哭的伤心,董魁慌了。连哄带劝,却是始终都哄不好一个小屁孩。

大姐夫妇二人,却是很尴尬。只因小丫头在董魁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

虽说童言无忌,当不得真。

可是有时候,小孩说的话,才是最可信的。

只因为小孩,是不会说谎的。

这时,姐夫李儒从董魁怀中抱起孩子,在交给大姐董宣之后,说道:“这哄孩子,是女人的事儿。去一边好好哄哄,大过年的,别扰了兴致。”

大姐董宣当即点头,抱着小丫头离去。

此刻凉亭中,只有董魁和李儒二人。

二人沉默许久,都没说话。

许久之后,董魁给姐夫李儒倒了一杯温酒,随后看着凉亭外的风雪,平静问道:“决定了吗?是要帮堂哥谋兵权吗?”

其实,也说不上是‘谋’。

准确的说,应该是‘要’。

就在前几天,合家团圆的年夜饭上。堂哥董璜趁着酒劲,趁着乖巧,趁着一家人大叙亲情的气氛里,他是直接开口,说是想去军队中历练一番,领一只军队。

话语说的很轻巧,就是想要一支千八百人的队伍。

董家家大业大,不在乎千八百人。

可问题是,堂哥董璜,他要的是飞熊军。是这西凉军系里的老牌铁杆,铁杆中的王牌,更是董卓起家和稳家的最大依仗!

飞熊军,满员才三万人。

西凉铁骑四十万,飞熊只有三万人。

去年跟北边异族打了一仗,二万出击,过长城野战十五日,折了一千八百人。

堂哥董璜初入军队,竟是开口就要一千八!

前几天的年夜饭,自堂哥董璜这句话说出口之后,宴会就变了味。当时有年迈的奶奶压着,董卓只能老老实实,在不情不愿当中,继续去聊一聊董璜进入军队的问题。

没错,不是进不进的问题。

而是,怎么去进入的问题。

此时此刻,大雪庭院中。

沉默许久的气氛里,冷不防听见董魁的问话。姐夫李儒几次张了张口,最终却是一推四五六,说道:“是你大姐让我帮董璜。”

从个人角度而言,姐夫李儒更欣赏董魁。李儒通过大姐,借助消息便利,曾经仔细研究过董家的发展与壮大。

最终,李儒得出结论:西凉军之所以会有如今的威势,董魁在其中的功劳,至少能占据三成。

只因董魁在这些年来干了三件事!第一,是改良制铁铸器。第二,是种树烧砖建房修路。第三,是兴建福利院和演武堂。

李儒越是研究董魁,就觉得眼前这个虚岁才十七岁的半大少年,真的很恐怖!三件事,样样都与西凉的命脉息息相关。

第一件事还好说,空有武器甲胄,却是手中无兵。只要董魁一日不掌兵,就始终是在为他人做嫁衣。鹿死谁手,谁能当家,仍旧是个未知数!

第二件事,种树、烧砖、建房、修路。此事与西凉民事息息相关,李儒清楚的知道,董魁是亲力亲为,办成了此事。有时候,李儒总觉得,没有人会比董魁更了解西凉。只因董魁这个恐怖的家伙,他是真的一砖一瓦,忙前忙后,亲力亲为的去建设西凉。

第三件事,堪称是恐怖中的恐怖,天大的金银砸下去,办成了福利院和演武堂。

福利院专管福利,上管在职精壮,中管伤残退伍,下管民事老幼。

演武堂专管教学,上到军法战策,中到文术教学,下到读书识字。

董家人都在忙着争权夺利,他们争的是眼前一代。

殊不知,董魁这个心思恐怖的家伙,却是绕过当前一代,直接把手伸向了西凉的下一代。

李儒心中很清楚,如果不出意外,西凉家业的未来接班人,必定是董魁无疑!上有亲爹董卓装傻放权,中有西凉二代感恩戴德,下有百姓归心盼望。

天时地利人和,董魁是占尽了优势。他所欠缺的,只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名份而已,只等董卓点头放权,董魁就能一飞冲天,牢牢接住西凉这份庞大的家业。

此时此刻,大雪凉亭当中,在听见董魁问话以后,姐夫李儒深吸气,找了个借口,一推四五六,开口说道:“是你大姐让我帮董璜。”

是你大姐让我帮董璜?

我大姐?

此刻董魁在听完这句话后,侧过头,直勾勾的盯着姐夫李儒,幽幽问道:“那我大姐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堂哥董璜曾带我去游泳,也曾带我去爬山采药,还带我捉过蛇?”

莫名其妙的话语,与先前的话题格格不入。

这使得李儒一愣,很是不明所以!

瞧见姐夫李儒发愣,董魁抿了一口酒水,幽幽说了句:“我爹不太喜欢你,因为你是未经准许,就拐跑了我大姐。成亲两年,孩子三岁!两年了,我爹对你一直都是爱搭不理。姐夫,接下来我会说句话,你可以选择听还是不听。”

此话说完,姐夫李儒明显一愣。

见此模样,董魁给姐夫倒了一杯酒,继续开口说道:“先小人后君子,有些话得说在前面,一旦你选择去听,今日之言语,你就只能烂在肚子里,你得做到守口如瓶。你若是不听,从今以后你还是我姐夫,老老实实过日子,我和我爹都不会缺了你的吃穿用度。只不过,自此之后,不该有的想法,你别想。不该管的事,你别问。说错了,做错了,代价很严重,会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