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丑女:毒妃要翻天》楚云苓靖王(完结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倾城丑女:毒妃要翻天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杪杪

角色:楚云苓靖王

简介:穿越成人人可欺的软弱丑女,还惹上双目失明的暴戾王爷?
是雪上加霜还是如虎添翼,不不不,那叫同流合污——
她虐渣,他递刀,她一发脾气,他就要所有人吃不了兜着走
他单方面认定:本王与你,天生绝配!

书评专区

明末英雄:两百五十万字!七十五推荐是什么鬼?

商踪谍影:…………..

武侠之神级捕快:主角的行为方式,让我感到恶心,能写出这么恶心的角色,作者也是费心了,毒草。

倾城丑女:毒妃要翻天

《倾城丑女:毒妃要翻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云苓耸了耸肩,也不在乎萧壁城忽然的冷淡。

楚云泽的眼神在他们之间转来转去,欲言又止。等把人迎到了正厅,他与楚云菡才前去请老世子夫妇。

见人迟迟不来,冬青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

“明明昨日已提前打过招呼,老爷和夫人竟未在正厅侯迎,想必还在为抬平妻的事儿闹着呢。”

云苓悠哉悠哉地嗑着瓜子,“管他怎么闹,今天我在,这事儿就别想成。”

萧壁城此前并不知道此事,闻言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冬青,这茶水有些冷了,你去换壶热的来。”

打发走了冬青,正厅只剩下他和云苓。

“老世子要抬莲夫人为平妻?回门前你并没有告知本王此事!”

老世子就是云苓的便宜爹,因为国公之位依然还在老国公手里,她爹没有袭爵,众人便一直都称其老世子。

萧壁城的声音严肃而冷漠,坚定不移。

“如果你要本王陪你回门,就是为了帮你阻止此事,那本王必须提前告诉你,本王不会插手!”

楚云菡是他的青梅竹马,他知道嫡女之位对于楚云菡有多重要。

可以说,当初如果不是因为这嫡庶之分,楚云菡早已成为了他的靖王妃。

云苓笑眯眯的看着他,“没说让你帮我阻止这件事啊,我一个人解决就够了。”

“那你到底有何目的?”

“让我娘放心啊,你与我相处的好,我娘见了便不会担忧。”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罢了。

“不过你刚才说不会插手此事,可别食言。”

云苓本也没指望萧壁城会帮自己,叫他来就是给楚云菡添堵的。

只要楚云菡见他不出言相助,就足够让她糟心的了。

萧壁城沉着脸色,“本王说不插手,就绝不会插手。”

楚云菡是他的青梅竹马,他绝对不能站在对立面去戳对方的心窝子。

但楚云苓帮过燕王,便是有恩于他。

最好的做法就是两不相帮,何况他本就不适合插手这件事。

等了一会儿,云苓那对便宜爹妈没出现,倒是来了个姿容温婉素雅的美妇人。

对方身着素白裙衫,五官和楚云菡有五分相似,云苓一眼就认出这是她便宜爹的小老婆,莲夫人。

莲夫人长得不算多美,但她的肤色比寻常女子白皙许多,五官也更为立体。

她周身气质给人一种智慧沉静,优雅迷人的感觉。

用现代话来说,那就是知性美。

通过大脑的记忆,云苓对莲夫人的性格有了一个大致印象。

心中思忖一二,便知晓该如何对付这类人。

“壁城,苓儿,刚才因事耽搁有失远迎,可千万莫放在心上,世子与夫人稍后就到。”

萧壁城点点头,神色温和,“无事,莲姨近来可好?”

因为楚云菡的缘故,萧壁城与莲夫人的关系不错,至少比跟楚云苓的生母要强许多。

“我自然是好的,平日帮着菡儿整理为你和燕王殿下寻来的药草,便无其他事可做了,日子简单倒也舒心。”

莲夫人笑的温柔,语气更温柔。

萧壁城谢道:“莲姨有心了。”

不等莲夫人说话,云苓轻笑着打断,“我爹拼死拼活要抬你做平妻,你的日子当然过的舒心了。”

萧壁城微微皱眉,觉得云苓这样的态度未免过于尖锐失礼。

“你的日子舒心了,老夫人可被气的不轻。”

冬青说过,因着他那便宜爹要抬平妻之事,老夫人都被气病了。

莲夫人面上不显丝毫惊慌,唇角的笑转瞬即逝。

楚云苓越是这样,越显得愚蠢,也越好对付。

莲夫人眉宇间带上几分无奈与轻愁,叫人怜惜。

“苓儿可是怨我了?我也劝过老爷,可老爷定是要怪罪夫人教女无方,你也知道,他的脾气倔,怎么都劝不住。”

云苓浅浅饮了口茶,莲夫人这是在说,此事全是因她而起。

“这几天老爷和夫人吵得厉害,我心里也焦急,同老爷说了无意平妻之位。”莲夫人叹了口气,“奈何……罢了,当怪我无用,劝不住老爷。”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那是叫劝?那叫煽风点火!你要是把嘴巴闭紧点,这事儿早平息了。”

云苓放下茶杯,翻了个白眼。

“我爹什么性子你不知道?越是好言相劝越是要对着干,你在他耳边唧唧歪歪什么,生怕做不了平妻是吧?”

莲夫人微愣了一下,似是没想到楚云苓说话会直白到这种地步。

“还有,别叫我苓儿,只有我娘能这么叫我,这两个字从你嘴里出来我觉得恶心。”

萧壁城面无表情地喝茶,他一个男人着实不想掺和到后院女人中的事来。

见云苓半分面子也不给,莲夫人垂眸,眼中划过一丝冷意。

不等她开口,一个男音怒气冲冲地响了起来。

“孽女!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和姨娘说话的么,教养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便宜爹老世子快步走进正厅,身后是云苓的母亲陈氏,还有楚云泽与楚云菡两兄妹。

楚云菡弯了弯唇角,楚云苓母女都不聪明,在她母亲手中一向占不了好处。

只要楚云苓惹怒了父亲,母亲成为平妻就是铁板钉钉的事。

老世子骂了云苓一顿,刚想和萧壁城寒暄几句,就见云苓一个瓷杯狠狠地砸到了他脚边。

瓷杯四分五裂,茶水溅湿锦鞋,老世子吓了一跳。

“什么态度?她一个卑贱的妾室,还要我这个嫡女对她毕恭毕敬不成。说我教养都学到了狗肚子里,我看你才是礼仪廉耻都忘记了怎么写。”

云苓起身,敛去了脸上笑意,一步步朝老世子走去,目光漠然。

老世子回过神来,冷不丁有些紧张。

若是大女儿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歇斯底里,他不会觉得害怕,可偏偏就是这样风轻云淡地把杯子砸到他脚边,语气平静,反而让他背后发怵。

“文国公府男子年满四十无子方可纳妾,此条祖训立下已有将近百年。这百年来,父亲是唯一一个破训的人。”

“我娘仁慈,早些年允了你将妾室迎进门,你却宠妾无度,叫我娘沦为整个京城的笑柄,你不仅不感到愧疚,如今还不顾祖母气怒,硬要抬小妾做平妻,我看你这不孝不义的老家伙是猪油蒙了心!”

老世子倒吸一口冷气,全然没想过有一天会被女儿指着鼻子骂,眼睛瞪得又大又圆。

莲夫人和楚云菡迅速对视一眼,眼底皆是震惊。

这楚云苓疯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