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帝师女婿

精彩节选

楚佑!你在哪里,求你了,快来救救小小吧!”

“她是你的女儿,有人要摘了她的眼角膜啊!”

“求你了,快点出现吧,求求你,救救她!”

“我们就在海都市人民医院……”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挂断的声音,似乎还伴随着小孩子的哭声。

“这是……婉婷的声音?!”

轰!

黑板前,一个身形高大,浑身上下充满了儒雅之气的男人,瞬间就红了眼睛,下一秒,久违的煞气在他的身上出现!

我楚佑有个女儿?!

现在正被人摘眼角膜?!

砰!

楚佑一拳砸在面前的讲台上,大理石的台面,愣是被他砸出来一个拳头印!

“啊啊啊!到底是谁!敢动我楚佑的女儿!!!”

楚佑仰天长啸,声音凄厉愤怒,气势直上九天,震退云层!

他当即就疯了一般跑出了教室,不顾一切,全速离场,一个字都不曾交代。

这……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教室中正在认真听讲的学生们都错愕不已,纷纷都站起身来,变了脸色!

仔细一看,这些学生都不是普通人,他们经常出现在华夏时报上,有的是富可敌国的商业巨鳄,有的是护佑华夏边地的无敌战神,有的是受万民敬仰的天才神医!

权势金钱,在他们的眼中不值一提!

此刻,这些顶尖的大佬们凝望着楚佑离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大理石台面上的拳头印,纷纷都惊愕地浑身战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师刚才的怒火,仿佛要吞天一般!”

要知道,他们的帝师楚佑,那可是天崩于面前都儒雅淡定的绝世人物,到底是谁能引动帝师如此剧烈的怒火?!

“来人,传令整个华北军区,给老子打响一级警报,全军十万将士,随时待命,准备支援帝师!”一名身穿军装的中年男人神色冰冷喝道。

一个男子也接着开口道:“李秘书,回去通知整个龙兴集团,把全部资产都调动起来,我要帝师所到之处,都是龙兴的产业!”

紧接着,教室中的身影一个接着一个站了起来,打电话的,直接叫助理的,都在下发着命令。

整整二十四位顶尖大佬,二十四道铁令,围绕着他们的帝师,整个华夏,都发生了剧变!

他们不约而同的没有去了解楚佑究竟怎么了,他们只清楚一点,那就是楚佑是他们的帝师,他们此生都会毫无条件的支持楚佑,就算是倾其所有也在所不惜!

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楚佑,是他们唯一的老师,帝师!

此刻,事件的主人公正在一辆全球限量款的跑车上,眉头紧锁,眺望着远方。

跑车飞驰,猛烈的风吹在楚佑的脸上,却吹不走他脸上无尽的苦涩!

他楚佑,十岁便孤身一人离开家庭,十七年的时间,他不断地游历华夏大地,用自己的知识和能力教化万民!

仅仅只是一人,一支笔,楚佑前后培养出顶尖富豪七位,边地战神五位,神医八位,其余的天才更是无数!

然而如此的楚佑却有一个遗憾。

那是六年前的一个夜晚,他正在钻研药剂,没想到实验失败,他身受重伤,在混乱中被一个善良的女孩救下。

那一夜,他身体被药剂侵蚀,火气焚身,连同理智也一同被燃烧殆尽……

等到楚佑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那个救下他的善良女孩,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楚佑只是模糊的记得,那个女孩叫苏婉婷

时隔几年。

没想到她怀了自己的孩子。

如今遭受恐怖!!!

“你这破车,给我开快点,啊!!!”

……

此时,在海都市中心的人民医院里,一个容貌绝色的苍白女子瘫坐在地上,她的双手死死抓住病床的护栏,哭得几乎昏厥,“求你们了,不要剥夺她的眼睛!”

“欠你们的钱,我会想办法,求你们不要摘我女儿的眼角膜,她还小,她不可以看不见的。

在苏婉婷的身前,是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此时正一脸不屑地看着苏婉婷,凶狠的说道:“少给老子废话,要么现在就还钱,要么就拿你女儿的眼角膜来抵债!”

“装什么可怜,欠了钱就要还!”

“白大褂的别愣着了,推进去,动手术,摘眼睛!”

“求求你了,别伤害我的女儿!”

苏婉婷不顾双手被铁锈擦破的伤口,死命的抱着病床上的女儿,“你们不能动我的女儿,她就是我的命,你们敢动她,我就跟你们拼了!”

砰!

“去你码的,你拿什么跟我拼了?”为首的络腮胡子吐了口唾沫,一拳就打在苏婉婷的肚子上,她娇柔的身子哪里扛得住壮汉的一拳,直接就倒飞了出去,撞在医院的墙上,额头磕在椅子角上,当时就流血不止!

“你不要打我妈妈!”

孩童的声音响起,小小看着苏婉婷额头上的鲜血,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她几乎咬碎了自己的牙齿,看着络腮胡子,“大哥哥,求求你了,不要再打我妈妈,我愿意把眼睛给出去,不要伤害我的妈妈!”

络腮胡子看着小女孩没有一丝的怜悯之心,抓着小女孩的头发,狞笑道:“死丫头,早干嘛去了,早点摘了你的眼睛,你妈也不至于挨打!医生,推进去摘了她的眼角膜。

医生迫于络腮胡子的压迫,只能咬着牙把病床慢慢推进手术室。

苏小小坐在病床上,经过苏婉婷的时候,她伸出自己的小手摸着妈妈的脸,挤出一丝笑容,眼中是对光明的不舍。

“妈妈,没关系的,小小不怕疼的,看不见也没关系的,小小一点都不喜欢眼睛……”

“还有爸爸,我知道爸爸他是个大英雄,可小小以后看不到他了。

“女儿,我的命啊,女儿,别走,别进去啊!”

苏婉婷不顾一切的想从地上爬起来,凄厉的喊着,可惜她被两个壮汉死死的摁在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送进冰冷的手术室,被手术刀剥夺一生的光明!

“妈妈……”

小小在手术室中最后看着自己的妈妈,手术室的大门缓缓的关上,她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她的嘴角勾起一丝甜甜的微笑,“小小不害怕,爸爸会保护着小小的……”

砰!

一声巨响从手术室外传来,合成金属的手术室大门被楚佑一脚踹成了碎片,当他看到手术台上双目淌下鲜血的小身影,楚佑呆立在原地,一声凄厉至极的怒吼,直冲云霄!

“我的女儿啊!爸爸来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