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因缘厚爱:总裁,结个婚?》白晓月陈佳佳最新免费阅读怎么看?

小说:因缘厚爱:总裁,结个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苏子

角色:白晓月陈佳佳

简介:平安夜,男朋友说要给她一个惊喜
结果进门就看到两块肉纠缠在一起
真是好大的“惊喜”
她气得一把火烧了他们老窝,跑到了酒吧买醉
结果……一不小心进错了厕所,扒着帅哥的裤腿狂吐不止……
噫,这帅哥板着个脸,真吓人
渣男贱女在家卿卿我我,不要脸的婶婶为了钱要把她嫁给糟老头子续弦
她不愿意,于是……路上随手一拉
“这是我新交的男朋友,他很爱我,没我不行的!”
扭头一看,呀,这不厕所的帅哥吗?
帅哥你看咱这么有缘,要不……结个婚?

书评专区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讲了一个很有趣让人喜欢的世界,有很多思考,觉得作者在寻道传道。平淡舒服的文。

生活系男神:第一次看到神豪系列去借校园贷的。。。。。。

十方帝尊:黯然**跑掌阅开的新书,怀念当年的《大亨传说》

因缘厚爱:总裁,结个婚?

《因缘厚爱:总裁,结个婚?》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1章

自己迟早是要选一个女人结婚的,这个白晓月,似乎并不让他觉得讨厌,如果这个冰冷的屋子里,多一个人影,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总比不停的去见那些令自己讨厌的女人要好。

云天霖本想趁着她在,和她好好谈谈,把事情确定下来,谁知道刚出书房,就接到好友的电话,急着让他赶过去。

“昨天晚上,谢谢你。刚刚,我不知道你妈妈在,抱歉,要是给你造成误会,我可以帮忙解释。”白晓月有些尴尬的站在走廊上,他看起来好像很忙,连周末都这么多事情。

“你的谢谢,我记下,到时候再还给我。”白晓月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好吧!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记得也好,她白晓月也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白晓月站在楼上,目送他离开的背影,他刚走到玄关口,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身朝楼上看去,就见白晓月穿着他挑的那件米色风衣,里面白色的毛衣也很适合她,突然心里划过一抹异样的感觉,他并未在意。

“晚些,我打给你。”白晓月还没弄明白,为什么晚上要打给她,云天霖人已经不见了。在厨房忙碌的吴妈清楚听到云天霖说的话,笑了起来。看样子,云少是想通了,这个姑娘看着有礼貌,温柔大方的,和云少正好般配。

白晓月当然不知道他们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只觉得这身衣服料子不错,毛衣很暖和,特别舒服。

自己拿着包,和吴妈说了一声,告辞离开。她把相亲搞砸了,要是秦丽知道,肯定会大发雷霆,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在医院里躺着的爸爸,也不知道他人怎么样了。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以后常来,这屋子就云少一个人住,怪冷清的,你来了这屋子才多了点人气。”白晓月嘿嘿笑着,心里却在想,以后?估计以后自己都不会来这个房子里了,等她还了这个人情,就不会出现了。

离开别墅,白晓月又辗转回到了医院,在门口又碰到了昨天那些护士。

“没钱就赶紧把人带走,省得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医院病房里,护士长趾高气昂的看着白晓月,命人把东西和人一股脑赶出了病房。

白晓月被推了出去,没有站稳,摔在地上,正要起来,却听见一声刺耳的嘲笑声。

晓月抬头时,正好看见最不想看到的那个人,白云溪。

“啧啧啧!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曾经被宠在手心里的白家小姐白晓月吗?怎么,如今落魄成这样,还被扫地出门了,真是,活该。”

白晓月站了起来,不想理会她的冷嘲热讽,偏偏,她就是要凑上来,一脚踩住了行李袋。

白晓月冷眼看着白云溪,白云溪讥笑了一声:“白晓月,你也有今天。被扫地出门的感觉,是不是特别酸爽。看看你,多没用,有钱不赚,让你苦命老爹在这受冻,你也忍心。如果我是你,我就出去卖也不会苦了自己的爸爸的。呵呵!你这样的人,也只配出去卖了。”

“说完了吗?说完了,赶紧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怎么,席泽知不知道,你很早就被人玷污了,还不敢告诉别人。呵!白云溪,你以为,你自己光彩到哪里去。”白晓月现在不想和这个女人吵,看见她,白晓月就觉得恶心。

白云溪脸色一僵,随即又笑了:“席泽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你再说什么,他都只会觉得,你这是因为嫉妒我把他抢走了,所以才这样诋毁我。你……没和他做过吧!席泽连看见你,都觉得恶心,又怎么会碰你。”

白晓月没有搭理她,收拾着地上的东西。这样的人,她爱上说什么就让她说好了,自己根本不在意她和席泽的那点破事,听着只会让人恶心。

白云溪见她不说话,又凑了上去,站在白晓月面前笑着说道:“我们在很多地方都做过,他那落地窗很大,他喜欢拉开窗帘,在那和我做,他说那样才刺激。每次他看到我,都会控制不住,可是看到你呢,呵呵……”

“你说够了没有?”白晓月再也听不下去了,她从来都不知道,竟然有人会喜欢把这种事当成一种炫耀的资本。

“恼羞成怒了?承认吧!我知道,你就是受不了我抢走了席泽,怎么,是不是心很痛,我就是喜欢看你心痛,你越是难过,我就越开心。你白晓月,就只配被我踩在脚底下,永远都不能翻身。”

白云溪笑得有些可怕,抓住了白晓月的手。

白晓月看着眼前这个疯狂的女人,无法理解她的思维。是,她是在发现的那一刻很难过,可事后,她就想通了,或许他们真的不合适,好聚好散,她拿得起,就放得下。

偏偏这个女人总是要缠着自己,她就不理解了。人是她的了,她白云溪还想怎么样。

白晓月的手腕被抓得生疼,用力一甩,却没想到会把整个人都甩了出去。白云溪踩着高跟鞋,身体不稳,往后倒了下去,摔在地上。

“白晓月!”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怒吼,白晓月转身,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谁,就被推开,自己的头撞在了墙上,一阵头晕目眩。

等看清楚时,席泽已经小心翼翼把地上的人给扶了起来。白云溪楚楚可怜的顺势倒在了席泽的怀里,好一幕,情深意切的画面,真是精彩。

“泽,我,我只是来看看,晓月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是……我知道,是我把你从她身边抢走,是我不对。晓月,只要你能原谅我,我可以把泽还给你,我……我愿意退出。我只求你,原谅我好吗?”

白晓月面无表情的看着白云溪在那演戏,眼泪婆娑的样子,看着还真让人心疼,可她看着,只会觉得恶心。

白云溪说着,上前想拉白晓月的手,被她一手甩开,躲在一边。