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主角叫燕老六武星君的小说怎么看?

小说:鸿蒙造化决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天蓝色月

角色:燕老六武星君

简介:一代仙帝逆天重生,执掌至尊神器造化珠,走出一条逆天杀伐之路
什么是天才?在我的面前,没有天才! 什么是妖孽?在我面前不配提妖孽二字! 我即重生,当横推万古,成为万古第一帝!

书评专区

超级农业强国:不信邪 自戳双目 看着恶心…作者文的问题 这类文到底是宣扬家国情怀…还是破坏来者

江湖位面小人物:主角被系统所操纵,仿佛主角只是系统的棋子,被系统一个个任务安排去挣命。

世纪帝国:这是我看到的最有想法的历史穿越。

鸿蒙造化决

《鸿蒙造化决》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四章 狠狠打脸

“河儿的仇,我一定要报,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就算对方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放过他。”

主堂之上,只见一个四十许左右,模样颇为英俊的男子端坐其上,一身紫金色的长袍穿在身上,颇有威势。

看他的模样,和血河有七八分相似之处,不用多说,正是血河这一世的父亲,血家家主,血飞龙。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之后,场面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慕容家不能动。”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一道浑厚老者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的主人,是坐在下首,身穿黑衣,满头银华的老者身上,他的脸上满布了皱纹,如同干枯的老树皮一样,看他的年纪,约摸在七十岁左右的样子。

这人,正是血家大长老,血飞云。

“我儿死了,我一定要让慕容家陪葬!”

那中年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扫了这白发老者一眼,声音之中说不出的冷然。

“儿子死了可以再生,慕容家不能动,我不能看着我血家的百年基业毁在你的手中。”

白发老者丝毫不为所动,依然神色淡淡地开口说道。

“哼!死的不是你的儿子,你当然可以这么说,我血飞龙就这一个儿子,谁动了我的儿子,我就算舍得一身剐,也要拉他一起陪葬!”

随着这话落下之后,血飞龙身上的气势猛然之间爆发开来,强大的气势在这堂屋之中涌动。

“我以血家族长的身份,命令血家全身族员和慕容家开战!谁赞同?谁反对?”

说话之间,血飞龙的目光扫视全场。

“老夫第一个反对,这仗不能打!”

黑袍老者也是猛然站起身上,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爆了开来。

“金丹?”

看着黑袍老者身上的气势不过比自己弱上几分而已。

血飞龙的双目微微眯了起来,露出一丝凝重。

“慕容家没什么,不过是一个散修家族而已,问题是慕容雪儿那丫头和清云派的一个世家公子有些关系,若是动了慕容家族,扯出来夫斗胆请族长退位吧!”

说完这话,血飞云的目光又扫视了一下四周。

“我想我血家的众人也是这个意思。”

看着血飞云的目光扫来,众人的目光变得游离不定了起来,一个个心中思量。

“不错,族长,为了血家还请您三思而行。”

没过多久,便有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清云派,那么老汉子走上前来,对着血飞龙恭敬一拜。

“如果我执意一战呢?”

沉默了良久之后,血飞龙声音有些压抑地开口说道。

“如果族长执意一战,那血家百年基业就会毁于一旦!”

“是啊,族长,还请您三思。”

没一会儿功夫,血家的人全都齐齐地跪了下来。

“你……你们!”

血飞龙用手指着这些人,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最后整个人好像没有了精神一样,一下子倒在了椅子上。

他的双目微微闭了起来,脸上满是痛苦地神色。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长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连为子报仇这样的事情都做不了,我都是愧为人父,身为血家的族长,我没有为你们考虑,是我的错,这族长,我不做了,我累了……”

在这一瞬之间,血飞龙好像苍老了十来岁一样,一下子抽空了所有的精气神。

一听这话,一旁的血飞云一双苍白的眼眸之中,透出夺目的神彩。

如果血飞龙退位的话,那么最有可能成为族长的,那便是自己了。

不过纵然自己再有想法,这个时候,也不能表现出来,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族长,还请你三思……”

当下对着血飞龙拜了一拜,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父亲大人,我的仇,我来报!”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声推门的声音,一道声音忽然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这声音……河儿?”

一听到这声音,血飞龙的双目一下子亮了起来,整个人因为太过激动而变得颤抖了起来。

随着这声音落下之后,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走了进来,一身白衣如雪,说不出的清秀俊郎,那一双眼眸之中,更是闪烁着如电一般的锋芒。

“河儿!”

血飞龙的身子一动,整个人化做一道光向着门口而去。

那一双有力的大手,牢牢地按在了血河的双臂之上,因为太过激动的原因,那一双手都有些颤抖了。

“父亲大人。”

不论是以前的血河,还是现在的血河,在这一瞬之间,都充分认同了眼前这个男人。

如果是眼前这个人对自己没有丝毫地情义,血河便不会再出现在这里,而是飘然而去,去追求那强者之路。

不过记忆之中,眼前这个男人,为自己遮挡风雨,为了自己,甚至要和慕容家开战。

如此情义,如何不让血河认同?

“父亲。”

不知道多久,这个词没有出现在血河的世界里。

前一世,他虽然纵横天下,成为一方主宰,可是亲情并没有占居多少。

而这一世,那一股情义却是如此浓烈。

既然重新再来,血河发誓,这一世一定要好好珍惜。

“河儿,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的河儿福大命大……”

因为太过激动的原因,血飞龙那一双虎目之中,泪光闪烁。

“河儿,你放心,那慕容家我一定不会放过的,我一定要帮你报仇,纵然舍了这族长之位不坐,我也要帮你讨个公道!”

下一瞬,血飞龙的双目之中露出冷然之色。

如果不是慕容家,自己的儿子就不会死,纵然现在自己的儿子又活了,不过这笔帐不是这么就算了。

“父亲大人,这慕容家交给我,我的仇我来报。”

看着自己的父亲,血河淡淡一笑。

“好,好,好!这慕容家就交给你了,儿子,我相信你!”

看着血河死而复活,到手的族长之位就这么飞了,一旁的大长老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

对于血河,血飞云可以说是恨到了极点。

“呵呵,既然血河回来了,那就没什么事了。”

血飞云淡淡地开口说道。

“慢着!”

谁知道这个时候,血河直接上前一步道。

“哦?”

大长老的眉头挑了挑。

“大长老,你欠我一个公道。”

下一瞬,血河便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越听下去,血飞云的脸色也越加的不好看了起来。

“不过是一个婢女被挑戏了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回头我责罚一下便是。”

“呵呵!”

听了这话,血河冷冷一笑。

“责罚不用了,我已经责罚过了。”

说完之间,他的右手一抖,只见一个乌乎乎,圆溜溜的声音滚了出来。

“我血家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一个奴才竟然敢欺负到主人头上来了,死,就是最好的交代。”

“不知道大长老以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