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归来,团宠大佬A爆了

精彩节选

一口黑棺材从私人飞机上运了下来。

韩雨齐一身黑色劲装从另一侧的楼梯款款而下,不威自立,周身泛着逼人的气场。

她红唇微启,在几万将领的昂首注目下,冷声道,“贪狼已死,从今日起,凯撒集团的尊者便是我!”

八岁被人贩子拐走,半年的非人折磨,她漂洋过海去了M国,加入雇佣兵组织——凯撒,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喽喽,一路拼杀至今。

黑棺材里的死尸就是杀死前任尊者的叛徒,按照规矩,谁抓到贪狼,谁就是第十二代尊者。

而她!韩雨齐,是凯撒自成立以来,一百年中,唯一一个女尊者。

众人齐呼,“欢迎尊者回国!”

是了,第十二代尊者将凯撒总部迁移至华夏鹏城,这是她曾经的家。

十年前,身为建筑公司老板的父亲被人陷害,破产欠债,一家人躲到贫民窟去。

但不到一个月,收高利贷的打手还是找上门来,当着只有八岁的韩雨齐的面,生生将父亲打死,又要强上自己的母亲。

要不是被领养的五个哥哥掩护她逃跑,她可能也会成为那场火灾的死者。

韩雨齐一把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挑了挑下巴,命令道,“下车,不许任何人跟上来。

“是。

司机小A连滚带爬的下了车,尊者的气场,简直原地三百六十度炸裂宇宙啊!

一辆奔驰大G开得飞快,以顶级赛车手的姿态漂移出众人的视线。

小A擦汗道,“一百年才出这么一个女尊者,简直酷炫迷人眼啊!”

十年了。

韩雨齐斜靠在大G的车头,指间夹了一根棒棒糖,母亲最不喜欢烟味,所以在决定回鹏城前,就把烟给戒了。

“呦,这是哪来的小美妞,快来给……我靠!”

从地下钱庄出来的刀疤脸一眼就瞄到了韩雨齐,刚要上前占便宜,就被一个飞腿钉在了墙上。

一双美腿笔直修长,刀疤脸不知死活的摸上去,可手未尝到温柔乡,却被一把锋利的瑞士军刀划开了一道血口,深可见骨。

啊啊啊——

这一刀,吓惨了刀疤脸,他连连求饶,“女……女侠饶命,我……我……”

“马秀芳在哪?”韩雨齐一只手猛摁刀疤脸受伤的手背,血流不止。

刀疤脸一听“马秀芳”三个字,当即就吓傻了眼,浑身哆哆嗦嗦的,连个屁都放不出来。

马秀芳,她的母亲,在火灾之后失踪,而父亲被骗买的那块废弃地皮却突然挖出石油来。

负责联系石油买卖的过桥庄家就是这家不起眼的地下钱庄,韩雨齐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母亲,为父亲报仇。

还有那五个哥哥……

一想到他们,韩雨齐的美眸一亮,摁在刀疤脸手背上的力气更大。

“人体总血量5000ml,以你目前的流血速度,我敢保证,十分钟……”韩雨齐身子向前一倾,在他的耳边如恶魔呢喃道,“你!就!会!死!”

十年,她见过的死人比活人多,而他这种败类,活着也只能危害社会安定。

刀疤脸彻底被韩雨齐折服了,他颤巍巍的说道,“您想找马秀芳,还得去景盛集团,找他们的总裁——景绍晨,这名字是从我们老大那听来的,不知道真假。

景盛集团,华夏最大的商业帝国。

凯撒之前有和他们接洽过,但目前为止,对方并无合作意向,甚至连真正的当家人都没见到,此人神秘到查无信息。

景绍晨……韩雨齐单手握着方向盘,大G飞驰在车流密集的主干道上。

另一只手拿着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唯一一个女孩,被五个长相出众的男孩簇拥着。

而其中一个男孩,没有表情,可眼神一直注视着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